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2章 脸绿绿

作者:李凉

他没立时往村路奔去,在林中闲逛一阵,兴之所致,竟也耍起轻身术,咻然一声,已冲向数十丈远的一块巨岩,身手之从容快捷,比起那青衣老人有过之无不及。

现在若老人见着了,就该知道小千方才所说“你也会这玩意儿”是什么玩意了。小千所说的神仙,不就是指自己吗?然而他未练过武功,有何来如此高超的轻身术?这问题令人费解。难到他另有其它奇遇,秘招不成?小千得意道:“别的我不会,这‘神仙跳’我可比你行得多了,你看走眼啦!”

他陶醉之下,已在林中潇洒的跳来跳去,先过过瘾再回家也不迟。不到一盏茶功夫,林中古松已飞掠出一只似貂似狸的蓝色小动物,它在吱吱叫着。小千闻及声音,这才停止跳掠,转身瞧向古松,向它招手:“脸绿绿,下来吧!”小动物立刻雀跃,凌空百丈就已射向小千,似如一道流光般,快得让人眼花。它停在小千手中,恰好只有巴掌大,尾巴却有一个半身躯长,全身蓝紫亮丽蓝色软毛,此时似沾了水,有不少互相粘在一起,它正热切的舔着小千的手掌。

小千也爱护有加的抚逗它:“辛苦啦!晚上给你加菜!”它叫的更开心,小舌头舔得更亲密。小千并不知它属于何种动物,只见它身躯和雪貂差不多,脸像却不像貂,没有尖嘴,尖鼻,发颈的毛也较长,似如一条缩小的母狮相貌。若以小狮脸,利猫爪,雪貂身来形容就贴切多了。其实这“怪物”乃是传说的“雪神貂”与一种常年在冰天雪地活动的”天绝猫”所配的异种。它具备了“雪神貂”之灵敏一快捷之身手,以及“天绝猫”的利爪与力道。也因雪神貂为白色,天绝猫为蓝色,是以它每至冬天,即换脱一次毛,变为白色,到了夏天又脱落白毛变成蓝色,甚为神奇。

说也奇怪,天绝猫专克雪神貂,不知它们会混在一起而生下这只小怪物?这恐怕不是任何人所想通的了。村里有人称它为“邪貂”,小千却叫它“脸绿绿”,一方面是它一身蓝毛,另一方面,无非是想弥补一下自己这不雅的外号,想把它推给邪貂,至少可以相互解嘲,因为邪貂听及“脸绿绿”总是兴奋异常的。至于他如何获得邪貂,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邪貂已跟他混了七八年,确也善解人意,帮了他不少忙。小千亲昵了一阵,才道:“事情还没有办完,你得在跑一趟,将那位老人给引开。”

邪貂吱吱叫了几声,似在抱怨。小千干笑道:“没办法嘛,这是意外,办妥了,我多加你一颗朱果如何?”邪貂果真邪,已坐在他手掌上,前肢五爪竟也能活动自如,像人手一样的比划着,伸了三指,似和小千在讨价还价。小千瞄了一眼:“怎么多?两颗好了!”邪貂仍是比着三指,叫的更尖,眼神眨了又眨,像在祈求,又像在抛魅眼。

小千无奈道:“好吧!三个就三个,你真是不二价,杀不得,也不怕吃太多拉肚子!”邪貂见小千笑了,方自拍起手掌,虽然没有声音,也拍得有板有眼。随后又呶起嘴chún,跃向小千脸颊,吻了一记,这才化作一道流光,飞向林中远处,又回头吱吱叫了两声,才心甘情愿的去为小千办事。

小千摸摸脸颊,又爱又嗔目的说:“真会拍马屁!什么都好,就是太吝啬,杀一颗都不成!”骂归骂,他还是满怀高兴的往月江村方向行去。有了邪貂的引诱,他似乎完全放心老人的追踪,走的甚是大方。

月江小村位于七星山后,漓江支流河畔。全村有百来户人家,散落四处,通常以四五户,大至十来户聚集在一起,彼此也较有亲切感。不过各户人家,若非村头村尾,也不会相距过远,高声的叫,仍能耳闻。村中居民大都以渔猎为生,种植蔬果,要算是副业,自给字足,也卖不到外地去,倒也落个清闲。小千和秋蓉他们住在近河畔的村尾,大约有十来户。小千住处却在小坡上,较为远离村落。在七星湖,因山峰险峻耸峭,是以太阳下得快,而在小村,就要晚个把钟头。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向秋蓉她家奔去,想看看阿菜如何了。

还没进门,古旧木屋已传来秋大娘的咒骂声:“你这短命鬼,老娘把你养得这么大,叫你做个活,洗个碗,你就心不甘情不愿,还给老娘砸个稀烂!你是不想活了?真是气死老娘!我打死你!”紧接着是一顿啪啪声,以及秋蓉的叫声:“娘,您就饶她一次,她不是给了你几个铜钱,还买回两个新碗了吗?”“什么铜子儿,老娘差点就被她骗了,她哪来的钱?我看是趁我不注意偷的吧?买什么新碗?她敢砸,买再多也没用!中午还饶了她,现在叫她煮个晚饭,她就给我拖,一把柴,引了一个时辰还没有下水作饭?你以为木柴满山都是,可以尽情的烧是不是?你分明是在更老娘过不去嘛!”又是一顿皮肉声。小千听得毛了火,哪有人如此虐待女儿?一个快步已冲向正屋边的简陋厨房。只见秋大娘一身花青,稍带肥胖,挽髻的头发上簪了一朵珠红花,脸部还上了妆,仍掩饰不去额头及眼角的皱纹。

但仍能感觉出她年轻时容貌必定甚美,如今则是徐娘半老,美不到哪儿去,不过比起村中同龄者,她要美艳得多了。她正拿着竹板子,不停打向窝在内角阴暗的阿菜。阿菜似乎习惯挨打,双手抱着足膝,低着头,瑟缩成一团,竹板儿就像落在他人身上似地,她一句哎语也都没吭。秋大娘打得没头没脸。小千已看不过去,大喝道:“秋大娘,你在干什么?”这声音登时将秋大娘,秋蓉,和阿菜震住,惊愕的往小千瞧来。秋大娘定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己失态,不禁恼羞成怒:“死小子,老娘打女儿关你什么事?你吼个什么劲?再吼,我连你也打!没教养的孩子!”怒上心头,她更狠的抽向阿菜。小千一个箭步已欺身过去:“你还打?”一手强下秋大娘手中的竹板。秋大娘更火:“反了,反了!小小年纪就如此横行霸道,将来长大还得了?老娘非教训你不可!”“站好!”小千突然大喝,震得秋大娘愣在那里,愕傻的瞧着小千,一时也失去了心。小千激动道:“碗都赔了,钱也给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想打死阿菜是不是?”秋大娘再次定过神来,老脸挂不住,一手有抓起地上木柴,打往阿菜,厉叫:“不错,我就是要打死她!”秋蓉见状已惊慌拦向她娘,急叫:“娘,使不得,阿菜会受不了!”“你走开!”秋大娘一手拨开秋蓉,木柴已落往阿菜,手臂粗的木柴要是打着人,别说是阿菜,就是男人也会吃不消。阿菜并没有躲,也无任何表情。小千却更急道:“你敢打?”“老娘为何不敢打?”木柴落得更快。

小千已情不自禁挥出竹板,打向秋大娘背部,吼道:“你敢打,我也敢打,打就打!”他似乎也横了心,一股子竹板已抽中秋大娘背部,打得她尖声惨叫,丢下木柴已躲开,双手反碗背部抓去,可惜小千打的部位正好在背椎上,她想摸都摸不到。小千并未因此而罢手,挥的更急,吼的更急:“有胆就别逃!逃也没用,要打,我比你行!”他追了上去,没眨过眼,秋大娘至少吃了十几板,打得她哇哇哭叫着。秋蓉哪晓得小千如此克制不住而挥板反打自己的母亲,也惊惶的拦向小千道:“不能打!小千儿,她是我娘!”

“你娘又如何?犯了我,我谁都敢打,让开,否则连你都打!”小千挥板,当真打了秋蓉一记,秋蓉痛叫也不敢再拦,躲在旁边都快急哭了。小千仍未停手,追得秋大娘四处躲藏,狼狈不堪。此时阿菜已忍疼痛起身,勉强追向小千,急叫道:“小千儿……不要打我娘……”说完,她已滚下晶莹的泪珠,从早上挨打到现在,她都没有哭,现在却哭了。泪珠儿亮晶晶地滚向脸腮,慢慢地流向嘴角,再滴落在那件缝了又补的破麻布袋编成的衣衫。

小千已停手,他瞧向阿菜那双沉沉悲郁的眼睛,一身弱不禁风的身躯,还有左脸巴掌大紫青,若不是她那张阴阳脸,她怎么会遭到她娘的凌虐毒打?晶莹泪珠仍在流。小千也红了眼眶,伸手拭去阿菜泪痕,哽咽的说:“别怕,阿菜,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阿菜只有感激的瞧向小千,泪水有更流了。

小千儿见她手臂几乎已无完肤的血痕,更加悲愤,怒瞪秋大娘,骂道:“阿菜也是你的女儿,你竟敢那么狠心的毒打她?我……我……”愈想愈气,竹斑一挥,又想痛打秋大娘。秋大娘已尖叫的落荒逃命,秋蓉也惊慌尖叫,不知所措。还好阿菜又急忙的拉住小千,哀戚道:“小千儿你不要打了好不好……”

小千实在不忍心看她难过,才硬生生的收回板子,怒瞪秋大娘:“要不是阿菜求情,今天我就收拾了你,什么玩意儿,打破一个碗也容你把阿菜打得这模样?”秋大娘也着实被小百货千吓走了魂魄,说话声都变得惧意十足:“我打我女儿……与你何干……”小千又怒道:“我打你又与你何干?”秋大娘登时又憋住口,不敢张声。小千怒道:“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在凌虐阿菜,你以为女儿是你生的就可以乱打?你怎么不打阿切?你把她生丑了,早已亏待她,你还敢打她?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咬牙一阵,又道:“多少次都是我花铜板替她解危,你也清楚得狠,你还说她偷你的钱,你良心何在?要是她敢偷,也不会在这里让你没头没脸的打,反正我已打上手了,我不怕你去告诉我娘,下次再让我发现你虐待阿菜,小心我打得你皮开肉裂,让你尝尝什么叫痛的滋味!”秋大娘也着实怕了,小千虽是一副孩童脸,身躯可比她高得多,力气大得多,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何况鞭打阿菜的事,全村人都有所不满,只是碍于家务事,不便干涉,若为此事而想叫村中大汉来教训小千,恐怕行不通,这个瘪,她可是吃定了。

小千骂够了,才想到阿菜处境,纵使自己护着她,总有疏忽的时候,那时秋大娘必定会加倍毒打她,这就更害了她。左想右想,他终于掏出赢来的三片金叶子,拿了两片交给秋蓉:“拿给你娘。”秋蓉不敢多说,已拿着手中的金叶子,走向她娘。小千冷冷道:“你不是没钱去中原吗?我给你,两片金叶子可换上百来两白银,够你吃,够你花,去中原风騒,去找个金龟婿把阿切卖掉,你的愿望就可实现,再也不必在这里叫穷!”

秋大娘强过秋蓉手中的金叶子,如获至宝的翻了又弄,睁大的眼睛露出贪婪神色,哪还来得及会话?连身上的皮肉痛都给忘了。她激动道:“这是真金……”“当然是真金,否则怎能塞住你这两颗势利眼?”小千冷冷的道:“金子给了,你的中原梦也可以实现,我的条件先给我答应!”秋大娘瞄眼道:“你有什么条件?”小千指着阿菜:“你走你的中原,把阿菜留下来!”

阿菜的头又低下来了,依稀可见,她又流出感动的泪水。秋大娘瞄向阿菜,已露出一股鄙残的笑意:“这拖油瓶,老娘还怕她坏了我的大事,留下她就留下她,省得见了就碍眼,省得活活被她气死!”秋蓉已急道:“娘,您怎么能丢下姐姐不管……”“住口!”秋大娘斥道:“老娘哪有这种女儿,这几年我受够她的气,只差没被她气死,养她怎么大,她也该满足了。何况这是小千儿的条件,娘只有答应,省得这短命鬼没命的缠,说不定三更半夜还会拿石块把娘打死了!”

小千冷道:“不错,你不答应,我随时准备收拾你的老命!”秋大娘转向秋蓉道:“听到没有,娘可是身不由己,犯了小太岁!”小千冷道:“你也不必找借口,钱已到手,什么事你都做得出来,丢掉阿菜这碍眼的,你是求之不得!”秋大娘也不规避,瞪向阿菜:“不错!长得丑,还吃老娘用老娘的不说,架子脾气还大得很,三天两头总要惹人生气,这种女儿简直比王母娘娘还难伺候,留着她有何用?”

阿菜仍是默默地低着头,这些话已不能再刺伤她的心了,因为她的心早就枯竭了。小千冷冷道:“你也给我少说废话,钱拿了,条件你也答应,要去中原赶快去,好好的确给我留下阿菜,你若敢再打她。”他突然大吼,竹板往灰色黑炉灶猛拍:“我就宰了你!”这声音又将秋大娘给吓着,不敢再多言,深怕一说错话,那要命的板子又会往身上落。

秋蓉忧心忡忡道:“可是我们走了,留下阿菜她……她该怎么办?”小千道:“这不必你操心,阿菜洗衣,烧饭,种菜,劈柴样样都会,没有你娘,照样饿不死她,还可以免去你娘三餐一顿的竹鞭!”他吊高语调:“只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脸绿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