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37章、大闹华山

作者:李凉

尚未到黄昏,小千已抵达阔别已久的“知林居”,一跨下马,他一拐一拐的已往“落泉小筑”行去,还威风八面的嚷着:“将军回府罗——”

一语惊动全林院,不但鸟飞,还有人叫,激动的叫声:“脸绿绿回来了!”

乍闻此言,小千就已猜出是西雨的声音,气也没了一半,泯嘴嗔道:“什么嘛!一回来就叫我脸绿绿?扫兴!”

方走过一座右花园,对面月门已奔出来西雨娇美身形,她穿了一件青碧色便装,梳了刘海,显得更活泼年轻了。见着小千,她已笑出迷人梨涡:“脸绿绿你去了哪里?害我们都找不到你”

小千指着脸,瞪眼道:“看清楚点,我的脸是最完整的一个部位,哪来绿绿的?”

关西雨登时怔楞,遂明白自己又说溜了嘴,干笑道:“我说错了,你只当做没听见就是了嘛!”

小千白眼道:“都钻入耳朵了,岂能听不见?”

西雨感到困窘:“那你要我怎么办嘛?”

小千瞪足了眼才道:“罚你替我喊‘将军回府’!”

西雨想笑,仍是喊了:“拐脚将军回府罗!”。

声音清脆悦耳,喊完她已笑了起来。

小千瞪眼道:“你不加‘拐脚’两字行不行?”

西雨憋住笑意道:“你明明拐了脚嘛?”

“你不会当作没看见。”

西雨已套上小千的话。“都已入了眼,岂能看不见?”

小千无奈,也笑了起来:“也罢!拐脚就拐脚,至少你是拐脚将军的跟班,也差不到哪儿去。”

西雨闻言已不敢再喊了。

秋芙此时也奔了过来,突见小千受伤,已惊惶道:“小千儿你怎么了?”

小千苦笑道:“糗大啦!”

秋芙马上扶向他,一步步的再往内院行去,她急问道:“伤的重不重?”

小千苦笑不已:“那要看什么地方了!”

“你的脚……”秋芙急道。

“那是小伤。”小千嗔道:“我的心却伤的很重。”

秋芙更紧张:“什么事快告诉我?”

“说来话长,咱们坐下再聊!”小千装出楚楚可怜模样:“我实在不想活了,心好疼啊!”

西雨揶揄道:“不想活,还要当将军。”

小千白眼道:“难道当将军就一定活得了吗?”

西雨一时也答不上口,面带窘困。

小千已有责备意味:“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以为我就没有伤心事?”

几天的浴血劳累,尤其又是挨了大板牙一剑,他的心早就沉痛非常。他本想装笑睑挨过去就算了,然而却如此的禁不起刺激,那股悲怅又已升起。

西雨顿时感到歉疚,她是不该说那句话,纵使是开玩笑,她却忘了体会小千的心情。

想到大板牙,小千什么心情也没有了,沉默的随着秋芙抵达“落泉小筑”,坐在小池旁一排白石板。

这里,曾经是他和大板牙饮酒欢笑的地方。

关西睛也从厢房踏着白石花径急忙走来,本是想开口询问,突然见气氛不对,脚步也放缓,慢步走前,问向西雨;“怎么回事?”

西雨眼眶已红润起来,她摇摇头,并没回答。

她不说,西睛也不知所措,直楞楞的呆在那里。

小千望着水池对面的假山涌现的小泉,瀑流有致的流向池中,那声音本来是清雅的,如今却能蚕食心灵,一寸寸像磨钝的锈牙扯咬着。

他表情冷漠而带着茫然,在秋芙眼里,她只见过一次小千如此沉默,那是她娘去世的时刻。

如今呢?

秋芙含着眼泪道:“小千儿,你就说出来……”

“说出来?”小千狠狠的丢一块石头,溅向水池,那表情,要比哭相更来得让人不忍观看:“你们以为我没有伤心事?”

秋芙急急道;“小千儿不要如此,闷在心头好不好?”

小千已落下泪来:“阿莱你懂不懂,你会拿刀杀我吗?”

他想强忍泪水,终究抵不过心头悲痛,毕竟他还是十五岁不到的小孩,他又能忍受得了多大的心里折磨?

他已转过满是泪水的脸庞,他不愿让别人看到他流泪。

秋芙急忙道:“我不会……永远不会……”

“你不会懂的,你不会,大板牙也不会,因为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可是你不会懂的!我这一刀就是大板牙杀的!”

秋芙花容顿然失色;“大板牙他会杀了你!”

西晴和西雨亦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瞧着小千,她俩似乎已能感受到小千悲切的心情。

小千整个身躯己微微抖颤起来,他双手捏的紧紧:“你不会懂的,他不但杀我,还要了我的命。他也脱去了我的宝衣!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秋芙这才瞧及小千是光着上身,宝衣早已不知去向,心头如沉大海,悲凄道:“大板牙他当真不要我们了?”

小千抹了泪痕,又自涌流:“他要我们,可是他不能要,他受人家控制,我怕救不回他,我怕失去他,我又怕杀了他,也怕被他杀了,他是我朋友,将来有一天他知道杀了我,他会很痛苦的!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我身上?”

他和大板牙的交情已逾亲生兄弟,如今却落得如此局面那一剑把他幼小心灵给刺的相当深。

他本来还可勉强忍受,但西雨那番话,勾出了他痛楚的一面。

他本是装作痛苦模样,事实上他是有资格要如此痛哭一场,又岂能接受他人的揶揄奚落呢?

西雨已泣出声音:“对不起,小千儿,我不是故意的。”

初秋的庭园,总有凄凄的秋虫在悲泣,宛似哭泣人世间的悲哀。

小千已无法压抑心头悲切,啊的愤怒吼叫,抓起坐下的石板就往水池砸去。

轰然巨响,水花飞溅,溅向了苍穹,溅向了庭树,也溅湿了发衫脸容,难道冰凉水花能洗去心头悲戚?

小千已奔入屋中,猛力将门关上,砰的又是一响,震的人心更沉。

秋芙也黯然离开庭园,她守着门口,无助的蹲在那里,她知道小千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她,就是友人。

西雨哇的嚎啕大哭,感情奔放,若不是她说了那句话,事情也不会变的如此糟,她自责的奔撞回房,哭的更痛心。

只有西晴还在庭园,溅湿的发梢不停有水珠滚落脸庞,他仍未有感觉,他在想什么?似乎又是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叹息道:“但愿我能像大板牙,能让小千儿替我哭一场。”

他似乎感受出小千与大板牙那种生死与共的剖心之交。

夜渐深,已飘起蒙蒙细雨,滴落枝叶,赣籁有声。

初秋的雨夜是悲凉萧索的。

今夜落泉小筑并未点灯,漆黑中,更显孤独。

门扉在动了,蹲伏一夜的秋芙本已昏沉快要入睡,如今更惊醒过来。

痛心过后而在房中熟睡的小千,醒来之后心情已好多了。他启开门,突见秋芙仍守在门外,愧疚之心已起:“阿莱你怎么不进来?”

秋芙关怀一笑:“没关系,我只是怕你着凉,下雨了。我来看看窗户关了没?”

“你来了多久?快起来!”小千忙伸手扶起她。

“我只来一下……”岂知话未说完,因为蹲伏过久,血气不通,秋芙双脚已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小千赶忙扶住她,急道:“看你,脚都蹲麻了,还说只来一下子。”

扶她靠在门墙上,小千已替她疏通血脉,秋芙却不忍道:“还是我自己来,你的脚受伤,不能乱动。”

勉强的又把小千按在墙头,两人并肩靠在一起,注视着庭院凄凄秋雨不断打在树叶上,凄凉寒意直涌向两人,秋芙不禁打了个哆嗦。

“你冷?”小千想脱衣服,才发现自己仍光着上身,干脆起身折回房里,准备把棉被给搬出来。

秋芙忙叫道:“我不冷。”然而已无法阻止小千。只见他已拿出一条细白绣有富红花的丝被,覆在自己身上,她只有感激的道:“谢谢你……还是你盖吧!你连一件衣服都没有?”

“我们一起盖。”

小千拉过棉被一角,已靠向秋芙,两人满怀欣喜的盖个妥当,暖意已缓缓升起,秋芙双脚不用揉搓,血脉也渐渐活络了。

秋芙感到无限满足,多少年了,她何尝有过如此宁静安祥的夜晚,如今却如梦幻般实现了——宁静无人夜色中,聆听秋雨滴落声,伴着自己爱护的人,安祥的过着平静的秋夜,现在不都—一实现了。

她好似处在梦境之中。

小千心情则较重了些,叹声道:“都已那么久了,你还是跟我到处奔波。”

秋芙道:“没有啊!我一直过的很好,倒是你……”

她已转向怅然,又道:“其实我最想的还是跟在你身边,你知不知道自你离开那天开始,我就一直不能安心,那种心情很苦,下次你能不能带我走?我知道我会拖累你,但我只想在你身边……”

小千急忙道:“你没有拖累我,不要胡思乱想,我已失去了大板牙,我不能再失去你,懂得我的意思吗?没有了我们,我们都会变成孤儿。”

秋芙禁不住凄然和感激,已伏在小千肩头轻轻抽泣起来。

从她一生下来是半边紫青泛红的阴阳脸开始,她似乎就知道自己命运,她一真很认命,哪敢奢想任何希望?直到碰上了小千,她才有了希望,她愿意牺牲奉献自己的一切,去为小千做任何事情。

然而小千却不希望她如此,他只希望秋芙能活得快乐,他甚至想把秋芙的脸给变的漂亮,那时她再也不会受人歧视了。

小千安慰她一阵,才道:“我想我们该走了。”

秋芙惊诧道:“你要离开这里?”

小千点头道:“这是人家家里,打扰太久,反而不好。”

秋芙道:“我都跟你,不过她们一直对我很好,要走,也该向她们道谢……”

小千叹道:“就是对我们太好了,我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像白天,本来是不关她们的事,后来却拖累了他们。”

秋芙道:“关姑娘是无心的。”

小千感伤道:“我知道,可是当时我又忍受不住,为了避免此事再发生,我们只有离开了。”

“我们准备去哪里?”

“还不知道。”小千瞧向她:“倒是你.一点都不会武功……”

“我会了!”秋芙欣喜的道:“你不在的时候,关姑娘都会教我功夫,我也学了不少呢?”

小千也露出笑意:“有学就好,将来就有你表现的余地了。”

秋芙窘笑道:“我学的不好,恐怕无法打败敌人。”

“没关系……打不赢再让我来。”

小千本想说,让她表现的不是与人交手,而是跑给人追,但想及这话会伤及她心灵,临时又改了口。

秋芙笑的甚开心:“我会认真学.将本就可以帮你挡敌人了。”

其实这几个月,她的确学了不少,因为她一直想替小千分担忧愁,也一直想学得本领,所以她学的特别认真而下苦功。

秋芙本来就是个任劳任怨的女人,吃起苦来,自是比人要耐上几分、就这几分,已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

小千真情流露的笑笑,随后又道:“趁这几天,我们一起练,我现在才发现,没有两下子,在江湖是闯不下去的。”

秋芙喜悦道:“好啊……。”

突又想到什么;“你不是说要走?”

小千道:“走是要走,但现在大家情绪都不好,走的让她们觉得愧疚,好像我们是不欢而散、只好再留几天,好聚好散嘛!”

对关西晴的萍水相逢,就能热切相助,小千总怀着一份感激,也不愿走的彼此尴尬。

只要小千决定的,秋芙从来没有意见,能在短短时间相互练功,岂非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豪雨淋大,雨声更扣人了。

小千感伤的又轻叹。

秋芙已淡声关切问道;“不知大板牙如何了?”

小千叹道:“他早已没了知觉,只知道杀人。”又自怅然一笑:“谁知道会变成这种样子?”

“那怎么办?”秋芙悲怅道:“他会不会永远这样子?”

小千深深叹息:“不管如何,我都要把他治好。”

“我也希望他能好起来。”

两人深情的靠在~起,水rǔ交融的感情流露,随着细雨飘飞天地间,汇聚成一股奔流宣泄,充塞赤躶躶心灵,再也化不开。

阵阵雨声,已幻成悦耳奏鸣曲,两人聆听中,不知不觉已沉沉入睡。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昨夜雨淋后,庭园显得格外清新,秋芙伏在小千身上睡了甜美一夜,此时反倒觉得困窘,尤其西雨大老早就到此,想向小千赔歉意,见及两人熟睡,不忍叫醒,一直呆立到近午,秋芙想起来就脸热热的。

还好西雨并未胡思乱想,她只想解开和小千之间的芥蒂,话一谈开,窘困自然就消失无影了。

小千也不便再让事情恶化,与西雨谈话间,也和气多了,误会也为之一扫而空。

随后,他们齐聚着吃过了午饭,谈些各自的遭遇,小千以养伤为理由,很快就散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7章、大闹华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