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35章 记设乌锐

作者:李凉

可惜小千仍未走得掉,只走了两里路程,乌锐又已拦向前头,挡住了去路。

“绿小千,你认命吧!”乌锐冷笑不已。

他和战天、战神包抄,自是包办了三个方向,而在未找到小千踪迹时,很容易可以想到小千已用计脱逃,自会反抄而回,小千走脱的机会就少得多了。

小千见着他,也放慢了脚步,淡笑道:“老乌龟你倒挺有耐心的嘛!”

乌锐黠笑道:“老夫要追的人,从没有一个被走脱过,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小千倒真的伸出双手,无奈道:“既然如此,我只好投靠你们西巫搭了,不知你现在还要不要我?”

乌锐突然哈哈大笑:“太慢了……”

话来说完,小千就是等他得意忘形的一刻,时下只剩他一个人,正是突袭的好机会,见他笑的如此狂妄,小千已窜身而起,宛若天边快迅闪电劈向乌锐。

“是太慢了!”

喝吼一声,小千一拳已打向乌锐眼眶。

乌锐没料到小千有这个胆子突袭自己,又在自己戒心松懈之时,一个眼花,左眼已挨了一拳,立时泛肿红,痛得他往后跌撞。

小千一脸捉弄叹息样:“是太慢了,否则我该赏你两个红肉包才是。

奚落归奚落,他仍不敢停留,马上又往前逃去。

乌锐岂能咽下这口怨气,马上啸起声音,通知战神和战天追往此方向,自己怒骂几句,强忍痛楚,也急追不舍。

乌锐对此地形似相当熟悉,会合战天、战神两人,以包抄方式追逐,才只了二十余里,很快又将小千给盯上。

转过一座丘陵,是一片广阔河床,河中清水潺流,可惜不深也不急,就像一大片原野般,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小千不禁暗自叫苦:“怎么会选中这种地方?看样子有得跑了!”

反正已藏不了身,他只好咬紧牙,使狠劲的往前头冲,存心想创造最高速度。

乌锐和战神则在后头一路猛追。

如此一逃一追,倒有点比赛脚劲。

身形过处,水花纷飞,宛似流奔的瀑布,直泻千里,十分壮观。

小千已奔出兴趣呵呵直笑:“跑在前头和跟在后头猛追的滋味,差别就在这里,一个很爽,一个很痛苦。”

岂知他刚笑了几声,突见前面山头上已冲下战天的身形,他已挡住小千的去路而直追过来。

小千又没了得意的笑容,转为苦笑:“如果没有尽头的追逐。前头跟后头的人,都一样的痛苦。”

他马上掉头往斜方向奔逃。

只一霎时,双方已变成回旋式追逐,绕着偌大的河流在打转,追得水花四溅,激烈已极。

小千似乎愈追精神愈好,一有机会便回头奚落三人:“怎么样,这招‘鸡飞猪跳狗洗澡’还过瘾吧?”

乌锐岂能忍受他奚落,怒骂不已。

猝然间,乌锐也计上心头,突然解下腰带,暗自藏于水中,自己再拉紧裤头,猛往小千追去。

也因为是圆着打转,很快就跑回原地。乌锐见他快逃到腰带处,急喝一声,人已往前冲扑,相准准的拉向腰带。

猝然间,小千左脚已被腰带绊著,一个唉呀已摔往水中,心知要糟了,想爬起来再逃,已是不及了。

战天和战神两把剑已回在他脖子上,刀锋森厉,逼得他不敢乱动,干笑道:“比赛结束,我认输就是。”

乌锐此时也已爬起来,冷笑不已:“绿小千……你终于还是落入我于中了。”

说话间,呼吸急促,似乎追的十分累。

小千瞧向他,突然已呵呵大笑起来:“你捉人一向都要用腰带吗?”

乌锐自得狡笑:“对付你这小狐狸,不使点诈,岂能得手?”他甩着腰带,感到甚为得意。

小千仍呵呵直笑道:“可是你的牺牲未免太大了,你不知道腰带解了,裤头也就掉了!”

乌锐突然往裤头瞧去,赫然只剩内裤,外裤早就在他扑身松手之际落开,再被河水冲去,等他爬起来时,已光着两只毛茸茸的瘦大脚,长裤早已流失了。

他突然困窘的浸回水面,形态十分狼狈。

小千快笑出眼泪:“捉我,须要你‘宽衣解带’吗?”

乌锐嗔怒道:“等一下再跟你算帐。”

他浸在水中,半蹲的走着,去寻找他那条裤子。

一个武林高手,竟会落成这副德行,不但小千笑出眼泪,连平常冰冷无情战天和战神也挤出了一点笑意。”

小千极尽戏谑道:“快呀!要是裤头被流走了,难道你要蹲一辈手吗?”

乌锐老脸一阵青白,闷不作声的被小千奚落个够,他只耽心裤子真的流失,那可就糗大了。

还好河水潺流缓慢,只将裤子带走了二十余丈,乌锐很快找着它;这份喜悦竟然不输于逮着小千,可见他对此刺激之深,恐怕将毕生难忘了。

他很快穿回裤子,心头方自笃定,又已恢复已往应有的深沉,走向小千,冷笑道:“你将付出代价。”

小千仍谈笑风生:“有什么代价可以弥补你宽农解带的得意杰作?”

乌锐老脸青白不定,冷森道:“用你的命来赔!”

“你怕我把这件事说出去?”

乌锐冷笑:“不错,我怕,人总要面子,可借你没有机会说出去了”

小千瞄向战天和战神,轻笑道;“他们呢?他们也见着了,还在偷笑。”

战天、战神本已压下笑意,但突又被小千言语勾起难忍笑意而窃笑起来,两人目光触及乌锐,不好意思低下头。

乌锐也感到困窘,正想强自装作不在乎。

岂知小千已趁战天、战神窘困之际,双手猛扯两人裤管,想扯下其外裤,然而两人腰带扎得紧,只扯下两截裤管来。

效果虽然不好,但他早计划扯过之后就往后逃窜,是以并未影响其计划。大声喝道:“裤头掉了!”

声起人窜,已逃出两把利剑范围,没命的奔逃。

战天、战神意识而惊愕的往下裆瞧去,莫要跟乌锐一样的出丑才好,已顾不得赶去追杀小千了。

而此时乌锐已狂喝道:“杀了他!”

战神、战天发现只掉了裤管,心头已安心,复闻乌锐强烈命令,又想及小千的狡黠想扯自己裤子,怒意已起,反扑追前,攻招之势,已全力扑杀。

小千虽逃了数十丈,但全身湿淋淋,在水中逃起来更是不便。眼看两名恶煞又快追上,心头暗自叫苦:“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衰透了预。”

他还是没命的逃往沙滩,眼看两把利剑快截向背心,不得已才想转身封招以解危。

在千钧一发之际——

“叮”的脆响,封掉战天、战神两支快剑的不是小千,而是另一把快剑。

曾几何时剑痴也赶来此地,猝见小千危急,已出剑相救,也只有他的剑能架开战天、战神无与伦比的剑势。

见着剑痴,小千已军心大定:“你来的正好,我替你物色了两个练剑的对手,包你满意。”

剑痴已横在小千身前,凝神注视虞局,并没回答。

乌锐突见剑痴,脸容也微微抽动:“剑满天,我劝你还是别插手好。”

剑痴冷道:“别人可以动,你不能动他。”

小千频频点头:“没错,俺绿豆门高手如云,岂能容你西巫塔嚣张?上!”

他一挥手,眼睛已瞄向剑痴,好似在指挥部下一般,剑痴却还他一眼,目光冷冰冰的含有嗔意。

小千急忙干笑起来,此时他可不愿意让剑痴撤了手,这可对他大大不利,他赶忙干笑道:“我是要你练剑,没有其他意思。”

瞄向战天、战神:“别让他们久等了,怪不好意思。”

此时乌锐的声音又自传来:“别人怕你剑满天.西巫塔可不含糊、现在退去可还来得及。”

剑满天冷道:“你未免太自大了。”

小千呵呵笑道:“他自大的逢人就脱裤子,我实在不能跟他比……”

“绿小千你敢?”乌锐想到方才糗事,心头就愤怒难消,马上转向战天、战神,下令道:“上,格杀勿论!”

战天、战神闻言,已再次出招,全然攻向剑痴,他们想,只要放倒剑痴,小千就不成问题了。

剑痴但觉对方刻势似乎比自己想像的来得强多了,一时也有心试试剑招,—一的喂招,不急着反攻。

然而战天、战神一向以杀人为目的,攻招之际又狠又快,非得逼得剑痴拿出全力来应付不可。

就此刀光剑影,打的难分难解。

十数招一过,剑痴顿觉两人功夫竟然不在一派掌门之下,自己就算尽全力搏击,也很难全身而退,这一惊非同小可,剑势也转弱少许。

但只这少许,左肩已被划了一道血痕。

小千见状,直骂不已,他可不愿剑痴输了,赶忙抓起地上一堆堆石头,猛往战天、战神身上打去,如此一来,又挽回剑痴的颓势。

乌锐见此,已冲向小千,怒骂:“小杂种你还敢作怪?”

“我当然敢,不但是他们,连你也逃不了!”

石块又往乌锐身上落去,逼得他手忙脚乱,一时也难越雷池一步。

小千已然发现丢石块竟然有此功效,直怪自己以前为何不用?

其实石块打出,和暗器已差不多,他本身已打通穴脉,功力自然增进不少,又加上他手臂的“无双刃”多了一条臂肌,丢起东西,自是比常人威力增加不少。

就在混战之际。

战神和战天以奇怪的剑法攻向剑痴,两人凌空飞起,在空中如滚木般横摆滚动,左右交叉,长剑却脱手飞出,交织成一片剑网。

只要在其势力范围,很可能被斩成数段。

“天罗夺命阴阳剑?”

剑痴惊诧喊出口,已不敢怠慢,马上抱元守一,在两人尚未将剑网紧缩之际,已身剑合一冲向空中两人交叉的身形。

战天、战神顿觉剑痴剑势逼人,已无法等到最大威力再缩网,两人大喝,身形倒立而起,以利剑缠封剑痴。

三把利剑两上一下的相互交错,撞出无数快急火花喷飞,宛若千百万颗星星交织一处,煞是光彩夺目已极。

火花急闪而逝,剑痴已冲破两人剑网,直窜空中。

战天、战神则双双往左右两旁射落地,脸色显得苍白而讶异。

这局面也惊住了小千及乌锐,两人齐往他们瞧来,一时也忘了要相互攻击对方。

剑痴身形方飘落地面,已逼向战天及战神,冷森道:“数十年前的‘血刃’、‘魔刀’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很显然,他是从方才那剑网看出了两人的来历。

战天和战神闻言,脸色更变,已不自禁的微微颤抖身躯。

剑痴又再逼迫:“说,他们在哪里?”

乌锐己觉不妥,遂冷森道:“这笔帐以后再算,走!”向战天、战神挥手示意,二人立时撤退,快捷的掠向河流上游。

打落水狗,小千可大有兴趣,急忙追赶,喝叫:“别逃!裤子都敢脱了,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追赶之际,石块如雨点打个不停,乌锐三人可吃了不少苦头,可是他们仍闷声不响,直往前奔逃。

小千追赶一阵,石块也丢光了,这才放慢脚步,趾高气扬道:“想杀我?也不看看俺是干什么的?天下第一猎手岂是白混的?”

拍拍手上沙土,已得意洋洋转头,突见剑痴也追赶而来。以前种种过节,他可还没忘记,落在他手中和落在乌锐手中也差不了多少。

马上转头,他又追向乌锐,喝骂道:“别逃啊!咱们的过节非算个清楚不可!”

说是追人,事实却是跑给剑痴追,最好能把他给甩掉。

剑痴似知小千用意,也知他轻攻不弱,想逮住他,就得使点诈。

在追赶之际,突然剑痴已隐入河边山丘之中,以让小千误以为追丢了人,然后再绕道追捕,才有机会逮住他。

果然小千遁入林中,不见追兵,以为剑痴追错方向,得意的一笑:“想追我?可没那么容易,除非你会飞!这样飞!”

他抬头往一颗大树上瞧去,张开双手做出翅膀状,但还来不及摆动“飞”起来。

树顶已飞下剑痴身躯,他讪笑道:“我不但会飞,还会捉人!”

小千大惊失色:“你真的飞来了?”拔腿又想跑。

可惜剑痴似乎已豁出去,扑身而下没逮着,却不顾自己身份,又如青蛙般再扑向小千,果然逮住他双足。

“看你往哪里逃?”他得意的已笑起来。

小千可没命的挣扎:“放手啊!”

“不放。”剑痴仍抓的紧紧的。

“快放手!你这算什么飞嘛?简直像老母鸡下蛋,难看死了!”

“只要能逮着你,任何方法都没关系!”

小千不得不认输了,拖拉一阵,只好趴在地上,苦笑不已:“天下就只有你最赖皮,人家是抱佛脚,你却抱我的脚?唉!被你抱中的,连神仙都会怕!”

剑痴趁此机会已点了他数处穴道,这才嘘口气,坐了起来,瞄向小千,也觉得想笑:“要抓你,实在不容易!”

小千捉黠白眼:“要被你捉,也实在不容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5章 记设乌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