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8章 漂亮楼影

作者:李凉

小千很快已潜出柳家,大摇大摇的往柳堤逛去,速度并不慢,算算时间,楼影应该此地才对。

只要自己招摇亮相,还怕她不追上来?

果然小千行至山林不远处,楼影已倒迫而至。

她拱手问道:“这位公子……”突然见及光头,已冷森道:“请问阁下尊性大名?”

小千不理她,仍往前行:“在柳堤银刀地盘上,也敢对本公子如此指名问姓?”

楼影听及声音甚熟,立时掠身截向小千前头,猝见小千脸容,她已冷厉道:“是你?看你还能往何处逃?”

新月钩一抖,就想扑杀小千。

小千飘退数尺,邪笑不已:“大姑娘,你对别忘了‘柳堤银刀’在江湖中赫赫有名,你还是回去吧!”

楼影冷笑道:“比起‘彩虹三钩’,你们要差了一截,柳再银你敢杀我爹,今天我也要你尝尝没爹的滋味!”

小千黠笑道:“你错了,我是柳下乱,柳再银是我哥哥,千万别搞错,我年轻气盛,哪有坐怀不乱的道理?”

他已露出一副猪哥样,似想把楼影一口吞了。

楼影怒火更炽:“你是该被乱刀分尸!”

新月钩已出手,旋风似的扫向小千腰际,想把他斩成两段。

小千也不慌不忙,猛力接了几招,但觉时机已差不多,不愿再战,落败而逃。

“鬼丫头,这是我柳家的地盘,你未免欺人太甚了?”

“你早知会如此,就不该杀死我爹!”

说话间,一记倒钩,已切下小千一片衣角。

小千滚身落地忙滚开:“告诉你,这件事是我哥指使,等他一出来,有得你好受的!”

楼影冷笑:“来的好,我正愁找不到人呢!”

新月钩又凌空打出,四面八方不可捉摸的乱飞。

小千就吃过此招的亏,见状已不再战,赶忙拔腿就往柳家跑。

“救命啊!有人杀到柳家庄来了!”

楼影复仇心切,管他柳家有多少人手,照样急追而上,毫无惧意。

“救命呐!本公子受伤啦!彩虹轩的人攻进来了!”

小千边吼边叫,已窜入柳家庄,惊慌四处乱窜乱叫。

霎时柳家上下已鼎沸,因为他们听及“彩虹轩”人手来犯。

人的名,树的影,“彩虹三钩”排在“柳堤银刀”之前,他们不得不紧张。

楼影也追入柳家,一把新月钩使得出神入化,挡者披靡。

“滚开!不关你们的事,叫柳下乱出来!还有柳银刀,我要他还我一个公道!”

她已势如破竹的从外院打向内院。

终于柳再银已赶了出来,在花园中间宽广白石地拦住了楼影。

突见楼影美若天仙,不禁微微心动,一张怒脸已露笑容:“姑娘是彩虹轩的人?在下柳再银!”

楼影怒斥道:“少在那里假惺惺,我先宰了你.再找柳下乱算帐!”

话声未落,新月钩已出,速度之快,方位之准,实让人无法想像。

柳再跟没想到她一句话没谈完,就打了起来?惊愕之下,还好他功夫不弱,马上抽出银刀封向新月钩。

心想,纵使逼不退,自保该无问题。

岂知小千早就有意要他好看,躲在暗中放冷简,趁他单脚挂起迎招时,一颗细石已打向其落地的左膝盖。

细石撞膝,他已立足不稳而往前跪,当然银刀也失了准头,他已惊慌尖叫。

楼影见机不可失,新月钩往左移三寸,避开银刀,斜斜划向其左手臂,刷然一声,血痕已现。

柳再银痛呃一声,差点栽往地面,一个踉跄,以银刀点地,才勉强的弹回身躯。

他第一句话就骂向人群:“谁敢暗算我?”

楼影冷笑,并不给他休息机会,又已使出新月钩绝招,逼得析柳再银穷于应付,三招不到,已吃了四钩,痛得他脸色发白,功势也为之受阻。

“说!柳下乱在哪里?”楼影再逼柳再银。

柳再银已险象环生,若非在自家里,他可能会开溜。

“柳家没这个人!”

“你胡说!他明明是你弟弟,你敢不承认?”

小千躲在暗处,直呼过瘾,真希望楼影能打得柳再银跪地求饶,方消心头怨气。

秋蓉母女也站在远方瞧及此景。

秋蓉更加怨恨小千如此胡搞,她甚至暗自决定要帮柳再银教训小千。

柳再根又挨一钩,左腿直冒红血。

楼影稍让他喘息,厉道:“如果你再不说柳下乱下落,下一钩将会斩下你脑袋!”

柳再银仍不甘认输,厉吼道:“柳家无此人,就算有,也不交人!”

“你敢不交?”

楼影怒气更甚,新月钩已脱手,如乱流中之彩云绞飞,无以伦比的再次卷向柳再银。

如若此招得逞,柳再银非得被斩得支离破碎不可。

柳家上下一阵惊呼,却无从下手救人。

眼看柳再银将无所遁形的伤在新月钩下。

突地,一道银光射至,将新月钩打偏数寸,柳家老主人已天马行空的飘掠而至。

他接过打出去的银刀,飘落儿子身旁。

一袋儒衫丝白挂蓝边,大约是五旬出头,中等的身材,留有长须,目光闪闪。显得甚是高傲。

小千见及柳银刀,狭逗之心又起:“老的跟小的都一样,我得请他喝酒,免得失了大礼!”

他想如法炮制,像华山论剑一样,丢个酒坛给柳银刀,淋他个满身湿。

想定后,他已潜向厨房,希望能弄几坛酒回来。

楼影伸手接回新月钩,冷目瞅向柳银刀,冷冷的道;“打了小的,还怕老的会不出来?”

柳银刀负手而立,冷森道:“姑娘未免太狂了吧?敢到柳家来撒野?”

楼影冷哼一声:“撒野?如果你不交出柳下乱,我还想割下你的头颅呢!”

柳银刀冷道:“我儿子已说过,柳家没有这个人,你没听见,还是故意听不懂?”

楼影厉道:“有其子必有其父,说的全是见不得人的话!”

柳银刀冷斥道:“姑娘放尊重点,就是彩虹楼竹,对老夫也不敢如此狂妄,你再胡言乱语,休怪我不客气了!”

“不错,就是我爹对你太好了,才会留你这江湖败类活到今天!”

“你……”柳银刀已现怒意。

“我怎么样?我要替父报仇,杀了你们这群败类!”

楼影不再多说,一个箭步已攻向柳银刀,招式迫人而凌厉。

柳银刀虽功夫老到,但对新月钩似也甚为忌讳,推开柳再银,已往左侧偏掠,连点三次花丛。

新月钩也连扫三钩,迅捷的已斩下不少花枝。

两人就此缠战,接影以怪异的招式,弥补功力的不足,柳银刀却已浑厚的内力以及丰富的对敌经验保持不败。

但两人皆旗鼓相当,战的难分难解。

数招过后,小千已左手挟着一坛五十斤重,至少有两尺方圆的大酒坛,右手则抓了三坛较小的酒坛,戏谑的潜回墙角暗处。

“嘿嘿!五十斤足足让他洗一天澡!”

放下酒坛,他已注视战局,但觉双方打的激烈,互不相让。

他捉狭一笑:“不喝酒,怎会有力气?”

望着酒坛,他在想,该先用大的,还是小的?

最后,他决定先用大的。

心意已定,他已打出石头,相准准打向柳银刀后脑勺。

别看他没练过内功,但他天生的“无双刃”,以及在七星湖中神秘光线照射下,打出一流暗器手法,并非难事。

果然,柳银刀身形虽快,却仍逃不了石块,硬是被敲了一记。

他呆楞当场,凭自己数十年对敌经验,会被人无声无息的暗算?

至少也该感觉石块飞掠破空之声才对。

然而他却真的一无所觉。

叫声“谁”,情不自禁的,他已回头。

然前楼影却利用此机会。很快送出凌厉新月钩,划向他胸口,唰地轻响,其胸口已以被划出血痕。

柳银刀这一急,非同小可,不敢再分心,“银刀三绝命”已使出,突见满天光影闪亮,已将其身形裹住。

蓦地又暴掠而起,疾速的尖锐的冲向空中,似又撞向天空聚凝之坚硬流体而垂直反弹,更加快速冲泄而下,如江河溃堤般全涌向楼影。

楼影也泛起新月钩,好似突然间月亮已浮游惊动,从慢速而幻化千百万至于无数多的光轮滚滔凌空之中,然而挤压扭缩成一道经夭匹练,像光网,像利剑,更像坠砸而落的沉月,变幻着无数光带星花,聚在一点尖锐之中,也喷撞柳银刀那道光束。

小千当然也不客气,又是一颗石头乘机打向柳银刀腰际,想能揩点油也好。

银刀与新月钩在空中相际遇,撞暴火花闪闪,尖锐声音更让人血气翻腾,耳根生疼。

足足持续了半分钟,双方才纷纷倒掠而退,各自飘落地面。

楼影已显得脸色苍白,血气浮动,显然耗去不少内力。

柳银刀也差不到哪里去,他落了地,竟然憋笑出声。此举有如三岁小孩,顿时让人不解,主人为何如此失态?

尤其他又是在气喘如牛之时,根本不该有此举止才对。

小千也跟着笑了:“这老头有病?愈累愈想笑?”

其实他哪知自己打出的石块,正打中柳银刀的笑腰穴上?

要不是方才过招激烈,柳银刀早就笑出声音,当时只有忍着,也因此功力大打折扣,否则他该很容易将楼影击退。

他也发现自己失态,马上自解穴道,转视小千发笑暗处,冷森道;“何方鼠辈,敢暗算老夫?”

小千抓紧大酒坛,准备伺机丢出,脑袋已露了出来,笑道:“是我柳下乱!”

说完马上缩头,让人有股眩目之感觉。

楼影乍见,已知是小千,立时腾身追掠,厉道:“柳下乱,你给我出来!”

柳银刀也想抓出这位两度让他出丑,又闹得柳家鸡犬不宁的人,他也腾身扑向小千。

小千没想到楼影也凑上一脚,已呵呵笑道:“好吧!多人醉总比一人醉好!”

他已站起来,酒坛相准准已朝两人丢去,黠笑道:“要喝酒多的是,何必抢呢?”

柳银刀及楼影皆未想过此酒坛仍装满美酒,他俩和柳再银一样,皆以为是对方随手丢出之物!

有谁会随身携带大酒坛?是以双双出手劈向大酒坛,其势不退的冲向小千。

柳再银突见小千,已惊愕叫道:“绿豆门主?”赶忙转向他爹,急叫道:“爹!劈不得……”

他喊的虽急,两人出手更快。几乎同时的击碎酒坛,白花花美酒已炸开,如万点寒星般裹向周遭丈余方圆。

楼影和柳银刀霎时心急,但冲势过猛,想煞住已是不可能,只有引掌以密不透风方式,想罩住酒雨。

可惜当他们出手时,身躯已撞入酒雨之中,只能勉强的保住脸庞,以及胸前少许部位不被溅湿,其他全然已湿淋淋,宛如落汤之鸡,狼狈已极。

小千一坛得手,已呵呵直笑:“记得啦!要喝酒是不能用抢的,如此酒缸容易碎的!切记,切记!”

他也不敢停留,马上掠向屋顶,先溜了再说,若是被逮着了,恐怕自己就会有喝不完的酒了。

秋大娘突见小千,惊骂道;“这天杀的怎会搞到柳家来?”

小千听及声音也不想忘记她,远远就抛过一坛拆封的酒,笑嘻嘻道:“秋大娘,下次别忘了请我喝喜酒幄?”

秋大娘和秋蓉尖叫地躲避,虽没被淋个正着,也被拨个半湿,再加上吓出的冷汗,和落汤鸡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了。

秋大娘想破口大骂,却被秋蓉阻止,并告诉她原因,她才庆幸的收口,以免和小千扯上关系,而坏了所有努力的成绩。

柳再银追向他爹,急道:“爹,他就是绿豆门主!在华山就是他折断柳家银刀。”

银刀是被剑痴所折,他如此说,乃在加深父亲和小千仇怨;以能引动他爹出手。

柳银刀并没立时追上,事情突然接二连三冲向柳家,他必须冷静思考,再作打算,以免事情更形恶化。

楼影则不管衣服湿透,马上急起直追,她似乎也明白柳下乱只是一个化名,此事和柳家扯不上关系。

为了追敌,她也不愿多费时间解释。

柳银刀轻轻一叹:“他跟你有过节?”

柳再银怒道:“他是小贼,专门在暗处暗算别人,为武林人所不耻。”

“小贼岂会折断银刀?”柳银刀冷森的问。

柳银刀问道:“听说他在华山笑折七大名剑?”

柳再银道:“他只折三把,其他四把是剑痴自己震断的。”

“剑痴若能保剑,他何须自毁?”柳银刀又问:“听说,他还是苦恼大师的入门弟子?”。

柳再银不敢乱说,要是真的如此,他的罪可就大了。

他颔首道:“当时他是如此自称,苦恼大师也曾出现在他身边。”

柳银刀微微点头,不久道;“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你最好别再与他动手,知道吗?”

他以命令口吻责向柳再银,他认为小千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已弄得江湖鼎沸,不是有过人之能,就是有人在幕后指使。

这两样若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漂亮楼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