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3章 神秘黑衣人

作者:李凉

独峰山,耸立群山中。

峻峭陡险,宛若突出云海之利剑,因而显得更孤独了。

明月银光照山头,清碧中犹带寒意。

寒潭位于山峰西北侧,与另一座独行峰交连,形成特有的高山湖,水寒澈骨,与七星湖水差不多。

呈椭圆形五十余文宽潭面,此时已围满人群,个个手持长短不一的钓竿,谈默地平钓。

他们的鱼钩当真高水三寸,轻风徐过、钓索随之摆动.形成了千百蛛丝飘掠的奇妙情景。

但众人都深持沉默.他们知道钓鱼是不能喧哗的。

如若自己钓不着还没关系,若因喧哗而吵到他人,被怪罪下来时.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他们都尽办法计鱼儿上钓,有的以内力灌输钓竿,用吸字决.想吸起鲑鱼.有的当真挂上香饵,以引诱鱼儿上钩。

有的则干脆作弊,暗中放入水中钓鱼。

不管方法如何,在小千他们三个来到前.并无任何人有钓起九花鲑鱼之记录。近二更时分,三人已抵此地。

望向人山人海的钓竿.小千已谈谈笑起:“呆子还真不少……”

他们来到,并没有引起人注意,因为众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钓竿上,深怕失去不可多得的机会。

另一方面,小千和关西晴是分开来走向潭边.相差约十余丈,行至可相互视目之,各自解下鱼钓竿。

关西晴有点想试试自己是否有这运气,也凝神的钓起来。

小千和大板牙则无心钓鱼,双目不停瞄向潭口众人,总想找出所谓的主持者。

可惜经过一更天,众人还是各自下功夫,看不出有何可疑之人,两人显得失望。

小千细声道:“看样子,他们并没派人到现场监督。”

大板牙道:“可是……若有人作弊……”

他已瞄向不远处几支钓竿已落入水中,分明是在说他们。

小千道;“这可由钓钩沾湿已否来判断,不过若想回来,他们目的若在我,如此一来是谁钓起娃鱼都不重要了。

他已确信十之八九,那人是为自己而来。

大板牙低声问道:“既然如此,该如何耍他?”

小千轻轻一笑:“钓起鱼儿就知道了。”

他将钓竿置于一旁,拿出一包东西,边解边笑的甚是诡诈。

大板牙也露出同样的脸容,帮忙解着纸包,黠笑道:“这么多,可以让它们吃上三年!”

解开包裹,里边杂物一大堆,有黑瓶葯、小葯九及泥团状的东西,阵阵清香扑鼻。

大板牙右手指灵活揪动着,准备抓某种东西,捉挟道:“先来那种东西让它过过瘾一下?”

小千抓白色粉末道:“先来小玩意地,吊它胃口!”

大板牙抓着白粉已往潭中撒去,小千也放下葯包,撒起粉来。

两人举动,已引起在旁不少人注意,一名四旬中年青袍汉子已不解的问:“小师父,你们在喂何东西?”

小千瞄向他,吃吃笑道:“速赐康,你听过没有?”

汉子愕然:“速赐康?”

小千捉挟笑道;“新玩意此你不懂,这些你就懂了!”抓起包包,一样样的点着:“什么红中白板、鸦片膏、罂粟花,应有尽有,你要不要来一点?”

他拿出一小块黑泥推向汉子,笑的更谐谑。

汉子急忙躲闪:“我不要……”惊惶又道:“你们竟用上麻*葯……”

除了小千.似乎很少人会想到此招,先让鱼儿上了瘾,再来钓它。

小千呵呵笑道:“不然鱼儿怎会自愿上钩?”

大板牙捉狭笑道:“等喂饱它们,别说三寸,就是三十寸,它也抢着要!”

小千更逗惹道:“有的还会爬到我家去,要我给它一针呢!”

此话已把汉子逗笑了,虽然小千想出的方法怪异,却是甚有道理的。

若能使鱼儿上瘾,当它耐不了毒源时,很可能会抢往水面的毒品,这就达到了离水三寸的目的。

他含有赞赏的瞧着小千,另外亦有几许疑问未能了解。

“你那个……速赐康入水即化……将来如何当饵……”

小千瞄向他,认为这问题太简单,是不该发问。

不过,他仍解释道:“散水的是要把味道传开,然后再喂颗粒,就是这鸦片泥,再来就是用罂粟花,慢慢的来,那些大头九鲑鱼就送道上门来,最后就是等着领秘笈。”

汉子懂了,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此招,不过小千也慷慨得很,丢给他一团鸦片膏,让他去碰碰运气。

汉子得了此物,千谢万谢,已兴高采烈的赶回到原位去,准备赶在小千前头,钓起九花鲑鱼。

小千落落大方,不在意,和大板牙将所有的妙葯—一丢入潭中,只留下一串数十朵的罂粟花。

他把罂栗花留在最后乃是想过,鱼儿都有往水面晚食飞花落叶的习性,此动作往往会跃高少许,若以花朵飘浮水中,被食数朵之后,再将花朵用高二寸,很可能鱼儿去因此而上钩。

这方法与他在七星湖中,鱼钩完全未放任何东西有所差别,但亦是一种值得尝试而成功机会相当高的方法。

从二更天到四更天,不少鱼群果然游向他俩,好似在争什么似的,不停的挤撞。

大板牙见状已呵呵笑道:“快上钩啦!看样子,它们瘾头还不小哩!”他已唱起来:“鱼儿乔乖.把嘴儿开开,赶快上钩来……”

两人已一朵朵的抛下罂梁花,准备引钓九花鲑鱼。

喂过几朵以后,只见花一落水,马上就有鲑鱼抢窜而起,一口吞食。

两人见状,显得十分激动,钓竿抓在手中,不停地晃着、准备做最后的凌空钓鱼。

他们的举动,已引起周遭人的注意。

毕竟鱼儿那种渐渐受控制之情境.能让人感到激动而兴奋。

他们也融入小千垂钓之中.恨不得鱼儿就此上钩,展而把自己想夺秘震的愿望,给搁置在一边。

关西晴仍呆坐原地,手持钓竿,不过他见到小千如此激情的种种动作,心情也随之被吸引过来。

他在想,自己莫要又做了呆头鹅,”傻得得的坐在这里,让小千当做一着棋子摆。

虽然如此想,但当初已讲好,他也不原因一时想法而改变了计划。

他茫然的想着,两眼远远眺向小千,也想看看他搞些什么花招?

潭里的水面,寒月的轻移,钓竿的晃动,他全然未觉,那股“超能力”的感觉,早已不知飞到那里去了。

猝然的,钓竿一抖,似乎要往潭中坠,也加重多了,身为练武者的他,登时自然的握紧钓竿。

回头乍看,天啊!离水七八寸,竟然挂着一条尺余长,全身红白紫青花斑的鲑鱼在挣扎扭动着。

这莫非真的神迹再现?自己超能力已生?

鱼儿挂钩,离水七八寸,这岂是假的?

他已激动而不敢相信的尖叫:“我钓到啦—-”

一声霹雳般吼声,响遍整座寒潭,众人的心也被他揪住。

“我钓到了绿豆……”

他突然想冲向小千,想告拆他奇迹再现。

突然间想及,计划中小千要隐起身份,这才煞住脚,朝着人群,抖着钓竿,高呼道:“我钓到了—一离水三寸—-”

众人不敢相信,懊恼的、好奇的往他行去,想再瞧仔细些。

小千和大板牙也露出一股失望神情。

“再差两朵就上钩了……”小千无奈的说。

大板牙丢掉钓竿,苦叹道:“白费心机,慢了一步!”

两人此时更有那种失之机会的遗憾。

虽然计划并非如此,但经过一连串的实验,他俩也想曾到结果,似乎把什划的重要性,降低不少,因而才会产生此种心情。

倏然又有了变化,把两人给拉回现实。

只在西睛在激动欢呼之际,一道快捷的黑影已掠向他,一手将他抄在手中,当着千百人群,严去自的反凉山林深处。

其动作之干净俐落,实属少见,众人都认为他就是武帝本人。

天下又有谁具有如此匪夷所思的身手?

事出突然,群众一阵惊呼,小千和大板牙顿觉不妙,立时腾身而起,追了下去。

群众有的也追身而上,有的已失望的返回退路,有的则徘徊此地,总想多等待或留恋些什么。

四更天已过。

寒月西垂,夜更冷清,墨黑。

小千和大板牙自信轻功该差不到那里去,但追过一个山头,却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发现。

两人正感迷惑之际,突然间暗处又掠出两位黑衣蒙面人。

他俩很快拦在小千前头。

小千诧然止步,冷冷道:“老兄,报上来路!”

蒙面人一高一矮,除了眼睛灼光通人外,看不见一丝肌肤。

较高那名已开口:“敝主人想请两位去作客。”

小千瞄向两人左胸口那黯红弯月圆,已想起此圆和玉佩的圆案差不了多少,心中已有了底。

他冷笑道:“原来这‘太公钓鱼’是你们设下的陷阶?”

高蒙面人低沉声音又遭:“这不是陷阶,是故主人的一番诚意。”

小千道:“既然有诚意,他何不亲自来?”

高蒙面人道:“主人难以分身,再说也不知少侠何时才来,是以只派我们在此等候。”

小千轻轻笑道:“好吧!就算他不能分身;你们蒙着脸来接我,未免诚意不够吧?”

大板牙捉狭道:“为了表示诚意,两位还是把面巾拿下,让我们瞧瞧,顺了眼,一切好办事。”

高矮蒙面人相互对眼,一时也显得为难。

矮蒙面人已开口,他声音较为年轻,接近三十岁左右:“想我们有不便之处,如若两位见着敝主人,可能也就能见着我们两人了。”

小千知晓,若能叫他们拆下面巾,他们也就不会蒙起脸来此。

是以,并未再逼迫,淡然一笑道:“好吧!你们要是见不得人,我也不勉强,不过有件事,我可不解了。”邪邪又笑:“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也不认识我,干嘛要带我会见你们的主人?“

大板牙道:“你们有没有搞错?”

高蒙面人道:“不会错,敝主人说,只要有人能离水三寸钩起鲑鱼,就把他请来。”

小千道;“问题就在这里,我们根本来钓起鲑鱼,你们恐怕找错人罗,”

“这……”高蒙面人一时语拙。

矮蒙面人立时道:“主人特别交代两位特征,是以我们才敢肯定……”

“算了吧!”小千笑道:“钓起鲑鱼的人,早就被你们抓走,我们可没这个本领。”

矮蒙面人愕然道:“两位不是在华山折毁七名剑的绿豆门徒?”

小千闻言,已知道对方是如何试自己改头换面的身份?不过在对方还没有完全肯定前,他可不愿承认。

“笑话!我如果能拆毁华山七名剑,我还来钓什么鱼?争什么秘笈?我早就天下无敌罗!”

大板牙摆摆手道:“你们找错人啦!贫僧师出少林弟子,俗事烦多,任务重大,没时间再跟你们磨菇,你们最好赶去现场,免得要找的人跑掉了!”

矮蒙面人道:“既然都已碰上,两位可愿意和我们回去见主人一面?”

小千道:“我不是说过了?我们不认识,见也是白见。”

高蒙面人道:“你方才还谈到敝主人,可见你们曾见过面。”

小千道:“‘主人’可是你说的,事前我可没说半句!”

大板牙道:“话已说的差不多,你的主人跟我们扯不上关系,不要再浪费时间啦;赶快去找别人吧!”

“可是……”

高蒙面人仍有难意,然而小千和大板牙已知甩不掉他们,只有先下手为强,等他话说到一半,两人已电射而上。

一人一个,照面就打。

大板牙谈笑道:“可是不打皮就痒了。”

黑衣人突遭袭击,顿显慌乱,仓煌躲闪。

虽然小千和大板牙功夫不怎么样,轻身之术却也不差,尤其是小千,一个霹雳已撞向高蒙面人,把他撞出三四尺,一拳狠狠的捣向他小腹,一个翻身已掠过他。

“大板牙!溜啊!”

他已快捷掠入黑暗林中.大桥牙也正巧击退矮蒙面人,先后脚之分,已追向小千。

高矮蒙面人武功虽不俗,但没想到两人会突然发难,白白被接了几拳,还好两人内劲不足,并没叫他俩倒地不起。

一声暴喝,高矮蒙面人已急起直追。

既然那位主人能派此两人担当此任务,可想而知两人武功必定不差。

或许是地形不熟,再加上蒙面人抄近路,方追出数里,小千和大板牙又被两人给拦了下来。

高蒙面人冷道:“两位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千心知现在想突击已是不易,倒也落落大方,笑道;““这话该是我向你们说的才对。”

大板牙黠笑道:”别以为你们那两下子就能把我怎么样?不信你们试试看!”

他已抖出短刀,准备大打出手。

小千也潇洒地随地拾起树枝,自得的笑道:“我已经练到刀抢不入,飞叶伤人的地步,任何东西在我手中都是武器!喝!”

喝声出口,他已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3章 神秘黑衣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