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1章、计耍姥姥

作者:李凉

凭着小貂儿的灵性,花了三天时间,小千已找到地头。

只见丛山环绕四处,居中浓雾朦朦,神秘气息涌现,如入幽冥之境。

小千带着她们走过一条尺许宽,不算小径的小径,雾区近处依稀可见如尖荀耸立的大小石峰。

“就是这里!”小千威风凛凛的指着雾区。

姥姥驻足,瞧寻几眼,道:“这好像是个阵势……神秘无比!”

小千黠笑道:“怪人住的都是怪地方,穿过这雾区就可以找到神眼先生了。”

水月冷道:“你该不会放意找个陷阱,要害我们吧?”

小千瞄向她,讪讪道:“你爱进去就进去,不进去就留在外面,只有‘三呸’的人,不值得我陷害。”

一路上,水月可吃了他不少口舌之亏,学的也乖了,唯一的方法就是不和他争,争到后来,吃亏的总是自己。

尽管如此,她仍是忿忿难平,就是说话思考多了。

她冷道:“谅你也不敢耍诈,逃得了一时,也休想逃过一辈子。”

小千谑笑又起:“你说的很对,我根本逃不过一辈子。”

见及他这种笑声,水月又知话出了毛病,可是就是无法找出毛病在那里,只好继续说下去:“既然知道逃不了,你就给我安份些!”

小千斜睨着他,讪笑道:“逃得了,逃不了,对我来说根本无啥关系!”笑的更谑:“只要你逃不了不就成了。”

水月登时如被抽了一鞭,不知如何回答。

小千捉狭又笑:“我准备把你困在这里一辈子,我现在就不必逃,又哪来要逃过一辈子?”

这就是他所谓“逃不过”的理由,说得水月吃了闷钉子,硬是发作不得。

她以冷笑来掩饰自己困窘:“最好你能困得了我,则你真的不必逃了。”

小千黠笑道:“既然困不住你,那又怎能算是陷阱?既然不是陷阱,我为何又要逃走呢?”

水月已恼羞成怒:“不管,只要有任何状况,我一定找你算帐,哪容得你嚣张,胡作非为。”

小千邪笑道:“既然如此,我看你还是不要进去好了,要是你被妖魔鬼怪抱了一下,硬要说是我抱的,还要加倍的抱我两下,这可对处男的形象有莫大的损害。”

水月已红了睑:“你……”

小千笑的更谑,却装出祈求样:“拜托你,水月小姐,为了我的童贞,你能牺牲一下不进去吗?”

“你……可恶!”

水月忍无可忍,已举掌掴向小千。

小千早有准备,拉着秋芙已钻入雾区,更是捉狭道:“不肯牺牲也就罢了,还用强的?你不觉得很残忍吗?”

“有胆别逃——”

水月追到雾区,突然顿足,不敢再追前,以免中了暗算,恨得咬牙切齿,差点把小青靴给跺坏了。

姥姥却叫声“不好”已欺身拉着水月、水柔往雾区掠去。

水月凉诧不已:“姥姥,这……”

姥姥急忙道:“小千儿有邪貂引路,自可通过阵势,我们若追不上他,可能就让他脱逃了。”

水柔道:“干脆一把火烧了这里算了。”

姥姥道:“阵势已成,水火不一定有效,何况咱们也不能真的把他弄死,快追吧!”

三人马上冲入雾区,一片白茫茫涌罩四周,伸手也难见五指,她们只好以听声辨位方法追向小千。

还好小千走的不远,很快被她们缀上。

不过灵狡的小千,突然兴起了捉弄念头,黠笑道:“好小子,三天三夜的作威作福,现在也该还点本回来了!”

秋芙有点担心:“在这雾区里,要是走失了……”

小千轻笑道:“放心,走失的一定是她们!不整整她们,还以为我是小瘪三呢!”细声道:“走!”

秋芙无奈,只好跟他潜向隐密处。

小千找一石缝,放下大板牙道:“你就躲在这里别走动,我马上回来!”

秋芙点头道:“你小心些。”已钻进石缝。

小千得意一笑,方领着小貂儿寻向姥姥她们。

才转个圈,就已发现三人踪迹,他突然“啊”的尖叫,然后就断了声。

姥姥惊惶道:“不好!小千儿可能中了陷阱。”

她和水月、水柔马上掠向发声处,各自运足十成功力,以防有变。

小千则早已溜向他处,暗自私笑:“中了陷阱?该是你们,不是我吧!”

姥姥急叫:“小千儿你在哪里,快回答我?”

小千笑的更谑,岂能回答?马上转向小貂儿:“把人引来,装神弄鬼你会不会?”

小貂儿猛点头,它也感受出小千的捉狭目的,马上掠向水月,轻飘飘的往她的左侧闪过,还发出杰杰怪笑声,虽不怎么像鬼叫,但在茫茫一片幽深的雾区中,却也透着阴森气氛,够吓人的。

水月惊惧急叫;“谁?”一掌已打出,如泥牛入海,化得无影无踪。

姥姥和水柔也赶了过来,姥姥急问:“发现了什么?”

水月道:“好像有人飘过,可是打了一掌并没回音。”

姥姥当机立断:“一定有人埋伏在此,咱们小心应付!”

三人又自紧张万分的搜寻着。

小貂儿可精明得很,有意无意的勾引着水月,眼看快到小千地头,它才再次发出怪声,猛地扑向水月,后又一闪即逝。

水月惊喜,急叫:“在这里!”

“罗刹幻手”已抓了出去,可惜又被小貂儿溜了。

小千暗笑道;“当然是在这里,不然在哪里?”

他也小心翼翼的潜向水月,见她神经兮兮的摆着架势,警觉四周的慢步走着,心头就觉得好笑。

等水月靠近,小千一脚已踹向她屁股,暗自憋笑着,马上开溜。

水月啊的一声惊声急叫,已往前扑,浓雾一片,地面又多乱石,一个绊倒,已扑摔在地面。

“是谁踢我屁……”突然她觉得困窘而说不出口,手抚臀部,恨得牙痒痒。

小千捉狭笑着:“踢你一个算是小意思,接下来还多着呢!”

不过他已经幻想姥姥一个老太婆被人当小孩般的踢屁股,那副模样必定很有趣。

想到姥姥窘态,他已潜向姥姥,又以同样方法,踹得姥姥冷喝直叫。

“谁?谁暗算老身?”

接下来,水柔也遭了殃,尖叫不已:“啊……有鬼,一定有鬼,好痛……”

三人战战兢兢,如临鬼城,吓得一身冷汗,对这一片白茫茫浓雾,感到无比的恐惧。

小千踹上了瘾,邪笑不已:“痛?痛才过瘾!”

当下他又轮着踹,尖叫声可就此起彼落,相映不绝。

姥姥被踢了十几脚,双手直护着臀部,马上急叫:“水月、水柔快回来,屁股贴屁股……”突觉不雅而困窘,马上改口:“快回来,背靠背,敌人就无机可乘了!”

水月、水柔哪敢怠慢,马上摸了回来,三人齐靠着背,各自往外防备,心头仍是惊惶不安,深怕真的遇上鬼了。

小千暗笑不已;“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老人家!呵呵!不知她们还能不能坐下来?也许肿得七寸厚了吧!”

他自得的笑着,也因她们三人靠在一起,想偷袭已不容易,只好作罢,潜回秋芙藏身之处。

秋芙见他回来,一颗悬吊的心方始放下,娇笑道:“吓死人了,看不到人影,只听尖叫声,好像到了幽冥界一样,让人好害怕。”

小千得意道:“放心,那些是倒霉鬼,只能鬼叫而已,哪能吓人!”瞄向秋芙,更惹人道:“怎么样?叫的很激烈吧!”

秋芙笑道:“你把她们怎么了?”

小千呵呵笑道:“没什么啦!只是拍拍马屁而已,她们吃得很饱,忍不住就鬼叫几声而已。”

秋芙有点懂了,笑的更无奈:“吃饱了,可以带她们走了吗?”

小千摇头道:“还早,吃饱了就没事干,让她们回忆一下童年美好时刻,捉捉迷藏也不错嘛!”

扛起大板牙,小千又道:“走吧!她们饿了,自然会跟来省得我们去打扰她们美好的回忆时刻。”

秋芙无奈,只好跟着小千。

在小貂儿领路之下,已往更深处行去。

雾中的姥姥、水月、水柔叱叫一阵,再也无回音,感到十分狐疑。

水柔突然想及被踹屁股这举止,除了小千,谁还会如此捉狭?登时也热了脸:“一定是小千儿搞的鬼!”

姥姥、水月为之怔愕。

姥姥道:“他不是也遭了殃,那声尖叫……”

水月突然也被点通,恨道:“这混小子,被我逮到,非打烂他的屁股不可!”摸着臀部,脸颊不禁也窘热起来。

水柔道:“姥姥,那叫声,分明是他想摆脱嫌疑所用的方法,我们上当了!”

姥姥不禁也暗恨不已:“这小兔崽子,竟敢踹我屁股!”

水柔觉得想笑:“还有什么事他做不出来?幸好只是……”

她想说:“幸好只是踹中屁股,要是被他剥光衣服,那就更惨了”,只觉得此话难以开口而缩了回去,脸则更红热。

姥姥由嗔恨而转为无奈的抚着臀部,仍有点痛热,想及方才被踹的情形,她也困窘起来了。

叹口气,她才道:“要是水灵宫多了他,可就永无宁日了走吧!找不到他,可能要困在此雾区了。”

水月、水柔亦知事态严重,暂时把困窘抛开,以免被困。

三人小心翼翼,又已摸索起来。

只是一片白茫茫,她们早已失去方向。要摸出通路,谈何容易。

小千可与她们不同,有小貂儿引路,避去了不少陷阱,不到两刻钟,已钻出了雾区。

两人方踏上古老而不见人工整饰的庭园,小千已落实而喜悦的叫着;“哈哈!旧地重游!”

突然他一抬头,啊的又往后退。他一叫,秋芙也惊叫了。

不知何时,矮小的天机生已如门神的钉在两人面前,挤眉弄眼,很是威严。

小千见着是他,才嘘口气:“好小子,是你啊!差点把我吓死了!”

天机生冷道:“吓死了最好,省得我出手。”

小千已定了神,瞄眼道:“你怎知我会出现在这里?”

天机生冷笑,带着一丝得意:“天下事想瞒老夫等于零。”

小千邪笑道:“那么你是来欢迎我的罗?”

天机生瞪眼冷道;“我是来赶你滚蛋的。”

小千邪笑道:“要是我不滚呢?”

天机生姦笑不已:“你敢不滚?你将会付出代价。”

小千轻笑着,不在意的已往前走。

天机生马上拦过来:“站住!不准你再走一步,否则……”

小千已再跨一步,惹笑道:“否则又如何?”

“否则我……”

“你就让路是不是?”小千黠笑着:“我想问你,你是不是每件事情都算的很准确呢?”

“这当然”

小千谑笑道:“那你何妨算算能不能赶我走?小心算啊!别砸了招牌,你上次已砸了一次,我有点不大相信你。”

前次小千要他算名字,虽然猜了个“脸绿绿”,小千仍认为不够准确。

天机生霎时怔住了,若说“赶得走”,小千一定赖着不走,若说“赶不走”,小千只笑笑的承认他算的准,可大大方方的留在此。

小千黠笑又道:“怎么样?不好算吧!”

天机生心一横,已道:“谁说不好算?我根本赶不走你。”

想了想,他还是以维护招牌为重要。

小千登时敬佩的点头,夸赞的说道:“真准,真是天下第一神算,佩服!佩服!”

秋芙见他模样,都觉得好笑。

天机生也泄了气,摆摆手道:“算了吧!这种准法,迟早会把自己给射死!我宁可射歪一点!”

小千呵呵笑道:“你少装了,你早就听到我的声音,才故意在这里欢迎我,你以为我不知道。”

天机生眼角已有了笑意,但仍不认帐,冷道:“谁要来迎接你?少自抬身价,我是来吓你的。”

小千轻笑道:“吓完以后呢?”

天机生瞄了几眼,终于忍不住而笑起来:“以后你都看见了我还说什么?”瞄向大板牙,道:“你又来找我干啥?”

小千谐谑道:“你明知故问嘛!”

天机生再瞄一眼,才挥手道:“跟我来!”

他已带领着小千、秋芙走向庭院深处,经过一排桂树林,已抵一栋木造小轩。

轩中有躺椅,小千已将大板牙放在椅子上。

天机生已替他诊断。

小千道:“他是中了‘无心之毒’”

天机生瞄小千一眼:“到底大夫是你还是我?”

小千碰了一记软钉子,只得干笑道:“是你,你是先生嘛!”

很难得见他如此吃瘪,秋芙已淡笑起来。

天机生感到得意,道:“既然是我,你就站到一边去,多看少说话,没人会怪你是哑巴的。”

小千瘪笑道:“是,神眼先生!”

天机生这才继续为大板牙诊断,他瞧的很仔细,发觉大板牙心脉部份似有异物,他拿出银针插了进去,再取出时,针头已凝沾不少透明状水液,使银针更闪闪生光。

他很快转身往小轩左墙堆了不少葯瓶,选出碧玉小瓶,倒出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1章、计耍姥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