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6章、大闹水灵宫

作者:李凉

第二天。

三更时分,冷清弦月投光林梢,一片凄清。

一条黑影已掠着竹梢,无声无息靠近山洞。

此人黑衣蒙面,左胸绣有黯红弯月图,莫非就是月神教主。

他潜向山洞。

洞内柴火已将熄。暗黑深黝,小千躺在里边草堆上,睡得正熟。

黑衣人观视一阵,但见无变。已渐渐潜向小千身边,轻轻伸出手指拔开小千胸襟,露出银白色软甲。

银甲闪亮.他满意点头。

正要伸指点向小千穴道时——

小千突然喝声转身,一手已扯向他面巾。

事出突然.黑衣人一时不察,面巾已被揪下。

小千猝然尊容,诧愕不已:“真会是你?武帝!”

来人一脸慈祥,不是武帝是谁?

武帝登时以左手掩脸,右手发掌,打向小千,惊骇的已倒撞洞外,一闪身已消失。

小千被掌风扫中,撞向内壁,但他却未觉。他心头诧惊未能平息。

这人真会是武帝?

若不是他,怎会知道自己躲在这儿?

难道会像他娘所说,武帝是假的?他也想得到冰蚕甲而行窃?

以前种种尊敬的武帝竟会是假的武帝?那真的呢?

或者他是月神教主?武帝不也曾经说过月神教主和他像貌差不多,他自能冒充真武帝了。

想至此,小千带着一线希望追出洞外。

“别走,让我看看你是真是假——”

他拼命追向山林,在黑暗中乱撞。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另有一条青影朝他掠来:“小千儿你在找我?”

这人才是真正的武帝?他的穿着正是前两天武帝所穿的一模一样。

小千迎向他,一脸激动的说:“你想偷我的冰蚕甲?”

武帝一脸茫然:“小千儿你说到那儿去了,我刚听到声音才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千急道:“真的不是你?”

武帝颔首道:“不错,一定另有他人冒充我。”

“冒充你?”

小千突然想及上次和武帝约好辨认的左眉毛那道刀痕,他赶忙凑近,急道:“你的眉毛!”

武帝伸手斜拂眉毛,似也知道辨认的方法,含笑道:“疤痕在此,你该相信了吧?”

本来小千辨别后,该是较为平静才对,岂知他突然大喝:“不相信!原来你真的不是武帝。”

武帝诧然道:“小千儿你没看清这疤痕?”

小千身躯微颤着:“就是看清,你才不是真武帝,你是冒牌货,是你偷我的冰蚕甲!”

武帝更紧张:“小千儿你误会了!”

“我没误会!那个人就是你!”小千甚是激动道:“你先扮成月神教主潜向洞内要偷我宝甲,后来被我发现,你赶忙开溜,赶忙卸下黑衣;然后再恢复原来身份,想造成假相隐瞒我!”

“小千儿你再胡说,我可要生气了。”武帝睑色已转冷漠。

“我没有胡说,你明明就是冒牌货!”小千斥道:“你脱了衣服却没有脱了鞋子,你看看你的鞋底,那就是证据!我早在洞外撤了石灰粉,你还想赖?”

武帝惊诧的往鞋底瞧去,灰白粉末沾了不少。整个脸已变了。

小千嗔恨:“就是因为你眉头那刀疤,你今天才赖不掉,你是假的武帝,你是贼,你为什么要骗我那么久?你想偷冰蚕甲是不是?好!我脱给你!”

小千愤怒的脱扯下银丝甲,丢给武帝:“你要就给你,哈哈哈……你是假的,偷的也是假货!告诉你,真货早就给大板牙拿走了,根本没有西巫塔的人在追杀我,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骗你这个大骗子现原形!”哈哈大笑:“我娘果然没说错,你才是凶手,杀我爹的凶手!假货!假货!”

武帝脸色变幻莫测,他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小千,抓着银丝甲的手也抖了起来。勉强问出声音:“你娘没死?”

“死了!一个早就被你杀死了!”小千厉恨大笑:“可惜我娘有两个,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她告诉我的;我差点把仇家当成好人了;你也够阴险,把戏玩得天衣无缝,可惜老天有眼,弄了个娘给我,注定你要倒了大楣了!”

武帝激动道:“你怎知另一个又是你娘?”

小千冷谑笑道;“你听过滴血浮印没有?你作梦也没想到我身上会有这玩意儿吧?”

“滴血浮印?”武帝诧然道:“是剑痴,水姥姥他们滴的?”

“还有我娘水灵!”小千谑笑道;“任你再狡诈,也耍不出这绝招,你还不敢承认?亏你是名闻天下的冒牌武帝?”

突然间,武帝已恢复冷静:“我不是耍不出,而是不愿耍,你根本受骗了!”

小千冷笑道:“到现在你还想骗人?你真是超级大骗子!”

“我说的全是实话,滴血浮印的事全是假的!他们想利用你来对付我,才设下这个圈套。”武帝道:“今夜我会来,就是为拆穿这圈套而来。”

小千冷笑:“任你说破嘴,我也不再信你!”

武帝道:“滴血浮印的把戏我也会,你敢跟我证明?”

“没有不敢!”

“走!”

武帝说完掠身射向左侧山林。

小千冷笑不已,随后追上。

两人轻功绝顶,掠身如飞,不到一个时辰已寻着一个小镇。

武帝三更半夜的已敲醒葯铺,配了些许葯物,还向葯郎中拿了一面镜子,忽忽又奔向附近土地庙,点燃烛火,一片通亮。

武帝递出镜子:“拿着。”

小千见他如此认真,心中又起了波澜,难道滴血浮印真能造假?

武帝冷静道:“你把浮印逼出来,就能明白一切了。”

小千有点畏缩,但仍运气逼出浮印。

武帝马上捏破食指,沾了葯物,将出血滴滴向小千眉心浮印。

小千怔忡瞧着镜中的鲜红血滴,就像划破心肚流出来的血一样令他触目惊心。

鲜血果然渗进去了,连续三滴血都如此。

武帝平静道:“你现在该明白是他们在欺骗你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小千比起上次更是惊惶恐惧,几天之内连续遭受如此重大变故,他快崩溃了。

镜子已抛碎,碎烂一地。

几见天前他也抛过,但后来仍是甜美的,几天后的现在他丢出去,整颗心却像镜片碎了。

他抖抽身躯,两眼发直,牙齿已咬破嘴chún。好似天地人间所有痛苦皆制全身任何一寸肌肤,利刺再往外挑得血肉红烂。

“他们为开么要欺骗我……”小千慾哭已无泪。

武帝冷静:“因为他们要利用你,利用你来对付我。”

“为什么你们都要骗我?”

“我没骗你。”武帝道:“当你来找我时,我就觉得不妥,因为我知道你是跟水姥姥回去,怎么一出现就被追杀呢?而且水姥姥他们本就多疑,难免会说些什么不利于我的话,后来你却来找我,还说了宝衣之事,须知你失去宝衣的事情,我在你回中原时就已知道,如今又多一件,我自想瞧个清楚。”

小千冷道:“你要看,跟我说一声就行,为何要偷偷摸摸?”

武帝叹道:“这也许是我的缺点吧?若我向你索求验明,不就表现出不信任你了?后来我想那可能是水姥姥他们的诡计,为了证明真伪,才化装成那身打扮,没想到还是被你识破了。”

叹息几声,他又道:“我扮成月神教主,就是想在出差错时,能以他来代替我,因为这样可以免去你我的不信任而造成许多不良后果。”

小千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去而复返?”

武帝苦叹,“那时我相貌已被你看清,我只想再以真身份出现来隐瞒你,最重要的就是想拆穿水姥姥他们的阴谋。”他叹的更苦:“我知道如此做并不妥善,但事情已发生,只有请你能谅解,免得被歹人所乘了。”

突如其来的转变使小千无法适应,瞧着武帝,他是如此诚恳、慈样,以前所做所为更是仁尽义至,岂能为了偷宝甲一事就认定他是坏人?何况他是为了拆穿姥姥他们的诡计?

若无宝甲,也就没有冒充月神教主之事,要是换做小千,他也会如此做,而且在被识破之时就出手,以防止秘密泄露。然而武帝却没这么做,还听自己一大堆谩骂的话,无非是想解去误会,甚至拆穿姥姥他们的骗局。

若非武帝如此忍辱,自己岂能知晓滴血浮印的骗局?而一生认水灵为母亲,这是何等的严重?

再大的误会和此骗局比起来,又有何不可原谅的?

小千终于谅解武帝,感到歉意道:“对不起玉先生,我刚才说了你那么多,这全是深信水姥姥她们才会这样,请你能原谅我。”

武帝欣慰一笑:“你能了解这骗局就好,我怎会怪你呢?”

小千感恩又是拱手一礼:“谢谢您。”

随后他问道:“滴血浮印真的能造假吗?”

武帝道:“滴在身上的,永远都不会褪去,也造假不得,但要使血液渗入肌肤的方法就不少了?你的眉心也是肌肤,他们和我用的方法相同,只是利用葯物让血液渗入肌肤,并非被浮印所吸收,但所制造的假像却完全相同。”

小千失望过;“如此一来,有浮印也不保险,随时都会受骗。”

武帝道。“也不尽然,浮印本身就有母亲的血,所以它才能吸收母亲的血,反过来来,只要互通了,母亲的血亦能把浮印吸出来,这就非我们那种血液渗透肌肤的方法所能办到的。”

小千闻有如获至宝,伸手直往眉心摸去:“妈的!原来还有这招?”感到欣喜万分,本来是废物的浮印,现在又有其价值了。

“一定要母亲的血才能吸出浮印吗?”小千再次询问,深怕又出差错。

武帝含笑点头:“不错,除了你娘的血,天下没有第二种东西可以吸出你眉心的浮印。”

小千欣喜中已露出恨谑:“这些老太婆,看我回去,你们如何把它吸出来!”

转向武帝,拱手道:“多谢武帝指点,他们敢骗我,我得回去找他们算账,告辞了,我先走一步,以后再跟你联络!”

说着就已转身离去,他恨不得马上把水灵宫给淹掉。

武帝轻叹,急忙追前:“小千儿可别过火了,他们可也不是真坏人。还是我以前的老友……”

小千已走远,他只好止步长叹。

远处传来小千声音:“放心,死不掉的,我会让他们喝得很饱。”

武帝无奈呆立,瞧着这件假冰蚕甲,心中说不出感触之深;长长一叹;也已飘身离去。

庙中烛火仍亮着,烛光映向一地碎镜片,晶亮如天上星星。

终于烛光熄了,星星也没了。

夜空更形黝暗。

小千一路赶回水灵宫。

只花了两天两夜时间就到了地头。

他从水箱中跨出来,一迳的已冲向大厅。

“骗子!骗子!你们会是骗子!给我出来—一”

他带了一把大关刀已杀向庭园,关刀一挥,一叶七里香已弹起。

水仙和秋芙正在水池畔编花叶做蝴蝶。突见小千,不管是否疯狂,水仙已丢下花叶,欣喜的奔向小千:“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谁是你哥哥?走开!”

关刀一挥,唰然生风响,闪向水仙,撂下了一片素白裙角。

水仙惊骇的尖叫,已往后跌撞:“哥你怎么了?”

小千双目尽怒、吼道:“不要叫我哥哥听到没有?我不是你哥哥,啊……”

举着关刀就追杀水仙。

水仙哪看过小千如此凶霸,吓得没命往后逃,不停跌倒,已哭出来:“哥!不要!不要!”

秋芙见状更急,欺身拦向小千,惊骇道:“小千儿你怎么了?”

小千怒道:“让开,我要剁了他们!全是骗子!”

啊的尖叫又追前。

秋芙骇然被迫退着走;“小千儿有话好说,水仙是你妹妹啊!”

“我没妹妹!他们全是骗子!”

砍不了水仙,又被秋芙拦着,小千怒气无处发泄,一眼瞄向左恻大脚粗寒枫,一刀已挥了过去。

刀闪树倒,连枝带叶,哗轰的倒压地面,枫叶为之乱飞,也压坏了不少花卉,枝尾还吊浸水池中。

水仙和秋芙没命的逃开,差点被压个正着,两人吓得一无血色。

此时。姥姥、水灵、水月都惊慌的奔出来。

猝见此景,姥姥已嗔骂道:“小兔崽子又再乱搞了!”一个掠身,飞过两株小松,已飞扑小千。

她想以自己功力对付小千自是绰绰有余,是以根本未把小千放在眼里,出招如同大人教训小孩,一点招式也没有。

岂知小千在狂怒中,一身霸烈非常,百斤大关刀在他手中一点也未见重量.见他耍得如狂涛骇浪,气势逼人,一刀已切砍姥姥。随着刀,劲风也贯了过去。

姥姥自信功力深厚,举掌就封向关刀,岂知看似有劲无力的刀势,在接触之际竟如此猛烈,逼得她掌风尽散,手掌生疼,眼看就快被砍着,喝声不好,赶忙掠退。

然而刀势劲烈,唰的一声,已切划姥姥胸前,见了肌肤。

姥姥大骇:“你来真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大闹水灵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