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2章 戏耍西雨

作者:李凉

  豪华而典雅的大宅院,座落在青山间。

  婉蜒小溪流过门前,淙淙有声,两岸栽满翠绿垂柳,映着红墙绿瓦,好一处清雅隐

居地,如此美景,可把三人看呆了。

  溶在林木中的大门沾撒不少落叶,古意盎然。

  “知林居”三字淡雅草书刻于门前一块古石埠上,石碑长了不少苔薛,更让人觉得

此处与山林同形,远远脱离了尘世。

  关西晴边解说屋前林木百花,边领着三人进入宅院。

  厅堂、厢房、回廊、曲径、无一处不雅,看得三人眼花缭乱。

  随后关西晴安排三人住在左厢院的一处独立雅居,有湖有水,山泉假山,一样不少。

  也许这里是此宅最高雅的住处。

  平常小貂儿被塞入小千怀中,它就不敢溜出来,以免碍了事。

  憋了几天,好不容易才被放出来,喜悦之下已蹦蹦乱跳,四处飞窜,惊得屋中楼鸟

小兽也跟着到处溜窜了。

  小千看的高兴,这不就和自己差不多,惊动武林吗?

  好一阵子,小貂儿突然掠了回来,吱吱直叫不已。

  小千刚好在屋前小池戏水洗脚,见它如此兴奋,反而有了疑问:“干什么?搞了什

么好事?”

  小貂儿坐于池旁石块,双手又指又比,叫的更急。

  小千一阵茫然“你找到了什么?”

  小貂儿左手直竖三指,右手往肚子拍击,嘴巴吱吱咬了又咬。

  小千有点懂了:“你找到吃的?红线鱼?雪花蕊?还是朱果?”

  直到“朱果”,小貂儿才点头。

  小千后头一皱,甚讶异道:“这里会有朱果?”

  小貂儿频频点头,要小千跟它去看。

  小千当然不愿放弃这个机会,来不及向屋内整理东西的秋芙,以及尚在懒睡的大板

牙打招呼,他已和小貂儿一同潜出了雅屋,往较密的花园行去。

  经过一竹林小石径,那里显得阴冷潮湿,转个弯,有一处人工建造的小瀑布,四周

种满兰花之类花卉,好似深山幽谷。

  瀑布左边岩石长有绿蕨,再往左后方攀出三四尺,一棵如海棠形状的植物暗暗躲在

该处,其中支茎挂了不少红色约指头大的果实。

  小千一眼看出,这就是朱果,遂疑惑道:“奇怪?怎么会长在这里?”

  据他所知,朱果只长在七星山的一处山谷中,别处不可能会有,因为它只要离开那

深谷,马上就枯萎,现在又见着了,难怪他会如此吃惊。

  朱果本身有何功效,小千并不知道,但小貂却偏好此物,他也时常拿此诱拐小貂,

倒也让小貂儿服服贴贴的办了不少事。

  至于小貂为何会不敢自行采果,小千起初并不明白,后来亲自观察,才知道朱果皮

脆,很容易弄破。

  小貂爪利,想采个完整的果实,根本十分困难,尤其果实破裂之后,整棵朱果就会

散发一种似是*葯的谈香味带,如若小貂闻及,不但头昏而且会起*挛。

  由此,小貂岂可贸然采取,只有望果兴叹的份。

  小千狐疑地伸手采下一颗朱果,想看个究竟,结果小貂似饿扁了,一个飞身已抢过

果实,一口已吃入嘴中,神情甚是喜悦。

  小千瞪眼道:“谗鬼,也不怕被毒死!”

  小貂儿吃的吱吱叫,似乎甚为高兴。

  小千心想它天生灵种,岂会分辨不出真假?也因此相信这株朱果是真的。

  当然他是狐疑,但这似乎并不重要,也许朱果并非七星山谷才能生长,也许是两个

地方的特性相同,反正都已发现了,多一处好过一处。

  小貂儿吃掉一个,又吱吱吵着要。

  小千瞄它一眼:“一睑馋相!上次只欠你两个……”

  小貂儿却猛伸指头,三指。

  小千叫道:“不可能嘛!两个……”

  小貂儿急叫着,似在说他耍赖。

  小千一时也记不得上次说的是多少?他总是想杀杀小貂气焰;“我说两个,你说三

个,这样好了,我们每人让一步,两个半。”

  小貂儿仍不肯答应。

  “两个又三分之二。”

  小貂仍摇头。

  小千笑骂道:“岂有此理,真的不二价,你要是去作生意,天下无人能敌啊!”

  小貂以为小千让步了,窃喜地叫着。

  小千突又道:“三个就三个,不过要让我咬一口!”

  他自鸣得意地想出这花招来为难小貂,内心已笑歪了,表情仍冷漠。

  小貂见他又不让步,急切的蹦跳,叫的更大声。

  小千也大声叫道:“你再鬼叫,我就全部吞了!”

  话未说完,突然有声音传来:“哥!你要吞什么?”

  声音清美,悦耳舒畅,想必是姑娘人家。

  小千和小貂霎时一楞,习惯地已缩了头,想找地方躲藏,抓着小貂已往岩石后方遁

去。

  小千敲了邪貂一记响头:“都是你,什么不二价,杀到把人家引来!”

  小貂仍不服气地膘了小千一眼,似乎责怪一切罪行都是他惹出来的。

  两者都像小偷般躲缩在岩后阴森草蕨中。

  只见一位绿青便衣姑娘已行来,玉立亭亭的身材显得健美,瓜子脸蛋带着爽朗笑容,

眉梢较粗而黑,睫毛却长得突出而往上翘,剪水般的眨着,不用眼影,就有一副出色而

带个性的眼睛。

  她含笑地走过来,酒涡深地迷人:“哥!你在干什么?”

  她走至瀑布前,却未发现她哥哥西晴,已咦了一声,目光寻向四周,仍不见他的踪

影。

  “不可能……我明明听见哥的声音……难道……”

  西雨以为西晴故意和她开玩笑,也小心翼翼地搜寻起来。

  按完外边,已往里边搜去,一直逼向小千。

  小千可着急了,苦笑瞥着小貂:“我会被你害死!”

  小貂可雌伏得沉静,准备教训西雨。

  西雨逼得甚近,突见地面有少许水迹,心想她哥哥一定躲在此,准备来个惊吓。

  突然间她已吓叫的欺向小千!

  而小千也装鬼脸的撞出来,叫的比他更大声。

  啊地一声尖叫,西雨突见此人不是西晴,已被吓得惊惶不已,差点摔下承着瀑布的

小池。

  小千心想已无处可躲,吓吓她也好,结果十分理想,已呵呵笑起来:“妹妹你受惊

了?”

  西雨虽不及十六岁,长的可比一般姑娘成熟多了,比起小千只有大不会小,岂能听

得下这句“妹妹”?

  她已定过神,摆出怒容:“你是谁?竟敢叫我妹妹?”

  小千笑道:“你叫我哥哥,我当然要叫你妹妹了,难道要叫亲妹妹不成?”

  西雨已知自己方才失了言,也不想在此讨回面子,她已想到如何使小千更难堪的方

法—一擅闯禁地。

  她冷斥道:“你是谁?”

  小千含笑回答:“我是人。”

  “我当然知道你是人,你是什么人?”

  “我是男人!”

  西雨霎时想笑,突又觉自己失态,赶忙抿起嘴chún再斥道:“我是在问你姓什么叫什

么?”

  小千恍然道:“早说不就得了?老问那些怪题目,我叫绿豆,身为‘绿豆门’掌

门。”

  “绿豆?”西南见他精灵古怪,连姓名都如此不寻掌,不禁多瞧他两眼。

  这一瞧,才发现他是光着赤脚,忍不住已笑了起来,突又想以斥声来掩盖笑意,斥

道:“你为何擅闯禁地?”

  “这里是禁地?”

  “这是我家,你闯进来,就算闯入禁地。”

  小千装假道:“哦……对不起,那我走好了……”

  说着,他就想绕过西雨离去。

  西雨哪晓得他会走得如此自然和潇洒?就像在路边相遇一样,说闪就闪了?毫不在

乎闯入此地的罪行。

  她愣了一下,马上斥道;“站住!”

  小千茫然回头:“有事吗?”

  西雨冷道:“你以为这是哪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告诉你,这是我家—-”

  小千道:“对呀!就是你家,我才要走……”

  “不准你走!”西雨冷道;“除非你说出理由,否则姑奶奶今天就让你好看!”

  小千耸耸肩,摆了一下姿势:“我不认为我现在有多难看……你真有办法再让我

‘好看’些吗?”

  西雨有了笑意:“把你眼眶打肿,你就非常好看了!”

  小千摸摸眼眶,苦笑道;“这是我唯一的弱点……”

  “所以你最好老实说,偷溜进来此地,有何目的?”

  自始至终,西雨好似并不在意那株朱果,似乎并未知晓它的神奇妙用。

  小千也稍稍安了心,邪邪一笑:“其实……你真的要知道吗?”

  西雨见他暧昧笑容,觉得有股压力迫向心头,仍斥道:“你不说,我就打肿你的眼

脸!”

  小千无奈道:“好吧!我是被逼的,不说实话都不行。”邪笑起来:“其实我是被

你迷住了,只要一天不看到你,我就睡不着,千方百计潜来你家,就是想看看你,你能

嫁给我吗?”

  说着,他已跪了下来。

  西雨哪知小千会要出这些绝招?突然之间被人“求婚”,任她性情多开朗,也难以

处之泰然。

  一声尖叫,已惊慌的掉头就躲,困窘而狼狈已极。

  小千猪哥样的又往前抱去:“你不要走!我的心肝!”

  又是惊叫,她已花容失色的往回奔。

  “哥—一你快来啊!有色狼—一”

  小千已呵呵笑起来:“你不是要听实话吗?怎么我一说了,反应会如此激烈?”

  吓走西雨,他不敢多留此地,返更已搞下六七颗朱果,一手扫个精光。

  小貂儿此时也从暗处爬出来,吱吱庆祝的叫着。

  “便宜你了!以后记着,不二价会吃亏的!今天先让你赚,改天再算!”

  很快,他已将七颗朱果丢给小貂,一个腾身,已掠向退路,溜回雅屋了。

  小貂儿则躲在暗处,先把朱果吃了再说。

  前后脚之差,西雨已拉着西晴急奔而来。

  “就在这里,他神经有毛病……”

  西晴掠身而至,并未见着人踪,反问道:“你没看错?这里没人……”

  “不会看错,他还向我……”西雨嫩脸稍红:“那小和尚还油嘴滑舌说了一大堆废

话!他还打赤脚,窝襄得很!”

  “和尚?”西晴若有所悟:“会是他?”

  想及小千,他也笑了起来,若是小千,这些事就不足怪了。

  西雨愕道:“哥,你见过他?”

  西晴指着自己额头红印,苦笑道:“你看,这就是他赏给你哥哥的。”

  西雨见及红印,不禁咯咯笑起来:“哥你为何那么羞?被人弄上这玩江儿?”

  西晴显得有些得意;“说你也不信,这还是哥自己愿意弄上去的。”

  “为了他?”

  西晴含笑点头。

  西雨不禁对小千的奇异行径产生幻想般的笑意,她想不出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但

想及方才他种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举止、对话,尤其是“求婚”一事,分明是被耍了,她

非要讨回面子不可。

  “他在哪里?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他,太可恶了!”

  西晴道:“妹子,我劝你还是少惹他,免得哥哥我不忍心。”

  西雨叫道:“哥,你真没用!”

  西晴苦笑道:“有时候没用反而比有用好。”

  “我不管那么多,你带我去找他!”

  西晴无奈,只好领着她,往小千住处行去。

  他俩对朱果的被摘,一点也不关心。

  小千赶回来,当然知晓西晴一定会带他妹子来此,已经换好了衣衫及软步鞋,等待

好事来临。

  大板牙和秋芙不知他为何如此,不过他俩已习以为常,也只合着坐在雅厅,静观其

变。

  西雨被引至此,已知小千身在何处,赶在西晴前头,已冲向雅屋。

  “小和尚!看你往哪里躲!”

  她怒冲冲的掠进门,突见在座不只一人,更有秋芙在此。

  心中本充斥着为“求婚”之事而嗔怒,现在见着女人。她反而感到困窘了,愕然的

愣在当场。

  小千则冷静装蒜道:“姑娘有事吗?”

  “我……你……他们……”西雨显得语拙。

  小千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淡然道;“别理他们,我们谈我们的!”

  大板牙不明究理,叫道:“岂与此理,咱们况弟一场,怎能只顾让你谈?这事我也

有份!”

  他哪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戏耍西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