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9章

作者:李凉

通吃小铺,依旧古朴,并没有多大变化,若有,也只有四周茅草长了许多,和那块“通吃小篆”木匾已褪色,有点泛白。

小丁了望四周惊叫道:“好美的地方,小邪你爷爷就住在这里?”

小邪调侃道:“我老头不住在这里,还能住到那里去?”

他瞟了老头一眼,说话之意是要挖苦老头在江湖被武痴逼得躲在这里。

老头岖岖笑道:“小邪你还好吧!”

他很得意,得意将小邪运入江湖,现在果然有收获,这句“还好吧!”

更是问得绝妙。

小邪心头直叫不是味道,一生也只笕错这么一次,他叫道:“欧阳大侠,奶奶的,你十几年前就开始在算计我,我他妈的虽(倒霉)死了,一出门就被追杀到现在,死了差不多好几孜,若混蛋哪!你怎么不选阿三或阿四,偏偏选中我?”

以眼瞪得如钡铃般大。

阿三、阿四尴尬笑着,他们在欧阳大侠面前可不敢多作怪。

老头得意呵呵直笑道:“杨小邪任你有多大的本事也逃不出江湖,呵呵……当初叫你练你不练,被迫得怎么样?舒不舒服?现在你可要来求我了吧!呵呵……”

小邪轻笑道:“舒服,当然舒服:不过你放心,我才不会去求你,你连人家五十招都躲不过,我求你有个屁用?凡事靠自己,我已经想好如何做了。”

老头本来就是要激发小邢自身的潜在能力,因为他知道只有小邪才有办法治得了武痴,他这一听很是高兴,但外表却装做很不以为然,他道:“五十招总比你这只小狗跑给人追来得好,不对吗?呵呵?”

小邪深深的望着他,抿嘴得意笑道:“是你小狗还是我小狗?是你跑给他追还是我跑给他追?武痴看到我还得向我行礼,叫我一声小师父哩!”

老头轻笑一罄改变话题道:“小邪你查出什么事来?有没有?”

小邪不屑的摆摆手道:“武林乱得一团糟,我懒得去管。”

语气之中像是“武林”是他家所有,现在这“武林”不好,很看不上眼的要将它拋弃一般。

好象自己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人物似的。

老头笑道:“你懒得管谁来管?别客气嘛!”

他扯着小邪衣角。

小那马上问到一边叫:“少来!欧阳大侠,你就是管得太多才会落到这个地步,我又何必管这么多?迟早会步你后尘。”

老头哧哧笑着:“你不管行吗?人家可如蜜蜂般的钉着你不放,你不管也得管,呵呵………”

他甚是得意骗小邪进入江湖这件事。

小邪苦笑几声大叫着;“奶奶的,上一次当就永远翻不了身,好好好,这次管,下次不管,我要开始练功了。”

老头笑道:“别急,我们先到天山看看。”

“天山?”

小邪问道:“天山到底有什么事?”

老头道:“天山派掌门人还没被杀,我们去看看,顺便找”黑血神针“。”

小邪摊手道:“没什么好找的啦!武痴我们又打不过,”黑血神针“找到也没什么用。”

老头道:“不是找真的”黑血神针“而是找一种可以作成”黑血神针“的东西。”

小邪奇道:“作成”黑血神针“?这是什么东西?”

老头昂头吸口真气道:“传说”黑血神针“是一种似蛇又不像蛇,因为他长有四支爪,似龙又不像龙,因为它没有须也没有角,它浑身通红接近于血猩红,只有三尺长,长有翅膀,可以飞行,它有两颗毒牙奇毒无比,”黑血神针“就是用那毒牙磨成的,这种怪物人称为”血变“,真正形貌也没人见过。”

小邪道:“只有天山才有?”

老人道:“不一定,”血变“必须住在冰天雪地之中,现已是冬天,天山已下起大雪,我希望找到它。”

小邪问道:“找到干嘛?多作一点神针?”

老头摇头道:“不是,我是想多拿到一些解葯,中了神针之毒,必须要以”血变“之血才能解,其它葯物一点都没有效。”

小邪道:“九叶灵芝或大蟒蛇内丹呢?”

老头摇头道:“没有效,因为”血变“是天生毒种,它能找到最好的灵葯,也能找到最毒的毒葯,而且它所找到葯,有很多都是我们所不能了解的。”

小邪道:“你是说那种毒物须要以灵葯奇毒做为食物?”

老头道:“没错,它吃的灵葯化作血藏在身体,所以它全身通红,它吃的毒物化为毒液藏在那两颗毒牙中。”

小邪想了一下道:““血娈“多不多?”

老头叹道:“可以说根木没有,但事实上”飘花宫“却有”黑血神针“,江湖中也用它来杀人。”

小邪道:“你是说简直无法找到,而”血娈“已然存在世上?”

老头点头道:“我们这次去天山看看能否碰到,碰不到是正常,我们走吧!久了恐怕连天山派都看不到。”

小邪道:“好吧!到那里要多久?”

老头道:“来回差不多要五、六天。”

小那想了想转向小丁,他道:“小丁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和老头去去就来。”

小丁点头道:“好,你们快去快回。”

老头看看小丁,他笑道:“小邪这位是……”

小那笑道:“她是我通吃帮的老二,小丁小姐,善长哭,呜鸣叫的哭,嘻嘻……”

老头笑道:“小姑娘你怎么加入了通吃帮,惨啦!呵呵:……”

他开玩笑的说。

小丁红着脸不知如何回答,楞在那里。

小邪道:“老头你少离间我们之问的感情,我是带他们来拜你为师,那是阿三、阿四。”

他指着两位好友。

阿三:阿四拱手齐道:“欧阳先生你好。”

老头笑道:“好!好!等我回来就教你们功夫,否则小邪非把我理光头不可,呵呵………”

阿三、阿四斋道:“多谢欧阳先生!”

小邪笑道:“对老头不用客气啦!你们先在左边空地搭个小茅屋给小丁住,如果你们两个想自己住,就再搭一间,我快去快回。”

阿三拍胸脯笑道:“没问题,我搭三间,一人一间,呵呵……”

小邢笑骂道:“吹牛大王,你能搭起一间就不错啦!还想搭三间?”

小丁道:“老爷爷,你们不吃饱再走吗?”

老头笑道:“不用了,小邪和我已经过惯乱吃的生活,你们休息吧,没菜到镇上买,桌子上有银子。”

小邪叫道:“老头你胡扯什么?谁跟你过惯乱吃的生活?你那餐不是要狗肉?什么乱吃?”

他瞪了老头一眼,故意扯他后腿。

老头呵呵直英没再反驳,否则就讲不完了。

小邪看他没说话,有点失望,随即转向小丁,他道:“这”莫塔湖“很深,你们不可太靠近。”

小丁点头道:“好,我会留心。”

阿三笑遣:“钓鱼可以吧?”

小邪哧哧笑道:“可以,这是一门生蛋功夫,要用蹲的才钓得到,哈哈……”

他知湖中水势泅涌,鱼是钓不起来,故而开阿三这个玩笑。

老头已拉着小邪直奔天山。

天山派,与其说是一个帮派,不如说是一个家庭来得恰当,因为天山派只有师与徒,不向外边招收门徒,现在总数也不超过十个人,也许是天山位于边疆地区,常年冰天雪地,不是常人能够居住的原故吧。

然而天山派能在武林中屹立不倒,当然有其独到之处,此派之“混元气功”及三十六式“迷琮掌”为武林绝学,天下少有敌手,每一个天山弟子,可以靓就是一位掌门人,这正合乎了兵在精而不在多。

所以天山派能和天下各大门派立于同等地位,皆不是侥幸。

天池位于天山之顶,池面宽大,湖水清澈见底,宁静无波,青山瑞雪倒映湖中e别有一番迷人景象,天池之水甚是奇异,纵使狂风大雪,它也不结冰,永远是清凉怡人,晶莹洁净非常。

天池以南不远,有座四合院,这就是天山派的全部地盘,和普通人家的四合院差不多,只是建??得较为古??和清幽而已。

这时已是晚上三更,冷月孤悬,寒气逼人。

突地——

“哈哈……天心老人给我滚出来!老夫要找你比武|”一阵汪笑蛙已掠过沉静之天空,震得池水微起涟漪。

话音一落,一条人影已闪电似的掠过空中h瓢落在四合院大门前面,此人正是武痴,看来天山派也未能逃过此劫。

“谁要找老夫?”

屋内已窜出一条灰色人影*只见比人白发苍苍*须胡皆斑,枯瘦异常,身着灰衣,他已朝武痴掠去。

武痴见到有人来*立即问道:“喂!你是不是天心老人?”

那人道:“你找天心老人做什么?”

“哈……”

武痴狂笑道……

“我要找他比武,叫他出来!”

那人道:“天心老人年事已高,不想再和人一争长短,兄台请回吧!”

武痴冷笑道:“他妈的你算什么?”

话音一落*以腿一跃纵身飞掠三丈余高,以手尽展,带起一阵狂风,势如破竹的罩向那老人。

那老人没想到武痴动作如此之快,自己连要出手阻拦的时间都没有,一惊下立即运起”混元气功”将真气布满全身,准备硬接武痴一掌。

只这一剎那“砰!”

、“哇--”这名老人已被武痴墼璀中,哇了一盘惨叫已口吐鲜血像摔蛤蟆般的往后摔去。

“老头你出手好狠!”

话音一落,一名九勺老人已立于武痴前面,他的装束和先前那名老人差不多,但脸上皱纹更多,眼睛更亮。

武痴叫道:“你可是天心老人?”

“不错,老夫正是天心,敢问……”

天心老人尚未说完,武痴已狂叫起来,双掌已推向天心老人前面,天心老人大惊一式”迷琮堂”已展开,迎向武痴,“砰……”

双方一连交换十七掌,天心老人已被逼退三尺余,口角已渗出一丝血迹。

武痴大叫一盘好,立即脚踩八卦步,手探七星方位再幻出掌影,“啪啪……”

一阵急促破空声,他已从七个不同之方位单向天心老人,其动之猛有如饿虎扑羊,掌力之沉有如泰山压顶,周围十丈开外之树叶都被震得啪啪作响,摇晃不已。

天心老人见武痴掌法加同北斗七星般,生生不息,且力大无穷,他惊讶脱口叫出:“七星无回?拼了!”

一咬牙,猛吸一口真气,身形突然涨大不少,满脸通红,这正是“混元气功”之极限,只见他手一挥,幻出千百只手,有如流星般的冲向武痴。

两人在空中一触。

“砰--”一声巨响,天心老人哇了一声,已被武痴击中胸脯,狂吐一口鲜血已往后摔在地上。

“哈哈……”

武痴狂笑数声,已转身飞掠,直往山下奔去。

就在此时,一名黑衣蒙面人已如闪电般的掠向天心老人,一欺身,左手微徼一吐,立即反身掠入林中。

虽然打斗似乎很长,其实还不到一分钟,等到天山弟子赶来,一切都已结束。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师父!师父!”

一名五旬老人奔到天心老人身前,话未说完,他已发现师父已经死了,这一惊,倘已楞住而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小邪和欧阳不空已赶到山麓。

突然小邪发现西边林中有条黑影飞掠而过,他叫道:“老头你看!”

他指着那条黑影。

老头一见,??叫道:“我们来慢了!快追!”

身形一闪,已追向那条黑影。

“比跑功?谁怕谁?”小邪见老头先跑,有点不服气,也腾身追了下去。

黑衣人发现有人追赶,立即加快脚劲往森林掠去,不时回过头来看是否已将入甩脱。

欧阳不空号称“寰宇一奇”轻身之术自然不在话下,盏茶功夫一过,他已逼近黑衣人三丈以内,他叫道:“这位兄台请留步,老夫有事请教!”他还不能确定这名黑衣人就是凶手,也不便贸然出手。

黑衣人眼看就要被追上了,他立即往对面山腰处奔去h他不回话,只顾逃命。

欧阳不空见黑衣人不肯停下来,心知八成就是凶手,也加紧脚步追了下去。

小邪心想有老的在追,自己也落个轻松,刚才那股不服气的心,早已拋开,他在后面悠哉悠哉看热闹般,赶山羊似的慢步追下去。

山腰前面有个转弯处,黑衣人利用夜色阴暗,立即奔往转弯处,人影一闪,己从转弯处消失。

欧阳不空见人影已消失,大喝一声已纵身直掠过去,也在转弯处消失。

小邪也掠过转角处,他发现前面只有老头子的背影,而黑衣人却不见了,灵机一动,他想:“这一大遍都是雪地,老头走这条路,视线相当好,不可能看不到黑衣人,这是有点毛病存在。”只要一有不合理的地方,他立刻开始找寻答案。

“这雪有三尺厚,也许是积得太久,所以已坚硬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