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20章 鼠辈老人

作者:李凉

小千走后,知林居似也起了不小騒动。

尤其是关西睛,他被掳走后,竟然安然无恙的被放了回来。

更让人想不透的是—一他竟然还得到了武帝的内功心法。

“独峰山”寒潭钓九花鲑鱼,可得武帝秘笈之说,似乎不假。

至少关西睛已证明此事。

他一回家,就急着想找小千下落。但一连数天皆无消息。

小貂儿早就赶回知林居,秋芙也问过,根本不知道小千的下落,可把他们给弄得心神不宁。

还好,小千在第三天晌午,已赶了回来,奇迹般的出现在知林居。

第一个发现他的是小貂儿,那种亲昵的在小千身上跃上掠下,说不出的兴奋,直叫不已。

小千也逗着它玩:“好小子,几天不见,倒騒了起来,满会挑逗人家的嘛!”

小貂儿不理他,猛舔着他脸颊,似乎非把这几天焦切的心情给发泄出来。

第二个迎出门的是秋芙,她一脸惊喜道:“绿豆儿你去了哪里?害我们担心死了。”

小千呵呵笑道:“男人嘛!为了生意,总会忙了点,以后遇上这种事。“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免得自找麻烦。”

秋芙嫣然一笑;“回来就好,以后别忘了有时间一定要通知我们一声。”

小千咯咯笑道:“有时间,我就回来了,就是急得没时间只好暂时离开你们啦!”摆摆手,得意道:“传话下去,门主回来了!”

秋芙含笑点头,马上转身往回奔。

今天她换了一套淡青罗裙,穿在身上,流露出一股雍容气息,奔驰之下,罗裙飞飘,好似仙女下凡,不禁把小千给深深吸引着。

他已叫道:“阿莱不必跑啦!通知他们不须那么累,用叫的就可以!”

他已昂起头,大声叫道:“门生回府—一快出来迎接—-”

声如洪钟,震得整座“知林居”微微颤动,也吓得里边不少鸟兽吱叫着。

秋芙也停下来,笑道:“看你,一回来总是惊天动地的。”

小千呵呵笑道:“男人嘛!威风点总是让自己过瘾些,尤其有些人听了会比我兴奋,不叫,实在说不过去。”

秋芙听到他叫声,不也欣喜万分?

她想回答,然而知林居已传来急促脚步声。

是关西雨的声音;“脸绿绿回来了……”

小千突然瞄向秋芙,为何把“脸绿绿”外号告诉他人?

秋芙无奈的指着他肩头上的小貂儿,笑道:“是他说的,我和关姑娘都叫它‘脸绿绿’,后来它却在桌上沾水写出你的名字;还表示你也有同样的外号,所以关姑娘就懂了。”

小千怎知闲来没事教小貂儿写字,它竟然会出卖自己?一手已往肩头抓去,叫道:“好小子,你敢掀我的底?”

小貂似早有准备,一霎间已逃开,窜向林中,逃之夭夭,它仍在远处吱吱喳喳叫着,好像回答小千,它说的是实话。

小千捉不到它,只有干瞪眼的份儿,嗔道:“那天我会把你的毛给拔光,这就是你出卖主人的下场。”

小貂儿仍吱吱尖叫,它似乎不怎么相信小千的话。

此时关西睛和西雨已奔出大门。

关西睛急速:“绿豆门主你回来就好,可让我找苦了!”

关西雨似乎已把上次小千向他求婚的尴尬事给忘了,十分坦然的面对小千,道:“脸绿绿……”

突然发现秋芙的暗示,她才想到这暗号不甚受小千欢迎,暗自瞧向小千,果然他已经一脸责罪样。

她马上改口笑道:“绿豆门主,我哥哥有事找你,他得到了‘武帝’的秘笈。”

“什么?武帝的秘笈?”

闻及此,小千也顾不得再装腔作势,本以为这是一项阴谋,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成真?这个消息太来得使他吃惊与不信,两眼瞪大的已盯向关西睛。

关西睛立时点头道:“不错,武帝已把秘发送予找。”

“你敢确定那人是武帝?”

“我没见到他的脸,不过我敢肯定他就是武帝!”

“为什么?”

关西睛道:“因为他的武功秘笈全交给我……”

小千仍不愿相信:“你能确定那些全是武帝的功夫?”

关西睛从怀中拿出两本古黄色油皮小册子,道:“错不了,一本是他称尊天下的‘大挪月神吸力神功’,另一本是所向无敌的‘月神掌剑谱’。”

“我是说内容如何?”

关西晴道:“我看过一遍,有的深奥难懂,不过里边所记载的全是上乘武学,只怕参不透、不怕此笈是假的。”

“这就奇怪了……”

小千仍觉得此事太过于不可思议,怎会变成真的?这么说来,黑衣人所说的“月神教主”可能就是武帝了?

如若是武帝,那他又何须派人捉拿自己?若他想要见自己,说一声就可以,何须如此大费周章?

关西晴道:“说来话长,我们进去再慢慢谈如何?”

小千一颗脑袋两个大,迷迷糊糊的跟他们走向自己前些日子居住的“落泉小筑”,雅居前的庭院石椅,坐了下来。

关西雨和秋芙已双双离去,准备弄点茶水和午膳,也趁此让两人有机会谈及较隐密之事情。

关西晴已苦笑道:“小绿豆,你不懂,我也更不懂了,突然间,一切都跟料想的不一样,不过结果已不能改变,我确实得到了这秘笈,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一切都是小千所计划,如今事情有了变化,他反而比关西晴更加迷糊了。

小千稍加整理思绪,遂道:“你说说看,当时情况是如何?”

关西睛道:“当时我钓起九花鲑鱼时,就有几名黑衣人将我带走,我曾反抗,却经不了那些人的高绝身手而被制,后来我醒来,已在一处隐密的……好像是穿凿的漂亮山洞中,然后就有一名白发老人问我……”

小千截口道:“他多高?八尺有没有?他穿金黄色锦袍,眉毛浓粗、还有一处刀疤?”

他问的全是七星湖所见的那个老人,因为他的头发也是全白,小千灵机一闪,已做此联想。

关西睛却无奈一笑,道:“我也不清楚,他是坐在黑暗角落,除了稍微可以看见白发以外.其他都相当模糊。”

小千感到失望:“声音呢?是低沉还是尖锐?”

“平平淡淡的,却有一股摄人力量。”

小千问不出所以然来,只有苦笑着,除了白苍苍的头发稍微有可能是那名老人以外,其他都难以猜知。

他不得不暂时先放弃,此人与老人的关系。

关西睛道:“你也别泻气,武帝似乎也想见你……”

“是啊!他早就想见我了!”小千自嘲笑道;“早知道是他,我也不必死命的逃给那批黑衣人追!”

关西睛道:“我不是说这些……”

小千愕然瞪向他:“不是黑衣人想捉我,难道还有其他原因不成?”

关西睛含笑道:“当时武帝问我可曾钓起九花鲑鱼,我则照实回答,是你教我的。他则说很想见你,你想不想见他?”

“当然想!”小千追问道:“他还说了些什么?”

关西睛道;“他说能钓起九花鲑鱼的人,就有这个缘份获得秘笈,但懂得离水三寸而钓起鲑鱼方法的人,才有可能参透秘笈中的玄机,他希望你也能练秘笈上的功夫。”

小千一阵欣喜,抢过秘笈翻阅,里边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案。

他得意道:“那小子真识货,就怕此秘笈是假的,否则我必定练个彻底!”

关西睛道:“武帝特别交代,如果要再见他,必须练完此功,否则将见不到他的人;”

小千愕然道:“他为何下这个规定?”

关西睛道:“当时我也问过他,他说赠秘笈有若收弟子,若弟子慧根不佳,见了仍是枉然,他订下‘太公钓鱼’就是要找出慧根佳的人去练这秘笈,如果练不成,他将考虑再找他人,所以才订下这规矩”

小千频频点头,以武帝称尊武林,他是须要慎重找寻弟子。

这些他倒不操心,他操心的是自己一大堆问题想找武帝问个清楚,却还得花时间去练功。

关西睛又道:“秘笈记载十分神奥,恐怕只有门主此种天份的人,才能领悟了。”

小千黠眼道;“你练不起来?”

关西睛摇头苦笑:“如果以自己能力,恐怕无法练成此种神奥功夫,须要经过指点才行。”

他希冀的瞧着小千,似乎希望能得到他的指点。

可惜小千自己知道自己多少斤两,关西睛练不出来,他可就更加难练了,不过为了维持自己身份武功之高强,他只得硬装到底。

最主要,他得练个一招半式,也好去见这神秘的武帝。

再则,他有点赌气的想参透秘笈玄机,以表示自己慧根果然不同于他人。

他已转样笑道:“放心!一切事情包在我身上,你能拿回什么鬼功夫,我就能练什么,当然啦!我能练,你也能练!”

关西睛马上拜卸谢道;“多谢门主指点,在下感激不尽。”

小千咯咯笑道:“朋友一场,还谈什么多谢?你都能把秘笈交给我,我还忍心看着你练不成?”

关西睛一阵喜悦:“也许这全是缘份,能和门主作朋友,实是小弟的福气。”

小千笑道:“更福气的事还在后头呢!”晃了晃秘笈:“你说我该先练那项功夫?比较重要而有效的。”

关西睛道;“照理来说,该是以内功较为重要,因为若无内力运行,招式将无法达到完全的威力,但门主内力已臻化境,那就以剑谱较为适切,立时练,马上可以派上用场。”

小千心头已有了决定,自己缺的正是内功,否则也不会三番两次吃瘪,遂道:“听说内功较为难练,你不也不能参透?”

关西睛干笑道:“实不相瞒,小弟连第一面的图案及运行的方法都不能解悟……”

“这就是啦!”小千翻开秘定第一页,有三尊坐、蹲、立的人形图案,鲜得不同于其他的练功图。

他道:“第一招都看不懂,若要你先练内功,反而在浪费时间,不如我先练,等悟懂了再解说给你听,如此又省时又省力,是最佳的方法。”

关西睛已喜悦道:“多谢门主,小弟何德何能……”

“又来了”小千截口道:“少在那里一副酸秀才口气,听得怪蹩扭的。”

关西晴霎时窘笑道:“是……我错了……我会改进。”

小千将剑掌谱丢还予他,道:“认真练,别辜负了武帝对你的厚爱。”

关西睛稍带激动道:“这当然,小弟必定倾全力学此功夫。”

小千满意点头,突又想到什么似的,问道:“照你所说,只要练完武功,武帝就会见你,他怎么知道你何时练完功夫?又如何来见你?”

关西睛道:“这问题武帝已说过,他随时会关心我的一切,他自然会知道我练功的进展了。”

“也就是说他随时会派人监视你,或是考验你的武功了?”

关西睛颔首:“也许吧!”

小千闻及此,不禁溜目往四周屋顶、楼梢。林叶密处瞧去,如此随时可能受监视的地方,他可无法专心练功。

尤其他不能被人看穿一点武功也不懂,这将对他相当不利。

他道:“你能随地练功,我可不一样,我得找个没人去的地方才行,你有这么一个地方?”

关西睛怔然道:“此处不行吗?我可以遣走所有的人……”

小千摇头道:“练功就怕扰心,他们虽然可以离开此地,但随时有再回来的可能,我不能提心吊胆,天天拎着一份心准备应付他们,这对我影响很大。”

关西睛闻言也不再坚持,道:“既然如此,门主不妨到此居后山,找个隐密处练功,至于三餐,我再派人送到附近,想必不会受到太大干扰才是。”

小千频频点头:“如此甚好,饭菜就交给秋芙送好了。”

能见武帝,似乎一切有关父亲生死之谜,以及杀害母亲凶手都可解开,小千此时最为渴望的就是与他见面。

当然,也对练功兴起了莫大兴趣。

未等及秋芙将午餐作好,他已叫她把作好的先送上来,三两口囫囵吞食,已准备往后山隐密处寻去。

他只交代如果大板牙回来,别让他找到地头,以免扰他练功。

在练功万事急的情况下,尽管秋芙才见他不到几分钟,也忍着戚然的心情,让他上山去了。

关西睛也不敢耽搁,马上也回自己起居室,练起剑谱,总希望别差小千太多,免得日后更加困窘。

如此一来,秋芙和关西雨又落个清闲,没事也耍几招功夫,或是逗着小貂儿玩,还好她们已知小千下落,玩起来也开心多了。

小千找了一处隐密山洞,在一山谷深处。

若非有意,倒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石洞以前似有人住过,还留下不少烧过之灰炭木技。

小千稍加整理,也开始练起功夫。

秘笈封皮刻有草体黑字“大挪月神吸力神功?”

小千喃喃念道:“大挪月神吸力神功?这么长的名字……想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鼠辈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