《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24章

作者:李凉

小邪笑得很开心,因为阿三赖得实在很可爱,他道:“张大人才不会因为你话他喝酒就说你对,你还是省有吧﹗”

阿三瞪了他一眼道:“我一定要控告到底,直到我胜利为止。”他抿着嘴,一副大义凛小邪不理他,转向叔祭如掌门人道:“叔掌门人,我这位弟兄”武后乱性“,请你多多包涵,多多包涵﹗”他施个大礼,窃笑不已。真意思是说阿三在练武以后牲子就乱了,前几天他和黑巾杀手比斗,也算是练武。人说酒后乱性就胡来,小邪临时来一个“武后乱性”也未尝不可。

“那里,那里,都是自已人,杨少侠别放在心上。”叔祭如也拱手还礼,他对小邪的话感到莫名其妙,他想:“什么武后乱性?难道这名小和尚真的练武以后就会语无伦次吗﹖”

想至此,不禁多看阿三两眼,只见阿三呆傻的坐在椅子上,不由得更相信小邪所言。

而这些“秘语”也只有通吃帮弟只能听得懂,阿三心里直骂着:“死杨小邪你吃了甜头还卖乖,他妈的破坏我的形象﹗”他瞪了小邪两眼,恨不得这里没有人,和小邪斗嘴一番,遇过干瘾也罢。

小邪笑了一阵才谈到正事道:“既然船只能载两百人,那咱们就带一百五十名去就可以了。”

明心道:“如此吵人,届时能否应付得过来?老衲深怕到达神仙乌有特殊意外发生,这样一来可真危险。”他吃重的望着小邪。

小邪轻轻笑道:“明心大师您不必太担心,守在那里的人虽有千名,但却武功平平,最高也只是坛主阶级,故而我们也不必带太多人,一条船好照应,两条船打起仗来难免碍手碍脚,要逃还真不好逃哩。”

明心见小邪说的亦甚有理,几日以来,他知道小邪有小邪的一套,就是瞎干死干也能弄出点成绩来,所以他不便再坚持已见,只要能达成任务,多少人倒在其次,他道:“既然杨少侠如此说,老衲亦不坚持已见,呆会见会议结束后,老衲亲挑几名经验较丰之弟子随杨少侠前去。”

“不用呆会儿啦﹗”小邪瞇着眼微微轻笑望着明心。

“这……”明心及众人对小邪如此突然之举动甚是诧异,皆不解的望着小邪,想知道是出原因。

小邪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他笑道:“不用等,会议到此结束不就成了?”

“哈哈……”众人恍然大悟,对于小邪此种快刀斩乱麻之作风,不由得又对他多加几分亲近感,个个昂头直笑,既舒畅又爽朗。

会议真的在此话中结束,其实也无什好说,敌人是庸手,对付起来易如反掌,小邪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看看来了些什么人,至于如何攻神仙岛,他可想都没想,海岛战术他精得很,围也要围死他们,说不定敌人还跑了呢﹗

“哇卡﹗”小邪突然大叫起来,有如喝了厚油热汤烫了舌头般舌头直伸着。

在众掌门离去后,小邪此种举动,弄得通吃帮弟兄不解而神情痴然的望着小邪。

小丁问道:“你干嘛?吃错葯啦?”

小邪摇头苦笑几许道:“黑度奶奶,我老人家怎么没想到他们会逃呢?妈的﹗这一逃,要玩捉迷藏的机会就大了。”

“逃﹖”小丁急道:“你是说神仙岛的人会逃?”

小邪点头道:“可能性很大,因为神仙岛是”神武门“所属,现在”神武门“灭了,他们失去依靠,说不定就此逃啦﹗”

小丁疑道:“消息可能没传这么快吧?”

小邪道:“神仙岛离内陆要一天一夜的航程,现在已经过了七天,他们多多少少会知道一点,所以找说他们逃走的机会很大。”

小丁这一听着急道:“那我义父他们……”想到此,眼眶已红,晶莹泪珠一颗颗流了出来。

“好了啦,小丁﹗”小邪叫道:“动不动就哭,长了快十六`七、九、二十岁了,也不想想事情怎么来怎么去?我只是猜想,准不准还不晓得,你哭个什么劲?”

“人家难过嘛﹗”小丁哽咽而言,看来是真伤心。

小邪叫不成只好安慰了,他道:“小丁你义父会没事的,他是猪王,那些人要绊倒他还真不容易,何况他们如果想逃,一定会想到把你义父捉起来当人质,放心啦﹗没有危险的。小丁还是没有回话,独自的哭着,这也难怪,她从小和寒竹皆为孤儿,好不容易才被朱陵收养,此种恩倩、此种亲情,当然深系在小丁心里,千盼万盼即将会面,那晓得又出了此事,虽然只是小邪的判断,但她早已先入为主,认为小邪所判断的事一定正确,由不得她不能不耽心,尤其她又是在呵护下长大,感情未免脆弱些。小邪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女人哭,这一哭,他可就昏了头,吹嘘了老半天,并不时偷瞒小丁,眼看”无法收拾“,长江之水浩瀚不绝,小丁的眼泪也好象流不完,最后小邪无奈叫道:“别哭,别哭,咱们现在就去,你要是再哭,那就放你休假啦,哭的人是不能工作的。”

“好吧﹗好吧﹗”阿三一听到有人和他一样要放假,拍着手直叫好,神情甚是得意。

小丁闻言现在就要去,心情好了些,行动总比期待来得令人兴奋,她点头幽幽道:“那我们快走。”

说走就走,小邪也不含糊,一拉小丁柔荑,往阿三吹个口哨,已奔出罗汉堂。

阿四向两位“安慰”一番道:“两位好好休假啊﹗回头我给你们带萝葡种子,保证纯种大萝葡,拜拜﹗”他挥挥手,昂头阔步扬长而去,有如状元回乡,神气已极。

“他妈的﹗”阿三吼叫道:“你们这些”重事轻友“我……我……”他转向小七叹道:“也罢﹗种萝卜去,小七……哈哈……”说到这里他也觉得好笑。

小七苦笑道:“我挑水,你挑肥。”

“去你的﹗”

“哈哈……”两人苦中作乐,笑得也甚大声。

小邪向明心大师说明原因,明心亦认为事不宜迟,立即选调人手,连夜出发,一行百余人,包括三位掌门人,声势浩大直往杭州钱塘江口出发。

严冬刚过,春雪初溶,清溜溜滑下枝头,官道泥泞,满身慾污,马啼纷飞,过客四处躲护,深怕被污泥沾湿衣衫。

春夜亦寒,明月高悬,薄云轻飞,映雪山峦,如幻似真,大地山川徜徉宁静夜,滴流水声蜿蜓潺潺,小草柔姿摇曳舞春风,好一幅如诗如画之春夜美景,突地——“喝喝……”、“得啦,得啦……”、“啪啪……”、“唏聿聿……”

一阵急促声音已从远处传来,数辆马车已不顾寒夜佳景,急燥喧嚣狂奔而过,不必说他们必有急事。

车行辊辊,为首驾驱者正是杨小邪,只见他威武如天神的站在车轩上,左手挽缰绳不时抖动,右手执马鞭,有若灵蛇般咻咻直往马身抽,口中喝喝直叫,筋肌涌现,豪气逼人,十足英勇气概。为了小丁,他可是马不停蹄直奔钱塘江。

次日午时,他们已抵达钱塘江畔,小邪很快找到一艘大船,谈妥价钱,立时放洋往神仙岛驶去。

阳光普照,万里晴空,碧波荡漾,一望无灵,柔浪轻拍,舞首弄姿。船身亦随着小浪轻摆身躯,缓缓前行,忽高忽低,甚有节奏,韵律十足,更令人觉得如喝陈年老酒飘飘然。海鸟飞掠,悠闲展翅,亚亚嬉戏,令人遐想其生活恬淡安详,可惜这群人无此心情去欣赏如此佳境,真可谓:“一日入江湖,三餐皆辣椒。”那有清纯数十年的老酒好享用呢?

驾船者是一名乩髯状汉,四十来岁,浓眉大眼凸chún,貌似张飞,他光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结实肌肉。

船夫三十余名,皆是人高马大,健壮如牛,一见即知是干粗活者。

入夜时分,一片宁静,明月皎洁,海风吹面,舒畅无比,此时此境,最易勾起人们怀念过去。

想着故乡友人……想着昔日趣事……想着种种耐人寻味的人生旅程……想着……想着。

小邪他想着这些年来种种事情,从被捉到“莫塔湖”开始,他就命中注定要踏入江湖,这诡谲变化莫测、危险万分的江湖,虽然他曾经想逃开,但却如羔羊般被困在栏栅里,他本可以脱逃离,可是老头的苦心,小丁的柔情及朋友的友情,他都不能拋弃,因为拋弃了这些,他就失去了一切,所以他又回到江湖,他希望有一天能带着友人过一段常人的生活,这是相当惬意的事。

几次的死里求生,使他觉得江湖虽脸,但本领才是最重要,他很高兴能练成一身不赖的武功。

他也想到真韦亦玄和假韦亦玄,真正派及假正派,这些问题使他觉得,人实在是无奇不有,假韦亦玄虽然是恶徒,但他做的事却是正派中的正派,可惜他壮志未酬身先死,否则以他所作正派之事,该是值得原谅他以前的过失。而渡永天却是不这么来,他干脆来黑的,只要能达成目的,那管人家如何批评,十足野兽行为“胜为王、败为寇”然而他却得不到好下场,难道坏人一定会有不好的下场吗?

小邪不由得笑了起来,他随手漫不经心的拍打船边扶手,想着这件奇怪的事”“坏人的下场是不是真的都是悲惨的。

船头、船尾信步踱来踱去,终于他想这了。

不错,坏人的下场都是悲惨的,小邪的理由是:“好人要有好的下场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何况坏人?”就算坏人有善终者,而他的一生必定活在勾心斗角,惧怕惶恐之下,这已是最好的惩罚。因为这种人过得已不是人生,他赔上了整个人生,不就是对他的最好惩罚?

此刻小邪也想到好人和坏人的差别在那里,他发现好人的定义不大好解释,因为并没有实质的东西可以比较,水果完美无缺就是好的,如果烂了一个洞就是壤的,而人呢?好人?

心是好的吗﹖……,肉是上等料吗﹖……。小邪只好将好人归类为能控制自已私慾,不犯法,能知足的就是好人,再多一些同情心就更完美了。而坏人呢?作姦犯科,危害到别人的就是坏人,不当好人的就是接人。

“他妈的﹗”小邪轻叫道:“什么好人壤人?弄得我头昏脑胀﹗”他有点恼怒竟然想不通这问题,他叫道:“妈的﹗不想啦﹗原来好人和坏人差别不多,除了好人就是坏人,好人也可以变坏人,坏人也可以变好人……谁要去想好人和坏人的结果,就像我一样,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怎么通,这些好人和坏人就由张大人他们有学问的人去想吧﹗”他终于找到良好的借口”“由比较有学问的人去想。所以心情又快乐起来。

突地小邪心中感到不安,他想:“才到初更,怎么大家都熟睡了?……莫非……”心中一急立时往船舱冲去,就在此时”““哈哈……”一阵夜叉般的鸟叫声已传来,这声音是如此狂妄和得意,刺耳难听。

小邪知道已出事了,他倒不再想,静了下来,等待事情到来。

由船舱下走出两个人,一名是乩髯船主,他手拿一捆粗绳,另一名则身着青衣,一头斑白散发、眼眸深陷、门牙外突,一脸姦诈像的老人。

小邪一看这名老人脱口叫道:““幽灵鬼王“季三笑?”这老人正是天下二毒之一的”幽灵鬼王”季三笑。

“嘿嘿……”季三笑阴恻恻道:“杨小邪你没想到我没死吧?”

小邪左手摸了摸嘴chún笑了笑道:“季三笑你还真会找时间赶来凑热闹,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

季三笑冷笑道:““浪子不归,飞刀无痕“我老人家早有耳闻,既然我敢在你面前出现,我就不怕你了,哈哈……”说完他仰头大笑,音如厉鬼哭泣,入耳难听。

小邪那有不知道他已将所有人毒倒之理?他笑道:“老儿你不要笑了好不好?你的声音不怎么好听,说说看,当时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季三笑阴恻恻道:“你作梦也没想到有人会救老夫出来吧﹗”

“他是谁?”

“不知道,蒙着脸,全身是黑色劲装。”

小邪一听立即笑道:“我可以告诉你,他就是黑巾杀手的首领,中原三秀之一的”美髯秀士“江振武。”

“嵥嵥……”季三笑叫道:“谁救我已没有关系,最主要的是我还活在这世上而且已经在这船上。”

小邪轻轻笑道:“季三笑你是否还想再尝试一下洗热水澡的滋味?”

季三笑一想到上次在回回谷之事,心头就有恨,他厉道:“杨小邪你少逞口舌之利,今天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语气之间,充满恨意。

小邪哑然一笑道:“你别生这么大的气,我又没说过不让你报仇,我是想知道是不是救你的那位黑衣人要你来船上等我们﹖”

“不错,”季三笑得意道:“天下事没有一样能瞒过他,你准备受死吧﹗”

小邪想的不是人质问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