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3章 苗族酋长

作者:李凉

  第二天。

  一大早,绿娘已熬了肉粥,要小千吃了它,再次叮咛一阵,换上便装,挽着小包袱,

避开村民.已往北方行去。

  小千送走他娘,如龙出困,高兴的雀跃不已,抓向床下盒子,塞了几颗骰子入怀中,

步出茅屋,将门带上,已直往隔村行去。

  只要有机会捞上一笔.他绝不放弃。

  说是隔村,其实是隔了两座山头,至少有十余里路。

  小千赶至此地,已是日上三竿,天早大亮了。

  苗人部落,不论衣装、住处都有显着不同。

  男男女女都喜欢大红大绿的配色,还习惯的放着串珠盘帽,结长辫儿,尤其是黑大

的眼睛,正是和他族人最大的分别。

  小千混得似乎相当熟,一口苗语叽哩咕略流利得很。

  不管男女老少,逢对了眼就招手送笑脸,拐拐转转也相安无事的逛向较热闹的部落

去。

  但是见着带刀武土,他可得避着点。

  因为这些人都有可能是老酋长的亲手下.要是被他们认出来,一顿追打是免不了了。

  自从上次赌烟杆备件以后,小千已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老酋长已下令禁止他进入

部落,以免善良的族人受他的要耍弄欺诈。

  不过这命令似乎并不怎么有效,小手仍是来去自如。

  他走至一栋像蒙古包之圆形土屋,外表粗糙如黜土拌草,黑黄一片,里边已传出阵

阵哈喝声。

  小千闻及声音已满意一笑,掀开油青花布帘,遁了进去,里边正围着一大难人在厮

杀,大都是苗八,只有少数几位是汉人装束。

  靠桌左侧一名年约二十上下的年轻人,身材较高挑,袖口卷起,灰青胸襟故得开开,

露出结实叽肉。

  拚起力来,似乎也有一股牛劲,脸形还算端正,最突出就是嘴巴两颗大板牙白亮亮

的丢在外面,照人得很,变成了他的特有标志。

  他蓄着短发,头上还有几个不小的伤疤,倒吊的短眉毛紧的挤在眉头,看起来就有

点痴呆和倒霉鬼的模样。

  小千见着他,已暗自轻笑:“大板牙也敢跟人赌骰子?”

  他幸灾乐祸的挤向大板牙背后,想看个究竟。

  大板牙当然是输家,一张脸已快苦出计来,从早上一开盘,他最少输了五两银子

(小地方,赌得小,五两银子已是大数目)。

  他不信邪的抓起十个铜板,往“大”押,随后抓向年约四十来岁的苗人庄家手中的

骰子:“让我掷一把!哪有连输十七次的狗运气!”

  庄家也叽哩咕嘈叫了两声,欣然把骰子交给他。

  大板牙抓起骰子就摇,大喝一声“四五六”,把骰子往碗中丢去。

  骰子卡卡乱转,很不幸,又是双二一个三,小得很。

  庄家哈哈大笑,一张手就把铜板给收了起来。

  一群赌徒也笑得开心

  大板牙呸了一声.门心:““不气够行.俺就不信邪!”

  他又想赌,小平却打了他一个响人.笑道:“赌博不信邪.就得喂银子的了!”

  大板牙没回头,左手往活一甩,叫道:“少在哪电鬼叫,小心大爷输烦了,一拳打

得你脸绿绿!”

  小千闪过他手掌,学猛敲他脑袋.骂道:‘’谁睑绿绿?你讲话客气些!”

  大板牙被他一敲,头颅差点栽向桌面,赶忙转头,正想发怒,突见小千,霎时如见

至宝般已激动叫道:“脸绿绿,真是你?”

  小千唤目叫道:“你还敢说7”

  一掌又打向大板牙脑袋。

  大板牙赶忙躲闪,干笑道:“对不起,我忘了嘛,小千儿体来得正是时候,否则我

可就要死在这里了,快替我翻本,否则我的脸就真的绿了i”

  小千已挤向他旁边,有赌可玩,其他的都不重要了,他道:“不行就别玩,老是喂

银子,你不嫌累啊?”

  大板牙子笑道:“我知道你今天会来,所以先喂他他们,等着你来杀,这样比较过

痛!”

  小千瞄了他一眼,趾高气扬道:“看着点,教你多少次,赌博要信邪,看!”

  他将大板牙手中十几个铜板全押在小,动作干净俐落,气势十分旺盛。

  然而在家一开,是大.白白被吃了。

  小千也感到意外,干笑道:“这次要你看如何叫输钱,现在要赢了!”手一伸:

“还有多少,全拿出来!”

  大板牙心是疼了;"小千儿……你可别砸了招牌……钱不好赚呐……。

  “那是对你而言!”小千呵呵笑道;“反正钱是你的,我只要玩得开心就行了。”

  大板牙苦笑道:“要是全没了。我不开心,你难道还开心吗?”

  掏了一阵口袋,才抓出十几个钱.交给小千,心疼的道:“就这么多了,不灵就没

了!”

  小千接过钢板,得意笑道:“放心,一定灵.这次是大!”

  一把钱全都押在“大”上面,依然面不改色。

  庄家看了他一眼,嘴角已露出狡黠笑意。

  小手也瞄他一眼,邪笑道:“是赢是输,掷了就知道,换我来!”

  不等左家同意,他已抓起三颗骰产摇委起来。

  一触上手,他已知晓骰子有诈,仍笑态可掬的转向赌徒道:“未来来!大小通吃,

我押大,你们就押小.总有得赢”

  赌徒中,有些倒认识小千,觉得他赌运似乎不错.常年都是赢家,有的也跟着押大,

其他几位倒想看热闹,未曾下注。

  小乎意气风发的掷下骰子,大喝:“三六六六啊”。

  声音够大,结果是雷声大,雨点小.叫在空中的嘴巴也合不来,因为骰子并没那么

听后,摆了个“一二三”,够让他发窘了。

  大板牙已尖叫起来:“都是你.要是我坚决反对你,这桩就赢定了。”

  小千干笑道:“纯属意外嘛!”

  大板牙叫道:“意外也不必叫得那么嚣张,我玩一早上也没你输一次来得糟!全空

了啦!”

  庄家黠笑的收起钢板:“没银子,下次再来吧!”

  小千倒是处之泰然,笑道:“没银子,照样能赔,你信不信?”

  庄家鄙夷一笑,不再理他,兀自招呼其他赌徒。

  大板牙瞪足了眼:“倒楣鬼,早知道你今天不行,我才不理你,你带银子来没有?”

  小千笑着,伸手往庄家比去:“那不是?你尽管拿就是!”

  大板牙抱怨道:“都输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哪有开玩笑?”小干笑的甚神秘而捉狭:“我不是说过,没钱也能赌吗?”

  大板牙抱怨道:“怎么赌?扛赌桌?”

  小千嗤嗤笑道:“很简单,他一撒,我们就赢了,这种不必赌本又包赢的赌法,才

是发财的最佳方法,也是本赌王最厉害的地方。”

  这莫非是在痴人说梦话,未曾下注,怎会赢钱?

  不知小千在演何把戏?

  大板牙哭丧着脸,纵使他对小千赌功信心十足,但是这种赌法.他可不敢存有希望。

  众人更是连想都不必想,直把小千所言当作笑料,未再理他,自行赌了起来。

  小千倒落落大方,朝众人寻了一眼,笑道:“这方法最大好处不在广我赢钱,而是

大家都赢钱,通通有份!”

  庄寨瞄他一眼,黠笑道:“那我呢?”

  小千哦了一声,歉然道:“抱歉,我忘了这方法对庄家是起不了作用的,我看你还

是别赌的好!”

  庄家鄙夷一笑,未再理会小千,抓起骰子已摇起来道:“押吧!小孩的话,只能听

着笑着,算不了数。”

  众人也一笑置之的下了注。

  小千却甚有把握的转向大板牙,道:“要赢多少,就看你的手有多快了,快准备!”

  大板牙见他如此半信半疑,在输光的情况下,也只好一试了,捏捏手,准备相准庄

家那堆钱,想捞他一笔。

  庄家仍不信邪,从容的撒下骰子,卡啦的落入碗中,奇迹却发生了。

  一颗骰子已裂成两半,从中滚出一颗豆大铅九。不必说,庄家要诈已露了底。

  莫非这就是小乎所说不下注也赢钱的方法?

  铅九不停的滚动,啦啦有声。

  庄家已傻了眼,他哪想到自己的骰子会突然间暴了开来?赌徒亦是惊愕,但尚未立

时想通,有人指着铅九,愕然间问道:“这是什么?”

  小千笑着回答;“这叫‘铅丸’,放在骰子中,要它几点就几点,像这样在外面跑,

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众赌徒登时恍然,不少人已吼向庄家;“你作弊!”

  庄家急送:“我没条……”

  眼看双方就要吵起来。

  小千却朝大板牙笑道:“他们吵他们的,我们赚我们的!”大板牙本也想骂庄家几

句,突闻小千所言,已一一会意过来

  庄家既是诈赌,所赢的钱就不算数。

  他和小千已急忙往在家桌前那堆银钱抢去。

  他们一抢,赌徒也顾不了再争吵,全往很堆冲。

  霎时乱成一片,连桌子也被压垮了。

  庄家也被压在地上,痛叫不已,任他多狡黠,也想不到小千在暗中摆了他一道,还

自认为耍诈出了漏子。

  原来小千在接过骰子时,发现有假,干脆来个诈中诈,换了一颗会开花的假骰子到

庄家手中,等的就是这幕戏。

  这些钱,他是白赚了。

  他和大板牙早有经验,抢钱在第一抓,抓多少算多少,若再强挤人群去抢,恐怕将

会得不偿失。

  所以他俩抢过一把,已溜向旁边,暗自往口袋装了不少.省得其他赌徒说他俩抢得

过多而心生不满。

  足足抢了几分钟,纷乱方告终止。

  小千已呵呵笑着,站了出来,朝着被打得惨兮兮的庄家,道:“老兄,要赌嘛,就

玩真的,像你这种耍诈手段,我们哪输得起?下次可要小心些!”

  不等庄家有任何反应,小千已抓起他往门口会去,叭贴一声,门帘一掀一合,庄家

已滚跌屋外,宛若一只落水狗,狼狈得很。

  他恨恨的啐口含血唾液,已爬起来,跌跌撞撞蹒跚地奔向较热闹的人群。

  小千则大摇大摆地走回赌桌,含笑道:“老庄家走了,新庄家又来,俺是信用招牌,

绝不耍诈,而且资本雄厚,看!”

  他拿出那片金叶子,果真把赌徒眼睛给晃直了。

  小千嗤嗤笑道:“如假包换,有本事,等着你来拿!”

  大板牙贪婪道:“你哪来这东西……”

  小平神气活现道:“这你不必要知道,开赌!”

  “是,大财主!”

  大板牙关张着口,兔牙更亮得照人,他赶忙把站不住的桌脚拆掉,放在地上,布条

再一铺,也勉强凑和。

  小千笑道:“赌博不分姿势,赢钱就爽,咱们开始吧/

  众人一阵騒动,也围成一圈,或蹲或坐,已杀得人仰马翻,输赢互见。‘

  不到三刻钟,小千可赢了十余两银子,而大呼今天赌运特别好。

  然而赌运好,未必命运也好。

  不知何时,被打得满脸青紫的庄家已去而复返,还带了两名孔武有力的武士前来。

  他岂能咽下这口怨气?

  早就跑到老酋长那儿告状,尽说些小千如何耍诈的坏话,老酋长本就吃过小千的亏,

一听之下,当然是无以忍受,马上调兵遣将,准备捉拿小千问罪。

  小于正杀得高兴,突见武士和庄家进门,已知是何事情,心中暗自叫苦,却不动声

色的抓起白花花的银子,揣入口袋之中。

  大板牙也皱了眉头,哭丧着脸,瞄着小平:“糟了……我就知道你特别袁运—…·”

  赌徒也闭了声,起身退向两侧,不敢再赌。

  小千已站起来,故作镇定,含笑道:“喀!这么快就回来?钱带了没?”

  庄家冷残直笑:“钱没带,刀子倒有几把!”

  小千见及武土两把闪亮亮的弯刀,心头也麻麻地,干笑道:“你没带,我借你好

了!”

  他蹲下去,抓向足前一大堆铜板,准备交予庄家。

  庄家正想好笑,岂知小于竟然抓起铜板,像砸石头的往他砸去。

  “不必借,送给你!”

  铜板亦是硬货,打得庄家及武士狼狈闪躲。

  小手再次抓一大把揣入怀中,赶忙拉着大板牙,急叫:“冲!”

  他俩已撞向泥墙,叭然一响,泥墙果然不出小平计算,只有两寸厚,已被撞出一个

大洞,两人已滚落屋外,拔腿就逃。

  庄家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苗族酋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