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5章 骗局

作者:李凉

逃出此神秘雅筑,小千和大板牙找个小村一问,方知在江西怀玉山附近。此处离洛阳至少有两三百里路程,一时也无法赶回去,是以,两人已准备投宿客栈。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上溪口”小镇,找了家“安宁客栈”投宿,想借客栈之名“安宁”两字,看能否安安心心过了此夜。

可惜小千似乎是那种永远都有麻烦的人。

他才落了户,想着折腾一夜,也该好好摆平,岂知刚躺上床,已有人来敲门。

小千和大板牙登时紧张的想闪躲,在两人意识里,除了秋芙和关西晴以及李怜花以外,似乎已无朋友。

来者又是谁?

幸好他先开了口;“绿门主,老夫塞外西巫塔乌锐求见,不知门主能否赏睑?”

来者正是瘦瘦干干,一副倒吊三角眼的乌锐,他身着紫青色袍似乎早就准备夜间有所行动。

小千和大板牙闻声,方自定了心,虽然逃离水柔住处已有数十里,如若她及时脱困,方向又追对的话,很可能可以追至此地。

现在听及是那不上相的乌锐,小千已感得意而装出怒意:“老头你知道现在是几更了?还在那里鬼叫?”

乌锐歉然道:“对不起,实是有重要事情,老夫不得不及时赶来。”

小千狐疑道:“你我并不认识,咱们有何瓜葛?”

乌锐遂道:“实因敝主人想邀请阁下……。”

小千愕然道:“‘欢喜神佛’?”

乌锐点头道:“不错。”

小千瞧向大板牙,更是茫然.又道:“他为何要找我?”

乌锐道:“这老夫就不得而知了。”

小千心念一转:“一定要现在吗?明天不行吗?”

乌锐已有了笑意:“只要门主答应,任何时间都行。”

小千道:“那就明天吧!如何去找你?”

乌锐道:“门主不必多劳,老夫自会派人来引路。”

小千频频点头:“随便你!”突又想到什么:“你怎知我会睡在这里?”

乌锐道:“不瞒门主,自你被一名黑衣人掳去之后,我们就一直追踪,直至‘怀玉山’附近才失去踪迹,老夫遂在此守候,终于没有白等了!”

小千道:“原来你一直在跟踪我?”

乌锐急忙道:“不敢!门主被掳的消息是江湖所传,否则老夫也未必知晓。”

小千暗自沉吟,觉得掳走自己的黑衣人很可能将消息传出,一方面可以利用他人力量盯住自己,另一方面也能以此来阻挠水月。

他冷道;“本人武艺高强,岂会被人掳走?全是一派胡言。”

他可不愿在别人面前弱了威风,尤其乌锐有可能还是猎手的主顾,为了不损身价,只有硬撑面子。

乌锐似乎十分信任小千,道:“老夫亦是如此想,以门主神功在华山尽折七剑,谁有此功力?可见谣言不实。”

小千频频笑道:“谣言止于智者,光听你这句话,就知道你是聪明人。”轻轻一笑:“聪明的人,总是让人感到顺眼的。”

乌锐含笑道:“多谢门主夸奖。”

小千道:“要听更悦耳的话,明天再来吧!我累了。”

“是……请门主多加休息,老夫告辞了。”

乌锐拱个手,虽隔着门,他还是恭敬的退出走廊,一个闪身已掠向屋顶,轻巧的奔向东方,眨眼已消失夜空中。

小千傾耳聆听,直到认定乌锐已走远,才嘘口气道:“什么世界嘛?一个个凶神恶煞像蜜糖般粘着不放,再这样下去,不被杀死,也会被累死。”

大板牙已再次躺回床铺,经过乌锐騒扰,两人睡意已去了不少。

大板牙笑道:“人怕出名猪怕肥,谁叫你一时冲动去折七把名剑,看样子,江湖现在不知咱们“绿豆门”的人,恐怕只有苗疆那个宝贝老酋长了。”

二人一想及乌哈拉老酋长怪模样,小千不禁也呵呵笑起来:“不知他有没有像我现在被盛名所累的时刻?”

大板牙笑道:“有啊!你不是把他的名烟斗给赢走了?到现在他还念念不忘此事。”

小千笑的也开心了:“说真的,出了名虽然有点小毛病,不过还是满过瘾,呵呵!我的英雄岁月永不寂寞的!”

轻笑一阵,大板牙才把话题拉回,道:“你认为欢喜神佛为什么要找你?”

小千得意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是名人,他自然会来找我!”

“总该有个原因吧?”

“他不说,我怎么知道?”

大板牙若有所思,露出一脸贼样:“你可以利用你的‘超能力’来猜啊!”

似乎这句“超能力”已引起小千兴趣,他抖了肩头,已邪笑道:“好吧!我就以超能力来探知他的心思!”

喝喝轻叫,他已装模作样像乩童般抖了起来。

大板牙也凑兴的假戏真作,目不转睛的瞧着小千睑容变化。

“有结果了没?”

“有了……”

大板牙紧张而兴奋道:“什么结果?”

“要我去当他爸爸……”

大板牙猝然怔楞,立时又笑骂着,一脚已扫向小千腿肚:

“去你的!你的超能力超出了头,竟然连他老爹你也要当,不怕夭折了?”

小千瞄眼道:“你以为老爹是好当的?一辈子都要做牛做马去侍候肖儿不子,是世上最辛苦的一门职业,你懂是不懂?”

大板牙已转干笑:“还好老爹让你当去了,我已无后顾之忧……”

小千谑笑道:“别高兴的太早,他还缺一位慈祥的母亲替他洗尿片,这工作非你莫属了!”

大板牙为之咋舌苦笑:“既然如此,我决心让他当孤儿,省得我为尿片而断送一生幸福。”

小千黠笑道:“你不怕他贴出‘警告逃母’的告示捉拿你?”

大板牙无奈道:“为了幸福,也只有一试了,你不逃?”

小千呵呵笑道:“逃!不逃的才是呆子!”

两人又狭逗笑个不停。

不心超能力,凭着经验,小千已想及欢喜神佛找他,无非是想利用他的“武功”,然而小千虽嚣张,却也不敢自大得把小命拿来开玩笑,要是武功真相被拆穿了,哪还有命在?不死也要脱层皮。

能避开就避开,不能躲时,再想法子应付也不迟。

一夜折腾,两人着实也累了,不知不觉中已双双入睡。

直到第一声鸡叫,小千警觉的已醒来,瞧瞧窗口,也透着清晨的冷清。

他马上摇醒大板牙。未及通知掌柜,丢下银子已潜出了客栈。

小镇除了三三两两赶早食生意者,萧索得很,选择了北方,两人快步遁去。

昨夜留下的约会,就让乌锐去干等吧!

两人为此事,正得意的笑不绝口,甚至幻想乌锐到达客栈,那种“人去楼空”而脸绿了一半的糗态,笑声就更捉狭了。

岂知方奔过一座山林,两人已然笑不出来了。

通过小山丘的小径上,迎着升起的朝阳,把三条挺立的人影得长长。

那瘦矍的脸孔,不是乌锐是谁?

他还带了魁武的战神和冷漠的战天,似很早就在此等候。

大饭牙见及三人,已苦笑道:“不肖儿来了,我看这个妈妈是当定了。”

小千亦瘪笑不已,他不得不相信乌锐也有两下子,眼看已是无法遁形,只有大大方方的迎上去了。

乌锐目露黠光,仍礼貌拱手为礼:“老夫恭候门主大驾。”

小千摆摆手道:“免礼免礼!我看你还没派人来,所以就先行赶来了。”

乌锐道:“恕老夫来迟一步……”“不!你来的真是时候!”

小千笑口回答,心中却叫骂不已,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了这个时候来?

乌锐又拱手:“多谢门主不责之罪,门主如此早就赶来,想必是急着见敝主人吧?”“不!我是来告诉你,最近我很忙,没时间去见他。”

乌锐稍微一楞,但不惊讶,道:“可是门主昨夜所言……”

小千指着自己,轻笑道:“你看我几岁?”

乌锐不明白他为何答非所问?他仍瞧向小千的脸容,道:“可能十五岁不到吧?”

小千频频点头:“你猜对了,我才十五岁,童言无忌,说得别当了真。”

大板牙谑笑道:“他时常说梦话,你别在意,就把他忘了吧?”

乌锐稍紧张:“要是门主不赴约,叫老夫如何向敝主人交代?”

小千黠逗道:“这简单,反正你家主人也没见过我,你随便找个人顶替就行了,要是你高兴,多抓几个也无妨。”

大板牙谑笑道:“最好再牵只母牛,我想它能带给你主人很愉快的日子才对。”

他说此话,意味着母牛“牟牟”的叫声,可以当“妈妈”来看待。

乌锐脸色已转为较阴沉:“老夫岂能欺瞒主人?门主太为难老夫了!”

小千无奈道:“没办法,我实在有事,不如这样好了,再等半个月如何?”

他想着能拖就拖,半个月已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然而乌锐深沉得很,岂会如此容易就受骗?

“门主方才不是说过,童言无忌,当不了真?”

小千登时愁眉苦笑,自己讲话反而把自己套住?

眼看已无法善罢,只有另谋他法了。

“你真是,过了半个月,我就长大了,说话自然有信用。”

乌锐狡笑:“门主长的倒真快!”

“被你一逼,不快也得快!”

乌锐狡笑道:“老夫只请门主去见敝主人,何来逼迫?”

小千睨眼道:“既然没逼,就让路吧!”

拉着大板牙,两人已往前绕行。

乌锐一个掠身,很快又挡在小千前头,笑声更冷:“门主留步。”

小千瞪向他,已黠笑起来:“看样子,你还想来硬的?”

乌锐道;“不敢,不过为了不让主人失望,当人属下的我,只有尽力而为了。”

小千瞄向战神及战天,不屑道:“就凭这两位连败四年的货色?”

乌锐冷笑道:“门主可以试试。”

手指稍微一动,战神已抽出四尺三寸长厚铁剑,一股杀气迎剑而出,战天也抽出锋利而清冷的黑剑。

两人停立不动,剑尖却指向小千。

小千顿感杀气逼人,但胆大的他,岂能为此而泄了气?

他谑笑道:听说两位也是猎手?那好!别的没有,赌命我倒很内行,有胆子咱们就押上二十万两金子,我以一敌你们两个!”

有了宝衣,他自信可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两人已连输数年,想必功夫并不怎么样,是以他才敢赌上这局。

乌锐闻言,又见及小干如此自信模样,不禁也凛起心神,不敢再以小孩视之。

小千又催促:“怎么样?赌是不赌?不赌就让路,大爷忙得很!”

乌锐目光闪烁不定,似在做决定。

突地,他狠力点头:“好!就赌上一局!”

听及此话,小千有股难言的兴奋,似乎二十万两金子已然到手,其他任何危机似都不存于他心中。

他向大板牙要过那把不像匕首也不像短到,好似铁片磨成的短刀,架势一摆,却也威风八面。

乌锐道:“战神你先上!”

战神立时掠身射向小千,没有停息,更无空间,整个人就如一道闪光,一闪的已冲至小千近身。

沉重的长剑在他手中,简直轻如鸿毛,快逾闪电的已刺向小千胸口。

小千哪里见过此种身手?好似强弩出弦,还来不及反应,森冷冷的剑气已如狂涛骇浪的涌至,想躲闪都不知从何躲起?

眼看短刀已刺向左胸口,自己短刀又不够长,情急之下,不禁卯上了心骂声:“去你的”短刀已如铁块般丢了出去,直射战神脸颊

战神似想以速度取胜,在攻击时已算好所有方位,以及小千可能出手之位置.

他当然不认为小千第一招就敢让出胸口而不顾,尤其是兵刃轻而易举的就抛出。

在那一刹那短暂之间,已不容他做任何反应,硬是让刀柄打向自已左脸颊,一把长剑已刺中小千左胸。

然而宝衣护体,长剑已被挡住,无法刺穿肌肤,甚至不能推动小千身躯丝毫。

若小千是用剑行家,就可知此剑的威力,已练及破空无声,只有杀气,只能刺中其所定的目标,其他则完好如初。

若刺入人身,恐怕穿了洞,还未能感到痛楚。就像凌空刺向一张薄纸,剑尖已穿透,薄纸却丝毫未动。

他不动,小千也来不及动,一切似乎已结束。

这之间只有乌锐最为骇然,他并不知道小千身上穿有宝衣。他以为是战神慢了一步,剑尖方抵小千的胸部,脸部已被打中,是以战神才会呆立着。

他惊骇的再瞧向小千,实不知小千道行有多深。

直到短刀落地,卡啦一声,小千方抡回心神,突见战神左脸已泛红,已呵呵笑起来:“老兄请见谅,纯属意外,下次我会改进。”

战神脸颊不禁微微抽动,小千这番话,若是在落败时说出,还有这么点意思存在,若是以赢家口吻说出,等于是在奚落人家。

他呆楞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乌锐岂能如此就认输,立时又喝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5章 骗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