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7章

作者:李凉

朱陵在屋里写字,突然听到有声音传来,觉得奇怪,他问道:“你是谁?”

邵子乔道:“我是邵子乔,快开门。”

朱陵一听心头猛震,立即打开门,他紧张道:“你偷跑出来了?”他扶着邵子商住屋内走。

邵子乔笑道:“谢谢你救了我。”

“救了你?”朱陵杳道:“没有啊……”突地他大惊道:“不好了,我们中计了,你快走!”伸手推开邵子乔。

“不用走了!”

这时埋伏在“寒风楼”四周的长老们已经站出来。

洛卓野怒道:“朱陵你还有何话说?”

朱陵一急手掌疾扬大吼道:“叛贼你敢来刺杀我!”右掌已打向邵子乔脑袋,来个杀人灭口。

砰然一声巨晌,可怜邵子乔还来不及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已经脑迸四裂,当场死在地上。

朱陵转向洛卓野道:“洛长老,这么晚了你来这里有事吗?”

洛卓野冷道:“朱陵你串通敌人图谋不轨,其心可诛其罪不可逭,老夫是提你而来!”

毕果荒也冲上去,他吼道:“冒牌朱陵你装得很像,瞒得我们好苦,今天老夫不拿下你誓不为人。”

朱陵还在装佯,他叫道:“毕执法你疯了不成?我那是冒牌货?你已经蒙上了叛帮辱主之罪行你可知道?”

毕果荒不理他,转向洛卓野道:“洛长老,先拿下这家伙,明天再审问不迟。”

洛卓野点头应许道:“好!”

语音一出,洛卓野身形已撩起三丈高,怒喝一声使出成名绝技“无影手”电掣风驰般的罩向朱陵。

朱陵眼见无法瞒过众人,也不再装佯,冷笑数声以手猛扬看家本领“降罢十八掌”也迎向敌人,虽然他是冒牌货,但武功并不差,掌法练得招招沉猛有力,一时也显不出败迹来。

一连三十招过去,洛卓野见歹徒武功如此了得,不施杀手一时也制他不住,心意已定怒叱一声,肩头锁紧钢牙直咬,以手大力挥出杀着“无影鬼手”,突然狂风怒吼不已,震得整座楼房隆隆作晌,似要倒塌,猛然腾身,已单向朱陵项上人头。

朱陵见此掌势如此凌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而心生畏惧,立生逃走念头,马上劈出三掌封掉其部份掌劲,反身往后窗掠去。

然而洛卓野掌力何等厉害,朱陵虽是对了三掌想逃避,但并没有阻缓他的攻势,大吼一声:“那里逃!”他已如一道黑夜流星般的射向朱陵,“无影鬼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连击向其背部。

只听“砰”“哇”两声连在一起,朱陵有如摔死狗般的跌在地上,张口又吐了三口鲜血昏倒在地不能动弹。

洛卓野收掌翻身下楼对长老们道:“恶徒已制,老夫回去了。”身形轻闪消失在夜空中。

毕果荒马上将朱陵抓起来道:“有事明天再说?”掠起身形往大牢奔去。

众长老叹口气也一一散去。

黎明已至。

倏地远方传来一声大叫。

“不好啦──,冒牌帮主失踪了,快来人啊──”声音刚落,整座君山立时沸腾,个个丐帮弟子神色吃重往大牢方向逼进。

寒竹也被惊醒,他来不及整理衣服,套上一件外衫立刻奔向大牢。

他一到,毕果荒和刑堂长老彦平已脸色铁青的站在牢房外。

寒竹急道:“毕执法这是怎么回事?”

毕果荒道:“属下有失职责,请少帮主赐罪。”说完头已低下来。

寒竹道:“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快将经过告诉我。”

毕果荒道:“昨夜三更时分洛长老将叛徒拿下,属下立即将他押回牢房,并派四名弟兄看守,谁知道一到天亮已发现四名弟兄已断气多时,而叛徒也走得无影无踪,一切经过只有如此。”

寒竹道:“可有任何线索?”

毕果荒道:“除了四具体外,找不到一点线索。”

寒竹走进牢房,小心翼翼的往里探。

只见四具体倒在四个不同地点,一具在铁栅门前面向铁门,而半倚在栅铁杆上,胸口有一紫黑色掌印,另一名在左侧,手持长剑面朝地上的趴着,还有两名各别坐在门口两侧墙下,头已垂下。铁门已开着,除此之外别无任何迹象。

寒竹检查他们致命伤,都是一掌震断心脉而死,除此之外一点线索也没有。

彦平道:“这掌印有点像本帮的”降龙十八掌“所伤,但它呈紫黑色,分明含有剧毒。寒竹点头道:“这点我看得出来,可惜除了这些体以外就没有任何其它线索留下了。”他有点懊恼。

毕果荒又想到这位“万事通”的杨小邪,他轻声道:“少帮主何不请杨少侠来看看,他天生邪门也许可以看出一点端倪也说不定。”

寒竹苦笑道:“我知道杨小邪一定可以发现更多的线索,可是我有点不好意思再劳累人家,他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到最后我们连这事也要麻烦他,唉!为什么我就看不出其它端倪呢?”

彦平何尝不想再看看杨小邪是否真能找出线索,他道:“少帮主,杨小邪是性情中人,而且他又是小公主的朋友,人家并没有把我们当做外人,少帮主我们何必将这朋友放弃呢?何况这件事也不小,弄到最后也许还得借重杨少侠。”

寒竹叹道:“好吧!你们等一下,我去请他来看看?”说完已掠向后院。

而在“寒玲苑”。

小邪昨晚醉得很厉害,正和阿三他们抱在一堆作春秋大美梦。

寒竹敲小丁闺房轻叫道:“小丁妹妹!快开门,又出事了,小丁快开门!”

他现在也习惯叫妹妹为小丁。

小丁一听是哥哥的声音,立即起床开门,打了一个呵欠惺松而迷糊道:“哥,又有什么事?一大早就来敲门?”

寒竹急道:“那冒牌帮主逃了。”

小丁愣了一下惊叫道:“逃了?什么时候?”

寒竹道:“昨天。”

小丁叫道:“真快!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寒竹指指小邪的房间微微笑着。

小丁会心的一笑,她点头道:“没问题!看我的!”走到小邪房间,左脚一踢房门,及手插腰气势凌人大叫:“起床──”声音甚大。

“那只小狗在放屁……吵死了!”小邪有气无力的翻翻身,好象在说梦话般的叉睡着了小丁脸一红,轻轻走进房内,只见四人抱在一堆,阿三手里还抓着一瓶酒不时咕咕叫着小丁走到花瓶前,拿赴瓶子走到床前嘻嘻笑了两声,俏皮的扮了一个鬼脸,准备好动作大叫:“起床──”立即将瓶中之冷水倒在小邪身上。

“哇呜”小邪大吼的惊跳起来叫道:“小丁你要死啦?大冷天你还浇我冷水?”他抖着身躯不时甩着头。

阿三他们也被吵醒正揉着惺忪睡眼。

小丁得意笑道:“活该!谁叫你们叫不醒?”

小邪望着她轻轻一笑道:“小丁你少神气,迟早有一天我要将你丢到冰窟里去洗澡,到时侯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凉了心。”

小丁叫道:“少贫嘴快起来,我哥哥有事找你!”

“有事?”小邪故意笑道:“天下都太平了我觉都还没睡醒,你那个方法没有效。”伸伸懒腰,打个呵欠又要往床上躺。

小丁急叫道:“小邪快起来嘛!真的有事啦!”她伸手去推小邪。

小邪喃喃道:“什么事?”

小丁道:“冒牌帮主逃走了!”

“逃走了?”小邪蹦起来叫道:“死小丁这种事也不早说,我还以为你在开我玩笑,该打!”啪一声,他已打了小丁一个屁股,毫不留情。

“哇呜!”小丁跳起来手抚臀部叫道:“是你自己叫不醒,怎么可以打人呢?”

小邪叫道:“已经打了,你还能怎么样?快走!迟了就捉不到啦!”他已往外走。

阿三急笑道:“大神探还有我啊!”三个人也跟在后面走出房门。

寒竹见小邪出来,立即干笑道:“小邪,又有麻烦了!”

小邪道:“大蕃薯别客气啦!我们都是一家人,那混蛋在那里逃走的?”

“牢房。”

小邪道:“我们快去看看!”

众人已直奔牢房,不到三分钟已到达牢房。

小邪看到众长老,他笑道:“各位好哇!”

众长老拱手齐道:“杨少侠你也好!”

小邪笑道:“我是来凑热闹的!嘻嘻。”

毕果荒道:“有劳杨少侠多费心,丐帮没齿难忘!”

小邪笑道:“别客气啦!我来碰碰运气,那个人是坏人,他跑了,每个人都不高兴。”

说着他已进入牢房。

小邪很仔细的注意任何一样东西,就连地上所留下的灰尘也不放过,比老太婆在穿针引线还要用心。

寒竹走过来道:“可有眉目?”

小邪点头道:“没有外人冲进来,朱陵是自己逃走的。”

寒竹又高兴又惊讶,他奇道:“真的?但朱陵昨天己身受重伤寸步难行。”

小邪笑道:“大蕃薯你错了,我们人是和野兽一样,只要还没断气就具有危险性,何况是一条想逃命的野兽?像这种事我就能办到。寸步难行也能行的。”

寒竹不懂,他望着小邪,希望能得到更满意的答复。

小邪道:“这理由很简单!人总是要活命,朱陵知道活不过今天,所以他会忍着伤痛做最后挣扎,结果他赢了,你再看看这些体!”他指着地上体。

寒竹道:“我看过了,都是一掌毙命。”

小邪道:“我不是要你看他们的致命伤,而是要你注意他们死时的姿势。”

“姿势?”寒竹奇道:“姿势也有关系?”

“当然有!”小邪道:“这些体都没有被移动过,因为他们仆卧于地,衣衫和地面接触就像一条丝巾飘落地面一样很融洽而自然,并没有被移动的迹象,再加上血迹及灰尘已能确定体是当时所留下,并无故布疑阵。”

寒竹在听,没有插口。

小邪走进铁牢里笑道:“如果你从牢里往外看,你不难发现这些体都是有意无意的朝着铁牢。”

寒竹巡视一番道:“不错,这些体有点朝着里面,这又表示什么?”

小邪笑道:“这表示敌人来自里面而不是来自外面。”

寒竹一怔,他对小邪实在由佩服而转为崇拜了。

阿三得意笑道:“小邪帮主,他奶奶的有两把刷子,硬是要得。”

只要小邪的光荣就是阿三的光荣,也是“通吃帮”的光荣,因为小邪已是他们的化身了,难怪阿三会如此……

小邪笑道:“大蕃薯我们现在已知道敌人来自牢内,而牢内只有朱陵一人,再看看这具首。”他指着靠近铁栅门那具又道:“这具首为什么会靠近铁栅门呢?因为朱陵用计将他骗来,要他打开铁门,然后突然施煞手,就这样他得逞了。”

寒竹哑然无言。

小邪道:“这些首都死了很久,也表示朱陵逃了很久,他可能已经逃离君山,我之所以强调他是一个人逃走的原因就是这一点。”

寒竹道:“那一点。”

小邪笑道:“他并没有人接应,是在突发下逃走,这表示君山已可能没有敌人渗透,也表示他早已有准备好逃的路线,至少他能从众人之下逃离君山一定是事先有盘算过,有盘算过就不好抓,但千不该万不该他留了这么一个掌印,紫黑色的掌印。”

寒竹惊道:“这掌印的来历你知道?”

小邪摇头笑道:“我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我想这掌印一定是某一个人的独门功夫,只要是独门功夫就很容易查,阿三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掌印所伤?”

阿三走去看了良久他道:“好象是丐帮本身的”降龙十八掌“但掌色紫黑,应该属于”幽灵鬼王“李三笑的”灵蛇阴阳掌“,还有一点像”神武门“的”腾龙无极掌“,如果小邪你的”大悲掌“弄上毒也很像!”他尴尬的笑着,因为他不晓得到底是那一种才正确。

“黑皮奶奶的!”小邪笑骂道:“你这不是等于白说吗?”

阿三笑道:“只要是重手法加上毒,就差不多变成这个样子,我没办法判断。”

小邪点头向寒竹道:“大蕃薯你放心,我一定将这家伙捉来,你吩咐将体埋了!我们回去再说。”

寒竹照办,吩咐下去。

众人已奔回“寒玲苑”。

小丁急道:“小邪你看出来了吗?”

小邪笑眯眯的望着她笑道:“小丁交代的事,我那敢看不出来?”

阿四拍手叫道:“我就知道小邪帮主有一套!”

小邪得意笑道:“岂只一套?好几套哪!一套?”

寒竹问道:“小邪你说说看。”

小邪笑道:“我已知道朱陵躲在那里。”

“真的!”小丁高兴叫着:“那你快说。”

小邪突然唱起歌来:“说,说,说说说,你说我也说,要说大家说。”边唱边舞着以手乐在其中。

小丁填道:“少不正经,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唱歌,快说嘛!”粉拳一捏已想捶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