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22章 水淹柳家庄

作者:李凉

秋芙倚门默然呆立,不知时间流逝,一直到太阳爬过楼顶,射向她眼睛,才把她惊醒过来。

匆匆的改拾换装,她知道关西雨又快来替她诊伤换葯,随后一起练功了。

柳家庄院依旧耸立在江河柳堤畔,静谧之中带着庄严。

柳再银瞒着他爹私自找寻小千出晦气,自以为烧了小千而自命不凡,已不时在家中吹嘘,还不知道大难将要临头。

不到三天,小千已潜至柳堤。

他很快在柳家西方小山坡上面眺望,把柳家瞧个一清二楚。

他知道以自己力量,若硬碰硬,所收的效果并不大。

因此,得用点伎俩才行,看了老半天,他已有了决定。

“嘿嘿,柳再银,你用火烧我,我就用水淹你个半死,看是你的火行,还是我的水管用?”

柳家偌大一片庄院就在柳堤岸边,他们为了风雅,还筑了庄河之类的小沟河,平常由庄前流进,庄尾排出。

他们并且将水引进庄内小地、曲流,倒也添加不少情趣。

小千只要把庄尾排水口给堵起来,让水位上升,柳家庄可是现成的漏水船,不沉入水中,也得溺了一半。

而且这方法也不必考虑到会泛滥成灾。

因为,当初柳家在设计内流河沟之时,就想到江河水位会随着雨量而增高,是以在河沟外围已利用小坡方式加高不少,足已应付任何水位倒灌,当然,柳家内侧也有此种设备。

但此时水位不高,他们并没将流入庄内的水口封锁,若来个大江涌流,保证让他们措手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大水冲倒龙王庙”的绝妙好戏。

小千瞧算一阵,已先行离去,再回来时,已近黄昏,他扛了一大袋雷管,准备炸堵庄尾河沟,以让江水倒掩柳家庄。

很快的,他已将雷管埋妥,只须将河沟两旁石块、土堆炸崩,目的就能达成。

一切安置妥善,他才想到少了大板牙,不知该如何引爆,自己还得找柳再银算帐,若点了炸葯再赶去,恐怕会被他溜掉。

想了想,他终于打主意到这只快要比人精明的小貂儿身上。

手一招,小貂儿已从柳树上掠了下来。

斜斜的瞄向小貂,他暖昧笑道:“脸绿绿你过来!”

它亲昵的落在小千手掌中,像只小狮子的脸容兴奋的笑着猫爪般的前肢已抓抚小千拇指,甚是讨人喜欢。

小千轻抚它头额,笑道:“你闲着也是闲着,我给你一份差事。让你也快活一下如何?”

小貂儿猛力点头,口中吱吱叫着,在问小千要办何事?

小千有点捉狭道:“放炮,你会不会?”

小貂儿一阵茫然的瞧着小千,它不懂何者为“放炮”。

“不懂?是不是?好,师父今天就教你新绝活。”

他将小貂儿放于地面,自己也坐了下来,拿出一支火摺子晃道:“这叫‘火摺子’,跟我说一遍!”

小貂儿已伸手去摸,也叫出“窝遮吱”。

它细脆的声音,虽走音不少,却能让小千满意。

小千轻拍它脑袋,笑骂道:“一副贼头贼脑,再几年下去,我看下一届的新科状元会出现不是人的局面。”

他已幻想此种局面将是何等有趣,而笑的甚捉狭。

新科状元是啥玩意儿,小貂儿可听不懂了。

“不过,被小千一拍脑袋,它就知道是赞美之意,也乐得直拍手,为自己的聪明而高兴一番。

小千笑了笑,又将火摺子往地上一划,就爆出了火花,笑道:“哪,看到没有,这就是引火的东西,你来试试。”

他将火摺子交予小貂儿。

小貂儿人模人样的也划起火摺子,吱吱笑的更是惹人喜爱。

小千赞言道:“不久的将来,你就可以杀人放火了。”

接过火摺子,小千笑道:“来,我教你如何放炮!”

说毕,拿出一束雷管,继续说道:“这就是雷管,也就是大的鞭炮,你只要用火把子点燃引信就可以,我做一遍给你看!”

他示范的将火摺子触向引信。

他只是做个样式,倒没真的引燃,随后轻笑地交予小貂儿。

“看到没有,只要将引信点燃,一切就行啦!你来试试!”

小貂儿接过雷管及火把子,好奇的幌了一下,也引燃火摺子,往雷管点去。

小千满意点头,说道:“对,就是这样,很有出息,一教就会……”

他赞许的点头,也未料想到小貂儿在他赞许下竟会来真的,火摺子已往引信触去。

突听到火花滋滋爆响,小千已抬头瞧向引信,已然脸色大变,叫道:“脸绿绿你在干什么?”

小貂儿仍以为自己做对了,吱吱笑着,手中雷管引信就快引向尽头。

“我的妈呀……”

小千想躲闪,又无处可躲,急急忙忙欺身抢过了雷管,即往江中丢去,而后压着小貂儿扑在地上。

雷管方落水,已引爆。

“轰”的一响,水花四溅,还好只是单管,威力及声音都小得多,小千又丢得远,只溅到少许水花。

他苦笑道;“俺叫你做做样子,你给我来真的?”

来不及再说泄气话,抓着小貂儿,已闪向一棵浓密杨树,以免暴露行踪。

这声音不大也不小,震得远山传来回音,百鸟惊飞不少,但只一声已沉寂,倒有点像是小孩在放鞭炮恶作剧。

柳家庄也出来两名家丁,他们似无多大惊动,只远远的瞧着。

柳堤平坦,一眼便可望穿尽头,找不到人或可疑的迹象,两个人也就懒散的寻向别处去了。

“哪个小鬼……没事放什么炮?……”

一阵黠责的笑意,他们也走远了。

小千此时才嘘口气,瞪向张口结舌的小貂儿,嗔道:“听到没有?没事放什么炮?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小貂尴尬的眨了眨眼皮,仍比划叫了几声。

小千白眼道:“我叫你跟我做样子,谁叫你来真的?真是‘一触即发’!”

突然想及方才狼狈样,不禁也呵呵笑起来。

“好吧!就原谅你一次,下次再乱放炮,小心我插在你屁股他一笑,小貂儿也如获重释的笑起来,亲昵的舔着他手。

小千已掠回地面,笑骂道:“引燃雷管也不会往远处丢,你以为这是在放烟火是不是?”

小貂儿吱吱叫着,表示小千没教它。

小千白眼道:“怎么教?我才教到你如何点引信,你就已经点燃了,你有机会让我教你丢吗?”

小貂儿尴尬笑着,不敢再说。

小千瞪足了眼,这才缓缓说道:“还好我争取时间教你,你现在学会了没有?”

小貂儿赶忙点头,深怕回答太慢,又要遭到挨骂。

小千满意道:“学会了就做一遍让我看!”他折下杨柳枯枝对小貂儿道:“就用这个当雷管。”

小貂儿接过手,也有板有眼的表演起来。

当它演至点燃引信时,它却学着小千先往后逃,再转身回来抢起枯枝往水中丢去,再狼狈的趴在地上。

其动作之滑稽,让小千见了都想笑。

小千瞪眼憋笑道:“我动作有那么丑吗?”

小貂儿吱吱叫,表示差不多。

小千本想纠正它,不必那么麻烦,但想及要不是它,自己会如此狼狈,干脆不纠正它,让它出丑到底,也好报个小冤。

他已黠笑道:“你要学我这标准姿势,我也不反对,下次只要记得方向别丢错就可以了。

“来,脸绿绿,我再教你如何引燃固定的雷管。”

他带小貂儿抵达河沟,解说了一阵。

这小貂儿有了一次的经验,很快就懂得如何处理。

小千满意的点点头道:“点燃了,自己就要溜,动作要跟方才一样,只要扑远一点就行了。”

小貂儿会意,马上装模作样往远处冲了过去,再往地上扎下,足足滑了三尺余才停止。

这动作又瞧得小千呵呵直笑道:“这次就更标准了。”

小貂儿也乐得跳上跳下的奔逐着。

看看天色,太阳已西沉,黑夜又将来临,小千已有了另外的打算,狡黠的招回了小貂儿。

“你想男人最丢脸的是什么?”小千自己问,随后又自己回答:“就是被吓得屈滚尿流!”

小千黠笑不已:“柳再银一定以为我死掉了,我就装鬼来吓他,非吓得他屎尿失禁不可!”

小貂儿似乎也听得懂,拍手直叫好。

小千得意道:“你只要套上骷髅头,到处乱转就可以,吓死他以后,你就躲到这里等我一叫你,你马上放炮,知道吗?”

小貂儿兴高采烈的直点头。

小千笑道:“别高兴得太早,这可是我第一次重用你,要是你不管用,嘿嘿,以后的日子你就慢慢熬吧!”

小貂儿吱叫得甚有力道,似乎也表示自己有两下子,准错不了。

小千似笑非笑的看了它一眼,也不多说,为了要吓柳再银,他还得去准备道具,已和小貂掠向柳提远处。

三更已过。

无月,一片漆黑。

柳宅也由喧闹而归于平静。

柳再银睡在西院轩阁,他还抱了一个女人陪睡。

暮然—一

一阵冷风吹门窗路,温暖华丽卧房点着数盏烛火已被吹熄不少,只留下靠近床边的一盏在残喘的淡冷闪烁着。

小千儿已化装成满脸烂红肉,七孔不停渗出血迹,满身焦烂,血肉模糊,直如厉鬼再现。

他还带了几套妖魔鬼怪之面具,存心要吓得柳再银屁滚尿流。

窗子已开,小貂儿一无声音的潜向床边。

它很熟练的提着一袋东西钻入棉技之中,慢慢的爬向那名躶女子。

它照着小千交代的方法,先塞一颗*葯到她嘴巴,然后套一副青面狼牙的鬼睑在她脸上。

接着,再将手中那包东西漉在棉被床间及那女子身上。

这是一包鲜红的血浆,漉在床第,直如屠宰场般,血淋淋样子让人毛骨竦然惊心不已。

尤其是在三更半夜里,当真是见鬼了。

小貂儿弄妥,已经巧而神不知鬼不觉的退了出来。

一切就看柳再银的反应了。

他仍熟睡,血液慢慢渗流,已渗向他左胸,湿粘粘的,把他给惊醒。

突然间窗隔又已撞开,小千猛用劲的吹出阴风,呼呼冰冷叫着,烛火也闪跳不已,凭添不少鬼气。

柳再银一阵心寒,又触及冰冷的血液越来越多越冷。

“这是什么,”

他把沾着血迹的右手伸了出来。

只见在淡弱灯光下,右手泛出黑红胶粘的腥味。

他嗅着:“是血?”

惊惶的他已掀开棉被,不但自己沾满地身红血,整张床都已红了。

半夜三更发生这种怪事,已让他倒抽一口凉气,转身突又见着他的女人全身赤红淋淋浸在血浆中。

柳再银惊骇不已。

“玉香!”

他翻过玉香,突见好好的美人会变成瞪眼伸舌撩牙青面鬼,吓得他惊惶尖叫,丢下玉香.转身就想往外跑。

突地,阴风又起,小千儿血肉模糊的已立在窗口,冷森森的叫着:“柳再银……偿命来……”

他伸长烂红双手,就想往柳再银抓去。

柳再银乍见小千,已吓得脸色铁青往后猛退,一连绊倒两张椅子仍不知疼痛。

“绿豆鬼!会是你!”

他骇然的尖叫,转过身就往另一边窗口控去。

然而小貂儿早已套好假面具在窗外等他,见他来了,还撒一泡尿往他脸上喷,登时淋个正着。

柳再银霎时又没命的惊叫,发掌就打,可惜小貂儿只躲在头部,下身衣衫全是空飘飘的,根本不怕打。

柳再银一招无效,掉了魂似的直呼救命,又往另一处窗口撞去。

小千儿已推开了窗口飘了进来,冷森森的一笑说道:“柳再银,你好狠毒……我要你偿命……”

手一甩,一团粘叭叭的红肉酱已粘向柳再银。

柳再银失魂落魄的劈掌想击退肉团,却因太过于恐惧而失了准头,只击中一半,硬是让开花的另一半沾满全身,吓得他腿脚软,跪了下来。

“绿豆门主请饶命,我不是有意的……”

“你不是有意?为何要放火?你要我的命吗?我给你……”

小千儿突然伸手往自己的左眼挖去,活生生将一颗眼珠给挖下来,鲜红红的血也喷了出来。

柳再银啊地尖叫,已闭上眼睛,往后直缩,他哪看过如此残酷的手段。

还没来得及让他多想,小千一颗眼珠已丢向他嘴口,冷酷道:“你要我吗?要吃眼球吗?很好吃喔……”

柳再银惊骇厉叫,不仅吐出鲜红红眼珠,也将胃内秽物给吐得满地。

“你不是要杀我吗?我头摘下来给你好吗?”

小千不让他得到喘息,右手已摘下脑袋,阴森鬼笑的往他丢去。

“啊—一不要—-”

柳再银赶忙躲开,已没有那胆子去看人头到底是真是假,掉魂般的缩向墙角,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发抖,离吓出屎尿已是不远了。

小貂儿接过人头,相准准的就往柳再银丢去,打得他再次尖叫,混身乏力,牙关直打冷颤。

这可把小貂儿乐得四处乱窜,也带动了面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水淹柳家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