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19章 大山捉鸡

作者:李凉

晌午已过,在山区已阴暗多了,传出不少归鸟鸣声.啼泣感人。

楼影已被惊醒,她已恢复冷静.一脸窘热的穿回散乱的衣服。

随后才转向小千,冷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有没有侮辱我?”

小千见她清醒了,心头也宽松不少,忙着道:“没有没有!全是误会!我是为了治你的伤……”

“伤在手臂,你却解我的……”楼影也难言“宽衣解带”之意。

小千脸也红了:“你的伤不只一处……”他慾言又止,比了比楼影的右胸脯。

楼影窘着脸转身往胸脯摸去,才发现果然此处也有伤口。

是叹,也有喜。喜者,小千果然是为治她伤势而解下她衣衫。叹者.自己一个未嫁女人,竟然被陌生人触及身躯。

虽是为了治伤,但心情那能抹平这个疙瘩,若传出武林。自己面子将摆往何处?

尤其对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转过身躯,冷目凝向小千,突地她冷道:“是你故意设下陷井,想示恩于我?”

她想及当时小千曾喊过,设下许多陷阱,自己又不愿接受这个恩惠,只好勉强出口。

小千伸出手指,肿胀仍不小,无奈道:“我若设陷井,就不会自己也挨了一针,这会要人命的!”

见及小千也受伤,楼影也拉不下这个脸,冷道:“是何物所伤?”

“天毒蜂”。

闻及此蜂,楼影不禁也微微哆嗦。

她虽未曾见过,却也常听父亲提及此蜂之厉害,于是更加肯定陷阱并非小千所设,自己的命的确是他所救。

心中激荡不已,她突然发现小千生得一张纯真而令人喜爱的脸孔,刁钻中带着灵秀,并非那种青面僚牙的土匪脸。

他至少比自己小三岁以上,又怎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然而父亲陈尸的现场,除了他和另一名凶手.已无其他可疑人物。尤其是他无缘无故的闯入彩虹轩.此点就很难叫人信服。

她冷道:“虽然你救了我的命,但你却是杀我父亲的仇家,我不能放过你,我会先杀了你,然后自杀还你救命之恩!”

小千眉头直皱:“干嘛硬要把我们都弄死?咱们和谈不行吗?”

“不行!”楼影冷斥道:“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抵去你所有的罪行?”

小千叹道:“做人还真难,杀人的人没事,救人的反而招来一大堆麻烦。”

楼影心一横.冷森道:“你认命吧!杀人偿命,这是武林千古不变的定律!”

她往腰间抓去,方觉新月钩已不在身边,顿感惊慌。

小千知道她在找武器,遂把缺角的新月钩送还她,稍带谑惹的笑道:“你的宝镰刀在此……刚才一时情急,借它一用,现在原物奉还。”

楼影突见一把好好的新月钩,现在已变成破铜烂铁模样,不禁又想笑,又惊怒,但笑意一闪即失,更加冰冷的接过新月钩,冷森道:“只要能杀你,新旧都一样!”

说完已攻出把式,但她伤势未复,威力已大打折扣,不再像以前的凌厉迫人。

小千见她又出手,赶忙闪向左侧林区,急叫道:“大姑娘有话好说,我根本没杀你爹,这全是误会!”

“误会?”楼影追掠着:“当初你为何不说?”

“当初我不知道你这么难缠……”

“现在知道了,你就想编故事来推脱?”

“不是,该说是不想再背黑锅而已。”

楼影冷笑:“现在说已经太慢了!”

她已将小千逼向山崖峭壁死角,那招“钩月飞彩云”已使出,新月钩飘浮不定,旋风似的快捷已斩向小千胸怀处。

小千已无退路,看样子只好以宝衣硬接此招。

是以故意装作绝望模样,长吁短叹而无奈绝望道:“没想到我脸绿绿会死的这么惨?唉!也罢!下辈子碰上这种事,可千万别再出手救人……”

眼看新月钩就要斩向小千胸腹,楼影突然喝声腾空,硬将真气迫出,把新月钩给逼向左边,再以吸字诀将它吸入手中,飘落小千身前不及三尺。

她嗔道:“你为何不出手?”

小千叹道:“反正早晚都要死,倒不如早点死掉,到阎王那里报个名,也好早点投胎。”

楼影嗔怒:“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

小千不闪不避,本就有试探之意,如今反应全不出他所料,已暗自黠笑不已,表情仍是木讷;“我在等你下手。”

“你?”

楼影不禁有气,新月钩高举过头,就想砍向小千脑袋,小千已闭上眼睛.一副安祥的视死如归神态。

不知怎么,她就是下不了手,咬牙两三次仍无法狠下心来。

突地她已怒叫:“你走—一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她已转身背对小千,两行委曲泪水又已渗出。

小千没走,他要想走,早就走了,他只是想化开双方的仇怨,免得楼影的心灵又受了伤害。

两人就此静默下来。

直到楼影抽搐已平息不少,小千才道:“大姑娘别难过啦!你爹的确不是我杀的,否则我不会不承认。”

楼影仍没反应。

小千道:“等我把事情说完,你再听不懂,那时我也无话可说了,随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楼影已挽袖拭去泪痕,仍没回话,不过可以看出她心情已较为平静。

小千已道:“当时情况我也搞不清楚,我以为你爹是猎手,所以我接了一笔生意,就是要找你爹决斗.谁知道我和大板牙潜到你爹房间,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起初我还以为,他不是你爹楼竹,才想到要找你们问个清楚,后来你和你哥哥一窝蜂的就涌进来……”他干笑道:“结果是很清楚了……死的果然是你爹……”

楼影也回忆当时情景,小千是曾问过自己,卧房住的是谁?难道他真的不知自己父亲长的何种模样?

她已转身,冷道:“当初你为何要承认,是你们杀的?”

小千干笑道:“我已说过……我以为你们不是硬角色……所以想耍耍威风……”

楼影冷道:“除了这些,没有其他原因?”

小千道:“有,你爹是我的目标,杀了他,我就算赢了。”

“你早就想杀我爹?”

小千道:“如果你爹是猎手,我是想杀他。”

楼影似也知道猎手的规矩,并未再追问小子杀人的进一步原因。

“我爹不是猎手!”楼影冷道:“是谁告诉你,我爹是猎手?”

“一个人。”小千答了等于没答。

“谁?就是替你安排生意的人?”

小千点头:“不错……”

“他是谁?”楼影道问。

小千摇头无奈道:“我不能告诉你,因为猎手有责任保住这个秘密。”

楼影冷嚷道:“你不说,你就是杀我父亲的凶手。”

小千道:“应该这么讲:我没杀你父亲,这件事就跟他没关系,他也是生意人,杀人是不须要理由,你应该去追查那真正的凶手才对。”

楼影冷道:“他也有可能请另外一名猎手下手。”

小千自得轻笑道:“如果他要请别人,就不必花冤枉钱请我这天下第一猎手了。”

楼影瞄向他,一副怪里怪气,就是看不出武功高强模样。

“你要是天下第一猎手,为何被我追得那么惨?”

她说出此话,不禁也觉得想笑,不知怎么,见着小千,她总想拆穿他牛皮而获得一种快慰心理。

连丧父之沉重心情也压不住这股冲动,而暂时把忧伤给忘掉。

也许是小千有某种让人觉得亲切而容易相处的感觉吧?

小千一张脸也微微泛红,干笑道:“猎手是不随便杀人的。尤其是我,更不能破例……我要让其他猎手当榜样,而你又逼的那么紧,我只好落荒而逃了……”

他的解释过于牵强,但楼影却宁可信其有,否则她将不好如何面对这可能是仇家,又是救命恩人的人?

尤其她心头已有个渴望,小千不是真的凶手,那这一切,都不须再那么痛苦的蚕食的脆弱心灵。

想及昨夜至今的种种遭遇,楼影不禁再度感伤起来。

“不管如何,你的涉嫌是最大,我不能就此把你放走。”她冷道;“直到找出真正凶手以后,我自会跟你作个了断。”

小千眉头直皱:“留下我,对你那么重要吗?”

楼影道;“不留你,我没办法向我哥哥交代,而且……万一你真是凶手,又被你逃掉……”

小千实在不愿被人牵着鼻子走,却又不忍让她为难。

他想了想,只好出此下策:“我看这样好了,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帮你抓凶手,若到时抓不到人,你再来抓我问罪如何?”

楼影冷道:“不行,至少你得先见见我哥哥再说!”

“你哥哥正在气头上……”

楼影冷目中带有祈求;“为了你的清白,你最好现在就跟他说明白!”

小千心想多说无益,眼前先解决再说,其他的事,等碰上了再解决也不迟。

他点头:“好吧!反正我也没事赶,走一趟也好。”

楼影目露一丝喜色:“只要你不是凶手,我想我哥哥是不会为难你的。”

一切结局太出乎她意料之外,她不禁悸动的希望事消不要再有突变,就这样平淡的发展下去。

不要再把小千变成仇家,届时她将不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两人稍加整饰一番衣衫,趁着天未黑之前赶下山。

来至一小村落,黄昏已至。

此处又无饭馆茶铺,早上吃的烧鸡,味道仍香在chún边,肚子已咕噜直叫,饥肠实让人难忍。

村里似乎有不少肥鸡,小千已打起歪念头:“大姑娘,你该饿了吧?”

楼影已一天一夜未进食,不想还好,一想及,可就难捱了。

她只有稍微点头,一路上她想过,还是要和小千保持距离,以免将来引起种种受痛苦的局面。

小千已贼样的指向鸡群。

楼影见他如此表情,不禁淡笑道:“你想偷?”

“别说的那么不雅,我做事很有分寸的!”小千一副老成样:“你别当那全是人家养的,其实在这山林小村,很多野鸡都和家鸡混在一起,你只要抓对了,是没人会管你的。”

楼影道:“真有此事?”

小千瞄眼道:“否则我们这些流浪汉,哪来的鸡肉吃?”

楼影也感到新奇,追问道:“怎么分辨家鸡和野鸡?”

小千笑道:“很简单,只要拿一块石头打过去,会跑的就是野鸡,不会跑的就是家鸡,呵呵!野鸡是怕见人的。”

除了他以外,谁会想出这种歪道理?

楼影问道:“要是被打中的呢?

小千笑道:“那就是我们今晚的晚餐。”

楼影不禁想笑:“这还不是和偷的一样?”

小千道:“机会一半一半,纵使打中家鸡,还不是留下一只野鸡补偿他,算来算去,他也没吃亏!”

虽是歪理,却甚有道理。

楼影一时脑筋也转不过来,真以为可以以野鸡来弥补,道:“我来试试!”

她已蹲身在找寻适当石块。

小千也乐得观其所成,含有逗趣道:“怎么打都没关系,不要打到养鸡的主人就行了。”

楼影已拾起石块,掂掂斤两,准确的已打向鸡群。

霎时鸡群四处乱窜,急惊叫声不断,一只鸡已趴在地上不动了。

楼影正想欣喜惊呼,小手却暗道:“糟了”,赶忙把她拉至屋角躲起来。

楼影感到纳闷:“干嘛要躲?”

小千嘘了一声,细声道:“我忘了告诉你,打中鸡尾巴,会引起騒动,野鸡逃了没关系,家鸡要全跑光,我们拿什么赔人家?”

楼影瞪眼道:“你怎么不早说?”

小千已探头往鸡群瞧去,并未发现主人,方始放心。

他转视楼影,含笑道:“现在说还来得及,你这次打的很好,鸡群没散,这表示那只是生过蛋的野鸡,屁股是很耐打的!我们晚餐有着落啦!”

楼影怎知是小千在瞎扯?还以为他内行到听声音,就知道这野鸡是否已生过蛋?不禁带有钦佩的眼神瞧着小千,道:“我们现在可以去拿了!”

小千心想如此騒动,怎会没有人发觉,难道村里的人都还没回来?

如若她知道,已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次小贼,她将不知作何想法?

一切似乎都太平静,是有点反常,小千可没心情跟她一样的喜上眉梢,怪精明眼睛己往小村四处寻去,总想找出原因。

楼影高兴的提起手中肥鸡,含笑道:“你看!这野鸡……我们晚餐有着落了。”

小千瞧瞧野鸡,装笑道:“还真肥!第一次干……成绩就那么好,将来前途末可限量!”

楼影不知他话中有话,仍笑道:“你一说,我就懂得分辨什么是野鸡和家鸡了,只要能分辨,打石块的功夫并不难,说起来,这方面,你的功夫应该比我好才对。”

小千稍带嘲意道:“我哪能跟你比?总归一句,你己进入状况,将来大有可为,‘鸡婆’这个封号,非你莫属啦!”

楼影不明小千话中含意,轻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9章 大山捉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