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33章 杀人真凶

作者:李凉

  是夜。

  三更。

  天无月,孤星点点,清而寒。

  多情楼的灯光由通明而转弱,也静默伫立夜湖畔,只有倒影随鳞波闪晃。

  柳再银父子来到,使终日纵情的多情夫人,今夜也收敛多了。

  李怜花已换上了仆人素装,再蒙上面巾,掩去了本来面目,他和小千已潜向楼阁靠

左之岸边暗处,准备动手捉人。

  对于此楼的地形位置,小千和李怜花都十分熟悉,他们也知道多情夫人是住在哪一

间寝室。

  这可省去了他们不少麻烦。

  两人身手绝高,尤其是轻功,更是拿手。一个扭身已拔高七八丈,再翻个跟斗,宛

若流云,无声无息的已往二楼外突的红瓦落去。

  夫人在三楼,他们落在二楼,只是借力,免得一口气到三楼而发生不必要的声音。

  只见两人足尖点向红瓦,好像有只无形巨手将他俩拖向三楼,再如柔水渗指缝般已

溜入窗内。

  粉红色柔纱仍熟悉的挂在四周,淡红的灯光充满绮思的透了出来,还有那令人痴醉

的香甜气息,浓郁的渗飞四处。

  有人喜欢这香味,有人却慾呕,他俩就是后者。

  没有动静,目标又对了,小千已指示李怜花留在外面,自已往寝宫钻去。

  本想叫李怜花捉人,但若惊醒夫人,未免让她瞧出是两人所为,倒不如由小千自己

亲自和她照面之后捉人,再点昏她,交给李怜花带走,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夫人仍体态撩人的躺在那张温柔的床上,似乎难以入睡的梦呓着。

  小千一溜进去,她似乎有所感觉,却未睁开眼睛,只习惯的嗯了一声,做出更撩人

的举止来。

  小千暗自骂道:“真騒,一夜没人陪就受不了。”已欺往床前,含笑轻声道:“嗨!

我回来啦……”

  已伸手往她的胸rǔ摸去。

  夫人猝觉有人挑逗更形放浪:“你坏……”

  “你才坏了!”小千猛搔一阵,搔得夫人发痒而收缩婬笑。

  “你还说不坏?”

  夫人已被逗起性慾,想抱往小千,眼睛张开,突见光头,那刻骨铭心的光头,已惊

得她张目瞪眼。

  “是你?不……”。

  “好”字尚未喊出,小千一个巴掌已打向她脸蛋,五手指已点中她五处穴道,呵呵

轻笑:“你现在该知道谁坏了吧?”

  夫人已昏倒,脸容仍是一脸惊骇。

  小千可顾不得再修理她,抓起床单,裹粽子的将她包起来。窜出桧木红纱门,已交

予李怜花。

  “快走,剩下的我来!”小千道。

  李怜花接过夫人,不加思索,已穿窗而出,逃之夭夭。

  小千立时往二楼奔去,随手抓起盆景往地上砸。已尖叫道:“不好……有刺客……”

  话声未落,他已窜往记忆中的后院。

  刹时整楼灯火已通亮,人影闪晃,喊声不断,全往此处涌进。

  小千潜向后院仍有目的,他想找到柳银刀,看能否顺手劫走。

  他很容易就找到地点,因为柳再银守在寝室门口,不必说,他爹一定在里边了。

  小千心念一转,已有了对策,立时潜向较远处,急急叫:“不好了,柳老爷被劫走

了——”

  柳再银闻言大惊,明明他爹在房中,怎会被劫?急叫一声“爹”,已赶忙往房里钻,

想瞧个究竟。

  小千暗笑道:“反应正常。”

  不敢怠慢,他已追掠柳再银,借着他推开门钻入之际,他也随后窜入,往屋顶墙角

靠去。

  如若是平常,出入屋内很可能可以发现小千身形,但此时却不同,情况紧急,往往

让人忽略了。

  柳再银反奔入内,发现父亲仍然安然无恙,遂觉得奇怪,“另一位柳老爷到底是

谁……”

  他不敢呆在寝室太久,因为如此将无法了解外边情况,立时又往门外奔去,还带上

了门,战战兢兢守在门口,却不知小千已溜进屋内。

  小千满意自己计算,马上飞身落地,潜向柳银刀,见他脸色死白,气若游丝,不禁

有点失望:“像这样子,抓出去也没搞头。”

  测了他一下鼻息,送给他一个巴掌:“要嘛就咽了气,如此拖拖拉拉多烦人?”

  又掴出一巴掌,啪的声音甚脆。

  门外柳再银已听及,突然惊喜道:“我爹醒了!”

  他仍不敢确定,想再听清楚。

  小千听到他的话声,已谑笑不已,暗道:“一个耳光就那么高兴,我就多赏你几个,

让咱们彼此高兴一下。”

  他又啪啪打了数个耳光。

  柳再银已听的清楚,欣喜若狂的已往里边冲:“我爹真的醒了!”

  小千早就挺直的面对他,见他闯了进来,已呵呵戏笑道:“嘴巴都肿了,不醒行

吗?”

  突见小千,柳再银两颗眼珠快掉在地上,惊骇不已:“是你?”

  小千谑笑道:“乖儿子,看到你爹,须要如此目瞪口呆吗?”

  柳再银是对他畏惧万分,但激烈怒火与羞辱,使他豁了心,想把他碎尸万段以泄恨。

  “小杂种,我要剁烂你——”厉吼咆哮,他已不顾一切的冲向小千,银刀一挥,斩

的更是凶猛。

  “怎么可以对你爹如此无礼?实在不孝。”

  小千并未真想与他击旋,此时带走柳银刀已无用处,他还得赶去修理多情夫人。眼

见柳再银已扑至,从容不迫的侧身而退,抓起床上的柳银刀已往他砸去。

  他笑的更谑更无奈:“也罢,儿子不孝,敢剁老子,活着又有何用?”

  身躯抛出,正好挡在柳再银前头,他哪敢再挥银刀?硬是将劲道撤去,凌空撞抱他

爹,已吓得脸色苍白。

  再差几寸,他可真的会收势不住而当了刽子手。

  “恶魔——”他厉吼着,不甘让小千摆了一道。

  “摸(魔)什么?我习惯用打的!”

  趁著柳再银双手抱住他爹,身形又在空中,无法出手及闪躲之际,小千一个拔高,

掠向他头顶,伸手狠狠的就给他一巴掌,再一个倒翻跟斗,已往门外窜去。

  “柳婬徙,这掌算不算用摸的?呵呵……可惜我没有时间,保证把你摸个过瘾。”

  话声中,他已窜向屋顶.又大喝;“刺客在这里啊——”

  喊完,方自遁入暗处。

  柳再银虽怒火攻心,可是总不能抱着他爹追人,等到他放回他爹于床上,再厉喝的

反追,小千早已不知去向了。红红指印留在脸颊,他一张脸已快曲扭变形,火刺刺的辣

痛贯向心头,他整个人已辣得快崩溃了。

  “小杂种你给我回来——”

  他无以自制的狂追乱窜,不少花盆栏杆为之被他劈撞而断。

  回答他的只是一串串急促奔来的脚步声——这些被小千呼喊声音引来的多情夫人手

下。

  他们见着柳再银脸上指印,都感到莫名不解。

  柳再银更愤怒咆哮:“还不快追,把他碎尸万断——”

  众人反窜四方,可惜如无头苍蝇乱撞。

  小千早已不知去向了。

  在众人乱得一塌糊涂之际,他早已窜向林中,朝着与李怜花约定的地头掠去。

  那是一处隐密的山谷,李怜花了无踪影,多情夫人却在此,裹着床巾被丢在一处巨

大石缝的凹穴里。

  小千很快找到她,解开床巾,夫人仍昏沉沉缩成一团,这才放心笑道:“命真好,

俺累的要死,你还睡的那么甜?”

  几掌下去已将她打醒,照眼就是小千纯真的笑容,但这纯真,却让多情夫人感到无

比畏惧:“你想干什么?”

  想抓着薄的快要透明的粉红丝袍往后缩,才发现自己软麻穴受制,一点力气也使不

出来。

  她更惊骇了,从上次被整以后,她对小千已存着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惧意,只是

这些惧意被报复怒火所掩去。

  现在自己又落入他手中,无形中惧意已露了出来。

  小千吃吃笑道:“你这种女人,还怕男人对你干什么吗?”

  多情夫人惊惧过后,已渐渐恢复镇定、媚态又起:“原来你想……”

  “想什么?”小千茫然问。

  “想要我嘛……”夫人婬笑道:“想要我,何必那么辛苦?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都

等着你啊!小冤家。”

  小千吃吃笑道:“你也愿意?”

  “当然了。”夫人笑的更婬荡。

  小千频频点头:“好,既然你答应,我就不客气了。”

  他在宽衣解带,当真他像要和夫人做爱。

  夫人已咯咯婬笑道:“冤家你也真是的,在床上不是很舒服吗?何必到这乱石堆里,

又冷又硬……”

  小千吃吃笑:“我跟你一样,喜欢刺激的。”

  夫人娇嫩脸容在目光下不禁也红晕起来,款款荡媚道:“你就是那么不正经……”

  她也露出了兴奋神情。

  “这种事我一向是很正经的。”

  小千邪笑着已解下了腰带,奇怪,裤头却没有因此而掉下来,他已将腰带往夫人颈

部套去。

  夫人仍媚笑道:“看你,专想些怪招,还说正经呢!”

  小千茫然一脸呆样道:“没有啊!吊死人,不是先把绳子套在脖子上?我没做错

呀!”

  夫人岂知小千有意捉弄?猝闻“吊死”两字,她已花容失色惊骇道:“你想干什

么……”

  “布条套在你脖子上,当然是想把你给吊死了!”小千内心已笑结了,表情仍一脸

呆茫茫样。

  他仍继续结套腰带动作。

  夫人吃过一次亏,心知小千做事那股绝劲,心头已骇掉了魂,惧骇厉吼:“你敢—

—”

  小千脸上露出淡淡捉弄笑意,仍迷惑道:“奇怪,你刚才不是说愿意吗?还说随时

都等着我?”

  “我没说,我说的不是这种事!”

  “你骗人,刚才你明明说的那么认真。”小千邪笑起来;“我不可能会听错,那是

你的暗示。当然啦!死前的刹那,大家都会感到恐惧的,不过只一下下就会过去,你不

愿意享受一下吗?”

  “我不要,不要。你敢——”夫人已如孩童般赖了起来。

  小千笑的更邪:“来不及啦!环套都做好了,不享受一番多可惜!”

  突然间他已拉紧布条,多情夫人啊的声尖叫,已瞪突眼睛,伸长舌头,憋红着脸,

抽动着身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千失望皱着眉头:“哇!这么没用?该不会被吓死吧?”

  布条放弱的甩弄几趟,也松了许多,夫人憋红的脸色也消了不少,气也顺畅多了,

不再吐舌突眼,仍打着哆嗦:你敢……”

  小千据实道:“我是不敢让你这么便宜就翘了,其他的账,我找谁要?”

  “我绝不会饶你!”

  小千呵呵谑笑:“奇怪了,现在该是你求饶还是我求饶?好吧!不饶我,帐总要算

清楚吧!”

  突然啊的尖叫,他已挥手掴向夫人,打的又脆又响又狠劲。

  “绿豆鬼你不是人——”夫人挨不了痛,已厉叫起来。

  “叭叭”几掌过后,她嘴巴已肿得圆胖而泛红,嘴角也挂下血丝。

  小千谑笑不已:“我不是人,你就是人?整天只知道跟男人作爱,你知不知道你已

是天下第一色.我还以为你是母猪呢?”笑的更邪:“我的童贞差点就毁在你手中,你

叫我怎么有脸活下去?”

  夫人厉道:“不错,我就是要夺走你的童贞,要杀了你,让你死的心不甘情不愿!”

  小千谑笑道:“说你有心理变态,一点都不错,专对纯真无邪的男孩子下手,实在

让我感到头痛。为了保住我的清白,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话声未落,一拳已打向夫人左眼眶。

  惊叫一声,夫人眼眶已黑,她更是愤恨:“小杂种,有种就杀了我——否则我决饶

不了你——”

  “杀你?那有何难?”小千狭笑着,一手已抽出小刀.铁黑黑的还带着锈,渐渐逼

向夫人,谑笑道:“对不起,一时找不到利刀,这把是锈了点,不过锯上把个时辰,我

想还是可以让你如愿以偿,至于死的烂皮碎肉,只有让你多多包涵了。”

  钝刀已往她头上划去。

  夫人刹时又惊骇厉叫:“恶魔——你敢——”

  “我以行动来回答你!”

  小千邪笑道,钝刀猛割夫人秀发,严如一位理发大师,架势十足。

  头发被割锯,扯得夫人头皮疼痛不已,尖叫之中,更是惊骇:“绿豆鬼你不是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3章 杀人真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