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6章 刺杀楼竹

作者:李凉

  彩虹轩,倚湖而立。

  分东西两楼,楼与楼之间挂有高悬如拱桥的雅致通道,因而得名。

  夕阳金光散撒,虹轩格外耀眼,真如天边弯虹。

  湖面倒映楼影山光,如梦似幻。

  如果小千知道此轩住的是武功排名与李怜花同居第四位的“彩虹三钩”楼弯,他可

就要吊着胆来了。

  楼竹正是楼弯父亲。

  既然儿子功夫如此了得,其身为父亲者更不必说了。

  不知小千拿什么去宰人家?

  两人来至此,已是第二天黄昏时刻。

  小千决定晚上再下手,是以两人躲在含情山腰附近。

  他们并没观察情况,也许自认为此事太简单了吧?

  倒是大板牙接不到生意,又被小千拖来,一脸呶样,满是委屈。

  小千手肘碰他肩头,含笑道:“干嘛绷着脸?既然来了看看也好,有什么好蹩脚的?

要学会做个乐观派的人!”

  大板牙瞪眼嗔道:“什么叫乐观派的人?”

  “这个……”小千想了想,突然说出一个很奇怪的答案:

  “就像茶壶一样,屁股都烧得红红的,它还有心情在吹口哨!”

  大板牙突然忍不住的笑起来,骂道:“要烧红屁股才能变成乐观派,你自己去烧

吧!”

  小千呵呵笑道:“不烧红,光吹口哨也行。”

  “我就是不吹,我就是要悲观!”大板牙故意为难的说。

  小千无奈道:“你不想当茶壶,我再找个比喻好了。”

  大板牙斥道:“无效,我拒绝变成乐观派!”

  他态度甚为坚决?

  小千已睨眼道:“真的?任何方法都无效?”

  “不错!”

  “没有商量余地?”

  “没有!”大板牙甚得意的回答,已稍露笑容。

  小千呵呵笑道:“你现在不是满开心乐观的在笑?”

  大板牙霎时知道自己已失态,赶忙装凶道:“这是痛苦的笑容,我内心还是很悲

哀。”

  “好吧,既然你乐观不起来。”小千狡黠直叹道:“我看这笔生意也不适合你,只

有我自己干了。”

  他无奈又装腔作势的叹息。

  大板牙却惊愕直瞪了眼:“你说什么?”

  “我说啊……宰掉楼竹的事,本来要偷偷交给你去办,也好让你过瘾一下,没想到

你一直乐不起来,为了怕误事,我只好自己干啦!”

  大板牙急忙激动抢口:“你说的是真话?”

  小千无奈道:“不然我又何必叫你乐观一点?”

  “我现在就很高兴很乐观了,你看我的笑容!”大板牙装出最迷人的笑意,两手还

撑着嘴角,果然迷人多了:“我哪会悲观嘛!刚才的话是逗着你玩的!”

  小千也笑的开心:“你真的不悲观了?”

  “你看我的笑容不就明白了?这是婴儿最纯真无忧无虑的笑。”

  “这样我就放心啦!”小千邪笑道:“我就知道你在逗我,所以我也是逗着你玩的,

别放在心上。”

  说完,他已呵呵邪笑不已。

  大板牙笑容又僵住:“什么?你刚才说的全是逗我的?不是真的要我去接这笔生意

的?”

  小千含笑道:“对啊!你不是说我用任何方法都无法逗你变成乐观派的人?”呵呵

笑道:“我只是想证明一下,你的婴儿笑容太感人了!”

  大板牙气得直跺脚:“脸绿绿,你不得好死!我现在就让你绿了脸!”

  一个欺身就想往小千身躯扑去,就算打不着,压也要把他压扁。

  小千却稳得很的叫道:“再打下去,你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大板牙一个拳头就要落在小千身上,闻及此言,马上移了方向,整个人已欺向小千

左侧,终于避开伤及小千。

  他又怔愕:“脸绿绿,我感情脆弱,你不要再刺激我了好不好?”

  小千轻笑道:“我没有刺激你啊!反正你要杀,我多留一刀给你不就成了?”

  其实当大板牙和李怜花谈生意时,小千已想过,让他尝尝也好,省得他一口气憋咽

不下。

  另一方面也好试探一番,如果行,将来大可两人一起干,若不行,他也该死了这条

心了。

  大板牙那张脸像柔软的面糊似的,要捏成啥样就啥样,又惊喜,又激动、又感激、

又得意的变了变,一张嘴张呀张的,半晌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还是怕小手又来个“说说而已”。

  “脸绿绿,你再骗我,我决定把你列为拒绝往来户,永不往来!”

  小千呵呵笑道:“我钱多多,还怕你不往来?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好好想着今晚

如何收拾那家伙吧!”

  他指着远处金碧辉煌的彩虹轩。

  大板牙至此才真的相信了,霎时露出一副惺惺相惜的笑容;“我就知道我一生中最

大的好处是交了你这个朋友!”

  小千邪眼嘲讪道:“你不是说交上我是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大板牙登时困窘的张口结舌,干笑道:“那只是说说而已,别当了真,呵呵,人生

难免有错误的决定,我是个勇于认错的人。”

  小千道;“好吧,我就勉强原谅你一次!”转视彩虹轩:“你要接生意,就得好好

计划一番,免得砸了咱们绿豆门的招牌。”

  “没问题,我一定青出于蓝,一吹气就把那小子给吹散了!”

  大板牙一阵欣喜,马上瞧往彩虹轩,观察一阵,疑惑道:“这楼有两座,那家伙到

底在哪一座?”

  小千白眼道:“我连人都没看过,我哪知道他蹲在哪里?”

  大板牙干笑道:“我的意思是说,利用你的‘超能力’!”

  “你就没有‘超能力’?”

  大板牙干笑道:“我要是有,我就是门主了。”

  小千笑了起来,骂道:“那你还想青出于蓝?”

  大板牙窘笑道:“这是指……你是脸绿绿……我的脸就来个脸蓝蓝或脸黑黑的意

思……”

  小千睨眼道:“你的怪解释倒也不少,不过还算你有理!”

  他自得的已用起“超能力”,装腔作势的已利用目光扫向彩虹轩,又睁眼又闭眼,

一副认真心灵沟通模样。

  其实他所谓的“超能力”,也只不过是以直觉反应,利用动物本能去感觉某种事情,

此种方法除了有危险逼近时较为明显,其他则效果并不好。

  而感应谁住在何处,他根本就是装着玩的!

  他是在利用丰富的经验,以及敏锐的判断力来猜测楼竹可能在哪座轩楼?以达到他

“超能力”的效果。

  只瞧上两眼,小千已狡黠笑起来:“那家伙一定住在左边那座轩楼。”

  “真的?”

  “你怀疑我的超能力?”

  大板牙急忙道:“不不下!我是说,你感觉得出来,我可没办法,你说个原因,也

让我感应一下嘛!”

  小千得意一笑,随后已指向彩虹轩:“你看右边楼房,灯火较亮、较多,还挂了不

少窗帘,这一定是小鬼住的,左边的就单纯多了,只有老头子才会如此,清清淡淡的灯

火,简直快断了气嘛!”

  大板牙恍然道:“对啊!我怎么没感应到?”呵呵一笑:“不过现在感应还算来得

及。”

  小千瞄他一眼,邪笑道:“现在目标有了,你如何去解决他?”

  大板牙考虑半晌,道:“干脆把立在水中的两支脚给锯断,让楼房倒入水中,活活

把他淹死!”

  说完,他已黠逗的笑着。

  小千笑骂道:“你去锯吧,那么粗的石柱,包准让你锯上三个月!”

  大板牙呵呵笑道:“我想创造惊人记录。”

  小千捉狭道:“最好连你也一起压死,免得你将来后悔为什么没把另一栋也一起锯

掉。”

  大板牙干笑道:“说着玩的,”他已恢复正经:“我们先泅水到楼脚下,然后再偷

偷潜入他房间,然后再一刀把他杀了。”

  小千道:“李怜花说他武功不低,你有把握一刀就解决?”

  大板牙正色道:“我很有把握!”

  “才怪!”小千瞄他一眼:“只要他一叫,死的人就是你喽!”

  大板牙狡笑道:“我自有秘招。”

  “哦?”小千谐谑道:“难得你留有秘招?”

  大板牙笑的更姦:“我早已把其他人留给你应付。”

  “什么?你叫我挡其他人?”

  “不错!这秘招很管用吧?”

  小千哭笑不得:“你这种猎手,实在是天下最差的一个。”

  大板牙黠笑道:“却是最安全的一个。”

  小千本就有意跟去,而且时间也不多,他不愿再瞎扯,遂道:“好吧!如果你死了,

我还得降级,这多划不来?”

  大板牙虽得意小千被他“摆道”,但他仍不明小千此话,问道:“我死了,你还是

门主,降什么级?”

  小千瞪眼道:“你死了,我就没属下,还得门主兼属下,这不是降级是什么?”

  “哦……这……”大板牙已恍然而谑笑不已:“这样也好啦!从今以后你要好好保

护我,否则你随时都有降级的可能。”

  小千亦谑笑道:“你放心,要是逼急了我,我会把你开除,另收门徒!”

  大板牙闻言,笑声弱了不少,转为干笑:“反正时间还久,以后的事不是你能料想

得到的。”

  小千瞅着他,邪笑道:“我岂会料想不到?你除了当我手下外,已无去路可走了。”

  “谁说的?”大板牙转样道:“人家还抢着要我呢!”

  “你能当什么?”小于捉狭道。

  “午夜牛郎!”大板牙得意道:“多情夫人还等着我去侍候她呢!”

  小千登时苦着脸猛点着:“是是是!我果然无法料想我甘拜下风!”

  能逼得小千如此,何尝不是件大快人心之事?

  大板牙笑的更得意,至于“午夜牛郎”,如果情况真是如此(让小千瘪心),他认

为当当也是无妨。

  随后两人又扯了一阵.决定以暗杀手段进行,若出了事情,能拼则拼,不能拼就溜。

  在别人面前,他俩一副武功高强模样,但真正要对上敌手,两人还是会考虑自身的

安危。

  尤其小千发现自己并无神功,只是以宝衣护体,更该小心了。

  雌伏一阵,直到三更,轩楼灯火弱了许多,两人才褪下衣衫,露出黑水靠,暗中潜

下湖水,泅向轩楼。

  远望如塔的阁楼,近处一看,倒也颇为宽广。

  两人泅至近处,小心翼翼的爬攀楼面,随后已往楼阁摸去。

  楼分三层,每层布置不同,皆清雅脱俗。

  两人很快潜向预先算妥而带微光的卧房。

  灯光微亮透出纸窗,一片宁静。

  小千细声道:“就这里,准错不了!”

  大板牙把小刀抓得紧紧:“冲进去宰了他?”

  小千觉得不妥。“奇怪?怎会如此安静?”

  他感到不安,大板牙却道:“人睡着了,当然那么安静了这正是下手好机会2”

  小千以手指戳破窗纸,往里面瞧,薄薄白床罩里,躺着一名白发老人,看他模样,

似乎睡的很熟。

  为争取时间,小干也不再犹豫,马上推开红桧门扉,和大板牙已溜了进去,再掩上

木门。

  老人仍未察觉而熟睡。

  小千狐疑道:“这么呆憨的猎手,怎能当我对手?”

  大板牙细声笑道:“所以交给我来办,是最恰当不过了!”

  两人又逼近床沿,轻纱都已掀起,老人睡的仍安稳。

  大板牙已把短刀对准他胸口,准备一刀了结他性命,然而见及老人慈祥脸孔,他反

而犹豫了。

  他瞧向小千,目光十分无奈。。

  小千也觉得奇怪,这老人一点也不像猎手,俱有那种凌厉之气,不禁想及他可能不

是楼竹。

  遂以手势要大板牙注意,如若他是楼竹,一刀就要解决,若不是就放过他。

  大板牙虽犹豫,仍点了头,抓着短刀的手已渗满汗水。

  小千很快欺向老人,细声问道:“喂!你是不是楼竹?”

  老人没反应。

  小千又问了三次,愈问愈有气,不禁出手打老人一个耳光叫道:“我在问你,听见

没……”

  突然发现自己忘了身在险处,竟然如此大声,赶忙把声音缩小,瞧向正以责备眼光

瞟向自己的大板牙,干干的装笑着。

  两人也注意四处有无动静,还好并无异样。

  小千这才放了心,又往老人瞧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刺杀楼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