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24章 再次遭擒

作者:李凉

  远看崖下是片树林,岂知狼牙山危险就在此,明明是林区,只差几寸就是深崖,猎

手摔下去,连回音都没有了。

  小千见状,不由激动叫好:“好小子,你可以替我赚钱啦!”

  小貂见亦是一阵得意,较快的又掠向小千。

  “这招‘蛋打大笨牛’堪称武林一绝,脸绿绿你快出师啦!”

  小千话来说完,突见背后两把利剑已快捷无比的刺向他。

  曾几何时,已有两名猎手不约而同的找到此处,两人为了抢攻,皆拼尽全力的刺出

此剑,势之快之猛,可想而知。

  小千一时得意忘形,顿觉背部有剑气冷劲逼至,想躲已是来不及,暗骂道:“偷袭

算什么好汉!”

  避无可避,只有硬挨了。

  还好对手全在认穴而攻,想一剑毙命,刺的全是背部“命门”死穴。正好让宝衣护

住穴道而化去危机。

  尽管如此,小千也被猛劲剑气撞得往前栽,差点也摔向山崖。

  两名猎手一击不中,又各自抢攻,往小千身躯刺去。

  剑光抖亮,好似毒蛇纷飞。

  就在此一刹那,两道更快捷的黑光已朝他俩刺来

  此光速快而直,形成一个黑点,这正是剑术的最上乘之一“删繁化简”,其速度已

超过眼睛停留的影像,只能看到一个小点而已。

  黑光点一闪即失,两名猎手已站立不动,一把剑仍举在空中,咽喉已渗出细薄血痕,

一命已呜呼哀哉。

  发出光点的正是战天和战神。

  看样子他俩授命必要时要杀的人不是小千,而是那些猎手。

  两人结束猎手性命,马上隐入暗处,免得小千发现而起了误会。

  小千很快转过身躯,也瞧见猎手不动了,顿觉奇怪,说道:“奶奶的,到底是谁在

搞鬼?”

  他也看出猎手咽喉的血痕,分明是被人宰了。

  小貂见已冲至,三两下已将两人撞倒,吱吱高兴叫个不停。

  小千苦笑道:“有什么好高兴?又放马后炮,揉揉我的背吧,疼死我了!”

  他让出背部,小貂已很快掠向其背心,抓着手就揉了起来。

  “此地不保险,咱们还是先溜为妙!”

  未敢停留,小千已往山区险处躲去。

  直到认为安全了,他才躲在一处枝叶茂密的针叶林中。

  他在想,会是谁在暗中宰了那两名猎手?这分明是在救他。

  令他不解的是,天底下有谁会救他?

  苦恼和尚?创痴?还是另有过人?

  他决心把此人给引出来,看他到底有何目的?

  可惜他没想到会是乌锐搞的鬼,这恐怕很难将战天及战神给引了出来。

  想了想,他已有了计划,瞄向小貂儿,谑笑道:“咱们要用泻葯啦了从现在开始,

我就明目张胆的现身、一直在山区乱撞,引得他们注意,然后再往高处逃,到时他们追

累了,一定会找水喝,在水中下泻葯的事就交给你办啦!”

  小貂儿也感受到一股捉弄意味,猛点着头。

  随后小千从布包掏出不少青色果实交予它,它竟然先吞入腹中。

  小千愕然道:“你该不会真的拉不出来,要吃这玩意儿吧?”

  小貂儿吱吱叫道,骂他那么没知识,又从口中将果实给吐出来,表示只是将果实寄

放在肚皮而已。

  小千打趣笑着:“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可是要有个万一……”

  小千答而不说。

  貂儿白他一眼,不再理他,已先行遁去。

  小千知道这个小貂儿它混身有避毒之能,可是仍然掩不了想嘲惹它,说说风凉话也

好。

  见它离去,小千也未敢怠慢,举步就追,口中仍谑笑不已。

  “喂!有这么严重吗?刚吃下去就见效了?”

  边笑着,他也追了上去。

  果然在戏耍中追逐,不到盏茶工夫,已缀上了数名猎手。

  小千依计划进行,凭着一身高绝轻功,不停的在险峻崖岭腾掠,存心将他们给累的

口干舌燥。

  经过两个对时的追逐,小千也觉得累了,落脚处正是在高岭的一处几丈宽面的清澈

水池。

  小貂儿早就在那里恭候多时,准备下葯。

  “等等,我先喝几口再说!”

  小千一方面也着实渴了,另一方面也想演的逼真,欺向池面,一头就栽入水中,咕

噜噜喝了一大口。

  随后小千才转向小貂儿说道:“可以下啦!”

  小貂儿吱吱黠叫着,逗笑的表示已下了毒。

  小千瞄它一眼,一个响头敲得它抚尖叫,小千这才呵呵笑道:“你敢下毒让我喝?

吹牛也要打草稿!”

  小貂儿本想开开玩笑,没想到是自讨苦吃,挨了一记,只叹自己命苦,跟错了人,

苦笑不已。

  小千黠笑道:“下次要学聪明点,宁可下了毒不说,也不要没下毒就乱说,知道了

没有?”

  顿了一顿,小千起身又道:“我走啦!”表情转为认真而逗惹,笑说道:“现在可

以下了。”

  说完已掠向前方不远的山峰背后,有意无意的露出一衫半角,好让追逐者放心他还

没走脱。

  小貂儿很快掠入水中,它只要将果宝咬碎,吐于水中,就已达到下毒的目的,随后

也轻巧的溜向暗处。

  不多时,连续追来五六位猎手,他们虽相距甚近,仍保持不打交道,各自潜向水池

附近。

  此刻见及小千仍在暗处躲藏,于是就放心了。

  在疲惫干渴下,已有两位先行欺向池边饮水解渴。

  两人一进,其他数人也跟着跟进。

  他们并非怕池水有毒而慢了半拍,而是想通前两名为何先喝水?

  原来他们是想借水的清凉解渴,希望赶快恢复体力,以能快捷行动,省得让他人先

行得手了。

  喝水有先后,动作差不了多少。

  小千一见着他们已经喝了水,为了使葯性发作更快,他又已憋笑着往更高峰的地方

奔逃。

  除了引这些人上钩,他还想骗出救他的人。

  猎手见及他遁去,未敢再停留,马上又追前。

  直至一处山岭,小千已回过头,大声笑道:“各位辛苦啦!现在该是我们较量的时

候了。”

  他当然是已经发现猎手们脚程已慢了不少,而且十分不稳,想必葯性已发作了,才

回过身来

  几名猎手果然微偻着腰,冷汗直流,可能在忍着肚子之绞痛。

  “各位很想轻松一下吗?随便找个草地蹲,想必能让你们满意的!”

  说归说,小千已抽出短刀,争取时间,喝声暴起,人已经冲向那迎面而来的两名猎

手了。

  猎手虽腹痛如绞,但两军交手之际,仍容不得他们松懈,兀自抖直长剑,宛若晴天

霹雳那道闪光,威力不减的刺向小千胸前要害。

  不但是他们两位,另外四名也想拚一时之力,以能凑功,他们也出剑刺出威力的一

掌。

  “来得好啊!”

  小千本就不想赢此局,以能引出暗中救助自己之人。

  一个照面,短刀已封向两把利剑,将它点偏两寸,借着自己快速身形堕向两人下空,

一刀已划中一名猎手左腿肚,又以一记右脚扫中另一名猎手双足。

  “想杀我,还早得呐!”

  一招得手,他已得意而笑,身形往前滚去,想再次攻击,却故意露空门,让几把利

剑落往自己胸腹。

  他已惊叫:“啊—一救命……”

  “命字”仍在口中,突见一条青影已快逾闪电般的射至,含带一道青光的罩裹几名

猎手。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只听金铁交鸣声轻脆响起,几名猎手已往后倒去,他们视如生

命的剑全然脱手,显然已受了致命一击。

  小千则平平稳稳的躺在地上,两眼直瞅向这熟悉修长的身影,他惊愕说道:“是个

女的?”

  来的并非战天和战神,而是一位秀发披肩的貌美少女,这使得小千感到非常的意外。

  更让他意外的还在后头。

  突见少女转身瞄向小千,那冰玉肌肤的冷艳,含带几许任性的眼神,正是小千最不

想看到的脸孔。

  他已闪了眼,尖急不能自制的叫出口道:“我的妈呀!怎么是你?”

  二话不说,滚个身就想往任何一处方向逃,就算是悬崖,他也会往下跳。

  再如何,也不会比落入女人手中还惨。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自称“月神教”的水月。

  不知怎么,她竟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若以小千把水柔骗入大缸的罪行,这次如被捉了回去,不脱层皮,恐怕也得披青带

紫了。

  水月见他想逃,身形一闪,已阻住他的去路,冷森说道:“绿豆鬼,看你能再往哪

里逃!”

  小千急忙又转身,朝着另两名尚未被放倒的猎手,急叫道:“你们快把我杀了,快

—一”

  这两名正是先前攻击小千的那两人,他俩已搂着肚子,无力再作攻击,只想找个地

方蹲下来。

  小千见状登时苦笑不已:“什么世界嘛?怎会变成此种局面?”

  水月冷笑道:“你是束手就缚呢?还是我捆着你走?”

  小千一个滚身又往另一处撞去,随便抓过一把长剑便扔向水月,没命的就往前狂奔。

  “救命呐—一女人杀男人啦—一”

  他想还有不少猎手,总不会每个都如此吧?

  水月很容易就挡掉撞来的利剑,她也想让小千吃点苦头,于是欺身猛追赶,却不急

着逮人。

  猝然间,战天和战神也赶来了。

  小千如获至宝般的奔向他们,急叫道:“老兄快帮个忙,这女人犯了规,闯入禁地

了!”

  岂知战天和战神也是脸色苍白,手抚肚皮,似乎也中了毒,他俩只能勉强举剑,想

反攻已是有点力不从心。

  小千见状脸容又苦了起来,道:“我的妈呀!你们忍着点,不喝水难道不行吗?一

定要泻个够才过瘾吗?”

  他哪知下个毒,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心头懊悔不已。

  眼看战天战神两人也罩不住,他赶忙又往前乱撞,能躲得掉这要命的罗刹,其他的

都好办了。

  水月很快逼近战天和战神,冷笑道:“凭你们?还是替自己想想吧!”

  打出一掌,劲风扫处,轻而易举的就将战天和战神给逼退了,一个腾身又追向小千。

  战天与战神实在耐不住腹痛,当真只好找地方蹲了。

  小千逃不了多久,又碰数名猎手,希冀的又叫道:“快来啊!后面那女的更值钱,

杀了她,要什么有什么。”

  可惜这些人似乎也中了毒,若不是小千撞来,他们可能都蹲在此处,现在虽举着剑,

但气势已弱了不少。

  小千又绝望了:“怎会如此?你们难道非喝那口池水不成?”

  此时小貂儿已奔出来,得意的吱吱叫着,还不时指向那些猎手,他表示自己不只在

一处水池下毒,才有这么好的成绩,想邀一顿功劳。

  岂知情势已变,小千终于明白为何这些猎手都中了毒,全是小貂儿惹的祸。

  马上一个响头已拍向它后脑袋,嚷道:“一人拉已是很严重了,你还叫众人拉,你

有没有良心?”

  小貂儿被打得莫名其妙,笑声也没了,征愣的瞧视小千,不知所措。

  它哪知“人”的世界那么奇妙?本是对的,马上就成错了。

  水月已很快追上,冷笑的走近,说道:“小绿豆鬼,你就认了吧!再也没人救得了

你了。”

  小千心知水月轻功不在自己之下,想逃走已是不易,倒不如静下心来,和小貂联合

对付她,也许还有一丝希望。

  想至此,小千瞄了小貂儿一眼,冷笑道:“你真行,要毒就全部毒,还留她一人干

啥用?”

  小貂儿已然猜想小千方才那响头,是在责备它漏了一人,而不是怪它下毒下得太过

火了。

  如此则有挽救机会,不禁目标也指向水月,准备也把她给下毒。

  水月见它灵狡逗人,也颇有好感,但想及它和小千是同一伙的,一颗心也就提高了

警觉。

  她冷笑道:“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我不为难你。”

  小千睨眼谑笑道:“回去哪里?好让你打我不成?”

  想及水月上次陷他脖子,他就心头怕怕的。

  水月已冷笑道:“你不回去也得回去!”

  “放屁!”

  小千已和小貂儿同时往前攻,他得先尝试能否得手,若不能的话,只有想办法溜了

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再次遭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