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31章 真假教主

作者:李凉

  那名教徒似乎并未料到有人会跟在后头,是以走的并不快,小千很容易就能缀上他。

  他似有目的而行,从容不迫的往某处行去。

  果然在折过一座山头,远处已出现一幢荒废的古宅。

  他很快的掠往宅院,一闪即失。

  小千犹豫一阵,低声道:“该不会是贼窝吧?”

  他也潜了进去,那种小心举止,恐怕连小貂儿都要膛乎其后了。

  废宅内没有灯光,却有声音:“你终于来了?”

  音调大约中年左右。

  另一个更老调的声音已传出,只是沉沉的“嗯”了一声。

  此处在废宅中厅,不少废桌椅以及神案堆向墙角,散落四处,布满灰尘、蛛网。

  两人则立在中厅,未曾坐下。

  小千只能辨别俩全是黑衣蒙面,连身形都甚难分出差异。

  中年声音道:“他们……”

  “死了!”老者冷笑道:“背叛本教者,一律处死。”

  中年人突然拱手:“教主英明。”

  老者满意笑着。

  小千乍闻“教主”两颗眼珠已瞅得更大,暗自窃喜道:“果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就这么给我碰对了眼,我倒要听听你有何阴谋?”

  教主冷笑过后已沉声道:“我想该是我们计划开始的时候了。”

  中年人惊愕:“教主有了绿豆鬼的消息?”

  “嗯”教生留意冷笑着。

  小千突又愣了眼,惊诧暗道:“这老头在打我的主意?”已转姦笑:“老天果真有

眼,把我引来扯你的后腿,这事可有得玩了!”

  无意中被他撞见这秘密,他可是得意非常,想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将要发生,

那种捉弄之心情更来得使亢奋。

  中年人已道:“他的武功?……”

  “稀松得很。”教主道:“经过几天追踪,他果然只会三脚猫的功夫,我们太高估

他了。”

  中年人已冷残笑着:“早知如此,我早就该杀了他!”

  教主道:“现在除去也不慢,还有武帝。”

  中年人惊愕:“武帝也出现了?”

  “不但出现了,还跟这小子联在一处。”

  “这岂不更棘手?”

  教主姦笑不已:“敌明我暗,哪来的棘手?何况本教不是省油之灯。”

  中年人似横了心:“不知教生何计划?”

  教主道:“目前以先除去这小鬼为优先,他的灵狡,最能坏了我们大事,所以在下

手时,最好能把他和武帝引开。”

  中年人点头:“如此较为妥当,属下十分赞成。”

  教主道:“目前武帝在藏峰山南麓,我们把那小子引到北麓的一处‘落鹰峡’,那

地点最适合扑杀。”

  “落鹰峡……”小千喃喃念着,已暗自冷笑:“到时候看是谁把命落在哪里?”

  中年人赞同点头,遂又问:“咱们将如何进行?”

  教主道;“带十名高手,然后将小鬼引到此地。”他已冷笑:“他一定会来。”

  “要是武帝也跟来呢?”

  “不会。”教主狡黠道:“我会先用调虎离山之计把他调开,让他无法和那小鬼联

手。”

  中年人沉吟半晌,道:“教主以为十个高手够吗?那小鬼诡计多端……”

  教主黠笑两声道;“够了,因为我也要参加。”

  “教主要亲自出手?”

  “你不是说这小鬼很难缠?”教主黠冷姦笑道:“此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当

然要亲自出手了。”

  中年人已满意笑着,如果教主出手再不管用,也不必谈什么扑杀了。

  小千也在暗中冷笑:“你亲自动手,我就亲自剥你的皮,我倒想看看你长得是何嘴

脸?会见不得人?”

  笑声过后,中年人又问:“不知何时动手较为恰当?”

  “打铁趁热,就在两天后。”教主道:“你必须事先埋伏妥当,以免出错,我随时

会引人去。”

  “属下自会应付。”

  接着,他又谈些细节,随后看看天色已快亮了,方各自回去。

  他俩作梦也不会想到这些计划会全部落在小千耳中。

  看样子,他俩这次非栽筋斗不可。

  小千等了一阵,但觉人已走远,方自走出暗处,谑笑不已。

  “谈的倒是天花乱坠,就是不切实际,夜路走多了也会遇上鬼,知道我这么难缠,

还来缠我?”小千笑的更捉狭:“也不知道小鬼难缠这个道理,注定要倒大霉。”

  他已开始思索要如何对付月神教徒。

  想了片刻,他还是决定要告知武帝,以能相互配合,扳倒教主。

  时间不多,顾不得身躯疲惫,他已往藏峰山掠去。

  武帝仍在竹轩,急切的等着小千。

  赵真和秋向引已回飞星堂,偌大帮派,岂能一日无主?

  小千在远处就已嚷着:“玉先生,大事啊!天大的事啊!”

  兴奋加上得意,他一点也不觉得累。

  “小千儿!”

  武帝闻声已惊喜的追出竹轩,见他平安无事,一颗心方自松了下来,含笑道:“你

可把我给担心死了。”

  小千童言无忌道:“那是你自找的。”

  武帝干笑道:“回来就好,是何大事,让你如此急?”

  小千贼样道:“太多了,第一样就是,你的四周已布满敌人。

  “真有此事?”

  武帝惊诧的已往四处青山望去,如临大敌戒备着。

  小千卟嗤笑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们在哪里?”武帝更紧张的搜寻。

  小千笑道:“别担心,我再告诉你第二件大事,那些敌人在时间未到之前,是不会

向你下手的。”

  武帝不解道:“他们在等什么?”

  “等我回来啊!”小千贼样笑道:“我发现了月神教主的秘密!”

  “当真!”武帝已显激动。

  小千更贼道:“听了就知道,咱们到里边去,这秘密可不能再露了口风。”

  两人遂返往屋内行去。

  坐定之后,小千已一五一十把昨夜废宅听到的事情,说个清楚。

  武帝不禁叹笑道:“他们果然无时无刻不在监视老夫,只要我一露了脸,马上就被

他们缀上了。”

  小千得意地安慰道:“我也无时无刻不在监视他们,只要他们一露脸,甚至放个屁,

我都能逮着他们,所以你也不必担心。”

  武帝苦笑道:“话是不错,但无时不被人盯梢着,有如芒刺在背,味道也不怎么好

受。”

  小千笑道:“慢慢受嘛,不久你就会习惯了。”

  “这种事,能让习惯吗?”武帝笑的更苦。

  小千笑道:“这个只有身受其境的人才能体会,我不便多加表示意见,你看着办好

了。”

  武帝叹笑道:“看样子,我只有勉强习惯一次了。”

  小千嗤笑道:“你果然一点就通,既然习惯了,我该可以商量对策了吧?”

  武帝已开始沉吟,不久问道:“你想他们会如何将你我引开?”

  “这问题并不重要。”小千精明道:“问题是我们必须故意让他们引开,所以他们

用任何方法,都算是有效的。”顿了顿:“不过他们用的方法也不会很糟才对。”

  武帝也觉得小千说的甚有道理:“这么说,我们只要商量如何对付他们就成了?”

  小千点头:“这样来的简单而省事。”

  武帝微微颔首,沉思半晌,含笑问道:“看你成竹在胸的样子,你该有了计划吧?”

  小千倒也大言不惭:“我就是在等你这句话,呵呵,这种小事,只要花时间去多想,

对付那些笨蛋,闭着眼睛乱踩,都可把他们给踩扁。”

  武帝无声的笑着,不过他相信小千的能耐,遂问:“你的方法,可否说来听听?”

  “瞎搅和”小千斩钉截铁而神样回答。

  “瞎搅和?”武帝感到纳闷而诧然。

  小千已得意的谑笑道:“对啊!这正是最佳方法。”

  武帝干笑着,他实在想不出此话用意何在?

  小千已得意的解释:“就是你豁他,他豁你,豁到后来就不晓得谁在豁准了。”

  “你是要我冒充月神教主?”

  “他不也在冒充你?”

  武帝有点懂了。

  小千叹嗤笑道:“何况你本来就是月神教主,谈不上什么冒充不冒充。”

  如此李代桃僵之计,若反用来对付月神教主,将可收到莫大的效果。

  武帝也颇为赞同,但仍有顾虑:“如此一来不就打草惊蛇了?”

  “哎呀,蛇都把你给吞下去了,你还考虑不要惊动它?你不觉得你有点那个……笨

吗?”小千谐谑笑着。

  武帝摸摸脸腮,嘲一笑:“是有一点……冒充了以后又如何?”

  小千爽然一挥手:“宰啊!反正他们也认不出那个是真教主。宰起来一定顺手又安

全。”

  武帝叹声道:“如此杀孽未免太重了。”

  “太重也要杀。”小千白了一眼:“你不杀他们,他们可不客气,何况这般人也不

知杀了多少条人命,难道你要拿好人的命来垫?”

  武帝也没话说了,虽然自己不忍下杀手,但想及无辜者不断遭殃,他是必须阻止此

事再继续发生。

  他道:“要是我冒充教主,而真教主赶回来,那将如何?”

  小千道:“这更好,你最好把他一起给宰了,以绝后患。”

  “就怕一时杀不了他。”

  “那也无妨,反正是蒙着脸,对方未必知道哪一个是真的,如此一来势必形成混乱,

你我就趁机多宰几个,若真的宰不下去了,只好脚底摸油,溜了。”

  武帝道:“是否是多找几位人手?”

  小千沉半晌,摇头道:“我看算了。”

  武帝诧然道:“为何算了,多几位,不就更能稳操胜算?”

  “问题多啦!”小千反问道:“如果找那些人,你想以何种身份出现?”

  “当然也是冒充他们了。”

  “所以嘛,问题就出来了。”小千自得神样解释:“冒充他们,难免要黑衣蒙面,

到时一搅和,我哪知谁是谁?”他谑笑道:“难道要先问‘喂,你是谁?’,等对方回

答了再杀人不成?”

  突然间,武帝也未想及此问题,如今听及小千点出弊端,老脸不由一热,窘笑两声。

  “如果穿着不同衣服呢?”

  “也不必那么冒险。”小千道:“月神教徒不在少数,耳目更多,光是此处四周就

已布了眼线,如果再找其他人,很容易就会被察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说的有道理,武帝虽知不宜如此,不过他仍担心着:“可是以你我二人之力……”

  “那就看你能冒充出什么成绩了。”小千淡笑道:“如果一上场就被拆穿,我们只

有被追的份,如果演成了,那可宰的痛快,一点危险也没有,我当然是希望后者。”

  武帝叹笑:“我会尽力而为。”

  小千满意笑道:“成啦,事情就这么简单,剩下来的就是等那些呆头鹅上门来耍花

样。”伸个懒腰:“累了数天,头额还长了瘤,我得要好好休息,你这里该有床吧?”

  武帝瞧向小千前额一块红肿,诧然道:“你的头?……”

  如此撞壁的丑事,小千也感到窘瘪,干笑着:“糗大啦,你想知道,等我睡饱再慢

慢告诉你。”

  他不说,武帝也不勉强,感受那股情境的笑着:“你去休息吧,书房后头寝室有床,

睡起来,我想该传你一些功夫,总不能让你老是人追赶。”

  “就这么说定。”

  此时似乎睡觉更能吸引小千,对武功并未引起多大的反应,只颔首回答,已往书房

方向行去。

  他一直有个不自知的想法,就是练了功不一定就能保平安,他练得乱七八糟,还不

是大杀四方,升天入地,升天入地,无往不利。

  不过他仍想有机会多练几招—一尤其是被追赶时,这念头更形强烈。

  睡了一天一夜,他方自醒来。

  武帝一直守在他身边,见他醒来,很快为他准备食物,等他填饱肚子后,已催促他

练功。

  时间已不多,小千对于轻功又有专长与偏好,在他要求下,武帝只好先传授他“奔

月拂云仙步”。

  从中午到傍晚,小千以惊人的速度,竟把此步法学个七成,剩下三成只是火候而已。

  在前院,他掠上掠下,练的称心如意,已不只在练拂云仙步了,而是在随兴的乱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1章 真假教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