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21章 火烧小千

作者:李凉

一连三天,小千都在隐密的洞中练功。

除了早晚秋芙送餐来以外,他没再接触任何人。

起初,功力似乎随着内力运行而增加,可是到了第三天,他却无法再突破,老是练不出结果,功力似乎在迟滞现象。

照此下去,将有不良后果,他找不出原因,又想及了鼠辈老人,他可能知道原因所在。

是以趁着月夜清静时,又往老人住处行去。

一回生二回熟,他很快找到老人洞口,将原因告诉老人。

老人得知他已来到,心头升起一阵欣喜,马上追问:“小娃儿,你不妨将这段密秘功口诀念给我听,不定老朽能找出毛病来。”

小千很快翻开秘笈,念道:“阴阳衍生之后,接下来便是:紫宫三现太虚境,日日回归天地门,太白飞星冲玉枢,神阙幽冥换灵台……”

老人不禁稍动容:“这真是秘笈所写?”

小千道:“真的是如此,可是我一运气,好像真气就要岔开,在‘紫宫穴’还好,但化成太虚无境时,人从‘日月’穴反归‘天门’,就是‘百会穴’和‘地门’-‘涌泉穴’时,真气就聚不上来了。”

老人道:“那你何不先窜‘百会’再回归‘涌泉’如此不就顺得多了?”

小千道:“话是不错,可是下面一诀‘太白’穴要运劲冲向‘玉柏’穴,从下往上冲,一时也冲不了,真力就形成真空了……”

老人道:“你可以先运劲到‘王柏’穴再往下冲,力量不就够了?”

小千又道:“更奇的是在肚脐附近的‘神阈’要幻化幽冥连上背部的‘灵台’,这简直不可能嘛!若真力化成无形,不就等于散去功力了?”

老人道:“可以连上‘中冲脉’,如此则不必散去功力。”

小千道:“可是秘笈为何没写?”

老人轻笑:“或许遗漏了吧?”

“遗漏会那么多?”小千又将下面口诀念了一大堆。

似乎这些都不甚合乎常理。

老人听得眉头直皱,他也觉得这秘笈记载悖乎一般武学。

小千念完了,才道:“我知道这其中必有道理,可是我就想不出来,老头,你帮我想想?”

老人轻笑:“我想出来了。”

小千激动道:“当真?是何原因?”

老人淡笑道:“这是烂秘笈,一无用处。”

小千愕然道:“你敢说武帝的秘笈是烂货?”

老人淡笑道:“也许未必,但这本不是记错了就是胡乱凑成的,一点用处也没有,倒不如丢掉它,老夫教你新的内功心法!”

小千哪能接受他人奚落自己心目中的偶像?霎时斥道:“你休想!我是来叫你解答,你竟敢要我学你的功夫?”

老人道:“这秘笈太过于违背常理……”

“就是如此才能使武帝功夫天下无敌,你是嫉妒他,所以故意说这秘笈一无是处?”

老人没想到小千会反应如此激烈,遂改口道:“小娃儿,你既练得不适合,就不要再勉强练下去,否则这对身躯伤害甚大……”

“谁说有伤害?”小千嗔道:“我只是想不透,哪来的伤害?解不了就算了,干嘛硬说这秘笈一无用处?”

“小娃儿,我说的是实话……”

“什么叫实话?当初你为什么不说它无用?还利用它替我冲穴?”小千冷道:“想不通就说想不通,我自己慢慢想,也由不得你说它是烂货?”

老人有些焦急:“此种运行方法,实是不能练……”

“什么不能练?”小千故意唱反调:“我就练给你看!”

“小娃儿那会错乱经脉,轻者武功尽失,重者当场毙命!”

“鬼才相信你的话!”小千得意道:“我练定了,你解不了,算我白来,再见!”

头一甩,小千已往洞口行去。

他一直认为武帝武功天下无敌,怎能接受老人所言?

老人听及他离去脚步声,更是焦急,已喝道:“站住!那功夫练不得,听到没有?”

他显得激动而不自在。

小千却捉狭的答着:“奇怪啦?秘笈在我手上,脑袋也长在我头上,我爱练不练,你管得着?你还是好好闭关练你的老鼠功吧!鼠、辈、老、人!”

他一字字叫着老人名号,极尽捉狭的笑着,已奔出洞外。

老人更急的吼着:“那是‘倒转阴阳功’,千万练不得——”

他的声音由激动而沮丧而悲叹,似觉得无法阻止此事而感伤。

可惜小千已舍他而去,不愿接受他的劝告,兀自想练武帝的绝世种功。

也难怪他会如此,一方面是对于武帝的向往崇拜,另一方面却觉得武帝能称雄武林,其武功必定有独到之处。

说不定此种练法就是它的特色,只是老人未曾见过而已。

小千走了,老人感到一阵空虚,他不知为何会对小千如此的认真,硬要阻止他练这功夫。

然而已阻止不了,他只有祈祷了。

“希望他能及时醒悟,否则后果……唉!实在不堪设想……”

老人的感叹,充满了悲怅萧索,好似天际蒙了乌云的月亮,光泽尽失而黯淡多了。

不知是他说的正确,还是武帝武功确有独到之处?

如若是后者,那还好,但若如老人所说,小千岂非要遭了殃?

他当真不顾一切在练神功?

小千回到洞中,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呆懒的坐在洞内,漫不经心的翻动这些秘笈。

他只是想气气老人,并未完全把他的话置之不理。

尤其是老人一直对他没有恶意,还帮了他不少忙,他并没有伤害自己的必要,他说的话自有一些道理存在。

当时他为何如此激动的要阻止自己?还喊出了“倒转阴阳功”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小千想不通,他又回头想想武帝,他一直以为武帝就是送玉佩给自己的老人,也就是冒牌的武帝。

谁知道关西睛会突然的把武帝秘笈给带回来,而将他的想法给否定了。

现在,若是秘笈是假的,那么关西睛也受了骗,要是如此,则此老人一定和武帝有某种关系存在,否则他哪来的假秘笈?

如果秘笈是真的呢?

这一切不就是误会了?尤其误会心目中敬仰的武帝,这可是大大的不敬。

小千拿不定主意,从家中逃出来开始,他就完全处于逃逸而被动的局面,全然没有主动追查凶手,这是他娘的遗言,在他心中总是形成负担。

如今局势已有所转变,似乎一逃至中原,就未曾躲过敌人追踪,若再如此逃下去,能躲得掉吗?还是狠起心神与仇家较量?

这些日子,全靠宝衣保命,如若真的碰上仇家,能逃得过他的毒手?

尤其母亲临死,那种惶恐脸容,可见那人武功之高强,已到达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要报仇,还得练真功夫不可,要当猎手,仍须要高强的武功。

可是这秘笈所记载的又是何种功夫?

是真是假?练了是否真有害处?

他的心仍飘浮着,未能下定决心。

洞外冷风徐来,一股寒意涌向心头,小千不由打了个冷颤。

这冷颤让他感到不安,好似有何危险将逼近。

不自禁的,他已想探往洞外瞧瞧。

突然间,洞外已传来残酷姦笑。

“小杂种,今晚看你往哪里逃?”

“糟了!”小千顿感不妙,抓起秘笈就想往洞口冲。

岂知蓝青光一闪,数颗暗育子已打向小千,逼得他连忙滚退。

不知何时,柳再银已摸至此地。

他姦黠的把住洞口,姦笑不已:“你再嚣张啊?大爷今天就把你给活活烧死!”

洞口可是密封的,若外边放把火,小千想逃都无处可逃。

他暗自苦笑不已,仍保持平静姿态,爬了起来,冷笑道:“柳再银你也不嫌累,大老远的送来让我揣几脚,实在是欠人揍!”

柳再银冷残笑道:“你有资格吗?来呀!大爷就站在这里等你来踹,我倒想看看如何……”

“这样踹!”

小千趁他话未说完,已飞身而起,他早就专于轻身之术,如今内力又经老人引导,再打通任督两脉,威力自增加不少。

突然发难,快如电光石火,信地一声,硬是一脚瑞中柳再银左大腿,踹得他惊惶失措的跌憧洞壁左侧。

小千一击奏效,已呵呵笑道:“如何踹?这还要问吗?脚举起来就往你身上踹,简单得很嘛!”

风凉话说归说,他仍未放慢身形,直往洞外射去。

岂知又有几道寒光快捷的打向其前头,小千不得不闪让而举掌想击落暗器。

就在他反击暗器之际,黑暗中又窜出三条人影,各举三支利剑,快如奔电的砍向其全身要害。

小千自恃宝衣刀抢不入,但手脚可护不了,眼看对方出手狠猛,招势又凌厉无比,想冲出去已是不可能,只有硬拍两掌,将身形拉高,让出左胸挨他一剑,藉着剑势劲道,又将自己送向洞口斜右侧,准备开溜。

然而柳再银早已怒火攻心,虎视眈眈,见及小千身影落于空中,其势将竭,冷笑一声,银刀已划向其右肋,身躯也追掠而至。

小千苦笑一声,骂道:“柳小贼,我看你踹一次不过瘾是不是?”

眼看银刀将至,小千也无力再问,准备挨他一刀,右手已相准准的等待机会。

柳再银突见将要得手,已冷笑道:“大爷先捅你几刀再说。”

银刀触及小千腰际,他正感得意。

谁知小千右掌已掴向其脸颊,谑笑不已:“我先掴你几个巴掌再说!”

柳再银眼眸一花,已吃了一巴掌,辣得他眼泪快掉出来,他才想起小千有刀枪不入之能,这巴掌算是白挨了。

小千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宝衣挡住了银刀,但此刀乃柳再银愤怒而发,其力之重,直如千斤大锤般,撞得小千疼痛不已,滚落地面,又被三把长剑逼向洞中。

他抚着腰际,强忍痛楚,仍谑笑道:“小贼孙,这巴掌你还满意吧?”

柳再银愤怒难消,厉道:“我会让你死得很惨!”转向三名手下,愤怒挥手:“给我烧!”

三名手下霎时腾身掠入暗处,马上丢出几捆干柴堵住洞口。

柳再银冷笑,一个抽身倒掠,三名手下马上丢出像似磷粉火葯之类东西,轰然一响。干柴已燃,烈火滔天。

小千眼看洞口已被火焰封住,心头也急了:“什么嘛!吃他一只烤鸡,现在要变成烤人了!”

他试过想突围冲出火墙,却耐不了高温而被逼了回来,眼看外边不时丢进柴捆,不出半刻钟必可烧到洞底,到时小千也得化成灰烬了。

小千已焦急的喊叫:“鼠辈老头快来救火啊—一我快被烧死啦—一”

为今之计,他只有大声喊叫,以能引来老人将火势除去。

洞外柳再银闻及小千叫声,已哈哈大笑:“我就不信烧不死你!这就是你和柳家作对的下场!”

小千不停吼叫,老人也听到了,他却无法出洞似的,一把怒气已涌向心头,突地他已咆哮狂吼。

声如劈雷,震得山峰抖动而隆隆作响。

柳再银听及此声,已心生俱意,深怕又有高手出现,到时想走就难了,赶忙指使手下将木柴全往洞中丢去,自己则先行往山下掠去。

木材再添,火势更旺,宛若黑暗中火山爆发,十里开外皆可瞧及。

可怜小千仍被困于洞中无法脱身。

若再无人搭救,他将活活被烧死。

三名剑手添足了柴薪,也相继离去。

此时除了火势滔掠呼拉声,以及柴火烧的劈啪声以外,小千的叫声似乎也被烈火给吞噬掉了。

远处,已传出秋芙的悲叫声,她已发现火焰,一股儿想及小千可能遭难,奋不顾身的就往山区跌撞而来。

“小千儿,你不能死!再忍着点,我马上来救你一一”

声音急切而悲怅,不顾黑漆山径,没命的就往前追撞,溅湿了呢泞,刮伤了肌肤,跌肿了膝足,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一颗心只挂在小千身上,如若小千死了,她将会投身火窟,陪小千一起死。

然而她却没那么好运,竟然被柳再银给碰上。

突见秋芙,夜色漆黑,他以为是秋蓉,已拦向秋芙,愕然道:“秋姑娘,你怎么会来此?”

秋芙只惦着小千,一路撞了过来,嗔过:“让开!我要去救人!”

“救谁!你的心肝宝贝不就在此?”

柳再银已一手将她揽住,凑上嘴就想亲吻。

秋芙见状大骇,双手拳头直往他身上落去,厉喝道:“放开我,听到没有?”

柳再银似被她打出*火,邪婬笑道:“怎么放?你在家里不是乖乖的,今天怎么野起来呢?好啊!换个花样也好!”

他已将秋芙按在地上,就想亲密一番。

秋芙逼急了,厉喝道:“放开我—-”一张嘴就往柳再银手臂咬去。

柳再银一时不察,硬是被咬个正着,痛得他尖叫不已,怒火不由泛生,骂道:“贱女人,我看你是不吃敬酒吃罚酒!”

一手扯拉秋芙秀发,一手已扯向她衣衫,唰的一声,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1章 火烧小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