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26章 妙才子

作者:李凉

多了一个男人,洗起澡来还真不方便,小手已被带到一处像似温泉的小峡谷中,彻底清理干净。

除了左小臂一道伤痕外,他倒还算完整,照着水面,觉得光头已理了近两个月,再加上柳再银那把火给烧得长短不齐,好似芋头,难怪水仙会那么不满意。

想想,他还是拿出小刀,再把光头刮得亮光光,显得神气多了。

洗涤过后,再换上一套淡青便装,已脱胎换骨,若不是左眼脸还留有被水柔掴的巴掌青紫印,也算是一个潇洒的和尚啦!

再次回到花园。

突然间,水仙已看傻了眼。

她看的不是小千的俊俏,而是他的一双眼、脸、鼻、嘴,竟然如此熟悉,好似长久以前就见过似的。

这正如她想像中所要勾勒出来的男子形像,本以为失望了,没想到竟又出现了。

她未能自主而贪婪的瞧着小千,瞧了又瞧,好似一不小心,这形像就会突然间消失一般。

她甚至发现小千的鼻子,尤其眼神特别的亲切,就好似长在自己的脸上一样。

小千见她如此楞眼,已戏言的转向右边脸,说道:“暂时先看一边,怎么样,你还满意吧?”

水仙怔楞道:“你真是那小黑鬼?”

小千揪向脖子那条绳索,自在道:“光看这个,也知道假不了。”

水柔在一旁也提高了警觉,道:“小宫主您别让他给骗了,他最会装神弄鬼,其实一肚子全是坏水。”

水仙怔楞中已回过不少心神,问道:“男人都是光头吗?”

水柔讪笑道:“他是和尚,才必须理光头,他是不修正道的小和尚、”

小千急忙道:“别听他胡说,和尚是光头,但光头的不一定是和尚,我还没出过家,哪来的和尚好当?”

水柔斥道:“你明明说你是苦恼大师的徒弟!”

小千白眼道:“是他徒弟又如何?谁说和尚不能还俗的?”

水柔登时怔住了。

毕竟她还是涉世未深,岂会是伶牙俐齿小千的对手?

她已恼羞成怒道;“和尚就是和尚,当一天和尚.一辈子都是和尚。”

小千眼笑道:“和尚有什么不好?行遍天下,吃遍四方,念一句‘阿弥陀佛’,连恶鬼都怕,你还有什么好嫌弃的?”

水柔怒得牙痒痒的,就是找不出话来反驳。

水仙已含笑道:“你说的也对,光着头,满好看的嘛……”

“不但好看,而区还可以用来反射月光,读书不必点蜡烛呢!”

小千向她招手,道:“别理她,我教你一些神奇的魔术!”

一闻及“神奇”两字,水仙兴趣就来,马上跟着他,走向花园一角,铺有青石的地面,坐了下来。

地面晶莹清洁、倒也不怕将衣服弄脏,若仔细看,此处在较高处,不时有雾气排来,正是打坐清心的好地方。

虽然绳索够长,水柔仍禁不住想瞧个究竟。

上次小千从水缸抓出东西那魔术、她想到现在还没想通,不过已和小千形成对峙,她也不愿靠的太近,只停在左侧八尺余——像是枯木的矮桩,坐了下来。

虽斜对着小千背部,仍可瞧清一切。

“骰子……骰子……”

小千不停往自己身上寻去,就是找不到骰子,看样子可能是掉光了,不得已只有现成再做几颗。

他找了一块硬青石,抽出小刀,已切割起来。

水仙见他如此费力,嫣然一笑,已伸手道:“给我、”

“给你?你也会这玩意儿?”

小千愕然,仍将刀石交予她。

水仙接过手,小刀一挥,青石就如刀腐般,应刀而落,平平整整,沿亮得很,露了一手精纯内力。

小千看得傻了眼,实在不敢相信这丫头和他年龄相似,竟会有如此高深武功?

水仙功下一片,又问道:“可以了吗?”

小千便楞中已醒来,干笑两声,道;“切成正方型就可以。”

水仙依言切出一颗半指宽边的石块,小千说太大了,她再切三刀,已变成四颗,大小已差不多了。

“接下来看我的啦!”

说罢,小千接过石块,轻笑不已又道:“这叫‘骰子’懂不懂?一颗骰子有几个洞?不多不少,一二三四五六个洞!”

小千在钻着骰子,一边解说骰子的功用。

水仙听的津津有味,突然见及骰子一边已六个洞(六点),小千为何还往下钻?不解的问道:“你不是说它只有六个洞?怎么你还在钻?”

小千邪笑道:“我那只说六个洞?我说的是一二三四五六个洞,加起来正好二十一个洞,知道了没?”

水仙恍然一笑,微笑说道;“原来如此。对她又问小千道;“为什么一颗骰子只有一到六?”

小千道:“这很简单嘛!一个正方形刚好有六面,每一面算它一点,不就形成一到六了?”

很快,他已将骰子钻好,耍着玩,又恢复昔日的风采:“另一个解释就是六六方能大顺,咱们比比看,谁扔的点子最多如何?”

水仙没玩过这东西,一份好奇心驱使,马上答应道:“好啊,我先来!”

她抓起骰子就扔,还认真的数着。

小千轻笑道:“不用数啦!你一定输的。”

“为什么?”

水仙有点不服的问。

小千得意道:“你只扔出一颗六点,我只要颗颗六点,不就赢你了?”

水仙半信半疑道:“你真能如此?”

“看看不就知道了?”

骰子一撒,碰碰撞撞,果然落定之后,全是六点。

水仙惊愕不已道:“这怎么可能?”

“一次是侥幸,多来几次,你就会死心塌地的相信了。”

小千一连扔了七次六点,瞧得水仙目瞪口呆,不禁也想学这功夫。

“你是怎么扔的?”

“简单啦!熟能生巧嘛!我教你!”

小千兴致冲冲的就想教她扔骰子,水仙也欣喜不已。

虽然未必学会,小千也有把握叫她扔出兴趣来。

他认为赌博就像吸鸦片一样,只要上了瘾就很难戎掉,何况是稳赚不赔的赌技?只要摸出了门路,要她就此终止,那可比戎赌更难了。

可惜小千的如意算盘打的并不好,水柔已快步行了过来,斥道:“小绿豆鬼你敢教小宫主赌博?”

她阻止了小千掷骰子。

小千瞪眼道:“你懂什么?赌博是要有银钱输赢,我只是教她玩玩而已,何必你大惊小怪?”

“你明明就是赌博!”

水柔骂了一句,已转向水仙说道:“小宫主,你不能上他的当,玩这东西,江湖有个外号就是‘郎中’,他能在不知不觉中坑了人,到时想后悔就来不及了。”

说天“郎中”水仙亦动了客,她曾听姥姥说过这两字,却是血淋淋的毒杀事件,那人外号就叫“绝命郎中”,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此时她已把行医的郎中和赌博郎中混为一处,但警惕之心仍有之。

小千瞪眼道:“我要坑,也会找你这大笨蛋,何必找到宫主身上?”

“你敢骂我?”

冰柔拉起绳索,吊起小千,用得他哇哇大叫,再也不敢作怪了。

“你放手啊!我不教就是了嘛!”

水柔一阵冷笑,才将小千给放下来,道:“别的不教,专教这些,也不怕到阎王哪里被斩手断脚?”

小千白眼道:“阎王才不会像你们这么不懂得享受。”

揉着脖子,摆着手,又道:“走吧走吧!不懂得享受的人就站一边去,我还有正事要办!”

口哨一吹,小貂儿已掠向他,已有板有眼的坐在他对面,准备和小千较量一番。

水仙和水柔只好没趣退在一边,想走又舍不得,终于还是停下来,想看看他们在玩何把戏。

小千这回也不耍骰子了,他抓起衣角,撕下布片,写上不少数字,像牌九一样推起来了

他道:“抢大小啊!输的人跪着打牌!”

小貂儿也不认输的咬牙切齿一阵。

小千洗完牌,已分发,每人各十张,数目从一到十。

比赛规则很简单,双方暗自先规定比大或比小(把小牌子写上大小各一只,事先盖在前头,比赛时打开就能明白比大或小)。

若双方各自出现大小,则此次比赛不分输赢,若两者都比大。则数目多的赢,反之则数目少的赢。

如此玩法可全靠经验和智慧,想作弊可就难了。

双方就此展开厮杀,小貂儿人模人样,一点也不输给小千。

玩了几次,双方各有输赢,都是跪着打牌,仍是厮杀得你死我活,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

水仙和水柔看得可说是上了瘾,已凑向小貂儿.帮它选牌拿牌。

突然间水柔已忍不住而急叫道:“这次比大.六点一定赢!”

声音激动而紧张,像晴天霹雳一样,把小千和小貂儿给惊住了,双双以怔愕眼神瞧着她。不明究里,她为何会喊出此话?

水柔触及小千眼光,突又从自己叫声以后已一片沉静。已然想及自己失态了,娇白嫩脸不由已红起来,够她窘了。

小千已呵呵惊笑起来道:“哇塞!我不知道你打的比我还激烈?炮放的那么大声,还保证一定赢?你刚才不是说不能赌吗?”

这话连水仙听了都觉得很不好意思,何况是水柔呢?此时她恨不得钻入地洞,消失当场。

小千仍装模作样,惧畏而佩服又带着戏谑的惊笑着:“好好好,比大,六点算你赢,你的声音早把我给吓破胆了,我心头怕怕啊!”

水柔再也呆不下去,一声“羞死人了”,赶忙回头就奔往雾区,马上消失当场,免得更形困窘。

她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如此激动的叫出声音,简直已达浑然忘我的境界了。

小千仍戏谑的叫着:“别走嘛!你的六点就快赢了,怎么可以一走了之?”

水柔哪敢回话,此事够她窘上三天。

水仙则腼腆细声的说:“我替她玩好不好?”

小千瞄了她一眼,已邪笑道:“输的人可要下跪喔!”

水仙实在禁不起诱惑,终于窘红着脸点头。

岂知水柔也硬着头皮,脸情冷漠的走回来。”

因为她已感到困窘躲闪,只会使自己更羞困,倒不如和小千较量一番,多少也可争回点面子,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堪。

她冷道:“我不相信会输给你!”

“那好啊!”小千邪笑道:“喊一声六点一定赢,我就莫可奈何,你不赢,谁才会赢?”

水柔硬撑着头皮,冷道:“废话少说,发牌吧!”

“发就发,输的人,自己看着办吧!”

小千已洗过牌,随后发了出去,水仙和水柔也已坐在地上,专心的讨论,准备如何赢过小千。

可惜小千早有准备,轻松自然对着牌,也不花脑筋想:“对付你们太容易啦!闭着眼睛都能赢你们!”

水柔不服气,冷笑不已:“这次比大!”

她放意喊出声音,已抓出牌子。

小千悠哉道:“大就大!”

他也推出牌子。

突然间水柔得意笑起来道:“你输啦!我故意喊大,其实我是在比小,口头喊的并不算,要看牌面才知道。”

小千处之泰然道:“这雕虫小计只能去耍三岁小孩,对我是不行的。”

他掀开牌子,是大、九点。

水柔一阵冷笑,以为自己赢定了,谁知牌子一掀,自己明明是押“小”,怎会变成“大”三点?

她楞住了,水仙也楞住了。她明明看着水柔押小,怎会变成大?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水仙惊愕的叫着。

小千却悠哉笑说道:“布上写黑字‘大’,是不可能变成‘小’的,你们已经输一局啦!”

两人硬是想不出是何道理,真以为小千会魔法,不禁心生俱意,玩起来亦是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小千仍是谈笑风声,说赢就赢,好似真的会变魔术一样,玩起来顺手得很,比起方才和小貂儿死拼活缠,这实在太轻松了。

为何会如此?

其实若有旁观者在小千这边一看,就不难明白是何原因。

这全是小貂儿搞的鬼,它就躲在水柔左侧,不停的伸出手指向小千打暗号,方才那副由小变大的牌子,就是它偷偷换过来的。

谁又会想到一只貂儿会精明到此种地步?

水仙和水柔被坑了都不知晓,不输,才叫怪事。

其实一只会打牌的小貂,要它偷看牌,比比手指头又有何难。

她们涉世未深,否则只要细心想想,该能想出这理由才对。

两局下来,她俩都是跪着打牌了,虽然困窘而不甘心,却输的无话可说。

几局下来,小千也玩得开心,话也说得够多了。

尤其是外边世界,他说的是口沫横飞,精彩绝伦,让水仙听得如痴如醉,真想瞧瞧小千所说的一切景物。

这正是小千所要达到的目的。

天空渐暗,游戏方告结束,小千已各自回房。

如此过了三天,水仙果然心动了。

趁着夜静天黑,她避开门外守候的姥姥,已潜向小千住处。

小千睡得跟死猪一样,倒是小貂儿已被惊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妙才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