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0章 神秘宝衣

作者:李凉

  小千很容易就将柳再银甩掉。

  他们三人躲在一处山谷,等待着那令人响往的喜悦。

  李怜花果然没让他们失望,不到五更,已飘在而至。

  “绿豆门主,你果然是位天生猎手,一出手就替你赢得了第一场胜利。”

  他仍白衣笔挺.潇洒脱俗。

  小千却没听过耳,他关心的是赌注。

  他急忙问道:“我赢的钱带来了没有?”

  李传花含笑道:“带来了!”

  右手一伸,一张银票已交于小千。

  小千诧然接过手,瞧也瞧不懂:“这是啥玩意儿?”

  “银票。”

  小千仍不解:“银票是干什么的?”

  “换银子的。”李怜花道:“为了银子过于笨重,所以把钱存在钱庄,要用时再去

领.这是一个证明.有了它你就能换到银子。”

  小千若有所悟:“哦……和借据差不多……”

  大板牙和秋芙也凑上前,希奇的看着这张可以换钱的银票。简直难以令人相信,一

张薄薄的纸,只要写上几个字,再盖个大印章,就能换钱?

  小千疑惑道:“这真能换到钱?”

  李怜花笑道:“京城‘珍珠坊钱庄’全国都有分号,只要拿着它,到处都可以换

钱!”

  小千半信半疑道:“二十万两黄金……”

  李怜花颔首:“不错,如果领下到,你来找我。”

  有了这句话,小千了去了疑虑。

  小千登时欢呼道:“二十万两!他妈的!这么容易就搞上啦!我发啦!”

  他的喜悦已传向大板牙和秋芙。

  在他们记忆中,岂会出现如此数目?

  现在竟然如此容易就到手?”

  他们感到兴奋,措手不乃和茫然的怀疑,还有那种美梦快实现的美丽憧景。

  他们开使幻想要如何达成所有美梦。

  然而他们却没想过,这是个命的代价.若小千不幸落败,很可能就此短送性命。

  这就是猎手的悲哀,不能失手,一失手已无任何挽救的机会,任何茉华富贵也跟着

消逝无踪。

  小千可没想那么多,有钱赚就行了。

  这是他的人生大梦,岂可轻易错过?

  等三人激情过后,李怜花才问:“绿豆门主,你为何会跟苦恼和尚同路?”

  小千道:“很简单,他说华山论剑有猎手,我要来看,他就带我来了。”

  他忽然灵光一闪道:“那三位塞外的剑手,听说也是猎手,他们赌注还不算低,到

底有多少?”

  李怜花道:“不一定,看当时所遇的对手而决定,通常也在十余万两左右。”

  小千但觉自已超过人家,也觉得甚有价值感,耸起肩头有意无意的看了大板牙两眼,

随后又问:“他们每年都输,又怎会有人每次都押?他不怕输?”

  李怜花笑道:“这就是东家的问题,例如说,我认为你有潜力,不断培养你,花些

钱也是值得,终有一天你会替我赢回来。”

  小千颔首道:“我懂了,原来是训练费,呵呵!像我就不须要训练!”

  李怜花笑道:“所以我才说你是天生的猎手。”

  小千笑的甚狭样,道:“不过我告诉你,苦恼和尚还说,要当猎手就自己当,这样

才不会受人控制。”

  李怜花道:“也行!猎手也分两种:一种是卖给了东家,那人就要受到控制,另一

种是合作方式,就如你和我共同合作,我替你找赌局,你只要参加就行了。”

  小千道:“要是我不想参加呢?”

  李怜花道:“你有自由决定权力,不过若要如此,你该先通知我,免得我下不了

台。”

  小千爽朗笑道:“放心,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大板牙也兴趣甚浓:“那我呢?我也不差!”

  李怜花笑道:“你也可以参加,不过有绿豆门主上了局,钱已是花不完,你不想坐

享其成?”

  大板牙叹道:“这就是我闷闷不乐的原因,我的潜力比他好,只是机会被他占去了

而已。”

  小千戏謔道:“少在那里自抬身价,你要比斗,我可没阻止,到时候别叫我赔老本

就好。”

  大板牙登时欣喜,他以为小千会阻止自己.现在说开了,那再好不过。

  大板牙笑道:“嘿嘿绿豆儿,你终会相信,你的决定是对的!”

  李怜花含笑点头,“如此甚好,只要有机会,我就安排两位上场。”

  大板牙道:“愈快愈好。”

  李怜花笑道:“我会很快的。”

  小千想了想,又问;“你说我们合作,那你要抽多少?”

  李怜花道:“通常我会再与对手的东家赌上一半,也就是说你身价二十万两左右,

我会再赌十万两,赢了,你我都有,输了你我都赔.不必抽成。”

  小千道:“若不幸翘了呢?”

  “那就全由东家赔了。”

  小千轻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赔老本的。”

  李怜花笑道:“所以我才看中你,终有一天你会成为第一把好手。”

  小千自得而笑,似乎已认定自己是最佳好手。

  大板牙也笑道:“门主第一把.我第二把,只要我们不交手我还是所向无敌,李东

家!别把我忽略了?”

  李怜花马上急道;“不会不会!和门主谈就是和你谈,将来门主脱不了身,还不是

你代劳?我怎么会把你给忽略?”

  三人爽朗一笑。

  随后李怜花又道:“门主折了七把名剑.不出三天保证名动江湖,届时身价必定看

涨.不过盯别忘了随时与我保持联络,免得临时找不到人。”

  小千颔首道:“放心.我会有事没事的通知你,跑不掉的。”

  “等你通知,恐怕有时会误了时……”

  小千道。“那要如何才算妥善?”

  李怜花道:“不如你先找个落脚处,如此联络起来就方便多了”

  小千频频点头:“很好,就这么决定,带着阿莱到处跑也不好。”

  转向秋芙,笑道:“总该让你过得舒服些,省得你娘见到了,笑我无路用。”

  秋芙感激而困窘道:“我没关系……”

  小千笑道:“没关系就没关系,反正有了银两,不弄点花花,太对不起银子了。”

  李怜花含笑道:“不错,有钱就要花,留着和石块有何差别?只要你有了落脚处,

我就能与你联络:时候已不早,我就告辞,若有生意,我再来。”

  大板牙又强调:“要快幄!”

  “没问题,你安心等我消息。”

  小千道:“那我们不送啦!祝合作愉快!”

  两人英雄式的施礼告别。

  李怜花方飘身离去。

  见李玲花走远,秋芙才道:“小千儿,当时真把我给吓死了!”

  小千笑嘻嘻道:“你说谎!”

  “我没有……”秋芙着急道。

  小千冷静道:“吓死了,怎么还在这里?”

  “这……”秋芙突然笑了起来:“你真是的!专挑人语病!”

  小千笑道:“所以以后不准说这句话。”

  秋芙道:“可是人家真的如此……那个人一把利剑就往你身上刺去,我又惊又急的

撞出来……”

  “结果我还不是好好的?”小千晃了一下身躯,得意道:“然间,我好像得了神力,

变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

  大板牙道:“会是七星湖神光的功效?”

  小千趾高气昂道:“我想是吧!来,你来试试!”

  “不必试了,我也快要练成啦!”

  大板牙虽说不试,仍然抽出短刀,往小千胸口慢慢地刺去。

  小千挺胸道:“用力点,这么弱,不够看!”

  “慢工出细活嘛!慢慢试比较有味道!”

  两人戏耍的试了起来,越试越有心得,大板牙已挥力乱砍“嘿嘿!金钢百炼,刀抢

不入!”

  突地短刀划向左小臂,已然带出血痕。

  小千唉呀痛叫,赶忙收手躲闪。

  大板牙登时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秋芙则急忙欺向小千,急叫道:“你怎么了?”

  小千抓起手臂,惊惶道:“神功破了!”

  “我看看!”秋芙拿起随身素白手帕就往手臂两寸长刀痕擦去。

  大板牙歉然道:“小千儿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宝刀这么厉害,能破你的神功……”

  他不敢相信的瞧着这把不起眼的小刀,以为奇迹又出现了。

  只划破皮,并未伤及内肉,小千也不在意,只是感到迷惑:“奇怪……方才明明有

效……”

  他突然想起剑痴揪向自己袈裟时,曾扯开自己外衣,抓向那件软心甲,然后才脸色

大变。

  小千也马上扯开随身袈裟,露出麻袋般旧黄欢甲。

  “你再刺刺看!”

  “不行……我的宝刀……”大板牙仍犹豫。

  “什么宝刀!”

  小千抢过他手中短刀,已往软甲刺戳,果然未能伤及肌肤,连软甲都丝毫未报。

  这一刺,他已刺出了眉目,又再猛砍猛扎。

  小千突然呵呵激动的笑了起来:“奶奶的!原来是这么回事?是宝衣啊!是我爹留

给我的宝衣呀!”

  大板牙和秋芙更是惊愕的瞧着小千身上这件不起眼的软心甲,难道它竟能刀枪不久?

  小千已脱下袈裟,再褪下软甲,又吹又扎,还引起火折子燃烧,最后还浸入水中。

  终于他相信这的确是件宝贝。

  小千激动的说道。“刀抢不入,水火不侵,天下至宝!”

  难怪李怜花当初发掌劈他时,能毫发末损。

  难怪到痴的鸣蝉宝剑专破内家真气也奈何不了小千。

  现在都有了答案。

  虽然神功没了,但获知宝衣,仍让他们欣喜若狂。

  小千很快又穿回身上,深怕被人发现的往四下阴暗幽深林木山石瞧去,但觉无人窥

探,才嘘了一口气。

  小千细声道:“要保密,这是我们赚钱的秘密,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他所想的仍是比斗时,也许穿了宝衣就算违规,那他可就胜算不大了,唯一的方法

就是保有这秘密。

  大板牙和秋芙也紧张兮兮,像小孩受惊般专注的点头。

  小千赶忙再穿好袈裟,才笑道:“别太紧张,一切顺奇自然,我还是天下无敌,知

道吗?”

  秋芙和大板牙极猛点头,装出不在乎模样。

  还是大板牙先习惯,恢复了正常,道;“小千儿,我觉得奇怪,当初你爹要是去赴

会,怎会把宝衣留在家里?”

  我是说你爹一去不回头,一定赴的不是什么好会。”

  小千顿时也觉得奇怪;“难道他像我一样不知宝衣的功用?”

  大板牙道;“不对呀!你娘临终还特别交代这件软甲,若没特殊意义或功用,她不

必如此。”

  “也就是我爹特别留下来了……”小千忽然有个想法:“也许真的不知道功用的可

能是我娘……否则她不会不穿在身上……也不会遭了敌人毒手……”

  说到他娘,三人情绪也转低落。

  “我娘不知死在何人手上……”

  秋芙怅然造:“大娘死的好冤枉……”

  大板牙道:“我们应该找出凶手才对,否则这太不公平了。”

  秋芙道:“可是大娘说过,要小千儿隐姓埋名,永远不要报仇……还说对手太厉害

了……”

  小千隐含怒意:“再厉害,我也要宰了他……何况我现在有了宝甲,我娘并不知道

它的功用,否则她会允许我报仇的……”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秋芙虽担心小千安危,此时此景有怎能忍心阻止他呢?

  大板牙反而看得开:“反正这仇迟早都要报,大不了拼了老命就是。”

  小千已有了主意,轻轻一笑,道:“有了宝衣好办事,我看就来两头,一方面隐姓

埋名,另一方面就暗中探查。

  尤其是先找到‘武帝’这可解开我爹生死下落,对找出杀我娘的凶手也很有帮助。”

  大板牙赞问道:“这就差不多啦!依照现在情况看来,不出三个月就可宰了仇家。”

  秋芙关心道:“还是小心些,大娘宁可不让你们受伤害,也不愿你们去报仇,可见

仇家是可怕了。”

  小千笑道:“放心!我会很小心,喝口溪水就要考虑到是否有人下毒?和你们每次

见面,都要拉拉眉毛,看你们是否是敌人易容化妆的?”

  他已伸手揪向秋芙和大板牙眉毛。

  这一揪,已把两人凄切心情给揪掉不少。

  大板牙急忙躲闪,惊叫道:“你敢来真的?”

  他也想揪扯小千眉毛,霎时又缠上了。

  突然小千急叫道:“住手住手!袈裟破了没关系,银票可不能扯破可!”

  说到银票,大板牙也不敢再出手,这可是他们美梦所寄托,缺了角那还得了?

  小千被按在地上,很快从怀中抓出银票,慢慢摊开,一个个可爱黑字已出现了出来,

除了皱纹多了些,完全无损。

  他亲向银票,依喜若狂;“走吧!咱们换开它,逍遥去!”

  银票的力量仍是不容置疑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