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34章 再遇西巫塔

作者:李凉

盏茶工夫过去了。

小千已等不及,问道:“想到了没有?该不会是一个也没有吧?”

楼影瞄向他,突然兴起捉弄念头,道:“有一个。”

“谁?”小千欣喜而好奇的追问。

“是你。”楼影憋着笑意,冷道:“除了你,别人不可能靠近我爹!”

小千顿时苦笑:“我的大姑娘,你没说错吧?好吧!就算是我,你总该也有个理由才是。”

楼影捉弄笑着:“因为你最会胡说乱扯,说得天花乱坠,我爹是很容易受你的骗!”

“冤枉啊!我是最纯洁的!”小千笑的更苦。

“鬼才相信。”楼影冷道。

苦笑中,小千也感到一丝得意,毕竟有此本领,也算是天下一绝。不过此时他可不愿承认,免得又把黑锅背上了身。

“鬼相信没关系,最怕就是人相信。”小千道:“我知道你认为我不可能是杀你爹的凶手,凭我这两下子,岂能管用?你就告诉我,谁有这可能吧!”

楼影想及父亲含冤而死,自己又想不出谁和他交往密切,冤情不知何时才能洗清,心情也为之怅然,无心再开玩笑了。

“我就是想不出何人,才又想到你”

小千讶异;“难道你爹在修练神功术不成?不跟任何人交往?”

楼影怅然道;“自从我娘七年前去世之后,他老人家就很少离开‘彩虹轩’,可以说跟外界隔绝了,所以我才想不出和他较熟悉的有谁!”

“一点都想不出?那你哥哥呢?”

楼影道:“也许他能想出些许端倪,因为我除了每天例行的请安外,我爹很难和我说些其他事,他偶尔会找哥哥聊聊。”

小千沉吟半晌,道:“看样子,只有找你哥哥了。”

楼影也想早些解开凶手之迷,遂点头:“我带你去!”

说着,她已转过了身。

“等等!”小千叫住她,贼样的低声道:“你哥哥见了我,会不会……”左手往脖子一抹,表示被宰了。

楼影白了他一眼:“最好如此,省得我见了心烦。”

小千轻轻笑着,他只不过是要提醒楼影别忘了他和她哥哥之间的误会尚未解开,别一见面,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大打出手了。他已抓向茶几上的那包东西。

楼影不解,冷道:“你拿那个干嘛?”

小千笑道:“送礼啊!反正你也不要,我只有送给你哥哥了。”

“谁说我不要?”楼影已大声斥道。

事出突然,倒把小千给吓愣了,诧然瞧着她。

楼影突觉自己失了态,脸腮微微泛红,马上想了一个措辞:“我要用它塞得你嘴巴说不出话来!”

小千已然呵呵笑起来,笑得甚是戏谑,使楼影更行困窘,才道:“也罢,就让你塞吧!反正我肚子正饿着。”

“我要塞得你撑破肚皮!”

“能撑死,也算是幸运的了……”瞄向楼影,邪邪一笑,小千又道:“反正死在漂亮女人手中,也役什么憾事了。”

楼影瞪眼冷道:“我才不会亲手杀死你,我会找一名丑八怪来塞死你,让你含恨而死!”

小千邪笑道:“这么说,你认为你很漂亮了?”

楼影不由窘困而脸红,斥道:“我漂不漂亮,关你什么事?”

“关系我的生死。”小千镇定的说。

“你死了最好。”楼影一掌就想掴向他。

小千赶忙将东西推向她双手,又故意扯破布巾,借着她掌劲撕个大裂缝,一只野鸡已猛然窜飞而去。

小千急叫:“糟了,鸡飞狗跳啦!”

楼影“啊”的尖叫,少女习惯的惧意已露了形,赶忙收手往后躲闪:“快抓住它呀!”

小千看热闹般笑着:“怎么抓?飞的厉害。”

“快用石块!”

楼影想及上次在小村偷抓鸡一事,马上想到石块,却发现身在轩中,哪来的石块?突见茶几上的小茶杯,一个欺身,抓向茶杯奇准的打向野鸡。

“叭”的一声,鸡毛纷飞,野鸡连叫都来不及叫,就已一命呜呼,掉往地面一动也不动了。

小千频频赞许道:“好高超的打鸡功夫,想必你练了不少时间吧?”

话中之意,仍有少许揶揄存在。

这方法还是小千教的,楼影情急而用出来,现在想及,不禁也感到脸热热的,那份因打中而泛生的喜悦也退了不少。

她冷斥道:“下次再胡乱弄得鸡飞乱跳,小心我先打你脑袋!还不快走?”

逼着小千,两人已步出楼轩。

小千则瞄向野鸡,发现茶杯竟然从它嘴里套了进去,罩住整张脸,只有尖嘴露出杯底,不察暗自叹笑:“好准,难怪没听见杯子落地声,看样子……是下过功夫的。”

眼光似笑非笑的已瞄向楼影,想揣测她到底下了多少功夫?

其实自从楼影追丢小千而回到此地以后,每想及小千时,就会泛起种种情况,不自觉就会捡起花园石块,缅怀的打着假想的野鸡,几天下来,技术自然进步多了,现在一打,反把小千给惊住了。

走过长虹跨桥楼阁,两人已来到右边楼轩。

自从楼老爷子死后,楼弯就一直住在这里,他总想找机会陪陪他爹。

他在楼老爷生前的书房,没做什么,只瞧着一切景物发呆。

楼影很快带小千到达书房外面。

小千细声道:“就在里边?”

楼影点头:“你等等,我先向哥哥说清楚,你再进来!”不等小千回答,她已往书房行去了。

小千只好在外边等候,来回走动着。

突然,他见及左侧茶几上置有小茶杯,想到了楼影方才以茶杯封住野鸡这绝招,不禁也心痒痒的。

“她封鸡嘴巴,我就封她嘴巴!这才叫绝招。”

心念刚起,他已拿起茶杯,比手划脚的耍着,不时假想着楼影身形之目标;喝喝有声,一刹时已打出了数个茶杯。

也因他打的方向全是穿窗而出,落在湖中,并未响出声音。

突然书房木门已开,小千以为楼影已谈妥而想通知自己,一个高兴,茶杯已射向木门,喝声道:“给我闭嘴!”

茶杯方出手,他就感到后悔而惊诧:“是你?”

出来的不是楼影,而是楼弯。

楼弯见着一个照面,小千就以暗器打人,方才他妹妹所说的事已难以使他相信,一个沉喝,手掌封劲击落茶杯:“凶手你还想暗算我?”

话声方出,他已飞身而起,新月钩化出层层银光,全往小千身躯涌去。

小千赶忙闲躲,急叫道:“楼……老兄你误会了,我只是……”眼看银光就要闪过自己门面,他不得不躲了,马上使出“奔月拂云仙步”,身形顿时散幌成扇影,飘飞不定,也避开楼弯要命的一击。

“原来你果然是高手。”

楼弯冷笑,其势不变,身躯反往后仰,像弯弓一样弹起,人已飞往空中。

在这刹那,新月钩已脱手而出,咻的一声尖脆,一分为二,旋绕四面八方,不定形的已卷向小千。

小千自恃身法妙绝,不在意新月钩的猛狠怪谲,仍自奔幌自如,还出言戏耍:“老兄,你在放风筝是不是?怎么飞不高呢!”

话未说完,突然啊的一声尖叫,脖子左侧已被划出一道细痕,血迹也渗了出来。

小千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脑袋差点就搬了家,“佛云仙步”竟然敌不过楼家的“彩虹三钩”?

楼弯一击奏效,信心大增,接回双飞的新月钩,合并为一,冷笑不已:“小凶手,还我爹命来!”

他不给小千有休息机会,马上欺身又猛力攻击。

小千一个失心,此时已险象环生,只有挨打的份,直叫着:“楼老兄别乱杀,有话好说嘛!我不是那种绝情绝义的人。”

若不是他有宝衣护体,此时恐怕就得躺下了,“彩虹三钩”毕竟非泛泛之辈。

楼影也奔出书房,见状焦急而担心:“哥你先住手,他不是凶手!”

“谁说不是?一见面就想暗算我,不是凶手是什么?”

楼弯攻的更猛,他似乎知道小千中宫穿有护甲,已改攻其四肢。

银光一闪,小千又是痛叫,屁股已被划了一刀,痛得他破口大骂:“你是什么意思?杀人有先杀屁股的?”

“那就先割下你脑袋。”

楼弯冷喝,新月钩又已出手,宛若朵朵流云,一波波涌向小千,这正是新月钩三大绝招“钩月飞彩云”。

楼影见状脸色大变:“小绿豆快躲——”

情急之下,她也出手救人。

小千但觉利锋就快剧中肌肤,又无路可退,不禁更急了,喝吼道:“小混蛋,杀你爹的不是我,是李怜花——”

骂归骂,他还是拚命的冲向窗口,准备跳窗开溜,免得命丧于此。

楼弯突然僵住了,好像猝然间被人抽掉魂般愣在那里,他一愣住,新月钩的威力已锐减,再也没有逼人的杀气。

难道“李怜花”三个字,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以至于让他失魂落魄?

楼影很快已接住转弱势的新月钩,也为小千捏了把冷汗。

小千方想爬出窗口,突见楼弯如此反应,心知已扯对了正题,遂恢复坦然,淡笑道:“现在你该知道我没骗你了吧!”

楼弯身躯不自禁的打了哆嗦:“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明明就是他,是李怜花杀的。”

“不是他,一定不是他!”楼弯已哆嗦的往后退,眼中充满不信与惊诧。

小千有心逼他:“就是他,就是他收买我,要我杀了你爹的,谁知道他却自己先杀了你爹!”

“不可能,不可能!”

“明明就是他,为什么不可能,他都已经承认了。”

“我不相信——”

楼弯突然不自禁的吼叫起来,掠身抓向楼影手中新月钩,已掠出窗口,直往山中奔了过去。

小千追向窗口,大声道:“你非相信不可,凶手就是李怜花——”

楼弯没有回答,只有狂奔再狂奔。

楼影焦急叫道:“哥,你要去哪里?”

她也想追向楼弯。

小千已伸手抓向她:“大姑娘,由他去,咱们抓凶手要紧。”

“可是我哥哥他如此……会有危险的!”

“你放心,我们又不是不追,只是慢点追而已,你先冷静一下,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呢!”

楼影此时才渐渐平静心情,已恢复理智,遂追问:“你怎知杀我爹的是李怜花?”

小千道:“因为李怜花也用同样方法杀过一个人。”

“可是你明明是说我爹死于红芭乐……有外遇……”

小千呵呵轻笑两声:“这个你暂时不要管,我先问你,李怜花若靠进你爹,他是不是不会怀疑?”

楼影突有所悟:“不错,他和我哥哥同列名江湖排名第四,和我爹自有交情,他若靠近我爹,我爹根本不可能有戒心。”

“这样说起来,事情就差不多啦!”小千满意笑道:“我们赶去瞧瞧,说不定连你哥哥都有事了!”

楼影惊诧道:“我哥哥他会有事?”

小千神秘一笑:“你哥哥不是和他很要好?”

“有一阵子,但后来又不好了。”

“对那就更糟了。咱们走吧!”

小千抓出胸口小貂儿,一手把它弹醒,要它找寻楼弯下落。

两人也随着小貂儿追向山林。

黄昏将近,一片红霞。

那是一处隐秘庙宇,座落山崖间,其下方就是一条滔浪汹涌的湍流。

楼弯已在此等候。

他似乎对此地相当熟悉,很容易就来到此地。

说它是庙,也不过是供山神的荒废小庙,若无特殊事情,谁也不会来此。

他似乎知道李怜花会来,所以耐心的等,从黄昏一直等到黑夜。

小千和楼影也潜在此地附近崖面暗处,他们存心要看个究竟。

明月渐渐升起,冷光轻撒,天地间一片沉寂,只有湍流隆隆声不断的传来,更敲重了人心。

不知过了多久,果然山下已掠出一道白影,正是李怜花,他直往庙宇驰来。

小千已显得兴奋,找了许久,终于有了结果,凶手之迷也可以藉此解开。

李怜花飞掠靠近小庙,已发觉有人,准备藏身。

楼弯已冷道:“来都来了,你还要躲?”

李怜花猝闻声音,已认出是楼弯,欣喜道:“是你?”

他已走近楼弯。

楼弯冷道:“你好卑鄙!”

李怜花纳闷道;“楼君,你为什么如此说我呢?你可知道……”

他已含情的往楼弯靠去,这举止,全然是女性化。

楼弯赶忙退开:“放尊重点.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李怜花无奈嘟着嘴:“好不容易才碰上,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声音嗲的连楼影都感到全身不自在。

“他怎会如此?”楼影暗自想着。

小千则暗自叫好:“这样才够味,真是騒娘们!”也学起他的动作,媚态十足。

楼影白眼道:“你跟他快要差不多了!”

小千赶忙收起动作。干笑道:“比划一下而已,别当了真。”

楼影仍想奚落几句,然而庙前已有了变化,把她的心神给引了过去。楼弯已横起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再遇西巫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