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1章 大闹洛宾楼

作者:李凉

洛阳城,繁华古都,热闹非凡,车水马龙.人潮如织。

小千赶过了一个小村镇,换不开银票,已马不停蹄赶到洛阳城。

见着这城够大够贸也够多房子及人群,方自定下已来。

大城镇,有的似乎开市较迟,都已过了辰时,除了饮食店外,大部份店门都紧闭着。

小千考虑半晌.道:“店都没开,找着了也换不到银子,不如先找家酒馆填饱肚子再说。”

秋芙没意见,大板牙道:“找大的如何?数十万两也!岂是开玩笑的?”

小千也豪气干云:“好!就找最大家的,吃的顺口,就把它买下来!”

两人当真迈出八爷步,在洛阳城晃着,想找家最体面的酒馆。

秋芙跟在后头,被人有一眼没一眼的瞧着,也许是自卑心理.她总是低着头,不过她内心仍有一丝满足。小千处处都护着她,这正是她最为需求的,其他,她都不在乎。

他们找了家“洛宾楼”,光是三层朱红宫殿式楼而.就足以傲视洛阳城。

伙计并不怎么热心,因为小千和大板牙都是光人和尚,而且袈裟也有了破损,秋芙又是紫脸一块,并不怎么上相。

第一次上馆子,小千也不敢太贸然,仍让伙计带到角落处,显得偏僻。

伙计冷漠道;“三位要点什么?”

小千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

“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素菜。”

小千笑道:“没关系,和尚也有不吃素的啦!有什么就送什么上来!”

大板牙笑道:“最好先来些黄山花酿,昨晚喝的不过痛。”

长相不赖的伙计,也许是混久了,一副眼睛势利得很,瞄着三人一眼,带着鄙意道:“三位等等,我马上替你们送来。”说着已返身离去。

小千觉得怪怪的:“怎么大酒馆的小二和小馆子的不大一样?冷冰冰的?”

大板牙瞄向宽广酒楼,数十张桌子,只零星坐了两三人,显得冷清,而那些人穿着似乎十分华贵,说道:“也许是高雅人士来的地方,伙计要庄重些。”

小千方党得有道理,也于笑起来;“我们也要庄重,免得出了丑。”

三人已凛起心神.坐有坐相,连瞄眼看人,都中规中矩,虽觉得不习惯,却也心甘情愿。

秋芙从没交会小千如此乖静过,心头已暗自想笑,他有如顽皮小孩被罚坐一样,奈不住几分钟就有个小动作。

然而他们又见着伙计热络的招待刚进门的客人,尤其是上楼的,简直快哈断了腰,不禁让他们怀疑,自已是否装错了样?

等了实在有一段时间,伙计似乎也瞄足了眼,才懒散的端送几盘菜,一壶酒,招呼也不打就自行离去。小千喘口气,苦笑道;“大酒馆,吃顿饭还真不容易,来!吃吧!饿啊!”

三人拿起筷子,方注意到这些案只不过是些家常菜,牛肉片、爆炒三鲜、青芍魷鱼花,再加上两盘青菜,如此而已,而且少得可怜。

在家乡,他们未必天天吃这些,但也不是不曾吃过,他们要吃的是想像中的满汉全席之类的风肝、熊掌。

这岂是洛宾楼的招牌菜?小千愕然;“怎会是这玩意儿?”

大板牙正抓起酒壶,饮了一口,猝然呛了喉,叫道:“好辣!分明是二锅头,哪来的黄山花酿?”

小千不禁有气,顾不得再装模作样,喝道;“小伙计你给我过来!”

伙计似也知道会发生此事,大摇大摆的走前,冷道。“小和尚有事?”

小千指着酒菜,叫道;“我要你送上好酒佳肴,你搞这些来?”

伙计冷鄙一笑道;“三位可知道这些要多少银子?不多不少,十七两银子,小费还没加呢!”

他以为报出价钱,会把三人吓一跳而闻了四,说不定还可打落水狗。

若在以前、十七两银子足以让他门舒舒服服过上半年,但现在和二十万两黄金比起来,小千就有气了。

“我们只值十七两?”

伙计冷笑着,没有回答。

小千瞄服道:“所以你对故意弄这些酒菜?放意带我们到这个角落?”

“我是怕你们付不起酒菜钱……”

“付你妈的头!”

小千突然火大,一盘切牛肉己砸向伙计脸庞。

“妈的!连穷人你也要欺负?你多行?多有钱?摆什么臭脸?”

抓起伙计已往桌上砸,哗地一声,桌垮盘飞,溅向四处,也惊动了一楼所有人。

大板牙也一把怒火无处发泄:“什么洛宾楼?大爷今天全买下来!我砸!”

抓起桌子,他也猛砸猛摔,只一刹那,足足砸毁十余张红桧木桌。

小千更是一口气把伙计给丢出窗外。

这恐怕非伙计所能料想得到的吧?

四旬温文掌柜,此时也领着两名打手迎了上来。

他脸上冷森道:“三位可知这是何人地方?为何如此乱砸东西?”

小千冷笑道:“是谁开的,我管不着,我看不顺眼就砸,你又想怎么样?”

掌柜脸色更沉:“三位若存心想找碴,休怪我不客气了!”

“你又算什么东西?”小千戏狭道。

“老夫是此地负责人.人称钱三爷。”

小千冷道:“你知我又是谁?”

“阁下又是谁?”

小千轻笑道:“不巧得很,我是此地新主人。”

大板牙奚落道;“你可以卷铺盖回家了,这酒楼已被本门主买下来,我爱怎么砸就怎么砸,干你何事?”

掌柜登时脸色顿变:“这……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好怀疑?”

“这至少要数十万两银子……”

“银子算什么?我用的全是金子!”

小千拿出银票,张了开来,冷笑道:“看清楚点,黄金二十万两,买你这栋破酒楼够了吧?”

掌柜只见及“珍珠坊”三字,就已急了心,这可是千真万确的银票,若他真的买下酒楼,自己还用混吗?

大板牙见他寒了心,也威风起来:“老板来了,你那群伙计还要什么威风?用那些吞不下喉的酒来招待?不要混了是不是?”

掌柜急忙拱手讨罪:“是小的疏忽了,小的一定好好教训他们。”

小千捉狭道;“来不及了,他骨头最少要换三根,眼眶最少要绿上三个月,这种人还能用吗?”

掌柜马上道:“是不能用,小的马上叫他回去,永远不再用他……”

小千满意笑道:“若本店全是这种伙计,不出三天,就会像你以前的老板,把酒楼顶让给我了。”

掌柜又急忙应“是。”

小千耍足了面子,才道:“带路!我肚子饿得很!”

“大东家请。”

掌柜已领着三人走向三楼一间最豪华客房,马上叫了大菜,唯恐一个招待不周,也甭想再混了。

有了山珍海味,小千、大板牙和秋芙暂时忘掉不如意,专心品尝佳肴。

掌柜则赶回一楼,指挥收拾残局。

突又有一名年轻书生型男士跨门而入。

正是昨夜在华山找柳再银比武的关西晴。

他似乎也想来此进用早餐。

掌柜见着他,霎时笑脸迎了过来:“公子早!”

关西睛见及桌椅已砸碎不少,遂问:“这是怎么回事?”

掌柜将事情一五一十说清楚。

似乎关西晴就是此楼原先的主人,至少有所牵连,否则掌柜无须说的如此详尽。

关西晴闻言,眉头不由一轩:“有这种事?他人在哪里?”

“在三楼龙凤厅。”

“我去看看……”

关西晴已迈步走向三楼。

掌柜的也不愿多事,要是小千说话属实,他跟上去可十分不智,还是留在一楼收拾残局好。

当关西晴推开龙凤厅门扉之时,小千正用双手抓着似是山羌之类的大脚,张开大口的在啃食。

突见有人进门,两颗晶亮眼珠已瞧向关西晴,神态十分滑稽,像是偷吃东西的小孩被人这着般。

“是你?”

关西晴突见是小千,顿时觉得意外而带着喜悦,惊呼出口,人却得在门外。

小千对他倒未曾留下多深印象,但觉得眼熟而已,边嚼着肉边叫道:“是你?”

关西晴以为小千知晓自己,遂颔首笑道:“不错是我。”

小千却茫然道:“是你,你是谁?”

关西晴登时知道被耍了,稍带困窘干笑一声,仍处之泰然,淡雅道:“小弟关西晴,就是昨夜华山论剑和柳再银交手的那人,后来你曾经以石块帮助我……”

“嗅……我想起来了,那人就是你啊?”小千恍然笑道:“怪不得我觉得眼熟,来,一起用餐如何?自家酒楼别客气。”

这句“自家酒楼”倒把关西睛给逗出笑意,能在三两下之下就把一栋偌大酒楼倨为己有,却也不是件易事。

一声“谢了”,关西晴已跨门而入,他并没有围向桌子,含笑立在一旁,拱手道:“小弟可要先谢过你昨夜援手之事……”

小千嚼咀有声,油手一挥,豪爽笑道:“小意思!这种事平常得很!如果你很怀念石块.哪天我多丢几块给你就是。”

大板牙笑道:“要酒坛也行。”

关西晴一时也答不上口,只能干笑着,好一会儿才又道:“听掌柜说,你已将酒楼给买下来了?”

小千转样道:“不是听说,而是事实。”

“你可见过店东家?”

“什么东加西加?再加也加不到二十万两黄金!这么高的价钱哪里找?”

关西睛也微微一楞,如此高价,实属高得吓人,他干笑道:“我是说你可见过这里的老板?”

小千回答的很干脆:“见过。”

“见过?那他……他长得何模样?”

小千抬头,摆出姿态:“你看看就知道了。”

“你……”

小千已呵呵笑起来:“不用怀疑,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从小就见过了。”

大板牙和秋芙也被他逗出一丝笑意,他俩也和关西睛一样摸不着小千话中含意,现如说破了,一股恍然的快感已让他两感到开心。

关西晴显得不自在,看样子自己的客套话很可能都会被小千给套变了含意。

突然一笑,他不得不明着说:“门主,实不相瞒,这酒楼是我一位朋友所开……”

“那好啊!”小千截口道;“打个八折,我还有得赚呢!”

“小第知道门主受了冷落,才会出此下策……小弟是想替敝友来向你请罪,希望门主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噢……是举白旗的(谈判者)……”

小千已睨起眼神直往关西晴瞧去,就像在审鉴宝物般,看得仔细而贼精。

关西晴被他看得好生不自在:“门主你……我有何处不对了?”

他也怀疑自己身上是否已出现何者破损或令人尴尬的情况,而回身往自身衣衫瞧去。

小千此时才笑道。“别急—一你很干净,我是在看你!”

“门主看我……”

“看你的气质,看你顺不顺眼!”

关西晴觉得哭笑不得;“结果呢?”

“很呆!”

关西晴干笑地摸摸鼻子,不知如何是好,没有想到第一次听他人的评语会是这两个字。

小千见他窘态,也呵呵笑起来,逗耍的目的已达到了。“不过还算顺眼啦!”

关西睛也放了心,陪笑道:“还好没让门主失望。”

小千逗惹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何勉强合你顺眼?”

关西睛摇头:“小弟不知……”

“就是这样,你跟绿豆芽差不多呆,哪天绿豆芽翘了,你就可以取代他位置,这是你唯一的好处,所以我就顺眼了!”

小千笑得甚是捉狭,好似这事发生的很平常。

这话没把关西晴给逗窘,反而把大板牙给惹毛了,他骂道:“你什么意思?敢说我呆?这还没关系,你竟敢咒我死?”

小千呵呵笑道:“我是未雨绸缎啊!”

“去你的!太不人道了!”

大板牙一场手就往小千扫去,小千却蹲身缩头,早有防备的拿起大银盘,平稳地挡在前头。

当地一响,大板牙收手不及,一掌拍向银盘,陷出一个大手印,震得他哎哎叫痛,猛甩手掌。

小千已从银盘后头伸出脑袋,呵呵笑道:“这就是最好的证明,看你,没事就拍打银盘。也不知道手打银盘是会痛的!”

一掌挥出,也泄去大板牙不少火气,手掌疼得实在可以,也顾不得再挥出第二掌,瞅眼叫道:“改天再跟你算帐!太可恶了!”

小千吃吃笑着:“下次可要记着,银盘是打不得的,我总希望你变得聪明些。”

大板牙瞪眼道:“你放心,下次我会用棍子,打得你满头瘤。”

小千笑道:“我总算没有白费心机,你进步多了。”放下银盘,转向关西晴:“老兄,被你白学一招,你有没有进步啊?”

关西睛不自在地笑道:“有一点……”

“所以你现在该知道怎么做啦?”小千狡黠的看着他,想瞧瞧他如何解决窘境。

关西睛也着实感到困窘而棘手,不知该如何做才能满足小千如此精灵怪异的想法。

终于,他也豁出去了,欺身向前,抓起桌上垫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1章 大闹洛宾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