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2章、还魂图

作者:李凉

姥姥,水月、水柔似也认为捉人无望,已忿忿不平的转身走在小千后面。

突然间,水月眼睛落在小千臀部,那肿得一大包的“肉”竟然往下落了一大半,就快拖到后膝节,她咦了一声,立时喝道:“站住!”

小千哪知自己绑的好好的,会在方才急忙追赶奔掠之际而让布团给松了下来?他仍未发觉,看来也难逃劫数了。

他转头斜睨水月,冷道:“叫什么?没看到我伤重得很,站不得的?”

水月已冷笑道;“是啊!伤重得肉都掉了!”

“才说呢?”

小千瞄着眼,双手往后边摸去,突然模不到布团而惊愣:“咦?真的掉了?”往后一瞄,两眼差点掉出来。叫声“糟了”已拔腿就跑。

“你还想逃?”

水月一个扑身已欺向他,一手已抓住他那大布团。

小千可更急了,尖叫着:“救命啊!非礼啊……”

他想挣扎脱逃,可惜水柔亦发现受骗,也掠身抓向他、恨道:“你还敢耍诈?我打烂你屁股!”

两人一个抓手,一个按脚,四平八稳的把小千给按在地上,还不时腾出纤手,一掌掌的打向他臀部,打得他哇哇痛叫。

姥姥也走过来,嗔骂道:“姥姥我已七老八十,你还踹我屁股?成何体统?不修理你,还以为世上没人能治你呢?”

说完也蹲身,伸手就打。

小千尖叫道;“快住手!痛啊!”

“你也知道痛?”水月冷笑道,打的更使劲。

小千狠命的挣扎:“快住手……”

突然用太过猛,已“噗”的一声脆响,发自臀部。

水月,水柔猝然啊的尖叫,赶忙躲开,双手掩着鼻子,脸也红了起来。

终究她俩仍是姑娘家,怎能碰到此种尴尬事?

小千大难不死,已谐谑笑起来;“放得好!没想到威力会这么大?”

姥姥方才并未听清楚声音,又被水月、水柔举止给弄迷糊,怔楞道:“你们……”

小千已谑笑道:“你反应很慢喔!没有听到声音,难道没有闻到味道吗?”

姥姥这才注意,是有股臭味,赶忙的走避,嗔道:“你敢乱放?”

小千得意笑着:“没办法,我是被逼的!这是痛苦的怒吼。”

姥姥、水月、水柔楞在那里,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不打他又不甘心,若再动手、那种窘境,实让她们下不了手。

还好小千已装出疼痛不堪脸容:“唉呀……只一下子就被你们打得那么疼……我的天呐!”

秋芙赶忙欺身扶着他,焦切道:“伤得如何?快躺下来,我帮你敷葯!”

小千勉强挤出笑容:“待会儿再敷,”她们还没打完呢!”

秋芙凄戚道:“不!不能再打了!”转向姥姥,祈求道:“姥姥您放了他,他受不了啦!”

姥姥也着实不忍让小千受太大的折磨,叹口气、道:“也罢!下次再没大没小,姥姥我可不饶你!”

秋芙急忙感恩道:“谢谢姥姥,小千以后不会了!”

“不会才怪!”

不知何时,天机生已出现门口,手拿一支长竹竿,调侃笑着:“如果用竹竿打,就不怕发生那种事情了。”

小千怪异表情道:“我不会再让你们有机会的。”

秋芙赶忙把他扶向墙角,深怕他又遭了殃,急道:“你受了伤,别再跟他们呕气好不好。

小千低声道;“伤的不重,我是假装的。”

秋芙稍稍宽心,仍道;“可是他们人多……”

“所以我只好忍啦!”小千谈笑道:“放心,风波已过去,这笔帐,将来再算了。”

秋芙这才露出笑意:“下次可要小心了。”

小千干笑道;“我哪知跑了两下会掉下来?全是天意!”

天机生已走近,黠笑着:“是啊!天意如此,我老人家岂能受此冤屈?”

小千瞄眼邪笑道:“你别得意,要是治不好大板牙,你看我如何收拾你!”

天机生似也知小千难缠,风凉话也不敢多说了,干瘪一笑道:“有话将来再说,我们先治人要紧!”马上转向姥姥,道:“水仙子你现在该明白在下是无辜的吧?”

姥姥歉声道:“得罪处,诸多包涵。”

天机生笑着,将竹竿丢出小轩,道:“哪里,误会能解,那最好不过了”顿了顿,又道:“仙子此次前来可是为了解去大板牙无心之毒?”

姥姥道:“不错,你能解吗?”

天机生道:“这要看他中毒有多深了。”

“他中毒有多深?”姥姥问。

“这就是要仙子帮忙的地方。”

姥姥道;“如何帮忙?”

天机生道:“大板牙已迷失本性,在下将弄醒他,然后用摄心术之类功夫唤回他灵知;在他醒来之时,还请仙子以及两位姑娘以真力擒在他,别让他走脱即可。”

姥姥道:“这没问题,何时开始?”

天机生道:“现在就能开始。”

姥姥点头,马上唤过水月、水柔,已将大板牙扶起,然后盘坐于地,姥姥坐于他背后,左掌抵向他后脑,右掌按背心。

水月在左,水柔在右,分别扣住其手腕及膝盖,免得他挣脱。

一切就绪,天机生才拿出像是钟摆的圆坠子,约牛眼大小刻有怪异蛇兽图案,光看上去,就有点目迷心眩。

姥姥乍见之下,惊愕道;“‘还魂图’?”

此图为天下摄魂之物的极品,江湖人物对它甚为忌讳,没想到会落入天机生手中。

天机生淡笑道:“这是复制品,除了图案以外,其他都不像真货,不过此图亦有摄心之功效。”

姥姥点头:“原来如此。”也不再追问。

天机生静静心神,随后抽出银针,插了大板牙数处穴道。

大板牙登对苏醒,眼中碧光闪闪,突然瞧及小千,已喝吼的挣扎,想扑向小千。

姥姥、水月、水柔赶忙运劲镇住了他。

大板牙肌肉绷出条块,如猛狮咆哮,不停扭身摆手,像要突困而出。

小千感到不是滋味:“妈的,我是你朋友了?一醒来就想吃了我?”

天机生喝道:“你还不快走?在那里碍眼?”

小千舌头一伸,瘪笑道:“真是虎落平阳,有威发不得!”

他只好一拐拐的走向大板牙背后,避了开去。秋芙也跟着,以免碍眼。

大板牙强行扭头,但抵不过姥姥手劲而无法得逞,又自咆哮。

天机生赶忙晃动坠牌,铜灰色牌子左右有序摇摇,图案好似也在开始跳动。天机生已运起功力,不断发出清吼声,一阵阵的吼着。

大板牙仍自咆哮,不受任何影响。

铜牌愈晃愈快,已从灰渐渐变成银白,那图中银蛇、怪兽突然复活般在张牙舞爪腾掠。

大板牙挣扎更急,姥姥、水月、水柔都运足全力以控制,额头已出现汗珠。

挣扎持续十余分钟,众人皆已汗流满面,胸口起伏快速,大板牙给她们压力甚出乎她们意料之外。

天机生已将还魂图逼近不少,清吼声已变成狮子吼,就快压过大板牙咆哮声。

终于,大板牙双目渐渐被还魂图所吸引,图中的蛇兽渐渐扩大,在旋转,好似从四面八方卷向他,在嘶吼,獠牙,天地一片漆黑,只有那蛇,那兽是很亮的,只有它才能引带光芒。

突然间蛇兽旋得快一已变成一道光束,汇合成一面银亮亮的镜子,哪能看清一切。浮现了小千的笑容,还有秋芙……还有自己……

大板牙喝吼已渐渐平静,又直盯着那面“镜子”。

突地有声音传来:“我是绿小千……”

天机生怔愕,往小千瞄去,猝然憋笑起来。

小千竟然也被摄了心,傻楞楞的盯着还魂图,听及天机生问出声音,他已不自禁的回答。

原来他本是好奇还魂图里边的图案有何奥妙,结果一瞧上了眼,就被深深吸引而遭摄了心。

“这个宝贝真是的!”天机生哭笑不得,已喝道:“绿小千,你在干什么?”

“我在看姥姥被打屁股……”小千现在是想什么说什么,句句实言。

天机生已笑起来:“妈的!这种话你也敢说?”

话未说完,姥姥闻及小千所言,没想到他会如此大胆已怔愕的张开眼睛,内力也为之泄弱。

突然大板牙又故态复萌,咆哮扭扯,差点把水月、水柔给甩掉。姥姥惊急,不敢再分心,马上再吐全劲,才勉强又将他给制住。

饶是如此,三人可累个半死,喘声更急,香汗直流。

天机生霎时也慌了,赶忙叫道:“秋姑娘快把他带开!点他眉心‘神庭穴’,再泼冷水!”

说完不敢再理会小千,马上专心对付大板牙。

秋芙闻言已截指点向小千“神庭穴”,寻眼瞧向小轩,找不到水,只好带他到庭院,那里有小池可取水。

淘水往小千脸上弹去,小千已怔然醒了过来,搞不清自己为何会在庭园,遂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秋芙见他已醒,也放心不少,娇笑道:“你被摄了心,我只好把你带来此,弄点冷水。”

“我……”小千茫然中似有所觉,已然干笑:“我被迷住了心?”他急道:“我说了些什么话?”

秋芙已经笑道:“你说你还看着姥姥被打屁股。”

小千诧然而瘪笑:“她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小千苦笑不已:“我又惨了。这种话怎么可以乱说?”

秋芙淡笑道:“你可以说你说的是梦话,姥姥也许会原谅你。”

“不,我说的是真话!”小千谑笑起来。

秋芙也拿他没办法,急切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可是你要说梦话才行,别又惹姥姥生气,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小千摸着屁股,叹笑道:“没想到,我连梦中报复的机会都没有。”

话声未落,小轩已传来喝叫声。

小千急道:“大板牙治好了没?”

“还在治”。

“咱们快进去!”

两人又往小轩奔去。

此时天机生已再次摄住大板牙心神,也问了他的名字,然而功力较弱的水柔已有不支现象。

大板牙马上又故态复萌,天机生不得不用金针再次制住他的穴道。水月和水柔得以休息,两人已瘫坐于地,脸色泛白,甚为倦惫。

“仙子,把内力逼向‘玉枕穴’!”

天机生想趁机阻止无心之毒侵向脑部。

姥姥虽累,仍提起真气,逼向大板牙后脑‘玉枕’要穴。

天机生又用银针插入大板牙头部数处穴道,取出之后,皆有少许透明液体,想必就是无心之毒。

大板牙脸色本来就充满血红,现在被天机生抽去不少毒液,青绿已渐褪去,脸部变得更红了。

再插几针,天机生方嘘口气道:“成了。”

姥姥这才撒手,汗流满面不说,骨头都快散了。

小千此时已进来,急忙问道:“他还有救吗?”

天机生喘息不已,白眼道:“等我休息一下,再回答你行不行?”

小千仍心急:“你难道累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机生无奈道:“一句话就能了事?好吧!我告诉你,他还有救!”

“哇,太好了!”小千激动的抓向天机生肩头,钦佩不已;“你果然是天下第一鸡(机),天未亮,就知道报佳音!厉害!厉害!”

喘了几口气,天机生好得多了,才道:“你少拍马屁,我方才如此说,是防止你死命的追问,现在告诉你的才是正确答案。”

小千笑容刹时僵住了:“他没得救?”

天机生道;“难!”

“你骗人!骗人……”

小千激动的掐着他的脖子,天机生舌头挂得长长,急叫道:快放手!有话好说!不是没救,是难救……”

小千问及还有希望,才松了手:“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

天机生干咳不已:“掐死我,那真的没救了?”

小千再逼问:“他到底有没有救?”

“有有!一定有!”天机生深怕再被掐,急忙道:“你安一百个心.我一定把他弄的好好的交给你。”

小千这才有了笑容:“早说嘛!害我以为你无路用,不如掐死算了!”

天机生苦笑道:“这年头当医生还真难,动不动就有生命危险。”

小千坦然瞄向大板牙,责言道:“妈的!交了你这个朋友,要我背,要我扛,要我为你治病,你还要拿刀子捅我,这算哪门朋友?”瞄向他未褪去的红脸:“说你,还会脸红,真难得?那天要是你背叛我,小心我一手就把你给掐死!”

水月突然有所觉,已往大板牙瞧去,惊愕道:“怎会没有?”突然已欺身,双手指向他脖子。

小千惊诧道:“喂!你想干什么?我只是说着玩的,你干嘛比我激动?快放手!”

他已伸手想揪开水月。

水月急叫:“姥姥快拦着他!”

姥姥不解水月的企图,但水灵宫就以她最为精明灵巧,她如此做,必定有原因,当下已拦向小千。

小千更急:“你们想杀人是不是?”

一掌攻出,却仍被姥姥给化去,姥姥斥道:“给我安份点,要杀他,不必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还魂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