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4章

作者:李凉

小丁叫道:“快上船吧!”

小邪道:“来啦!”熊腰一扭,已拔空平飞而去,再一个翻身已优美的落在船上。

小七十阿三、阿四也随即登船。

约过一个对时,船只已抵达君山。

人眼尽是翠竹,煞是好看。此时岸边已贴满许多乞丐、有老有少,居中一位则为十八、尢岁之年轻乞丐,七尺余、肌肉结实、面目俊俏,虽然身着丐帮特有之衣服,但举足之间,器宇轩昂、豪迈潇,令人见之顿生敬仰与亲切之心,他正是丐帮少帮主寒竹。

寒竹见船只已到岸立即笑道:“妹妹杨小邪来了吗?”

小丁指着小邪娇笑道:“这不是?大混混一个。”她哧哧笑了起来。

小邪也不好意思在群丐面前反驳小丁,他拱手道:“小帮主你好哇,分个乞丐碗给我吧!”

寒竹一楞,随即大笑道:“杨小邪你也好,我那敢,都是自己人别客气。”说完又笑起来,他本性情中人当不羁小节。

小邪他们一行已登上岸,寒竹领着他们前往住所,一路见到不少乞丐寮,皆为竹片所造不久,已出现一栋不大但建得非常优雅的竹屋。门窗桌椅皆为绿竹所造,正门上面悬有腐黑横木扁,上面刻有“天下第一帮”之斗大草书,字字勾画,苍劲有力,是用金刚指之类之武功刻上去的。有此功力者,天下找不出十名,可见丐帮能屹立江湖永世不灭,并非偶然。

屋内正前方墙上写有“佳友云集”等四个大字,想必这间屋子是接见或招待天下武林同道所用。虽是如此,但也无甚装饰,竹椅十余张,分两排放,帮主大椅则居中,如此而已,简陋中渗出庄严。

众人已进入大厅。

寒竹笑道:“各位请随便坐,乞丐帮没有那些规矩,大家别客气。”

小丁道:“小邪,这里是我们丐帮接待贵宾用的,你们现在是贵宾了。”

她娇笑不已,因为她不知小邪有何反应,一定是很好笑的。

小邪看了她一眼,耸着肩笑道:“贵宾?小帮主,贵宾有什么好处?”

寒竹道:“可以接受本帮礼遇。”

小邪笑道:“算啦,里(礼)不里没关系,狗肉和老酒快点来,我不干这贵宾,这一定是小丁的主意!”他瞟向小丁哧哧笑着。

小丁脸一红,这不怎么好笑,她娇嗔道:“人家好意,你干嘛念成这个样子?”

寒竹笑道:“好!快人快语,反正是我们私人友谊,不涉及本帮也不必羁束,咱们走!”说完已掠出窗口往林中奔去。

小丁叹道:“你们去吧,我哥哥要带你们去捉野狗了。”

小邪叫道:“你不去怎么成?你到我家,我什么时候拋下你呢?”

阿三奇道:“帮主你有家?小丁去过?”

小邪打了阿三一个响头叫道:“这是比喻懂不懂?少开口,等一下你吃狗尾巴!”

阿三摸着头苦笑道:“我那裹知道这是比喻,我只是好奇。”他真后悔刚才乱开口,只好吃尾巴了。

阿四道:“快走吧!迟了狗尾巴都不见啦!”

“小丁走!”小邪已拉住小丁手腕,追出窗外。

阿三他们也不慢相继奔过去。

君山之后出,是丐帮高级长老居住之地方,此地建有一四合院,大部分竹枝所造,屋前有一大广场约百丈方圆,置有各种练武器具,大厅门上挂有“宣言厅”横匾,凡丐帮有何重要事情,都要在这里讨论执行,大厅再进去则为内院天井,种有不少花草树木。左厢房是客房,右厢房为长老堂,居住七袋以上长老。走过天井是内厅,为议论机密重要事情之场所。

冉往后则可看到三座小楼,分布在三个不同的角落,相距甚远。

左边小楼题有“寒风楼”字样,为六角双层楼宇,是丐帮龙头起居之所,蓝白相间清雅庄严。

左后方有一楼房,和“寒风楼”差不多,只有题字不同,楼中题有“绿竹阁”,淡绿色;为少帮主居住之地方,宁静而爽朗。

而右后方那座就不一样了,楼前有一水潭将小楼围绕,潭水清澈见底,有如明镜,水面架有白色曲桥蜿蜓迤逦。曲桥映在水面,更令人心境恬淡舒畅。过了曲桥则一片花圃,兰花、茶花、桂花、芙蓉……最多的该是梅花。紫嫣红,百花绽放,争姘斗艳,再加上小道上之绿草,真是美极了。

花园中间那座小楼,窗门半开,白色轻纱随风飞舞,由窗口往内看依稀可见古筝坐放于窗前。古琴、轻纱、红玉雕梁、淡白墙垣,更伴得此楼幽雅非凡。只见楼前小木上题有“寒玲苑”三字,字迹柔美高雅,想必是小丁题的,这正是小丁的香闰。

小邪找不到寒竹,只好钻到后院,他见“寒玲苑”如此美,大叫道:“小丁没想到你们乞丐窝也有这么漂亮的地方,我们今晚就在这里喝酒赏月谈心……对我们来谈心如何!”

小丁红着脸道:“随便。”

“哈……”寒竹不知那时已出现在小邪身后,他笑道:“寒玲你什么时候让哥哥进入”寒玲苑“呢?最少有五、六年了吧,想不到今天托小邪的福,哥哥我可乐死了,哈哈……”

小丁窘道:“哥哥……”头已低下来,不再说话,玉腮已泛红,羞涩动人。

寒竹道:“杨小邪我本来想在”丝竹阁“替你接风,但寒玲她自愿让出”寒玲苑“那我们就搬过去,我也好沾沾雅兴,呵呵……”。

小邪笑道:“不行也得行,谁叫她要找我来,今天小丁也喝酒,别假惺惺啦!哈哈……”他看到小丁窘像更是得意。

小丁倒没说话,她是认了,脸红就红吧!反正这么久来也“习惯”了。

小邪笑道:“小丁快去收拾一下,最好将琴调好,我要学古人什么……吟风赏月,雅楼听琴声,好棒哪!”他跳起来,终于有机会学学风雅事。

小丁含情一笑,轻盈走向“寒玲苑”。

小邪笑道:“寒竹……嘻嘻……我想到你的名字就想笑。”

寒竹奇道:“我名字?有什么不对吗?”

小邪道:“阿三告诉他,嘻嘻……”他笑个不停。

阿三也笑起来,原来阿三他们小时候在福州混过,所以闽南语流利得很,他笑道:“寒竹、寒竹,嘻嘻,这在闽南语就是蕃薯的意思。”

“蕃薯?”寒竹笑道:“也好,蕃薯,哈哈……”他笑得很开心,因为杨小邪一来,就将他这十几年的名字改过来,这不容易,必须要有平易近人的友谊才能如此,所以他笑得比往常都开心。

是夜。

寒竹摆了一桌狗肉席替小邪他们洗尘。

酒过三巡每个人都醉态醺然,只有小丁喝得最少,还算清醒。

小邪正喝得醉醺醺喃喃拿起酒杯叫道:“寒……竹!奶奶的,谢啦……改天……请你吃香的……喝……辣的……嘻……干。”自己就喝起来,连对象都不晓得在那里。

阿三也叫道:“香肉好、香肉好,有了香肉,万事香,来一块,嗯!加何甲(真好吃)!”伸手一抓可不只一块往嘴里塞。

阿四也在打迷糊,逢人便干。

小七已经醉得直发笑,他只要看到小邪,心情永远是快乐的。

寒竹嘻嘻笑个不停,今天他很快乐,因为他很少有放纵自己的机会,所以今天他醉得特别快。

月亮不见了,星星消失了。

冷风将那含泪的愁云带往寂寞的天空。

一丝丝、一卷卷。

终于夜在哭泣着。

那明亮闪烁的小水珠,慢慢含盖着寂寥之大地。

终于----

寒竹醉倒了,他因放纵开怀而高兴愿意的醉倒在地。

小七也倒了,只要有小邪在他身边,他已经不须要再祈求任何东西,他满意的醉倒了。

阿三躺在地上不时叫着小邪,这多年来合作的伙伴又回到他身边,他是如此一日高与和快乐阿四露出甜美的笑容,他知道天塌下来也有小邪顶着,决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他平安的醉倒了。

“来……小丁……只剩……下……你了!干……”小邪醉眼惺忪的猛吃猛灌,只要他不想倒下去,他永远是喝不醉的。

小丁没醉,因为她是女孩,她知道有人会醉倒,而且她还记着小邪要她弹琴,要她在月下谈心,也许小邪忘了,但她不会忘记,她在等,等小邪……。

小丁看着其它朋友,她道:“小邪你等一下,我哥哥和小七他们都醉了,我扶他们进房间,免得他们受凉。”不等小邪回答,她已将他们扶着进房里。她才道:“小邪你要听我弹琴吗?”

酒醉三分醒,小邪晃着头道:“对……小丁……我们……要……吟……诗……好……我送……你……一句……诗……”他往窗口看去,一丝丝天上飘下来约两珠,那样无言,那样伤感,他突然大叫道:“醉……醒……寒夜……嘻嘻……尽蒙雨……醉醒寒夜尽蒙雨……小丁……我……”卡啦一声,他已摔了一跤。

小丁立即冲上去将他扶起来,口中喃喃念着:“醉醒寒夜尽蒙雨……醉醒寒夜尽蒙雨………”她哭了,她紧紧搂着醉倒怀中的小邪,她不愿放弃这难得的一刻,纵使小邪已在她怀中醉倒,她仍是如此满足、如此快乐。

慢慢的将小邪扶到自己房间,替他盖上棉被,走到琴抬,抚琴而弹。

琴声来自最远深处,似有似无,渐渐有如寒星掠过,带起一阵柔和音律奔腾而来,忽而高山流水,忽而圆荷泻露,渐近、渐近……终于狂风怒嚎,澎湃飞舞,荡气迥肠,滚滚黄河,滔滔大江,扣人心弦,直迫血脉,慾疯慾狂。音达最高处,突然又折回来,叮叮当当,有如三更归林鸟,慈乌夜悲音,他乡流浪儿,凄凉哀怨,闻之则涔涔泪下矣!

“醉醒寒夜尽蒙雨,愁上心头无尽处,挽轻纱,独倚窗,轻挥袖,莫愁肠。菊叶飘潇花满天,惜花花飞秋水逝。语嫣噎,明眸小雨,流不尽……流不尽……”。

窗外小两纷飞,窗内琴音袅袅,小丁好伤态,她不晓得为何流泪,为何伤感,不断的抚琴,不掉轻唱,似想将小邪那句词谱入曲中,谱入心中。

雨停了,夜已逝了,东方也渐渐露出曙光。

小邪也醒了,他揉了一下醉眼,往外看去,发现小丁抚琴而眠,他起身走过去,只见小丁泪痕满面,古筝已沾满泪水:旁边则有一白宣纸,字迹是新写上去的。

小邪拿起来念:“……雨……愁上心……花花……”他不念了,因为他看不懂。

深深吸一口气,小邪轻轻将小丁抱上床,一样替她盖上棉被,走出房外,这才叫道:“女人真是的,没事就想一些伤心事,我不知道有没有伤心事……”他坐下来慢慢想,不久他喃喃道:“有是有,但这都不值得我伤心,我是孤儿、阿三、阿四、小七他们也一样啊!况且我还比他们好多了,那还有什么好伤心,我爹娘不要我一定是看我长得丑才将我丢掉,丑就丑,丑人也要活,哈哈……原来我没有伤心事,呵呵……”他已笑着走向桌前,开心的吃剩下的酒菜。

小邪是乐观者而不是悲观者,他是孤儿,这该算是人生痛苦的一面,但他觉得,孤儿也是人,这和不是孤儿没什么差别,活着当然要快快乐乐的活着,这不是很好的事吗?小邪也许没想到这么多,但无可否认的他是快乐的年轻人,因为他心中根本就没有痛苦和悲哀的存在。

都已快中午。

小邪独自一人坐久了也会烦,他一提气大叫道:“起床!”叫完已哈哈大笑的等着那些醉鬼冲出房门。

“来啦!”阿三第一个冲出来,他叫着:“小邪帮主我第一,嘻嘻!有奖啦!”

阿四、小七、寒竹也很快的走出来。

小邪对阿三道:“你第一名有奖,将这些碗快收干净。”

阿三苦笑道:“这奖不领也罢,送给阿四好了。”

阿四摇头道:“我不要,给小七。”

小七点头笑道:“恨号、恨号(很好),”他什么也好,因为他根木不知道人家在说些什么。

寒竹笑道:“昨天喝得真爽,舒服极了,别急着收,咱们再喝一点。”

,丁已走出来,她并没有伤感,也许是这么多人,她不能够伤感,她道:“不收怎么可以,昨天的东西过了夜已经坏了,不能吃。”说着她已走上来收拾残渣。

小邪看看小丁,觉得小丁怎么反复无常。他叫道:“我告诉你们大家一个秘密,小丁昨天晚上在哭,嘻嘻,哭得好伤心,不知道有什么心事,小丁你快说?”

小丁窘笑道:“那有,小邪你别乱扯,我那有哭!”脸已红了起来。

小邪道:“哭就哭还怕人知道,说来听听看,让大家想想办法嘛!”

阿三笑道:“一定是昨天抢不到酒喝对不对?”

阿四点头道:“我想也是这个原因。”

寒竹道:“妹妹你有事吗?别闷在心里,告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