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5章、慾探武帝

作者:李凉

  水仙逮到机会,和秋芙把小千给拖入水中压惨了。

  双方挣扎扭斗,叫声不断传来,好一副童年无邪的天伦图。

  水灵她们全走出来,瞧着,心头也带起笑意,若非顾及身份,或许她们也想落水呢?

  缠累了,小千、秋芙躺在池中满是欢愉的休息。

  随后他们开始找排水口。

  就此花上一天时间,方将淹水排去,也因泉水清净,并无多大污染,只须将被冲倒

冲失的花树扶正,重植。

  再洗刷一些染泥的石块,坐椅即可,尽是如此,也花上了他们五六天时间。

  先是小千、秋芙、水仙在清理,后来水月和水柔但觉好玩,又以奴仆身份,闲着并

不自在,也加入清理工作。

  一切恢复原状已是第七天时刻。

  这几天,剑痴一直在想如何对付武帝之计策,几天下来已有了结果。

  他遂往内院找水灵、姥姥商量。

  在雅厅,砌上一壶茶,喝了几口,剑痴已道:“夫人可知道小千身上本有件宝衣?”

  水灵道:“他若是真有,很可能是老爷交给绿娘,再转交到他身上的。”

  剑痴道:“我确定他有,在华山论剑时,他就以宝衣挡了我的剑势,我还瞧个清

楚。”

  姥姥道:“该不会是‘冰蚕甲’吧?”

  剑痴道:“有可能。”

  水灵道:“剑叔不能分辨吗?”

  剑痴道:“冰蚕甲是银亮颜色,他穿的却是粗麻布颜色,当时并不容易分辨,我怀

疑它被染成黄麻色。”

  姥姥道:“找他瞧瞧不就清楚了?”

  剑痴道:“问题就在这里;这几天他回来时,宝衣已不在他身上了。”

  水灵怔愕道:“难道他遗失了?”

  剑痴道:“这个问他就能明白,现在我觉得该关心的是是否此甲已到了武帝手中?”

  姥姥问道:“你有何计策?”

  剑痴道:“如果武帝是假的,他一定会垂涎宝衣,只要他动手偷窃,我们就能知道

他身份。”

  姥姥沉吟半晌道:“话是不错,可是若是宝衣已落在他手中,这计划就行不通了!”

  剑痴道:“也许会如此。不过我们可以弄一件银亮的软甲充当冰蚕甲,这可能使武

帝产生矛盾和贪婪之心,如此也能达到目的。”

  水灵道:“要是小千不肯去试呢?”

  剑痴含笑道:“夫人放心,他现在已认定你是亲生娘,就是不愿意,他也会听你

的。”

  水灵轻叹,她并不愿意压迫小千。

  剑痴道:“为了武帝真假,只有如此了。”

  水灵轻叹;“好吧!我试着说服他。”

  姥姥目露喜色:“现在只剩冰蚕甲了。”

  水灵道:“要弄件假的,我那里还有丝料,编个一两天,就能织好了!”

  剑痴含笑道:“那就再等两天吧!”

  三人再谈些细节,已各自散去。

  两天时间,水灵果真编出一件银光闪闪的银丝甲。

  他们也很快将小千唤至雅屋。

  小千不解问道:“我才休息几天,你们又要罚我了?”

  水灵含笑道:“怎会呢?娘有事想问你。”

  小千听来事情似乎不小,遂道:“问吧!外面还有几个人等我宰呢!”

  他正和水仙她们一伙玩骰子,杀得正高兴就被叫来,自是一肚子怨气,但在水灵面

前又不好发作,只好快快说完事情再说。

  水灵当下已问道:“你身上可有宝甲?”

  小千怔愕,这件事只有绿娘和几个人知道,她怎会明白?但想及她是自己新妈妈,

自该明白了。遂干窘一笑:“有啊!但丢掉了。”

  剑痴追问:“为何丢掉,被何人拿去?”

  小千心想反正在母亲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已照实说:“被大板牙抽掉的,后来

他身上也找不到,可能落入西巫塔手中。”

  说着已将在塞外鸣沙山想救大板牙而挨刀之事大略说一遍。

  剑痴稍放心,此宝衣并未落入武帝手中。

  姥姥却斥道:“你知不知道此宝衣的贵重?随便就遗失了?”

  小千惧意伸了伸舌头:“知道……可是我当时没办法……”

  姥姥骂道;“你啊!十足惹事精!”

  水灵问道;“那宝衣可是绿娘送的?”

  小千点头:“是她临终交给我的……”突有所悟:“新妈妈,那件宝衣是否为我爹

的?”

  水灵点头:“嗯。”

  小千感到困窘:“我不是故意把它丢掉的。”

  水灵含笑道;“娘明白。”

  小千窘笑几声,突又想起什么,瞄向剑痴,冷道:“娘,他有可能是杀死爹的凶

手。”

  突然间他已想起他爹留下的字条,以及剑痴种种过节,虽然武帝后来曾说过凶手可

能不是他,但武帝仍未把他嫌疑排除,小千自然更不能放过他了。

  剑痴淡然道:“少宫主,你是否该再重新想个清楚?”

  水灵道:“小千儿,上次娘把剑叔救出来,不就证明他不是凶手?你该相信娘不会

骗你吧?”

  “这……”

  小千想及剑痴和母亲渊源如此之深,自该不会杀害自己父亲才是,可是留字条一事

和武帝所言.仍在他心中占据,他感到迷惑了。

  “可是武帝曾经说过……”

  姥姥马上冷道:“武帝之言不能信!”

  小千不服:“为什么?”

  “因为他是假的!”

  “假的?你胡说!”小千指向剑痴:“他都已验明正身,你还敢说是假的?”

  剑痴宁静道:“不错!武帝是假的!”

  虽然武帝也有可能是真的,但为了使小千更深刻的确定,他只有如此说了。

  小千又惊诧和不信,怒道:“你胡说!你还问过他问题,他也全部回答你了,你敢

说他是假的?”

  剑痴道:“他回答的并不对。”

  “那你当时为何不拆穿他?”

  “因为我希望他能跟我回来见夫人。”

  “骗人!不成理由!”

  剑痴又道:“另一个理由,我不想打草惊蛇!”

  “你胡说!我不听!不听——”小千已捂住耳朵。

  水灵道:“娘的话你听不听?”

  小千怔住了,抽抽嘴角,也把手给放下来,儿子听母亲的话,天经地义,他淡漠道

声“听”。

  水灵感到安慰,含笑道:“娘知道你认为武帝仁慈,不是坏人,但如若他是假的,

任何仁慈也是装出来的;娘不想强迫你相信,但娘希望你再去证实一次,好吗?”

  如此说,小千听的顺耳而愿意接受多了。他道:“怎么证实?”

  水灵拿出银丝甲,递给小千,含笑道:“用它。”

  小千征愕道:“宝甲?……”突又觉得颜色不对,问道:“这是什么?”

  水灵道:“假的冰蚕甲”

  小千接过手,柔软冰凉从手指传来。道:“它……要干什么?”

  水灵道:“若是真的冰蚕甲,即可刀抢不入,也就是你以前穿的那一件,只是那一

件被染了颜色而已。”

  小千恍然道:“原来如此……”翻弄软甲,不解道:“既然它是假的,穿上又不能

防身,要它干嘛!”

  水灵道:“用它来引诱武帝,如果他动手偷你这件宝衣他就不是真的武帝。”

  他如此仁慈、正派,他当然不会偷了!小千道:“何况这又是假的?”

  剑痴道:“只要你不说,它就是真的了。”

  小千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了、你们想要以宝甲引诱武帝,他接近我的目的,可能

就是为了这东西,只要他偷了,就现了原形对不对?”

  水灵道:“冰蚕甲是天下至宝,多少人想得到它,他若冒充武帝,心术已不正,自

会垂涎宝衣了。”

  小千捏了捏宝衣,疑惑道:“你们为何三番五次想要拆穿武帝?到底你们跟他有何

过节?”

  剑痴道:“不能说‘你们’,小千儿,现在你也是水灵宫一份子,这过节也就是你

的过节了。”

  他解释道:“武帝、我和你爹本是好友,但十几年前武帝突然失踪,现在出现却变

成另一副样子,所以我们才怀疑他杀了你爹,否则他早该出面说明了。”

  小千道:“可是他和月神教主是两码事,两个人,只是你们搞错了。”

  水灵道:“若能证实他是真的,岂不也让我们安心?自可尽全力对付月神教主了。”

  小千见母亲如此认真,多说无益,心想能够证明清楚也好遂点头道:“好吧!我该

如何去证明?”

  三人见他已答应,心头暗喜。

  剑痴却以最简单的方法告诉他:“以你的聪颖才智,谁又能跟你比?你只要记住别

泄了假宝衣的底就行了,一切由你自己办。”

  “你们可真会搞事情呐?好吧!我自己来免得碍手碍脚的。”

  小千虽是抱怨口吻,但很明显可看出眉宇间的得意飞扬。

  正如剑痴所说,要叫小千如何做,倒不如让他确信有此必要而自行在做来得好。

  “若是试出武帝是假的呢!我该如何?”

  水灵急道:“你就快回来,千万别跟他纠缠。”

  小千稍微颔首,心头却暗道:“恐怕那时想不纠缠都不行!”

  剑痴道:“我们虽然不能靠得太近,但有情况,还是会支援你的。”

  “随便你们吧!”小千巡了三人一眼,问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去找他?”

  剑痴道:“事不宜迟……”

  “那我交代他们过后就走。”

  当下水灵、剑痴、姥姥陪着小千走出前院,向水仙、秋芙告别。秋芙想跟去,小千

却觉得她留在此安全多了,而叫她留下,水灵也想传她功夫,她只好留下来。

  随后剑痴送着小千在依依不舍中离开水灵宫。

  出了水面,抵达苏州城,剑痴为让小千能顺利进行,而和他分手。

  小千则找了家小客栈,胡乱吃些水面,随后开始思考如何让武帝知道自己身上冰蚕

甲,才能测出他是否觊觎此宝甲。

  他想着上次和武帝见面,商讨天霞岭一事,结果他却没出现,不知是为了何种原因?

也因此失去了他的消息。

  若找向深山那栋竹轩,说不定能找到人。

  突然他想到“飞星堂”的赵真和狄向引。

  “这两人不是和武帝关系密切?”小千已有了计划:“找到他们。不怕找不到武帝。

好,就从他俩开始!”

  当下丢下银子,已往飞星堂奔去。

  上次去过一次,这次并不陌生,绕个几圈已抵飞星堂。远处望去,两名卫兵挡于红

门。心念一转,又折回小巷。

  盏茶功夫一过,小千突然衣衫破碎,还留了几道小伤痕,没命的就往飞星堂撞。

  他背后追了两名武功不弱的汉子,提着剑,喝吼不已:“你还想逃?”

  原来小千用的是苦肉计,他想演的逼真些,方能试出效果。是以钻进一家酒楼,找

了这两名较像恶客的人,一上去就拳打脚踢,随后逃开。

  两人被打得莫名其妙,马上抽剑追来。在小千有意装出狼狈样之下,也让他们划了

几剑,随后撞向此处。

  方靠近红门,卫兵已有所觉而拦向前。

  小千急叫道。“快叫赵堂主出来,恶徒追过来了!”已冲过卫兵,逃向大门。

  卫兵乍听小千叫出堂主姓氏,以为是堂主朋友,马上已拦住追来之两位黄衣人,一

人喝道:“朋友请放亮照子,这地方不容你撒野。”

  黄衣人见是飞星堂,又见小千和此堂派似乎有渊源,心知惹不起,慢慢骂了几句,

也退开。

  卫兵得意转身,小千则已溜进红门。卫兵一急,喂喂直叫的追上来,小千早已逃向

大厅了。

  喘息不已的他,赶忙大叫:“赵堂主,狄副堂主,你们快出来啊!”

  声音未落,他则靠向太师椅,气喘如牛的坐下来,双目不停瞅向外面,满脸惊惶。

  他声音引来几名内堂弟子,随后赵真和狄向引也赶了出来。

  突见小千,两人同感惊愕:“是你?”

  小千急忙点头,直指外边:“你看还有人追赶没有?”

  赵真和狄向引马上带人追出前门,但无所获的又返回。

  狄向引关切道:“绿门主,出了什么事?”

  小千这时方嘘口大气,装笑道:“没什么啦!被几名高手追杀而已。”

  赵真讶异道:“对方是谁?能把门主追成这个样子?”

  小千心念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5章、慾探武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