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4章 请君入瓮

作者:李凉

年到黄昏已临,水柔弄来几道可口佳肴,才将两人叫醒并放出来。

两人也着实不客气,倚在石桌已大吃大喝起来,还有一句没一句的夸赞水柔。

水柔总是和两人保持距离的轻笑着,免得被两人给摆了道。

吃过佳肴,小千才瞄向她,见她已把小辫分成两条,浏海也梳了起来,变得更清纯甜美了,不禁又夸言几句。

水柔仍是笑着,。眼眸儿已眯成细缝,恭维赞美的话.何人不爱听?

虽是如此,她仍是没松懈警觉性。

小千也猜出她心意,轻笑道:“大姑娘别如此紧张兮兮,我已在你手上,逃也逃不掉,何况有美酒好菜吃.我还真不想走呢!”

水柔轻笑道:“这样最好了。”

小千道:“我好,你可就不好.这点不大公平,其实你只要想想我有可能用何花招脱逃,然后在加以防范就行了,何必如此累呢?”

水柔含笑道:“我看天下就只有你的花招最多了,我不得不防。”

小千摆摆手道:“唉呀!你太夸奖啦!其实再多的花招也只不过三十六种!”他反问:“你懂不懂三十六计?”

水柔道:“就是没懂全,我才要防。”“你不懂,如何防?”小千显得狡黠。

水柔没想过这问题,-时也不出好答案,遂道:“既然不懂,就不要与你接触,才能防止。”“你现在不就和我接触了?”

水柔轻笑道:“一时之间,我还能应付得了!”

小千道:“你这何苦?反正我也不想逃,我就把三十六计一一告诉你,那样我就没花招可使,你也有了防范的准备,如何?”

水柔不禁起疑,这是不是又是他所使的花招之一?

但想及自己只要和他保持距离,情况仍能明朗化,见他神情又似不假,再说多懂得计策,对自己的防范措施,也有所助益。

不防先听他说,若有任何不妥,自己当能立时制止,该无问题才对。

最主要,她对三十六计仍有某种期盼的吸引力。

“好吧!你说说看!”

小千只怕他不答应,一答应了,自己就有机会使诡计,不禁暗自得意笑着。

却不知他将如何耍这把戏?

他已道;“你先说说看,懂了多少计策了?”

水柔边沉思边想,大约说了十数种。

小千频频点头赞许,又道:“计策很好.我先把现在不能用的说出来。”

“第一个:一箭双雕,现在没箭,也没两只雕,只有你能射我们,我们是射不了你的,这计不能用啦!”

水柔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第二计:借刀杀人,以逸待劳、趁忙打劫、无中生有、暗渡陈仓、指桑骂槐、顺手牵羊、釜底抽薪、打草惊蛇、移尸稼祸、杀鸡敬猴、扮猪吃虎、擒贼擒王、过河抽板、李代桃僵、抛砖引玉……美人计……空城计……反间计……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小千—一说明不可用及不能用的原因,听得水柔频频点头认为甚有道理。

费了三刻钟说完这些,小千已口干舌燥,但仍乐此不疲。

“现在就说明有可能用的计策了:瞒天过海!”小千道:“我可以骗你任何理由,譬如说绿豆芽逃了,你就会焦急,如果被我骗过去了,我们就有办法逃走啦!”

水柔明眼道:“我才没那么傻,让你骗了还不知道?”

“所以说嘛!这计策,你也不必担心。”小千道:“再下来就是‘声东击西’!我示范一下给你看!”

说着他已和大板牙潜入空屋中。

“小心喽,别中了计!”

水柔也有心较量,她先走向大石门,检查看门锁有无被破坏或打开的可能,但觉牢不可破,她才将锁匙贴身藏好,已露出满意笑容。

她在想,就算小千要赢了,没有锁匙仍是无法出得了此屋,自己可立于不败之地。

遂道:“你尽管来吧!”

话未说完,她已见一条人影闪向左边第二间石屋,那是间烘炉练丹房,有不少铜鼎,凭经验,她知道那是小千的身影,已消黠弄的潜向第二间石屋。

等她打开石门,赫然只发现袈裟,登时觉得不妙,马上掠出石屋,凝目往四处瞧去。

一声“在这里”,大板牙一颗脑袋晃出第一间石屋,一闪即逝。

水柔赶忙掠向前,心知里边是聚丹房,大缸、大鼎不少,不易找寻。

“你躲我就把你闩起来!”

她谐谑的把石门扣上,如此一来,任由大板牙如何了得,也只有呆呆困在里边了。

门闩方落,小千声音又传来“在这里”,一道闪影窜向第三间储存室。

水柔只能见及幻影般的行僧鞋,赶忙掠了过去。

她没上闩,想堵住石门活捉小千。

岂知外过又传来小千“在这里”的笑声。

水柔已知又是以物代人,急忙的反追而出,结果大板牙那间门闩也被打开,他早就不知去向了。

如此不停重复“在这里”的叫声此起彼伏,逗得水柔疲于奔命,闩了人又被放出来,追了影又不见人。

只一刻光景,已累得她吃不消。

她已嗔叫:“不试这招了,反正我守住正门,你们永远也无法得逞!”

大板牙已黠笑的从空屋走了出来,汗渍不少,却得意得很:“你终于尝过这招的厉害了吧?不过你也证明了只要守住正门,任我们如何耍,也逃不了你的手掌心,心情还愉快吗?”

水柔未见小千出现,顾不得回话,已急道:“小绿豆呢?”

大板牙笑的捉狭:“他呀!可能快睡着了。”

这回答顿时让水柔哭笑不得,自己追逐,累个半死,小千还能安稳的睡觉?

她突然想起追逐之间,从未见过小千真面目,全是一些衣角、足影,难道小千已真的溜了?

她更急叫道:“人呢?他在那里?”

大板牙呵呵笑道:“放心,他睡的舒服得很!不想走的!”

他伸手往第二间练丹房指去。

水柔霎时掠向该处。

屋内一切依旧,两个酒桶大的铜鼎森然鼎立,连袈裟也落在地面,和她第一次来观看时,情景完全一样。

水柔正着急见不到人影。

小千已从铜鼎伸个懒腰,先露出手掌耍了一下,逗笑道:“嗨!好久不见了!”然后才轻轻露出脑袋:“怎么样?玩得还过瘾吧?”

水柔见着小千,顿时放了心,轻轻嘘口气,突又惊愕道:“你一直都躺在这里?”

小千轻笑道:“我睡觉很讨厌东奔西跑的,不过偶尔救救大板牙,倒也无法避免。”

他已说明除了救大板牙以外,就一直呆在此处。

水柔惊诧道:“我明明进来过……”

“进来看袈裟对不对?”小干轻笑道:“你看了袈裟以后,就把我给忘了。”

水柔猝然想起,从第一次以后,她就未再走进这屋里,分明早就中了小千计策。

小千已呵呵笑道:“你只记得‘声东击西’,以为我丢了袈裟,必定不会留在此地,而以为那只是引诱你的花招。

可是,你却忘了另一招叫‘声东击东’,第一次我就真的跑进来,然后故意把袈裟丢在地上.以引开你注意力,再睡在铜鼎中,如此就稳多了。”

水柔栽的没话可说,从一开始就步入小千圈套之中,难怪会疲于奔命?不禁对小千的智慧更加的佩服了。

不过,她仍感到不服输,自我气扬的一笑:“你果然鬼灵精怪,可惜我上了门锁,你的诡计仍不可得逞!”

小千轻笑的爬出丹鼎跳落地面:“我本来就是在证明此招的可能性而已,哪有想开溜之意?溜也溜不走,若要以‘溜走’与你较量,我才没那份兴趣。这不就等于换你睡铜鼎,我溜得四处没门的乱撞,却又逃不出去,白溜一场?这种傻事我是不会干的!”

这些话已说明,他绝不会开溜之意。

水柔听的也满顺耳的,只要掌握了开锁钥匙,任他如何耍仍将功亏一篑,无法得逞的。

水柔自信如此,不禁又想争回面子,哪有每次都输的?

她道:“这局算你赢,再下来是哪一计?”

小千暗自窃喜,只有能不断的耍,机会总是会出现的。

他想了想,已经笑道:“接下来是‘无中生有’,这可就有你猜的了!”

水柔喘口气道:“累不累?”

小千摆摆手道:“不累不累,全是文斗,考智慧的,包准你想上三天三夜!”

水柔有点不服,准备扳回这一局。

水柔笑道:“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无中生有?”

“试试你就知道啦!”

拾起袈裟,他已领着水柔走出练丹房。

大板牙早已在房外等候,见两人出来,笑道:“可以开始了没?”

小千点头,黠逗道:“有人不信邪,咱们就让她信邪,把缸子拿出来!”

大板牙有板有眼的应声“是”,很快从第一间藏丹房,抱出两个车轮大的褐棕色水缸,平正的摆在小千面前早已置好的宽长木板上,两者大约相距三尺。

他呵呵笑道:“这天下第一宝缸,要什么有什么,小姑娘,你许个愿吧!说不定梦想就马上实现了。”

水柔并未答话,轻轻一笑,才道:“等你们变出东西再说吧!”

小千黠笑不已:“当然要先变东西,你先检查缸中有何东西?”

水柔倾头瞧视,只觉全是空空,遂道:“没有东西?”

“马上就有东西啦!注意看幄!”

小千耍起大袈裟,往水缸一盖,念念有词的叫了一阵,突然大声道:“成了!”

水柔被他言语所震住,但禁不了好奇,立时追问:“就这么简单?”

小千笑的捉狭:“不然你以为多困难?看着啊!”

他伸手往空水缸掏去,一样样的拿出鞋子、碗盘、筷子、衣片、酒杯…一切就地曾见过的,现在都变得出来。

水柔不明白大板牙早已动了手脚,把东西藏在缸底,再弄另一个活动缸底,把东西盖住,以能瞒过她的眼睛。

现在只要掀动活动缸底,就能把东西一样样掏出来,如此反把她震慑而呆楞了。

“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东西不就全在这里?”

小千和大板牙笑的甚是捉狭。

水柔不信的已检查所拿出之东西,全是真的,再检查水缸,仍是空无一物,并无异样,她更迷惑了。

“太不可能了!”

小千黠笑道:“在我来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现在我再变一个更厉害的给你看!”

抓起地面一只行僧鞋,笑嘻嘻道:“我要把它从甲缸变到乙缸。注意着喔!”

他显眼的把鞋子放入甲缸,水柔双目盯的发直,瞬也不瞬的瞧着,直到鞋子落了缸,盖上袈裟,她才死了心。

“注意看我的手!”

小千捏起剑诀,嘴里念个不停,水柔以为毛病出在这里,盯的更紧。

大板牙也很快将乙缸用袈裟盖起来,笑道:“待会儿你就许个愿吧!要如意郎君也行!”

水柔已来不及回答,因为小千已轻喝一声,指向水缸,再叫声“成了”,含笑的走过去,袈裟一拿,鞋子真的就不见了。

水柔已看呆了眼,“连话都说不出来。

小千得意笑着:“如何?本魔术师不是盖的吧?”

其实此把戏全在于他抓起袈裟之际,已顺手勾向大板牙预先在鞋子里绑缠的细线,而一同揪了起来。

鞋子包在袈裟中,当然无法看到了。

水柔正愕楞之际,小千已抓向已缸袈裟:“不用怀疑,鞋子早已挑到这缸来了!”

很快的,他又利用掀起袈裟之际,放下鞋子,以达到转换的目的。

这种手法并不突出,只要稍具江湖经验者,就能看出端倪,可惜水柔嫩的很,硬是被小平耍得晕头转向,糊涂到底了。

小千当然是看准她没见过世面,否则也不会玩此招了。

水柔终于问出口:“你到底如何无中生有?”

见她急样,小千心知目的快达成了,卖起关子道:“千古秘密,岂能随便透露,不过你放心,耐心的等,我一定会把答案告诉你就是,甚至秘密咒语都传给你。”

他伸着手指剑诀,以增加气氛,好让水柔真的以为有邪术和咒语。

水柔果然信了八分,不停的瞅向小千手指,问道:“这些…你从哪里学来的?”

小千神秘一笑:“此乃苗疆乌哈拉酋长不传之秘,是我花了数十种宝物才换来的,异常珍贵。”

在中原人眼中,苗疆地区本就是充满神秘玄奥的地方,水柔已然深信不疑。

接下来,小千的言语更惊人:“我要把我从甲缸变到乙缸去!”

此言一出,水柔登时说不出话来,要移东西,还勉强可以使诈,但若要变移庞然的人身,可谓惊世骇俗了。

小千当真走向水缸,一跨脚已跨了进去,只露出上半身,黠笑不已:“这是魔法最高招了,请千万要注意!”

大板牙马上取代小千位置,“魔咒就由我来念,功力照样惊人”

水柔到达此地步,只有傻楞楞的看着两人耍了。

大板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请君入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