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27章

作者:李凉

江振武笑道:“如果我下的是”南海神仙“呢?”

“南海神仙﹗”众人为之动容,只有小邪仍是悠闲自得不为所惊。

“南海神仙”是一种强烈的*葯,制造此葯,必须以二十四种*葯放在毒蜥蜴肚子养了三年,才可炼成,可以说是天下第一*葯,无色无味,不论武功如何高强或服过任何灵葯,遇上它,至少也要昏迷个一、两分钟,但只要这一、两分钟,一把刀已足够插在脖子上了。

柳为云惊道:“江兄你真的下了此种毒葯?”他有点不相信江振武会用这卑鄙手段,因为江振武在他们心目中是大好人。

江振武笑道:“柳兄你别多心,我是说着玩的。”

柳为云这才放心道:“我说江兄那会用这种东西呢?哈哈……”他为自已没看错江振武而得意笑了起来。

要是柳为云知道坐在他旁边这位,就是天下闻名丧胆的黑巾使者,想必他会吐血死在当场。

小邪笑道:“江振武你用毒葯也好,不用也好,今天你可要好好应付我们,否则你就得长年在此休养啦﹗”

江振武拂着髯胡笑道:“老夫还是那句话,天下要你我来创造,不知你想通了没有?”

“想通了﹗”小邪一字字念道:“不-答-应。”

江振武叹口气道:“真可惜,老夫有意替天下苍生造福,缺了杨少侠这种得力助手,真是一大损失。”

小邪对他这种惺惺作态早就习惯,也不加理会,他问道:“我想知道你将你的弟兄藏在那里﹖”

江振武道:“你想我会告诉你吗?”

小邪摇头道:“不会,那你说说”神武门“的事。”

江振武沉思半晌才道:“渡永天刚开始还算个正派人物,老夫也帮助过他,没想到他到后来走上邪路,老夫只好舍他而去。”

小邪道:“你不会是因为赵震天和柳为云在此,才讲这种话吧?”

江振武笑笑道:“我江振武生得光明磊落,死了也要清清白白,总不能让朋友认为我是个卑鄙小人,不是吗?”他已很明显表示不愿意让赵震天及柳为云知道此事。

阿三已憋不住而吼了起来,他厉道:“江振武你他妈的假惺惺什么?坏就是坏,还装幸?我今天就是要砍了你的头挂在城里让大家看看你的脸孔,护天下人都明白你是多么虚伪,阴险和毒辣﹗”

赵震天闻言,已替江振武抱不平,他叫道:“小和尚你说话要有点分寸,江大侠行事光明磊落,乐善好施,你一进门就踢人家大门,打人家家仆,江大侠连吭一声都没有,你还得寸进尺,毁谤人家,老夫不能看着老友受辱而置之不理,你最好是向江大侠道歉,否则老夫要替老友讨个公道回来。”

江振武急道:“赵兄,能忍则忍,这种小事何必呢?来﹗”

他拿起茶杯递洽赵震天又道:“赵兄你喝口茶,消消气,这都是误会,赵兄别放在心上。”他果然唱作俱佳,这么一来,更使人觉得他宽宏大量,仁义可风。

阿三讥笑道:“赵震天你神气什么鸟?你也好不到那里去?两颗眼珠像桂圆种子,管看不管用,认贼作友,为虎作伥都还不晓得,我看中原三秀没有一个好东西,一个江振武大姦大恶,一个陆伯欣卑鄙小人,一个赵震天混蛋透顶,十足浓包一个﹗”

“小和尚你﹗”赵震天已抽出赖以成名之断魂刀直逼阿三,吼道:“小和尚,今天我要教训你,否则天下不知要乱到什么程度。”

“想打架?他奶奶的﹗”声音未落,阿三一拳已打向赵震天脸庞,其势之快有如追风奔雷。赵震天一惊,没想到阿三说打就打,想要闪避已是不及,只好使出“铁板桥”功夫,使将身躯逼往地上。对于他这位武林大侠来说,一招之内就被人逼在地上,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

“想逃?”阿三见赵震天已趴在地上,刀又挥向白已双腿,“嘿嘿”他大笑两声,反身跃高六尺余,一个翻身,头下脚上抄起茶杯往赵震天脸上砸去,自已也飘然落大厅前。

“赵兄﹗”江振武见到赵震天已无法躲掉那茶杯,立时起身举掌想击落茶杯,突然黑影一闪,他也被撞回来。

就在此时“拍”“卡啦……”赵震天已满脸茶叶,衣衫全湿,茶杯碎片摔得满地都是。

“哈哈……”阿三大笑道:“你们这些狐群狗党,今天惹了通吃帮,算你们倒霉﹗”腾身再射“大悲掌”、“摔碑手”,趁着赵震天还在迷糊之中,劈劈拍拍,像打死狗般打个不。

“赵兄﹗”柳为云大叫,立时抽出长剑猛往阿三身上刺去。

“两打一﹖我来﹗”小七抽出“寒玉铁”电也似的挥出一刀,“叮”一声轻响,柳为云所持三尺青锋立却被削成两段,他楞住了。小七叫道:“楞什么?”右拳再挥,“砰﹗”一声,柳为云已被打得满脸鲜血往后栽去﹗

打斗发生得太快了,而且阿三和小七本身武功已是少有敌手,这一缠一打,已将两位成名甚人的武林大侠,打得乱七八糟,全身是伤。

小邪刚才撞了一下江振武,现在已慢慢走回来,看到这两位大侠都已躺下来,他道:“抬出去﹗”

阿三、小丁立时扛着两人往厅外走。

这些通吃帮弟兄是认为谁帮了江振武,谁就是敌人,这下子可好了,连正派人物也照打不误。虽然赵震天他们是正派人物,但人说主人是坏蛋连仆人也遭殃,混江湖倒要有点运气,无妄之灾随时都会来临,何况这场争斗是赵震天先出手,如果说过份点,那只能说通吃帮兄弟们都还有些孩子气罢了。

现在厅内只剩下江振武一人。

不久阿三和小七已走回来。

小邪问道:“阿三,怎么处置?”

阿三通:“看他们倒还讲义气,会替别人出气的份上,已丢给他们医疗,这一躺,最少要躺上三个月,奶奶的,要打架也不看时候。”他直搓手,有点意犹未尽。

小邪点头笑道:“人家没杀人,我们也不能把人弄死,以后事以后再说。”转向江振武道:“江大侠现在我们可要好好谈谈了。”

江振武苦笑道:“没想到你手下武功也如此高明。”

小邪笑道:“那里,那里,更高明的还在后头,你也真是够大胆,一个人敢躲到这里来,怎么?想要重新做人,改过向善?”

江振武干笑了几声道:“杨小邪你到底是怎样一号人物?我真服了你。”

小邪道:“你用不着说些好听的话,告诉我你和渡永天的关系。”

江振武道:“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渡永天有意背叛我,所以找才撤手不管此事,没想到你竟在一夜之间将”神武门“给挑了。”

小邪注视着他冷冷道:“我看不是如此吧﹗你是被我杀了不少人,准备东山再起,没有能力管他的事,渡永天临死还在咒你不帮他,他怎么会背叛你?”

江振武汉口气道:“反正”神武门“已灭了,说它又有何用﹖”

小邪沉声道:“我想知道你是否从一开始就在支持渡朱天创立”神武门“?”

“不错﹗”江振武轻轻拿起茶杯啜口茶,深深吸口气放下茶杯,平静道:“他是我一手造成,也是我的另一股力量。”

小邪满意笑了起来,他道:“我原本也是如此想,以前你说的原来都是废话;说说神仙岛的事吧﹗”

“神仙岛﹗”江振武吃惊道:“我不晓得此事。”

小邪冷冷道:“江振武你识相点,老实说出来,否则有你好受。”

“唉﹗”江振武叹口气,站了起来,在厅中踱来踱去,不久他苦笑道:“没想到我连最后的人质已被你救走,我可是一败涂地﹗”说完伤感的走到檀香炉旁,无奈的拨弄着香炉。

小邪道:“你还有一张王牌。”

“什么王牌?”

小邪笑了笑道:“你还有天下第一高手武痴还没有……你……”突然小邪脸色一变大吼道:“江振武﹗”身形已快逾电闪的扑向他。

“哈哈……”江振武霎时狂笑,欺身往檀香炉上一按“轰隆--”一声,大厅地板已裂出一个大坑,椅子猛打转,“哇……”通吃帮弟兄全部往里边掉。小邪身形刚扑到一半,也无力的往下掉去,“轰隆”地板又复原如初,椅子也翻回原状,就像平常一样,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哈哈……”江振武一阵狂笑:“杨小邪你也有失算的一天?哈哈……”说完他再度狂笑不已。

陷阱里面一片漆黑,深不可测,起初是倾斜有如楼梯,到达尽头则为一个深坑,此坑奇深无比。

小邪他们顺着往斜坡往下滚,到尽头时才往深坑里面掉,良久良人才传来“噗通”之声音,想必坑底下是水。

不久小邪巳悠悠醒了过来,他向四处摸去,他已摸到小丁,小丁仍然昏迷不醒,而水又非常深,没办法,他只好拿出飞刀,运足功力刺向石壁,再将小丁衣领挂在飞刀上,倒有点像在挂咸鱼,这样可以避免小丁头部浸到水而窒息,很快的,他也将阿三、阿四及小七挂了起来,他直骂道:“黑皮奶奶,开我玩笑,那天非剥了他的皮不可﹗”随后他又摸遍了四周,只觉得四周皆是石壁,而且平滑如镜,并生满了青苔。

“奶奶的,这下可好啦﹗一生为水,却为水死。”小邪摇头苦笑不已。

不多时小丁他们已醒过来。

小邪苦笑道:“你们别乱动,这水洞可是深不见底,弄个不好,我可找不到人了。”

小丁惊栗急叫:“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黑漆漆一片?好可怕﹗”

小邪答道:“这里是江振武的地牢,咱们现在是人犯啦﹗”

阿三有点得意道:“妈的,我混了这么大,倒还没和你坐过牢,这次总算如愿以偿啦﹗嘻嘻。”他认为能和小邪一起出丑是莫大的享受,至于能否出去,他可想都不必去想,因为有小邪,一切就行了,小邪不行,他更不用说,何不落个轻松愉快,他是如此,阿四和小七也是如此。

阿四笑道:“小邪帮主什么风把你吹来这里呢?蛮凉的。”他尽说风凉话,浸在水里当然凉。

小七笑道:“在下可和小邪帮主坐过数次牢的经验,蛮不错,吃香的喝辣的。”他正在想被青子夷关在华山的那段舒服日子,天天有吃有喝,有钱赌,有戏唱,还有美女佳肴,这种牢谁也想坐。

小邪苦笑道:“这次可真的是落蛋啦﹗江振武的牢可不好呆,他连一盏灯都不给我们,还要我们天天洗澡。”

小丁急道:“小邪你正经点,到这节骨眼里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快点想办法呀﹗”

小丁心情刚好转不久,小邪不愿再让她有任何恐惧感,他笑道:“小丁你放心,这水牢困不住我们,你休息一下,等葯性全退了,我们再行动。”

阿三问道:“小邪帮主,我们竟然着了人家道儿,有点憋不过,江振武是怎么暗算我们﹖”

小邪答道﹕“他用”南海神仙“迷倒我们。”

阿四问道:“是不是那杯茶?可是我没喝怎么会……”

小邪道:“葯不是放在茶里,而是放在檀香里。”

阿三不解道:“可是檀香点了这么久我们都没着了道,怎么突然就翘了?”

小邪笑道:“江振武是后来才放下毒葯的。”

小丁道:“你是说后来江振武故意长吁短叹,走到香炉前翻弄檀香时放下毒葯?”

小邪道:“是的,我一开始没发现,但后来已看到不对,立刻往前扑去,结果还是慢了一步,在半空中我昏迷下来,和你们一起掉进洞里,黑皮奶奶,这个筋斗可栽大了。”

阿三嘻嘻直笑道:“小邪帮主你也有这么一天,怎么样?栽得疼不疼呢?不轻吧?”只要一有机会,他总是要揶揄小邪一番,纵使自已摔得比人家惨,他还是很有兴趣去进行这项“工作”。

小邪无奈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老人家也栽了不少次,这次是最多人的一次,五个全到齐啦﹗”

小丁奇道:“当时江振武为什么不立刻将我们推进陷阱呢﹖”

小邪解释道:“这就是江振武姦诈的地方,他在别人面前可要表现出仁义风范,当时有赵震天和柳为云共坐一厅,他总不能在他们面前将我们放倒,后来他故意拖延时间制造冲突,让我们将赵震天和柳为云放倒,然后他再来放倒我们,一来他可以防止事后被他们两位追问我们到那里去,二来又可以作个人情说替那两位大笨牛报仇,你们想想,这下子赵震天和柳为云挟了卵蛋,也要折膢折得腰酸背痛,还说他是大侠客替武林除害哪﹗”

阿三恨道:“这老不死的果然阴险无比,下次看到他,一句话也不说,见面就打,我就不信他会使铡璾”

小丁问道:“江振武既然有机关,照样可以坑了我们,他又何必再冒放毒葯之险?”

小邪想了想道:“江振武吃了我们不少亏。他要下手难免有所顾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