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27章 水仙卖笑

作者:李凉

  当柳银刀被小千猛打落水狗,含恨而去之时,他已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来,先换去一

身的狼狈衣衫,然后洗去一身污秽。

  他连饭都吃不下,如此毁庄夺名之痛,他焉能不报?

  又是一个夜深人静时刻。

  他独自立在庭院,瞧着楼梢斜月西移,它曾经光辉照耀过,如今却摇摇慾坠,还蒙

上了一层冷清。

  它是否老了、衰了?

  像人生一样,有老有衰?

  当它衰落时,又有多少人在缅怀它?

  柳银刀不禁打了个冷颤,自己三十出头,仍大有可为,岂能如此就败在一个毛头小

子手中?

  他不甘心,也不心服。

  他在想着要如何挽回这个面子,重建柳家庄。

  可是,小千的武功似乎奇奥无常,尤其是他和西巫塔的关系,似非比寻常。

  别的不说,光是排名第二的“欢喜神佛”,就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对手,自己又将如

何与他周旋?

  想至此,他不禁长叹了。

  突地—一

  叹声未竭,他已发现有所动静,冷目射向左则一处高檐,冷喝道:“朋友,既然来

了,何不现身月

  一阵淡笑传来,高格已飘落一名黑衣人,他飘的极慢,宛若静默中的落叶,缓缓往

地上,不露一丝声音。

  如此精纯内力,连柳银刀都感到很难达到此种境界,他却达到了。

  黑衣人双足已落地,缓缓转过身,脸上罩着黑巾,只能见着他寒芒芒眼光以及灰白

的头发。

  “阁下是谁?”

  柳银刀冷冷问道。

  “是来找你的人。”

  “找我何事?”

  “帮你的忙。”

  柳银刀不禁盯的更紧,冷冷说道:“老夫有何事需要你帮忙的?而你又能帮我什么

忙?”

  老者轻轻一笑,说道:“一夜之间,柳堤银刀已在江湖上除名;这该算是一件大事

情吧?”

  柳银刀瞳孔在收缩:“你都知道了?”

  老人轻笑道:“知道的恐怕不只我一个人。”

  柳银刀已然微微打着哆嗦,他也明白纸是包不住火的,只是自己心头一直不愿接受

此事罢了。

  “老夫能帮你重建名声。”老人含笑的说道。

  柳银刀凝目瞧着,良久才道:“你是谁?”

  “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

  柳银刀蓦然已出手,腾身、掠高、扑击、抽刀,银光如天边劈雷般一闪即逝,快得

让人窒息。

  老人却在银光乍闪之际,以无法想像的速度移开身形,暴闪七尊人影,像扇子般的

晃动,随后又恢复原状。

  他已躲过致命的一击。

  他含有佩服的笑道:“‘银刀三绝命’,果然不同凡响,老夫领教了。”

  柳银刀方才所用的正是看家本领“银刀三绝命”,没想到对方却能轻而易举避开,

他可惊诧不已。

  “你用的是……”

  柳银刀似乎看出他的功夫门路,故有此一问。

  老人轻轻一笑道:“似是而非,庄主何必太认真?”

  柳银刀心知他有意隐瞒,但想及他功夫在自己之上,的确有这个能力帮自己的忙,

遂心服了。

  “阁下武功果然高人一等,在下佩服。”

  “哪里,庄主也不差。”

  柳银刀道:“不知阁下要如何援手?”

  老人淡笑道:“只要庄主加入本教,那一切事情将可解决。”

  “入教?”柳银刀惊诧:“要入何教?”

  “月神教。”

  “月神教?”

  柳银刀脸色微变,最近江湖最活跃的月神教竟然找他入教?

  “你是教主?”

  老人淡然笑道:“庄主以为呢?”

  老人并未做正面答覆。

  如若他不是教主,也与教主相差无几,柳银刀不再追问,冷道:“我若入教,又可

居何职位?”

  “副教主。”老人回答道:“以你排名武林第六的功夫,这个职位当非常适合你

吧?”

  柳银刀不禁有点心动了。

  他想,若有了“月神教”的力量,自可和“西巫塔”周旋,甚至可以手刃小千,以

报毁庄之仇。

  老人含笑道:“本教竭诚欢迎你加入,这是本教一大收获。”

  柳银刀问道:“阁下为何选上我?”

  老人道:“因为庄主的武功,因为庄主的才能,以及替你抱不平的心理,这些该够

了吧?”

  “可有条件?”

  “没有!”

  柳银刀终于答应了,说道:“我只听令于教主,必要时也可自行处断。”

  老人含笑道:“自是该如此,只要不危及本教安危,副教主是有任何权力做他该做

的事。”

  对于老人的回答,柳银刀感到很满意,说道:“不知何时可以入教?”

  “现在你已入教了。”老人含笑说道。“本教目前仍在秘密阶段,故而不便公开仪

式,至于内部升堂,则等你回去再说。”

  柳银刀闻言,已然拱手为此,敬重的揖身说道:“教主,属下当与本教共患难。”

  老人轻轻笑道:“很好,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随后交与柳银刀一块信物,笑说道:“有此信物,只要是本教的弟子,将任由你调

动。”

  柳银刀接过信物,刻有弯月的翠玉,触手生寒,真如冷月,他一阵感激道:“多谢

教主。”

  老人淡然一笑,说道:“不必客气,都是自己人,对了,我也该问你,一切事情之

经过。”

  柳银刀一五一十说个清楚,重点全放在小千身上。

  老人却对秋蓉很有兴趣,问道:“那姑娘和绿豆门主有何关系?”

  柳银刀冷冷说道:“他们似乎是同乡,很早就已认识,详细的情形,我并没有再去

追问。”

  老人沉吟半晌,说道:“是该从她哪里多了解绿豆门主的底细,副教主可愿意把她

给找来?”

  柳银刀也想知道这一切,立时拱手应是,已退入客栈厢房中。

  老人仰天望月,月已西沉,只剩下光影沉沉慾失,他已露出满意笑声,似乎一切都

那么顺利和美好。

  不多时,柳银刀已领着满脸惺松睡意的秋蓉行来,她虽被上淡红外套,仍禁不住要

打冷颤。

  老人很慈祥问道:“你就是秋蓉?”

  秋蓉点头说道:“嗯!不知老人家找我有何事情?”

  老人含笑道:“是关于绿豆门主的事。”

  “绿豆门主?”秋蓉有点茫然说着。

  老人笑道:“就是那天淹没柳家庄的那个人,听说他和你是同乡?他不是叫做绿豆

吗?”

  秋蓉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说了,她说道:“他是姓‘绿’,但并不是叫绿豆,而

叫绿小千。”

  “绿小千……”

  老人喃喃的念了两遍,才说道:“听说你们小时候是住在漓江上游的一个小村?”

  秋蓉点头:“叫‘月江村’,他家在我家隔壁。”

  老人凝目而笑;“这么说你该时常跟他一起玩,一起练武了?”

  秋蓉说道:“小千儿他不会武功,我没跟他练过,我也不会。”

  此语一出,霎时使老人及柳银刀怔愕不已。

  能搞得柳家庄鸡犬不宁的人,竟然一点武功也不会?

  “他当真一点武功也不会?”老人追问秋蓉道。

  秋蓉说道:“以前该是如此,可是现在我就不清楚了。”

  此时的小千,又有谁敢说他不会武功?

  柳银刀听的更是心寒,如若真是如此,他这个脸可栽得无处可摆了。

  老人再追问秋蓉说道:“你可知道他有何奇遇?否则他的轻功怎么会突然的增进

呢?”

  秋蓉摇头道:“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要做的事情,很少不成功的,就算对付比

他强的人,他也不含糊。”

  老人沉思半晌,心知秋蓉只知这么多,再问下去也是惘然,遂叫她先退去,说道:

“多谢姑娘帮忙,老朽感激不尽。”

  秋蓉担心道:“你们要如何对付小千儿?”

  老人含笑道:“这一切都是误会,老朽只是想把它解开而已。”

  秋蓉冷然说道:“我也是如此说,可是小千儿,他……唉!他是不会原谅我的。”

  在惆怅中,她蹲身为礼,告别两人,已漫步退入厢房。

  老人问:“副教主以为绿小千当真不会武功?”

  柳银刀道:“不可能,尤其他的轻功,堪称武林一绝。”

  “可是秋姑娘并没有骗人的必要。”

  柳银刀道:“也许是他离开家乡后再练的。”

  老人道:“就是短短几个月之内?”

  柳银刀突有所悟:“或许他练的不精。”

  “既然不精,又岂能笑折七大名剑?又岂能毁去柳家庄?”

  柳银刀道:“他轻功虽然了得,但其他功夫似乎不怎么样,我曾和他交过手,自该

明白此点。”

  老人沉思半晌,冷冷说道:“或许我们须要找到他再试试看,以摸清他的底。”

  柳银刀道:“何不派人手把他给杀了?”

  老人淡然一笑,说道:“副教主可别忘了他背后还有‘西巫塔’当靠山,轻举妄动

对本教并无好处。”

  柳银刀顿有所悟,遂拱手歉声道:“属下莽撞了。”

  “哪里,便是老夫与你异地而处,我也会忍不下这口气。”

  柳银刀随后说道:“不知教主将如何进行此项工作?”

  老人慢慢说道:“由老夫先派一个人去试探他,若是有了结果,我们再来进行其他

的步骤。”

  “属下谨遵教主旨意。”

  老人轻轻一笑,说道:“多谢副教主帮忙,时候已不早,老夫该走了,还请副教主

多加保密。”

  柳银刀道:“这是属下该尽的责任,教主请放心。”

  “很好,若有事,随时保持联络。”

  一阵告别,老人已飘然离去,像风一般吹走,不露一丝痕迹。

  柳银刀遥望他消逝方向,凝视良久,心中却一片空白,虽然找了帮手,但比起以往

独行天下姿态,相差何异天壤之别。

  冷风吹过,树梢传来悉嗦声音,夜,更加凄凉。

  老人当真是月神教教主?

  若他是教主,为何要拉拢柳银刀?

  他似乎早在月余前就设下了“太公钓鱼”,来引诱小千上钩,还派遣了两名黑衣人

延请小千。

  最让人不解的该是关西晴也被掳去,却带回了武帝秘笈,这不就说明了武帝就是月

神教主?

  自从取得秘笈后,小千已如此认为,却不知他想的是对或是错?

  小千和水仙乘着水晶箱,从湖底往上浮。

  当他们浮出水面时,赫然也是一处隐秘洞穴。

  他俩很快启开箱门,随后走向池边空地。

  脚一落实,小千方嘘一口气,微笑说道:“要命,为什么天下会有这么一群女人?”

  水仙却希冀的想瞧瞧外边世界,急道:“我们到了花花世界吗?”

  这“花花世界”四字,乃小千以前拉得天花乱坠时,所用的名词,水仙她当然记得

最清楚。

  小千瞄她一眼,逗惹道:“急什么?门都还没找到,你就想花?”

  水仙不禁红了脸,问道:“这里没有门吗?”

  “有是有,只是我们没找到而已。”

  小千瞧向四周石壁,有若倒盖的碗,无一空隙,里边光线来自地面,除此之外已无

出路。

  小千心知必有关启之门,遂往壁上慢慢寻去。

  寻了一阵,找不出结果,小千有点焦急的问道。“小宫主,你不会笨到连开门也不

会吧?”

  “我没来过……”

  “没来过就开不了?”小千白眼道:“不会利用你的超能力来开门?”

  “什么叫……超能力?……”

  “就是‘心心相印’!”小千瞪眼道:“你现在赶快和秘密门户心心相印,它就会

告诉你怎么打开。”

  水仙红着脸道:“怎么印?我和它?”

  小千嗔言说道:“唉呀!就是真心的去想它嘛,像情人一样,快,闭上眼睛去想一

想。”

  水仙果然闭了眼睛,认真的和石门“心心相印”。

  不久,小千问道:“有结果了没有?”

  “……没有……”

  小千笑骂道:“啥玩意儿?你没有电吗?”

  “我……”

  水仙不懂“电”为何意。

  “唉呀!怎么这么不来电?”小千无奈的说道:“那和你家那扇门总该有电了吧?”

  “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7章 水仙卖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