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28章

作者:李凉

小七闻言也咯咯直笑,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将柳为云打了一顿,心情也为之开朗。

小丁柔情似水的道:“小邪,我替你化妆一下,至少你头上那束头发总得放下来吧!”

小邪点头道:“也好。”说看已欺身向前,故意的将脸颊去抚着小丁白皙玉手,不时哧哧妨笑着,一副猪哥相。

小丁霎时粉腮泛起红云,但心头更是甜美无比,她没有怯收小手,赶忙的替小邪解下那束头发,羞涩道:“可以了,少了这束头发,你变得好怪。”

小邪正在陶醉,一颗头晃啊晃的竟然往小丁栽了下去并哺喃叫道:“好美啊!”说看整个脸已贴在小丁脸颊。

“哇!小邪!”小丁吃惊的叫了起来,又羞又窘的往后退去,但还是伸手托住了小邪双颊。脸腮红了又红。

小邪这时才哧哧笑道:“小丁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猪哥相?怎么样?”他睁大眼睛,想听听小丁的评语。

小丁娇羞的收回纤柔玉手,困窘道:“好可怕……小邪你正经点,柳为云马上就要来了,你还……”她接不下口来。

小邪叹道:“都老夫老妻了还怕什么,连夸奖几句也不会,害我白当这只猪哥了。”说着无奈的坐了下来。

小丁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也满怀甜美的席地而坐,不时轻瞥小邪。

阿三拿起地上泥巴笑道:“小邪来,上等货!”

小邪转头一看,打了他一个响头笑骂道:“你自己慢慢用吧!我可不想当麻花和尚。”

阿三苦笑道:“好心没有好报,我想替你掩去本来面目,省得被柳为云发现,也罢,好事作不得。”他无奈的丢掉泥巴,已呵呵的笑起来。

小邪想了一下向大家道:“等一下我从柳为云背后擦撞而逃,我就故意丢下藏宝图就往前奔去,你们要注意他们的举动,知道吗?”

小丁点头道:“没问题,我会小心的。”

五人已静下来,等待目标出现。

夜已深沉,孤星高悬。

一个时辰已过,忽然官道上已出现一位状甚高瘦之黑影往凤阳城奔来,他正是柳为云。

小邪一看轻叫道:“他来了。”

小丁娇笑道:“我说错不了,就是错不了。”神情之间有些得意。

小邪望看她浅浅笑道:“谢啦!大功一件。”

小丁很受用的笑道:“别说这些,注意目标,别让他跑了。”

小邪往柳为云看去,只见他已行过去,知道已是时候。“我走了!”说完他已如一阵轻烟往官道掠去。

不到两个起落,他已从柳为云左边擦撞肩头而过,趁此丢下藏宝图,头也不回的往前奔去。

“呃!”柳为云闷声叫出口,可能是撞到伤处,手扶左肩,正想出口讲话时,目光一瞬,他已发现小邪丢下来的一个小布包,脚步往前跨出,已走向前,欺身拾起小布包,犹豫了一下,才将布包摊开,发现这破旧烂布有许多香火烧过之小洞,凝目看去,突地他惊声道:“碧血丹青!”声音一顿,立即收口往四周窃视一番,状如小偷,直见四周无人,他才迅速无比的将布包揣入怀中,急速往城里奔去。

阿三见状忍不住哈哈直笑道:“小邪搞什么嘛?嘻嘻!叫人家把尿布当宝贝,你们看柳为云那死贼样,真他妈的如获至宝,哈哈……”

小丁娇笑道:“阿三你一看到人家被整了,你就高兴得这样子,笑得比柳为云还开心。”

阿四挖苦道:“阿三以前是被整惯了,现在心里不大正常,有点变态,只要看到人家被整,他就会憨憨呆笑,他是可怜的而被世人遗落的一位神经儿。”

“啪!”阿三已抓起泥巴丢到阿四脸上,人也冲过去吼道:“我不但会发神经病,而且还会替人化妆!”

“哇呜!”阿四已被丢成大花脸,“你敢动手!”他也冲上去,两人立即抱成一团,大打出手。

小丁轻笑道:“要打就打个够,省得将来坏了事。”她时常看到两人打架,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除了小邪,谁也没法叫他们分开。

小七在旁边笑嘻嘻,不时偷偷踢着两人屁股,他在趁火打劫,不亦快哉!

“哇!阿四你敢撕我的龙衣?”“我还想撕你的裤子哩!”“啪!啪……砰……砰……”两人真的是卯上了。不到三分钟,两人平分秋色,脸青鼻子肿,衣衫破碎不堪,就在此时……

“干什么?”小邪已去而复返,将他们两个拉开。

阿三一看小邪回来,他尴尬直笑道:“捉跳蚤,不碍事,不碍事!嘻嘻。”

阿四也擦掉脸上泥巴笑道:“最近流行化妆,我也想尝尝。”

小邪那会不知道他们打架,他笑道:“衣服破了自己补,这算帐以后再算,妈的起内哄!”

阿三、阿四两人相对作了一个鬼脸,随即哈哈大笑,前怨尽扫。

小邪望看小丁笑道:“可有结果?”

小丁将柳为云的一切说得甚是详细。

小邪很满意道:“如此甚好。”转向小七道:“小七,你盯着柳为云,我们到金陵找赵震天,五天后我们在大别山下会合。”

“没问题,我走啦!”说完小七己腾身奔向凤阳城。

五月初三。

风和日丽,万里晴空,榴花如火,人潮如织。

金陵凤凰酒楼,生意鼎盛,坐无虚席。

左窗第三桌,坐有一名魁梧四旬大汉,他正是“金陵秀才”赵震天,一身蓝色丝袍,眼眶仍有些瘀紫,正独自在饮酒。

他隔壁邻桌,坐有一对老夫妇,男的年约六旬,白发如霜,老态龙钟,青色布衣已有点旧,更衬托出他这风烛残年的无奈与感伤;女的,亦是鸡皮鹤发,老弱不堪。

老头道:“老婆,真是好险,要不是那位柳大侠,我们可就要死在强盗手中了。”说话之间,余悸仍在。

老太婆叫道:“老不死的,都是你,说什么要到开封找那宝贝儿子,结果差点把老命丢了,真是,”她狠狠瞪了老头一眼又道:“还好那位柳……柳什么大侠来的?”

老头道:“柳大侠,柳为云,老婆你记性真差,这种事怎么可以忘了?回去我们还得替他立个长生牌,也好祈求上苍保佑他永远平安,真是!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可以忘了?”

赵震天一听到自己好友,忍不住已倾耳而听。

老太婆白了老头一眼叫道:“我那有你这么好的记性,当时我吓得差点就昏过去,能记得他姓柳就不错,你还怪我什么?”

老头有点得意道:“说的也是,要不是我的世面见得多,当时也会不知如何应付,呵呵……”笑了一下他又道:“那柳大侠武功真高,只听他说什么……碧……什么碧血丹青的?好象是……反正我也不晓得那是什么意思,他这么一说,那些盗匪吓得连滚带爬的就跑了,这句话倒甚好用,一说出口,盗匪逃得比什么鄀快。”

赵震天一听“碧血丹青”,突然呛了一口酒,连忙往两名老人望去,觉得他们两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和一般老百姓相同,不禁又更加注意他们谈话。

老太婆叫道:“死老头,那些盗匪那怕这句碧血丹青?柳大侠不是说过,想要碧血丹青是不行的,又说了一大堆……江大侠……唉!不说这些了,反正人家救了我们就是,那些江湖事,我们那能懂,一下子柳大侠,一下子又江大侠,一下子又碧血丹青,弄得我心神乱糟糟。”

老头点头道:“说的也是,赶明儿回老家,替柳大侠上个长生牌就是,唉!没想到我李毛活了大半辈子,今天都碰上这种事,老婆你可得煮些猪脚面线替我压压惊哪!呵呵!”说完他托着老太婆下巴呵呵直笑。

“去你的!死老头!”老太婆拨开他的手笑骂道:“活得七老八老了,还来这个?也不害臊。”说完头已低了下去,娇柔轻笑着。

这对老夫老妻真是恩恩爱爱,老来还童心。

赵震天见他们不再谈论“碧血丹青”之事,啜口酒喃喃道:“难道柳兄真的得到了‘碧血丹青’?我倒要到江家看看。”说完他已起身,丢下银子往门外走去。

“老婆,你真好哇!”老头亲了一下老太婆,神情甚是得意。

老太婆这个脸倒红得起来,娇嗔道:“死相!”说完她也呵呵笑着。

不久酒楼又走进来两个和尚,直往老公老婆那边走去,一到桌前已坐了下来。

老头笑道:“阿三怎么样?有一套吧?”

不用说他们就是通吃帮弟兄了。

阿三竖起大姆指赞口不绝道:“岂只一套?好几套哩!尤其是小丁,演起来可是入木三分哪!佩服,佩服!”小丁娇笑道:“还好赵震天走得快,否则再下来,我可能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小邪哧哧笑道:“再下来就不用说啦!哈哈……”

小丁脸又泛红,头已低下去,困窘已极。

阿四幸灾乐祸道:“现在他们三人可有戏唱啦!”

小邪马上道:“事不宜迟,咱们快赶到大别山。”

“走!”

众人已匆匆离开酒楼。

五月五日,端午节。

各地皆迎神祭鬼,悼念屈原,大小庙宇张灯结彩,爆竹连天,神笑,鬼笑,人更笑。

夜晚三更,太湖江家大厅里。

三人同席--江振武、赵震天、柳为云。

酒过三巡。

江振武笑得很慈祥道:“柳兄你可知道‘碧血丹青’这趟事?”他已单刀直入,直截了当的问出口。

柳为云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江兄消息来得这么快,小弟到手还没超过三日,江兄就已经知道了,真是佩服,佩服!”他拱手不止。

江振武拿起酒杯笑道!“柳兄、赵兄,我敬你们,干杯!”

“干!”三人一饮而尽。

江振武慢慢将酒杯放回桌上,轻轻笑道:“柳兄,不瞒你说,最近江湖已出现这人人垂涎的‘碧血丹青’,小弟之所以知道这件事,乃是赵兄告诉小弟的,请柳兄别见怪,凭咱们十数年的交情,已不是这区区小东西可以比拟。”

江振武果然是一代枭雄,他不但将事情完全推给赵震天,又用交情套住柳为云,还表现了大仁人之风范。赵震天这记闷棍可挨得不轻。

“咳咳!”赵震天干咳两声笑道:“柳兄,我也是听人家说的,由于好奇心使然,所以想赶来看看到底‘碧血丹青’是什么样子,至于其它的,柳兄你也和我相交数十年了,当不至于有所误会吧!”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想先看看“碧血丹青”,至于以后是怎样,只有等以后再说。

“哈哈……”柳为云长笑几声,笑得有点勉强,他没想到自己独得的藏宝图会在几天内被人发现,而知道的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在私心与友情煎熬下,他终于决定先找到“碧血丹青”再说。他笑道:“江兄、赵兄,两位太客气了,‘碧血丹青’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丢,又岂是咱们交情所能够换得,其实我所得到的也只不过是‘天南剑客’宇文忘忧大侠所留下来的一面破布而已,能不能找得到,还是个问题。”

江振武笑道:“原来如此,小弟只想看看‘碧血丹青’是何模样,以满足好奇心,柳兄既然尚未寻获,小弟也不便再启口,来!小弟再敬你一杯。”说着他已敬酒喝下一杯,坦然轻笑不已,好象这件事已不关他似的。

柳为云他那晓得江振武使用的乃是慾擒故纵之计,被江振武这么一说,他自己倒不好意思藏私了。喝口酒,他拿出藏宝图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你们看看就能明白。”

他将已被烟熏黄的旧布摊开,只见里面被香火烧了不少小洞,隐约可以看出一座山峰特别凸出,旁边有许多小山,小山附近有几团云状小点,山峰左边烧有“天南”两字,右边则是“碧血”等字样,简单而明了。

江振武看了老半天,摇头道:“小弟愚笨,根本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知柳兄可有眉目?”

柳为云笑道:“我也和江兄一样,一点线索也没有。”

赵震天豪气的笑道:“我倒看出一点眉目来。”

“真的!”江振武惊道:“赵兄果然智能超群,一看就能将谜底猜出来,佩服,佩服!来,小弟再敬赵兄、柳兄一杯。”

“哈哈……”三人又喝了一杯酒。

赵震天道:“江兄,其实这也没什么,你想想看,我的名字叫震天,这下可真的震对天了。”

江振武轻笑一声道:“愿闻其详。”

赵震天抿抿嘴chún道:“在我年轻时,有一股年轻人的傲气,想征服所有高峰,尤其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这么多年来,有几处山峰倒很令我难忘与怀念,其中有一处,在大别山的插天峰就有点像这图形,你们看那‘天南’及‘碧血’两字,恰巧在山峰的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