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7章 巧遇秋蓉

作者:李凉

楼阁内。已聚集了几名男女仆人。

他们个个哀心戚戚,瞧着仁慈的老主人就此与世长辞!到底是谁杀了他?

这其中是否有任何阴谋?

若有,可见是想栽黑锅给小千。

而小千却硬是要面子的扛了下来,往后的日子,不知他将如何过——如果再这样继续扛下去的话?

冷月更冷,湖水更寒,混浊不少残窗败屑,在水中飘荡不去。

楼弯以高绝武林的身手,不到一个更次,已隐隐发现山林中有人影奔逃。

他已看出此人个子不小,正是大板牙。

心头一喜,追的更紧了。

照理说来,大板牙和小千从小给人追惯了,自然不会如此不济的就被盯上,无他原因他只想等小千前来会合,是以脚步放慢不少。

他在想,若要逃,小千必定比两人先溜才对,只是他没想到小千逃错了方向,亦未料及楼弯武功如此高超。

折过一座山头,大板牙也发现有人追上,登时放慢脚步回身道:“脸绿绿,是你吗?”

楼弯见机不可失,立时暴窜而起,以“燕子三点水”上乘轻功,天马行空的掠向大板牙前,封住了他的去路。

大板牙乍见楼弯,苦脸已露。“我的娘啊!怎会是你?”

话未说完,转头就想跑,楼弯再一掠身,轻而易举又将他拦住。

大板牙只能苦笑了:“你爹翘了,你不替他办理过户手续,要是阎王爷责罚你爹,他会怪你不孝的。”

楼弯冷森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等割下你人头祭在我爹灵前,再向他老人请罪也不迟。”

大板牙顿感楼弯杀气逼人,心知必非他敌手,复往小径瞄去,总希望小千能够快点赶来。

瞄了几眼没结果,不禁暗骂道:“臭小千,说好要拦人,还硬将他给放出来?”

他有点温和的笑着:“其实你误会了,你爹不是我杀的……凶手另有他人……”

楼弯冷笑:“现在说未免太完了!”

“是真的!我可以发誓!”

“邪恶之徒,言而无信,再怎么发誓也没用!”

大板牙急忙道;“你可以不信任我,但你不能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楼弯冷森道:“当时只有你们两人在场,不是你们杀的是谁?你是自绝,还是要我出手。”

大板牙眼看无法妥胁,只有硬拼,能捞回多少就算多少,拖个时间,说不定小千会及时赶到,到时小命又捡来了。

他冷道:“我说真话,你不信?看样子,非得叫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觉悟!来吧!”

短刀一抖,他也摆出架势,一副威凛模样。

楼弯冷笑一声,新月钩已划出弦光,宛若月影浮动,看似极慢,其实奇快无比的罩向大板牙。

大饭牙短刀相准准的就往他中宫刺去,反正也不懂招式,只有如此烂打,看能否奏效。

楼弯岂是泛泛之辈?见他单刀直逼中宫,暗自冷笑,新月钩由横摆改为斜摆,凭新月钩怪异造形,很容易就可夹住这把短刀。

他并未变换身形,仍直扑而至。

“嘿嘿!你上当!”

大板牙见他不变形势,一时也庆幸自己诡计得逞,他已照上次小千对付战神时一样,将短刀砸向楼弯脸蛋。

果然此招又奏效了。

楼弯哪知大板牙会违背武学常理,才对上手就将兵刃脱手?

一时不察,短刀已触及门面,还好他反应灵狡,摆头缩睑,硬是躲开短刀,但已显得十分狼狈。

大板牙一招得手,哪敢多停留,甩头就跑了。

楼弯怒喝:“哪里逃!”

新月钩已出手,像轮旋飞明月,发出急速啸声,幽灵般飘浮不定的噬向大板牙背脊。

大板牙顿感背脊生凉。慾躲无力,已苦叹老命休矣。实在心有未甘,勉强的滚向地面,希望能奇迹出现,躲过这要命的一击。

眼看就要得手,猝然间左侧林中又射出一道奇黑光闪,正中目标的打向新月钩。

叮的脆响,两道光闪已相互倒飞而退。

楼弯很快掠身接下新月钩,飘身落地,立时惊愕冷道:“来者何人?胆敢管我彩虹轩闲事?”

一条人影掠向空中,抓过那把黑剑,来者竟会是塞外西巫塔的战天。

他飘落地面,一把剑已指向楼弯,不言不语。

此时林中已传来乌锐笑声;“彩虹三钩,武林排名第四,今夜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话声未落,乌锐及战神已从黑漆林中冒出来。

大板牙听及此人武林排名第四,登时打了个寒噤,庆幸自己能死里逃生,暗自苦笑:“要命!难怪价钱那么高?”

楼弯突见乌锐形貌,一眼就看出他是谁,诧然道:“西巫塔司神乌锐?”

乌锐含笑道:“楼轩主好眼力。”

楼弯虽惊讶,仍自冷静下来:“司神要管这档事?”

乌锐含笑道:“此人是西巫塔贵宾,轩主能否卖老夫一个面子?”

“办不到!”楼弯冷森道:“他杀了我父亲,非得偿命不可!”

“真有此事?”乌锐瞧向大板牙,露出关切神情。

先前大板牙虽极尽鄙夷乌锐,现在性命受到威胁,也只有从权了。

他道:“人是死了,不过并非我所杀!”

楼弯怒斥:“明明人赃俱获,你还想狡辩!”

大板牙谑笑道:“清者自清,我没杀就是没杀,你说破嘴,我还是没杀。”

楼弯冷笑:“很好!我也不想听你说话,多看你呼吸!”

话声甫落,他又再次欺身攻招,其势更比方才凌厉有加。

乌锐沉喝道:“楼轩主请住手!”

他知以言语无法阻止,马上挥手令战天、战神拦下楼弯。

“乌锐你敢淌这浑水,我楼弯可含糊不了你!”

乌锐冷道:“西巫塔贵宾岂是任人宰割的?”

他以表明强硬态度,楼弯也不退让。双方已大打出手。

战神和战天虽在华山论剑连败数年,可是现在动起手,楼弯却无法压过他们,勉强打了个平手。

此种怪异现象,实叫人费解。

是战神战天的武功突然猛进了,还是他俩另有隐藏?

若以华山论剑的身手,以二敌一,两人定非楼弯敌手,现

在情势却出人意料之外。

十数招过,楼弯见对方剑势沉猛而锋利,十分难缠,再打下去,自己必定会被累垮,只有出绝招以求胜了。

他猛出招飞身而起,掠过战天上空,趁势打出新月钩,如流星追月般倒射战天的背部。

光闪一至,战天立时挥剑迫开新月钩,人也往左前方掠去,以逃避新月钩再次追击。

战神则以重铁剑反削在空中的楼弯,角度算的精准,足可逼得他无以借足之处。

楼弯早有防备此招,不慌不忙抄过回飞的新月钩,反手往下一钩,像把刀锁的扣住铁剑,将他带往左侧,自己也借势落了地。战天早以算及楼弯落脚处,黑剑猛挥,如毒索般噬向其背部“命门”要穴,又快又狠又准,简直已达炉火纯青地步。

楼弯冷笑不已,胸有成竹复又倒掠而飞,如鹞子翻身,干净利落又快捷无比。

在他腾空之际,已掷出新月钩,像无数光点爆开,充塞丈余方圆,让人目迷心眩。

战天及战神不得不回剑自救,双双封剑点向光点。

剑身触及新月钩,突见其已由一化为二,更加凌厉倒旋的反噬两人背脊所有要穴,其势之快,实让人无以想像。

乌锐不禁惊叫:“‘双飞钩月湾’?”

这正是楼家成名江湖的三大绝招之一,威力自非比寻常。

战天及战神眼看已无法闪避,只有让出要害去迎月钩,两人掠身挥剑刺向空中的楼弯,想捞点本回来。

蓦地几声嗤嗤破棉声传出—一

三条人影,三件兵刃已错开,各自飘落地面。

战天及战神脸部微微抽动,两人背部靠近肋腰处各挨了一钩,伤口不大却伤及内腑,鲜血不停涌出。

他俩仍持剑直指楼弯,并未再攻击。

楼弯则孤身落地,左肩及左大腿各被划出三寸余长伤口,汩汩渗红,他只能以左手接下回飞的新月钩。

情势已定,乌锐才拱手含笑道:“楼轩主,得罪之处,还请原谅。”

楼弯心知自己已受伤,若再战,恐怕乌锐也会出手,届时自己恐非敌手,为今之计,只有暂时放过大板牙,他日再思复仇了。

他冷森道:“这笔帐,楼弯永远记着,总有一天会向你们算清!”

再怒视大板牙一眼,身躯已微微抽动,见及仇人而未能手刃,其内心煎熬是何等痛苦。

他已带着沉痛而艰辛步伐。投于夜林之中。

大板牙此时才嘘口气,要是那招“双飞钩月弯”落在自己身上,不被穿两个大洞才怪呢!

乌锐很快交代战天及战神自己诊伤敷葯,已含笑走向大板牙,拱手道:“副门主受惊了?”

大板牙习惯的整整衣衫,才发现自己仍穿着水靠,无衣可整,遂轻笑站起来道:“没什么,只是玩游戏而已。”

乌锐道:“不知副门主在玩何种游戏?”

大板牙道:“当然是猎手的游戏。”

“你当真杀了他父亲?”

大板牙又恢复不可一世模样。道:“是我和门主一起干的!我的目的是引开楼弯,才会故意跟他烂打。”

乌锐当然看得出大板牙武功要比小千来得差多了,不过他目标在小千。而小千最要好的朋友就是他,若对他下一番功夫,将来自有可能把小千给弄到手。

乌锐欣然道:“不知老夫突然出手,坏了两位计划没有?”

大板牙立时道:“没有没有,时间刚刚好,分毫都不差!这正是我想像中的时刻。”

若再差上丝毫,他就得穿透心腑,这当然是最佳时刻了。

乌锐已含笑道:“如此老夫就放心了,不知贵门主人在何处?”

大板牙也不清楚,只有胡扯了:“他在洗澡,呵呵,每杀人过后,他都有这个毛病。”

他想小千可能也落了水,说他洗澡,其意义也差不了多少。

乌锐含笑道:“贵门主真是怪人,实让人莫测高深。”

大板牙也感到一份得意:“不仅是他,绿豆门的上上下下都有怪毛病,我在杀人以后就要洗……洗地板!”

临时想不出怪毛病,只好胡诌一番,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而频传笑意。

乌锐以及难得有所表情的战天和战神也被逗笑了。

乌锐愕然不解:“副门主为何杀人后会有这种毛病?”

大板牙得意道:“因为杀了人以后,就会很高兴,高兴就会喝酒,一喝酒,走路就会飘,飘过头就会站不稳,尤其碰上了我家地板琉璃一片,滑倒那是常事。

为了不让此事发生,只有先洗个地板,让它更滑,我多躺在地板上,要滑到哪里就到哪里,久了也就习惯啦!”

难得他有办法扯出这些怪道理,听的连他自己都感到很得意。

乌锐恍然一笑:“原来如此,绿豆门的确不同凡响。”

大板牙得意道:“将来还有更精彩的事情会发生,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

此话他乃指小千的奇异遭遇,尤其是七星湖的神秘魔光。

乌锐却认为他在吹牛,并未急着追问,他在想,如何能让大板牙心甘情愿的与自己同行。

他已道:“副门主也是猎手?”

大板牙道:“这件事,你昨天早上不就知道了?”

他突然想及昨晨的冷嘲言语,怎知只差一天光景,自己忘的一千二净?还对乌锐起了好感?

他想了想,原来是乌锐救了自己老命,心存感激的结果。

有了好感,乌锐看起来就顺眼多了。

可是一时就要尽弃前嫌,他可没那么潇洒。

乌锐似也知他心理,遂道:“老夫也知与副门主交往不易,不过最近有个地方赌注下得甚大,以副门主武功,自可轻而易举赢到手。”

大板牙立时追问:“有多少赌注?”

乌锐道:“无计其数,最少也有百万两黄金。”

大饭牙眼又直了:“这么多?”

乌锐含笑道:“在猎手生意来说,这是最大一批,老夫也想去看看,如此钱财,谁不动心。”

大板牙已然想去,或许还有希望,可是抬头远望黝黑林区,仍不见小千的人影。

他不禁骂道:“这小子八成又会误了大事!”

乌锐狡黠眼神一闪:“副门主在等他?”

大板牙点头:“嗯!这事很重要,我必须跟他商量,你能等多久?”

乌锐含笑道;“只要天亮以前都没关系。”

他不愿逼的太急,反而容易引起大板牙反感。

算算时间,还有一个更次,小千若未赶来,天亮以后,他就不会再往山林走了。

大板牙道:“我们等他,不过事先说明,这笔生意完全与你无关,你只是告诉我消息而已,一切各凭本事!”

为了昨夜戏谑言词,现在他只有以此态度来面对乌锐,以免自打嘴巴。

乌锐道:“老夫明白,告诉副门主此事,也只是想让你们看我会顺眼些,将来就可答应敝主人的邀请了。”

大板牙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7章 巧遇秋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