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4章、水淹水灵宫

作者:李凉

姥姥怔愕,立时松手,急道:“自己运气!”马上转向水灵:“可以滴了!”

水灵颔首,已挤出红血,准备滴向小千眉心。

小千似也想瞧个究竟,已收起笑态,用劲憋着血气,镜子反照眉心浮印更红了。

他还仰起头,让水灵更好滴血。

水灵纤手在抖,她竟然和前次一样紧张。是怕血液渗不进去?还是怕小千又变成她儿子了?她也分不清楚。

滴血落在浮印,小千睁大眼睛,仍叫着:“不可能的事情……”

突然他不说话了,滴血竟然慢慢渗入浮印中。两颗大眼睛充满不信与惊愕;“不可……怎会是如此?”

伸手摸向眉心,粘湿湿的,是血没错,再送往舌头舔去,腥咸咸的,不是血是什么?

他惊慌了:“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他的手在抖,镜中的人也在抖,镜外的人更科。眨眼间滴血已渗入浮印中,消失得一无踪迹。

水灵身躯亦抖颤着,不管是否动了手脚,早已认定小千是她儿子的意识,仍使她激动非常,似乎在这刹那间,她又重获得小千了。

小千惊惶叫道:“不可能!再滴血!”

水灵复又再滴鲜血于浮印上,仍渗失无迹。

连续滴了三次皆如此。

小千突然发疯似的尖叫:“不可能——”水晶明镜已甩往对面墙壁,砸得粉碎。

“他明明认定自已是亲娘所生,怎又会变成别人的儿子?事情来的突然,使他无法接受。

明镜碎片落地,卧房一片宁静。

小千失神摊坐于床上,连想都不敢想,脑袋一片空白。

水灵静立着,双目瞧着这位即将变成自已儿子的奇异小孩,心头泛起淡淡喜意。

姥姥和剑痴则被碎破镜片声所摄住,静默中仍感欣慰的将小千瞒过去了。

小千慢慢收回心神。瞧向这位即将成为自己新的母亲。她长得好美,好慈祥,自己第一眼见到她时,就有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感,还叫过她“好妈妈”呢?”

她真的要变成自己的妈妈了?

难以接受,又不能不接受,小小心灵实在穷于应付,他只好以种萝卜方式来解决.一步一步想下去。

他发现自己跟本不能把十几年同处一室的母亲——绿娘给抛弃。纵使他愿意接受另一个美丽漂亮而又慈祥的新母亲,他仍难以舍去绿娘。

小千有点困窘的笑道:“好妈妈……你大概不会搞错吧了”

水灵激动得泪水盈眶:“不会,你就是我儿……”

她似乎不是做作,已融入真情,发自内心。

小千无奈道:“既然被你逮着了,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可还没办法适应亲妈妈的时代来临,你要多多包涵了。”

水灵含情一笑,点头道:“随你……”

小千道:“还有一个问题:我另外一个娘也不能抛弃,毕竟她对我比较有感情。你们两人,一人一半占有我,行吗?”

这句话“占有”两字,可把姥姥和剑痴给逗出笑意。他的话总是如此七拼八凑而又让人哭笑不得。

水灵微微一笑,道:“娘依你就是。”

小千听及她这声“娘”,仍觉得不自在,但并未表现过于激烈,只干笑两声,随后又问道:“搞了十几年,怎么突然间就跟您凑在一起呢?”

水灵含笑道:“跟你在一起,扶养你长大的娘,可叫绿娘?”

上次小千就觉得奇怪,水灵为何知晓自己的母亲名字,现在想起,可能有所渊源。遂道:“没错,她正是绿娘。”

水灵、姥姥和剑痴不自禁的又怔住了。

这本是欺瞒小千的事情,但若与绿娘扯在一起,实又如此紧密而不可分。

照理来说,小千该是水灵儿子,可是现在又变成非亲生儿,还得以欺瞒方式使此事成真。

水灵只好原本的解释:“绿娘和我本是好友,但在十五年前分散了,你可能在那时被她抱走。唉!经过了这么多年,你又回来了,绿娘却已不在人间。”

小千恍然道:“原来您还是我娘的朋友啊!”不禁又觉得和水灵更加亲近了。轻笑道:“都是一家人,好说话……”

他目光突然触及姥姥,登时想起她先前说的话……要是成为宫主儿子……那严厉的教训,他可记得清清楚楚,笑容也僵住了。

姥姥虽有心整治他,但想及他并非夫人亲生儿,那股劲已弱了大半,而且小千似乎也赢了此局。自己曾答应他安然离去,若再修理他,已违背自己诺言。

但为了隐瞒事实,她不得不装凶:“你不是说大不了让老身毒打—顿,死掉的吗?”

小千干笑道:“死了也就算了,脱层皮那才叫惨。”

“这是你自找的,怪不了别人!”

小千瘪笑两声,道:“咱们有话好说……能不能分期付款?……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总不能打得我眼青鼻子肿,很没面子的。”

姥姥冷笑道:“你不是有个‘脸绿绿’的外号?如此将使你名副其实!”说着就想伸手揍人。

“姥姥你可别乱来……”小千急忙缩向床角,求救水灵了:“好妈妈您快替我保留面子,打肿了可不好看!”

水灵实在也不忍,遂转向姥姥道:“姥姥您就饶他一次,也许他知道您是真的姥姥,再也不敢冒犯您了。”

姥姥有台阶可下,也落个轻松,省得掴几个巴掌后,又出了意外,当了冷道:“算你走运,有宫主你求情,老身就饶你一次,下次再胡搞,任谁也救不了你!”

小千这时才定了心,百般道谢的拱手:“放心,不会有下次了!我会多忍忍,反正你也活不久……”

“你说什么?”姥姥嗔目道。

小千登时咋舌干笑,一时话急,说溜了嘴,但他精灵过人,马上改口道:“你误会了,我是说您再活不久就要一百岁了,对您多多尊敬。”

他的精灵也使姥姥发作不得,转个言词,意义全变了,逗得水灵、剑痴轻笑不已。

姥姥瞪眼道;“老身会专为修理你而活?看你多滑头?”

小千轻笑道:“这样你的人生还有意义吗?”

姥姥冷道:“我没意义,你更没意义,还加痛苦呢!”

小千无话可说的瘪笑两声,叹道:“真是走错路,投错胎。”

不再逗惹姥姥,转向水灵,道:“好妈妈您该有机会让我习惯一下新时代的来临吧?”

水灵心想也该让他放松心情,遂道:“你去吧!水仙正等着你呢?”

小千整理衣衫,已趾高气扬的跳下床,威风凛凛道:“哥哥该有资格管妹妹吧?再见!”

招个手,他已奔出客房,逃离这群能“管”他的人。

水灵见他离去,感触良多:“为何他非我亲生儿呢?若是了,那该多好?”

姥姥叹道:“凡事都有定数,只有顺其自然了,宫主请回吧!我还得去看着他,否则可要一团糟了。”

叹息中,三人也步出客房而散去。水灵仍惦念小千,总选择较靠近庭园的厢房,远远看着小千也好。

姥姥则先行回住处,多日未回来,她该有些事要做。

剑痴则找了一处较静的雅轩,他必须想着如何进行引诱武帝的计划。

小千一口气已奔向水仙处。那里是花园边角,有个小池,水仙正在玩小千上次所造的风车浇水器,虽然荷茎已干枯,仍勉强可转动汲水。

秋芙则蹲在她旁边,虽有笑容,心头却惦记着小千。

小千未到,先摆好姿势,一脚踏在花径矮石块上。吊高声音道:“叫哥哥!”

声音尖响,马上惊住水仙和秋芙,齐往小千瞧来。”

水仙见了人。欣喜若狂又不敢相信道:“你真是我哥哥?”

小千昂着头:“不然你要我当弟弟不成?”

“哥——”

一声欣喜切叫、水仙已扑向小千胸怀,抱得紧紧,淡淡水仙香味扑鼻。“哥,我就知道你是我哥哥!”

小千被抱的不是滋味,先前摆的威风样,一点也显不出来了,遂调侃道:“你连哥哥跟妈妈都分辨不出来吗?”。

水仙道:“分得出来呀!你是哥哥嘛!”

小千讪笑道:“可是你为何抱着我?我没有奶水让你吃啊!”

水仙顿时怔楞而脸红,马上挣开小千,窘困非常,跺脚道:“哥,你怎能说那种话?羞死人了!”

不但她羞,连秋芙都感到脸热热的窘笑着。

小千呵呵笑道:“别在意啦!我只是告诉你,男女有别,见面不能一抱了事,别人会这么想的!”

水仙娇羞道:“我才不抱别的男人,我只抱哥哥你啊!”

小千轻笑道:“不过,我也是这么想。”

“哥——”水仙又跺脚,嫩脸红透了耳根。

小千笑道:“记得啦!你抱我,我可不习惯,下次不抱,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水仙心灵纯真无邪,听到什么就反应什么。小千如此一说,她很快已把困窘事给抛开,轻笑道;“好嘛!下次不抱你就是。拉着小千,喜气洋洋道:“我们一起玩浇水器,好好玩!”

小千被她拖到小池边,看着干枯荷茎,愕然道:“怎会?干了?”

水仙道:“这么久,当然干了,不过还能用,是你作的呀!我把它藏起来了。”

小千突然凛然摆手道:“唉呀!你哥哥都已长大了,怎能再玩这小孩的把戏?”

水仙稍楞,道:“那……你要玩什么?”

小千自得一笑道:“当然是大玩意了。”他陶醉的举手划向庭园,威风凛凛道:“将来我要接管水灵宫,那时不是水仙、不是荷花、桂花,将是一片芭乐园,那样才实际,又可绿化环境,又可丰收!还可以砸狗。真是一举数得。”

一片好好的花园若全换上芭乐树,那可多杀风景?

秋芙听的都想笑。

水仙并未见过芭乐树,未能想像那种情境,好奇的问:“你真要换植芭乐树?”

小千猛力点头:“当然,只有芭乐才能表现我的精神,又硬又软又好吃……”

水仙若有所悟,笑道:“这就是软硬通吃的精神喽?”

秋芙禁不住又笑起来。

小千闻言登时干笑:“不不不……”他哪想到乱扯,会扯上如此窝囊的精神?想找另外形容词,却找不到,心念一转,突又有了说法而得意笑道:“不错,是吃别人的‘软硬通吃’,千万要分清楚!”张口牙牙,喝声如虎:“是吃人,不是被人吃的。”

水仙对此言似无多大概念,并无多大反应,天真一笑,道:“不过我还是希望哥你能留下水仙,我喜欢它呀!”

“好!只要你喜欢就多种!”小千转向秋芙:“阿菜你呢?你要种什么?”

秋芙碘然:“我……”她从未想过,一时也答不出来。

小千呵呵笑道:“我看你就种菜好了,呵呵,阿菜,种菜嘛!”

秋芙更行困窘,不知如何回答。

小千又笑道:“开玩笑的,你还是种芙蓉好了,如何?”

秋芙当下点头;“就种它好了。”

小千满意道;“虽然现在暂时不能种,不过将来一定能种,我们要慢慢计划,咱们先从浇水器开始!”

说着已蹲下来,抓向风车般的水荷茎。

水仙笑道:“可以再做一个,就可以浇得更久了。”

小千扯动荷茎,谑笑道:“这只能浇一棵芭乐,还是发育不良的。”

水仙不解道:“为什么?它不是能取水?”

小千道;“太小了!你想要浇遍庭园要多久?”手指三竖道:“三年。”

水仙无奈道:“那只好再作大一点的了。”。

小千道:“作这个简单!”细声又狡黠道:“哪里有竹子?”

水仙惊惧道:“你又想像上次采荷茎了?”

小千睨眼邪笑:“唉呀!我这次又来的不多,只要一支长的就可以,只采一支,姥姥不会怎样的!何况现在我是哥哥,我才不怕他呢!”

水仙想想只一支,该没关系,遂道:“你不能多采喔!跟我来!”

小千黠笑道;“先来一支,不够再说!”

拉着秋芙,跟着水仙已往厢房侧道行去。折个弯,就能见着另一处较小而更清幽的庭园,那里种了十数技长竹,正吐着新芽。

小千很快砍下一支绿竹,大臂粗,丈余长,削了枝叶,仍嫌过长,只好切成两段,复又潜回小池旁。

水仙惊奇中仍带着喜悦:“还好没被姥姥发现;该如何作大的浇水器?”

小千道:“打通竹节啊!不就就变成大荷茎了?”

水仙恍然一笑:“原来如此,我来!”

抓过竹枝,右手运劲往茎口送去,只听叭叭脆响,好似铁条扎撞,一刹那就打通了。这可得有精纯内力不可,看得秋芙羡慕不已。

小千有样学样,抓起另一支绿竹,得意道:“换我来!”

一掌打出,只听叭的一声,竹枝已裂成两半,通不了。

其实小千内劲并非不够,而是比劲不足,须知发掌穿入竹孔,必须先凝气成竹孔大小方圆,再贯人孔中,使其气直冲而打掉第一竹节再冲往第二竹节,丝毫不能过猛,否则容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水淹水灵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