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26章

作者:李凉

三天后,少林已敲响铜钟二十四响,这是唯一一次为喜事而鸣钟。

小邪他们已来到太湖湖畔之悦宾楼,正在用午膳。

悦宾楼为太湖畔第一大酒楼,红墙绿瓦,雕梁昼楝,金碧辉煌,可与皇宫相媲美,里面坐满形形色色之人,但不可否认,他们口袋都装满了银子,能进悦宾楼,可要有两下子才行小邪他们坐落西窗,恰巧从窗口望去,可看见整片太湖,是一好位置。

点了几样名菜,几壶酒,小邪和阿四已喝起酒来。

小丁则望着湖水发楞,以乎在想事情。

阿四问道:“小邪帮主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小邪笑道:“当然是办正事啦﹗你不是说江振武在太湖附近吗?等晚上我们摸黑将他给作了。”

阿四道:“可是他不知道有没有回来?”

小邪道:“没回来也没关系,咱们到他家去探探线索,说不定可以从那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阿四点头道:“也是有道理。等晚上再杀他一个人仰马翻。”

此时已有两名锦袍大汉走向小邪邻桌坐了下来,一名年约四旬,七尺余着紫衣,鹰勾鼻,三角眼,甚为丑陋。另一名矮胖如肉球,头发甚少,五官黏在一起,和婴儿差不多,双手如*棍,全部形状有如酒缸挂着四条肥大萝卜,再一个高丽菜,倒有点像小弥勒佛,一身蓝衫。

他们俩一坐下来,立即点了些东西,已高谈阔论起来。

紫衣汉子叹道:“老二,咱们”湘黔二虎“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但混到今天,可算是运气不错,还没被人家要了小命,你有没有听到传言,关于丐帮帮主的事?”

他这一说到丐帮,小邪和阿四立即放下酒杯往湘黔二虎睢去,小丁也楞了一下,注意听他们所言。

蓝衫汉子道:“丐帮近年可是多灾多难,前几年才弄了一个假帮主,后来被杨小邪那小子给揪出来,不久他们九袋长老马公石还给人家料了,还好寒竹小帮主聪明能干,硬是将丐帮基业扛了下来,使丐帮步入正轨,昨天听说他们朱陵老帮主回去了,没想到今天又传出来,他被人给杀死的消息,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丁一听,吓得面无血色,痴傻的坐在那里。

小邪见状马上点了小丁昏穴叫道:“阿四看好﹗”腾身一跃,已飘向湘黔二虎,他急道:“二位好,我是杨小邪。”

“浪子不归,飞刀无痕﹗”湘黔二虎惊惶的站了起来,不知该说些什么才恰当,他们对小邪这位凶神恶煞之种种神奇传说,早就有所恐惧,小邪这么一现身,登时将他们两个吓住了。

小邪安静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刚才所说丐帮帮主的事,到底是如何?”

两人闻言才放心下来,他俩虽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什么好人,偶而也做些亏心事,紫衣汉子栗道:“杨大侠,我……我也是听人家说的,不知道确不确实?”

小邪道:“没关系,你就将你所听到的告诉我就可以。”

紫衣汉子急忙道:“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在湖北聚马口投店,那时候来了不少丐帮弟子,像是搜查凶手般的搜过客栈,后来店家他说丐帮帮主才回来不到两天就给人给料了,好像是仇杀,我只知道如此而已。”

小邪心头凉了半节,他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黯然道声谢谢;反身走回原处,拿起酒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他好郁闷,好伤心,望着小丁那熟睡的芙蓉笑厣,他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四也听到这不幸的消息,可是他能帮上什么忙呢?他只能呆呆坐在椅子上,连酒也不敢喝,他怕喝了以后胡言乱语。

不久小邪叹口气道:“阿四你去雇一辆马车,咱们赶到君山去看看。”

“我这就去。”阿四低声回答,默然走出酒楼。

小邪扶着小丁身躯,说不尽怅然与关怀,冰冷右手不时轻抚她脸庞,心中直叫道:“小丁你的命好苦,刚刚得到一个爹,又马上要失去一个爹,你知不知道?这次连我也没办法救你爹了,小丁……小丁你要坚强点,要坚强点,我有些后悔救出你爹,否则他也不会这么早就死去,小丁……为什么不幸的事情老是落在你头上呢?”小邪第一次感到自已是那么无能,无能到连替小丁分担痛苦的方法都没有,他捏着手,咬着芽,瞠着目,强忍着这突然而至的打击。

不久阿四已走回来,他还是一样轻轻的道:“小邪,车来了。”

“嗯……”小邪丢下银子,抱起小丁,不管酒楼有多少道眼光望着他,一步步,沉沉的,慢慢的走出酒楼,轻轻将小丁抱上车篷里。

“阿四你驾车直奔君山。”声音是如此消沉无力。

阿四点头跨上车轩,马鞭一挥“喝﹗”。马匹唏聿聿悲嘶一声,人立而起,立即奇快无比的往前奔。“喀啦喀啦……”啼声急如狂雨打在瓦片上一般,不绝于耳。

马急,人心更急,连夜不停的奔驰,足足换了三匹马,花了一天一夜时间才赶到洞庭湖小邪一下马车,已感觉出肃杀之气,抱着小丁往湖畔走去,立即有三名乞丐迎了上来。

乞丐拱手道:“杨少侠请随老夫来。”说完他们己走向另一边湖畔。

小邪也跟了过去,阿四紧跟其后。

三名乞丐很快拉出一条小船,众人立即腾身上船直放君山。

一个时辰已过,他们已登上君山,乞丐带路引小邪走到前厅。

只见前厅己布置成灵堂。

寒竹见小邪来到,苦笑一声道:“小邪你来了。”

小邪点头道:“小丁怎么办?”他望着怀中小丁。

寒竹叹道:“事实已是如此,迟早她都会知道的。”

小邪也轻轻叹口气道:“好吧,你先抱她回房休息,等她醒了再告诉她。”

寒竹颔首接过小丁往后院走去。

小邪转向阿四道:“阿四上香去。”

两人默默走向灵堂,丐帮弟子已点燃六柱香分别交给小邪和阿四。

小邪举着香过眉轻声而伤感道:“老乞丐头,想不到咱们缘尽于此,上次一别却再也见不到你,如有人杀你,我一定将凶手找出来,以慰你在天之灵。”深深的拜了三下将香插在香炉上,随后站立灵牌前注视良久,心中感慨万千。短短几句话已道出小邪封朱陵之怀念,可惜这怀念将成为永久的回忆了。

阿四也有许多感触,他觉得朱陵死得甚是冤枉,他也许下诺言要替朱陵伸冤,“他妈的一谁敢动我们小丁的爹,我要剁了他,剁了他,呜……”阿四还是忍不住心中悲伤而哭了起来。

小邪走过去拍拍他肩头道:“阿四尽量哭,将不平与悲伤哭出来,困在心里不大好,知道吗?”说完眼眶已含满泪水,只差没掉下来。

阿四终于嚎啕大哭,泪流满面,小丁的爹何尝不是他们的爹呢?

寒竹已走出来,扶着阿四哽咽道:“阿四别太伤心,我爹他不会颇意看到我们在他灵堂前哭的,你要节哀。”

阿四哭了许久,心情才稍好一些,擦掉眼泪抽搐道:“我……我就是替帮主抱不平,他才回来几天就……他妈的,我要剁了那位凶手﹗”

小邪轻声道:“这还用你说,我也不会放过凶手。”目光移向寒竹,他问道:“寒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竹叹道﹕“前天晚上三更时分,我爹在寒风楼里突然惨叫一声,我闻风赶去,就发现爹面目全非,血溅衣衫死得相当悲惨。”

小邪问道:“我能不能看看他的遗体?”

寒竹答道:“小邪你请,我希望你能从尸体中找到一丝线索。”

两人走向灵堂后面,小邪往棺木内看去,只见里面躺着一具面目全非的老人,从衣服体型上依稀可以辨别他就是朱陵。

小邪很仔细看,从头到脚下不敢漏过一点痕迹。

寒竹问道:“可有所发现?”

小邪点头道:“你爹脸部是被人用重手法击中,而且是一掌毙命,在前额留有三个小血凹,看起来是左手打的,其它就没什么线索了。”

寒竹问道:“谁有这份功力?难道会是武痴?”

小邪答道:“很有可能,如果这几天各派掌门人连续不断死亡的话,那就可能是武痴干的了。”

寒竹咬牙恨道:“这天杀的,丐帮要是不把他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小邪道:“这由我来,迟早我会作了他。”

两人走回灵堂前,蓦地——“爹--”一声哀叫声传来,小丁已冲到灵堂前,立时昏在地上。

寒竹一惊,马上跑过去将她拍醒。

“哇--”小丁嚎啕大哭起来,有若狂雨三更鸟,寒夜孤雏泪,令人闻之心碎。

“爹……您死得好惨,您死得好冤……呜……爹……为什么您要拋下我呢……爹﹗我好想您……爹……您醒过来啊……醒醒哪……呜……爹……呜……”

音已哑,泪已枯,心已碎,然而悲未去,哀犹在,恨难消,哽咽再哽咽,再也挽不回小邪望着小丁,他也已快要崩溃,但他不能,他必须让小丁觉得还有依托,所以他不能崩溃。

山风飕飕,竹叶萧倩,竹枝亚哑,似乎在泣主人已西归。

斜阳西垂,彩霞满天,浩瀚湖面一片金光闪闪烁烁,本是悠游自得,但此时已显得孤伶和寂寥。

小丁哭得失去知觉的伏在灵堂上睡着了。

小邪没走,脱下外衣披在小丁身上,露出又缝又补泛红触目之伤痕,让人觉得这条硬汉现在亦掩不住内心之恻然悲伤。

寒竹、阿四也站在灵堂前,一动不动的合忧凄怆,双目无神,感受这悲哀时刻。

不久小丁又醒了,她无助的望着小邪幽幽道:“我爹死了?”

“是的,小丁。”小邪轻声回答。

“我爹真的死了?”

“是的……小丁你爹真的死了。”

小丁又流出眼泪,伏在灵桌上泣声不已。

小邪走上前去扶起她道:“小丁回去吧,明天再哭。”虽然哭是没有分今天和明天,乍听之下难免会觉得好笑,但这句话却道出了小邪是多么关心着小丁,他怕小丁哭得太过,而有伤身体,又怕小丁郁郁满怀而闷出病来,也只好要她明天再哭了。

小丁已虚脱,无力行走,寒竹立即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往后院走去。

“哥……爹好可怜﹗呜……”小丁又轻泣起来。

第二天帮主朱陵已大殓,随即安葬,众人亦是再次追思,哀伤。

一连七天,小下不食不言,已瘦得不成人样。

小邪没办法才点小丁睡穴,在睡觉中灌食物给他吃。

三天后,小丁已渐渐恢复体力,心情亦稍有好转。

这几天江湖再次沸腾,少林刚敲响铜钟二十四响来庆贺虚元归来,不到七天又敲二十四响送走虚元大师。

武当里木子、泰山关傲天、黄山太叔无回`天山天池老人、终南、昆仑、衡山……

……各派皆传出讣讯。

这些人死因皆相同--一掌毙命,面目全非。

天下除了一人以外,已没有其它人能够如此做到,此人就是武痴。

小邪想早点找到武痴,但他放不下小丁,只好等小丁稍为复原后再说。

匆匆一个月已过去。

三月底,春天已到,百花齐放,争妍斗艳,彩蝶满花问,正是踏青好日子。

小丁走在花园中,淡淡抚弄着春海棠,怅惘若失,神色凄清。

小邪立在她身旁,一句话也没说。

小丁无力的回眸怅然道:“小邪谢谢你这些天来的照顾。”

小邪轻笑道:“那里,事情己经过去,我希望你能好转起来。”

小丁幽幽道:“我知道,但我一时无法适应,对不起拖累了你。”她低下头,怔仲伤神的望着海棠花。

小邪笑道:“小丁,有件事我要对你说。”他声音很平静而安详。

小丁又轻轻回头幽幽道,“小邪什么事?你说吧。”

小邪轻笑道:“我说了,你可不能对别人说喔﹗”

小丁微微点头道:“好,我不说。”

小邪欺身在她耳际细语轻言几句。

小丁脸色一变急道:“小邪这……”

小邪按住她的朱chún深情的笑道:“这些事就像园里小花一样,只可以埋在土里才会萌芽,懂吗?”

小丁点头轻声道:“我懂,谢谢你。”

小邪安慰道:“忘掉你爹的事吧,我们也要找武痴算帐了。”

小丁道:“好,我们明天就去找人,可是小邪你对这件事有几成把握?”

小邪笑道:“有五成以上,不过这件事不好办,也许要久一点。”

“为什么?”小丁不解问道。

小邪微微一笑道:“一个,要是存心找我们的麻烦,你想我们那有这么容易摆平?你忍看点,不久他们就会出现也说不定,反正我们认真找就是了。”

“这一切都看你了。”小丁美目中已露出一片期待之光芒,像珍珠般亮丽。

小邪笑道:“我那次又让你失望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