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39章、对敌西巫塔

作者:李凉

双方一追二逃,已奔出洛阳城,直往北方窜去。

水姥姥追的急,小千只好偏离官道,改走小径,希望能遁入山中以躲藏。

眼见青山已不及百丈,猝然间从山中又窜出两名淡青劲装女子,直扑而来。

小千见状已苦笑道:“我看不只买一送一了,要买一送三啦!”

来者正是水月和水柔,她俩本也在洛阳城闲逛,忽闻姥姥信号啸音,赶忙抄近路包抄而来,正好把小千给困在山坡前。

小千眼见已逃无去路,只好停下脚步,干笑的向三位打哈哈:“你们好啊?好久不见了,很想念你们。”

水月、水柔困住小千,已有了笑意,不知怎么,平时恨得牙痒痒,见了他,反而有点希冀中的喜悦。也许她们幻想的该是小千又不知会做出何种令人哭笑不得而事后回味无穷的事情吧!

水姥姥虽有笑意,不过她似乎甚懂得如何对付小千这鬼精灵,仍是一脸寒森,冷笑道:“绿小千你好大的胆子,敢在大街上指老身鼻头?你不要命了?”

小千望着手指,是有点后悔,干笑道:“姥姥,我是在指点你的迷津,可不是吗?我一指,你马上就清醒过来!”

水姥姥强忍笑意,斥道:“既然是指点迷津,还说我是什么买一送一的货色?你当我是货品要卖的呀?”

小千干笑道:“你听错了,姥姥你能卖吗?”

水姥姥嗔斥道:“你说什么?我为何不能卖?”

她不甘心小千把她看的一文不值,连卖都没人要。

小千急忙解释道:“姥姥,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有货品才能卖,你不是货品,当然不能卖的。”

水姥姥听的顺耳,冷笑道:“这还差不多!”

岂知话未说完,小千又戏谑道:“不能卖。只能用送的。”

此言一出,水月和水柔及秋芙已忍不住窃笑起来。

“你说什么?”水姥姥恼羞成怒,一掌已打向小千,骂道:“小兔崽子,你不要活了?”

小千推开秋芙,使出“拂云仙步”,很快避开姥姥一掌,戏谑笑声又起:“送得出去已算你幸运了,你可知道我为了推销你的事,费了多少神?”

姥姥更形嗔怒:“我要打烂你嘴巴,看你还敢不敢嘴硬?”

欺身而起,双掌吐劲,强风旋出嘘啸急促声音,威猛非常的已攻向小千。

小千心知水姥姥功夫厉害,不敢硬接,借着自己独到轻功,以及狡捷身手,靠灵活步法躲闪,一时也应付从容,丝毫未落下风。

姥姥击掌数次都被小千避开,心头不由起疑,才注意他所用的步法,这一瞧,已惊愕道:“你也会‘奔月拂云仙步’?”

小千得意道:“怎么样,你该服输了吧?”

“还早!”

姥姥冷笑不已,突然出手已有了变化,不再追寻小千身形攻击,而是截其前头。如此一来,小千又感吃力且危机重重了。

截其前攻击,必须要先了解小千步法,姥姥既然能做到,自是对“拂云仙步”有所了解。看样子,小千又得遭殃了。

可是好几次姥姥算准了方位,打了出去,硬是在差之毫厘之间,被小千给遁脱,她觉得疑惑,再次仔细瞧个清,已格格冷笑:“原来你还没学全嘛!”

当下掌势又变,不再以正规步法方式追击,而是以近身近打,如此可就把小千给追惨了。

小千惊愕不已,自己明明学会了武帝功夫,姥姥岂说没学全,难道是遗漏了什么?莫非这就是自己连吃楼弯亏以及西巫塔挨刀的原因?

强敌当前,他还兀自分心,一个迟滞,“唉呀”一声,肩头已挨了一掌,身形不由滚落地面。

姥姥见已奏功,冷笑一声:“好戏还在后头!”飞扑而下,有若猛虎扑羊,十指如勾,全抓了过去。

秋芙看见小千危急,奋不顾身已抽剑冲前,惊惶厉道:“不要伤他!”

剑化百道寒光,一剑刺向姥姥,威力竟也不弱。

水月、水柔一旁掠阵,见秋芙出手,两人也齐飞而起,四掌尽吐,以封住秋芙的冲势。

小千跌落地面,唉呀呼痛,顿觉姥姥掌劲冷森逼来,本能的再往前滚,张嘴就骂:“老太婆,你想强迫推销是不是?”

姥姥冷笑,未加反驳,怒意却从掌劲加速显了出来,狠猛的就压身而下,两只手掌可抓可劈,巨网的罩逼小千头顶。

猝然小千不滚退反滚近,早有预谋激怒姥姥,使她加快追度逼前,而无暇再抽身掠退,右手一送,小貂儿利牙可准得很的咬向姥姥枯干的左手。

“哎呀”一声,姥姥明知小千滚近必有原因,就是无法应变,连收手都来不及,硬是给小貂儿咬了一口。

姥姥脸色大变,赶忙甩手想甩掉貂儿。

小千诡计得逞,已狡黠的呵呵大笑起来:“‘唉呀’就能了事了?我就多给你几个‘唉呀’!”

趁着姥姥自顾不暇之际,小千随手一抓,不知哪来的棍棒,一劲的往姥姥双腿敲去,果然打得她“唉呀”直叫,跳如爆米花。

在此时,水月、水柔突见姥姥受制,心头大乱,已加劲击向秋芙。闷呃一声.秋芙的功夫本就非两人敌手,如今对方惊急而攻,自己岂能招架?一个照面已被击的踉跄摔退,短剑差点离手。

水月、水柔一招得逞,立时转身欺向小千,一左一右相距不到三尺,各自张手猛扑而下。

小千见二人追击而至,手中棍棒正想反扫之际,突见水月、水柔张开的双手已撒出丝闪闪黑条状东西直罩过来。

小千登时诧异不已:“又是这东西?”

眼见丝条已成网,他哪敢再战,拔腿就跑。

可惜水月、水柔仍尽力而发,位置又算的分毫不差,只一拖、一带,“留仙网”已罩向小千,两人落地一个滚身已站了起来,小千也跟着被丝网给包起来。

他惊急挣扎:“放开我,有本事大家放手一搏,老是用网,算什么英雄好汉?”

“给我闭嘴!”

水柔上次被小千敲了一记响头,一股怨气闷了数月,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伸手已抢过小千手中棍棒,狠狠的敲了回来。

卡的一声,小千唉呀叫痛,怒道:“你敢敲我?”

“敲你又怎么样?我还想敲破你脑袋呢!”水柔又敲了一记。

小千痛不可遏,急叫道:“脸绿绿,做了她们!”

小貂儿正和水姥姥纠缠,闻知小千危急,已舍弃姥姥,反扑水柔,姥姥得以喘息,一只左手已肿涨紫青,她马上截指封穴,一颗心犹惊怒不已。

连姥姥都忌讳的邪貂,遑论是水柔了?突见它扑身而来,水柔已仓惶急挥木棍,尖叫着:“别过来!”

手中木棍挥的密不透风,人也节节退去,哪还有时间去教训个千?

水月见状,赶忙欺向小千,五指扣向其脑袋,冷喝道:“快阻止小貂儿,否则我抓烂你的脑袋!”

小千自恃对方弄不清自己身份,必然不敢下毒手,已悠哉的坐起来,一副视死如归,道:“反正我最近也想不开,还没想通活着有什么意义,你威胁像我这种人,会有什么效果吗?”

水月登时一楞,恨得咬牙切齿:“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小千谑笑道:“从四个月前杀到现在还在杀,你的刀该磨一磨了!”

水月恨怒不已,举掌就想劈向小千天灵,虽不敢真下杀手,至少也该让他吃足苦头,便道:“好,我就杀给你看!”

“不能杀他!”

水月的举止瞧在秋芙眼中,可是莫大威胁,她奋不顾身,抓着短剑就已刺向水月,大有一拼性命之势。

水月灵机一动,反而舍弃小千而就秋芙,不知怎么一个晃眼,秋芙手中短剑已到了她手中,再一个反手抄,已将秋芙腕脉扣住,剑锋架向秋芙颈部,冷笑道:“我不杀你,杀她总行吧!”

如此一来,倒换小千提心吊胆了:“你敢?”

水月利剑一逼,秋芙已尖叫,颈部印出血痕。

受威胁的是秋芙,尖叫的却是小千。啊的一声,他怒骂道:“放过她!你们没有人性!对无辜的人下手。”

水月冷笑:“是吗?”利剑又想下压。

姥姥急忙掠前阻止道:“水月放开她,此事与她无关。”

水月不甘道:“可是不如此,怎制得了他……”

姥姥叹道;“咱们不能正邪不分,放了她吧!”

水月其实也只是想吓吓小千而就范,哪敢真的杀人,见姥姥如此坚持,也只好放掉秋芙。

颈部那道红痕,只是刀锋硬压的痕迹,并无伤口,秋芙摸了摸,方自安心不少,她奔向小千,紧紧拦在他前头,以防有人再伤害他。

小千见姥姥不以秋芙为威胁的放掉她,不由心中对她起了些许好感,遂道:“老太婆,你们何苦逼着我回去当人家的儿子?”

姥姥冷道:“事关重大,老身不得不如此。”

小千黠谑一笑:“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找个人来管你们……”

姥姥斥道:“如果你是水仙哥哥,老身一棍就打断你的狗腿,岂容你在此没大没小的乱扯!”

小千暗自窃笑,道:“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唉呀,唉呀’叫了几声,不就结了?”

他在嘲笑姥姥方才被他乱棍敲腿,打的唉呀直叫之事。

姥姥老脸又热了起来,嗔斥道;“将来断了腿,你就知道谁在叫了。”

话未说完,水柔因迎战小貂儿,木棍已被小貂儿一爪爪的抓断,只剩不及七寸,她已惊惶“唉呀”直叫。

小千瞄向她,戏谑道:“在叫的总不会是我吧?”

姥姥已无暇再斥责他,见水柔危急,马上喝道:“你还不把邪貂召回来?”

小千笑道:“召回来就没有叫声了。”

姥姥斥道:“她受了伤,你也逃不了。”

小千想及自己还在网中,随时有再落入姥姥手中的可能,逼急了,可能对方会来硬的,倒不如先唤回小貂,再以姥姥受毒伤来谈判,如此反而好些。想至此,他已出言:“脸绿绿,放她一马,有帐待会儿再算!”

小貂儿闻言,这才掠向小千肩头,一副威风凛凛,随时准备搏命状。

水柔得以脱困,嘘口气,混身好像要脱了节,她并非功力不济,而是太过于畏惧小貂儿,才造成穷于应付之态。擦擦汗珠,也怔忡恍惚的走回到姥姥的身边,手中一节木头始终未丢掉。

姥姥见她无恙,方自放心不少,转向小千,冷道:“今天被老身碰上了,老身拼着一只手不要,也绝无放你走的理由。”

这话说的甚重,小千也听出她不受威胁而就范。仍挑言道:“一只手?呵呵!你知道一只手有多麻烦?吃饭只能低着头,系腰带还得拉过来拉过去,想梳个头鬓,还得抹上浆糊。你不觉得这很不方便吗?”

“那是我的事情!”姥姥斥道。

小千呵呵呷笑:“唯一的好处就是衣衫布料省了一条袖子。”

姥姥嗔怒:“你再说废话,老身就先把你给拆了。”

小千见她怒火逼人,倒也不愿再激的过火,遂转了话题:“不如这样好了,我让小貂儿替你解毒,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姥姥冷道:“要勾销可以,你还得跟我走一趟水灵宫。”

小千皱眉道:“不去行吗?”

“不行”

小千苦笑不已,想及水灵宫深在水底,上次若非水仙,自己也难逃生路,若再进去了,试试滴血浮印,要是不对,那可就真的走投无路。

然而现在处境不先解决,总不是办法。

要是耽搁了解救大板牙,更是遗憾终身。

想到大板牙,他突然有了计策,已邪邪笑起来:“就算我跟你们去,你们也未必能找到要找的人,因为有‘滴血浮印’的不只找一个人。”

此言一出,水姥姥、水月、水柔同感惊愕,水姥姥急问;“还有谁?”

“大板牙,我哥哥!”小千有意把水姥姥引去救大板牙,竟然把他说成自己哥哥,说完他也觉得好笑而笑起来。

姥姥惊诧不已:“你还有哥哥?”

小千得意的道:“我哥哥多的是,如果一个不够,我随时可以再找,直到你满意为止。”

姥姥、水月、水柔可未见过大板牙生得多大年纪,自无法马上拆穿他的谎言。

水姥姥嗔道:“少给我打哈哈,我要的是有‘滴血浮印’的”

小千呵呵笑道:“暂时就只有大板牙一个,他会让你们满意的。”

水月急道:“你们是双胞胎?”

小千神秘笑道:“看了你就会明白,除了牙齿以外,我们差不了多少啦!”

他在暗示和大板牙为“双胞胎”,如此则较能扇动她们前去救人。

水柔惊愕不已:“那夫人岂不生了三胞胎?”

姥姥急道:“水柔,不准乱说!”

水柔猝然觉得自己说漏了嘴,马上闭口,眼睛已瞄向小千,希望他别听出什么来才好。

可惜这岂能瞒过精明的小千?他已呵呵邪笑不已,甚得意自己一吹牛,就让夫人多生下一个儿子,这可比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9章、对敌西巫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