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7章、霹雳雷霆

作者:李凉

两天后。

小千赶到洛阳已近中午,买些美酒、卤味,准备贿赂怪老头。

前次那把火烧得怪老头哇哇叫,这趟事,小千可还记得清清楚楚。

“两坛花雕.一坛女儿红.再加上三斤牛肉,五斤香肉,该够了吧?……”

小千满意的念着,已掠向东南方问山区。

柱香光景,他已识途老马的找到了地头。

在崖面,秋风已冷,呼啸有声,时有落叶飘飞。

小千已朝崖下叫道:“有人在家吗?改过自新的人来了。”

他这话已引来一阵笑声,正是怪老人所发,笑声中带有惊喜和怒意。

“小娃儿你是来找死的?”怪老人道。

“不是,我是来改过自新的,请你给我机会好吗?”

“那跟找死有何两样,老夫的机会就是让你死的舒服些!”

小千皱皱眉头,又道:“我带了美酒香肉,能不能减一点?”

“让你多活三天再死。”

“不死行吗?是五斤狗肉呢,很纯的!”

怪老人思考一阵才道:“这要打断你两条狗腿再杀了你!”

突然罪罚加重,小千征诧不已:“怎么越多东西,你罚的越重?”

怪老人冷森道:“美酒可以灌进石壁,老夫吃得着,免你三天不死,那香肉一大团吊得我嘴馋又吃不到,打断你两条腿算是便宜你了。”

小千突然瘪笑起来:“罪过罪过,我倒是没留意这些,不如这样好了,酒给你喝,肉我自己吃。”

怪老人已经叹道:“下来吧!上次你被烧,我救不了你,这次你烧我,算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

如此一说,小千反而觉得内疚,道:“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你原谅我一次,不会再有下次了。”

怪老人道:“谁敢不原谅你?下来吧!老夫还等着酒喝呢!”

小千登时精神百倍,笑道:“这次你做得很正确,原谅我的人却值得尊敬!”

他已掠身飘落半山崖之凸岩,走入洞中,上次焚烧木材灰烬仍在,小千见着,觉得不好意思,用脚把灰烬推往崖下,方走近内壁。

小千笑道:“老头,酒来了,你可以出关了吧?”

“能出关,不就能吃到香肉了?”

小千稍稍一楞:“可是不打开石壁,如何能喝酒?”

怪老人轻笑道:“今天让你大开眼界,你只要把酒坛打开,靠向石壁就行了。”

“这么神奇?”

“所以才让你开眼界,把酒拿过来试过便知。”

小千半信半疑,将花雕启开封泥,靠向石壁,道:“靠上了。”

“很好!”

怪老人爽朗一笑,突传出舞动手劲破空声,随后又有呼呼轻鸣声,眨眼间,靠近酒坛石壁已渐渐转为淡红带着点透明。

忽然酒坛的酒也罩在淡红光影中而渐渐雾化,全往石壁里钻。

石壁本是密不透风,现在却似被打通,酒雾毫无阻碍的就往里边遁失了。

小千哪看过此玄奇情境?瞪得两只眼珠快掉出来。”

怪老人竟能以一口纯真内劲,隔物取物?这功夫恐怕非得练就奇门武学再配合一甲子内力不可了,酒已快被吸干,小千仍傻楞着眼。

突然石壁内传出一声:“好酒!好一坛陈年花雕!”

小千这才惊醒,往酒坛一看,已被吸个精光,淡红光影也消失了。

“这到底是什么功夫?”小千惊诧问道。

怪老人笑道:“喝酒的功夫。”

小千讶异:“你为了喝酒,专门练了这功夫?”

“有何不可?”怪老人笑着。

小千突然甚感兴趣:“你也教我这招吧?呵呵,以后喝酒不必花钱,只要往酒坛一靠就可以了。”

他脑筋闪得快,已想到歪地方去了。

怪老人却轻笑不已:“你就练个三十年吧!”

小千已笑不出来:“要练这么久?”

“不然你以为喝免费的酒那么容易?”

小千感到失望道:“有没有速成的方法?”

“什么方法?”小千惊喜急问。

怪老人回答的甚幽默:“拿支吸管插在酒坛上,要吸多少就吸多少。”

小千闻言一脚已踢向石壁:“去你的!这方法何必你教?”骂着也笑起来。

怪老人轻笑道:“再也没有比这个方法速成了,你不妨试试看。”

小千骂道:“我不用管子,凑上嘴就吸,更速成更方便,还可以随身携带!”

怪老人赞佩笑道:“真是青出于蓝,刚说一样,你马上就想出另一种方法,实在了不起。”

小千笑骂几声,已道:“少说风凉话,你这功夫到底怎么练的?”

怪老人道:“是以内力透过石壁吸进来的。”

“可是石壁并没洞……”

“石壁有洞,只是肉眼无法看穿。”怪老人解释道:“你在石块上滴水,是否会往下渗?渗久了就会在下方凝成水滴?老夫用的方法也是如此。”

小千恍然道:“原来如此……”已无限羡慕。

怪老人道:“其实这门功夫也不只老夫会,你也学过?”

“学过?”小千自嘲一笑:“是啊!学得满精的,带着吸管到处去吸,还百发百中,万无一失呢!”

怪老人道:“老夫没有骗你的必要,你不是练过武帝的‘大挪月神吸力’?这功夫就能隔壁吸物。”

“当真?”小千欣喜万分,原来自己早练了。

怪老人含笑道:“若武帝功夫不行,恐怕老夫也不管用了,

只要你好好练,自能吸食酒,以后就不必给酒钱了。”

小千欣喜万分:“自该认真练习!”说着已比划手脚,陶醉般的练两招。

怪老人问道:“你练的如何了?”

小千想到武功进展,又已泄了气:“甭说了,除了轻功,其他老是在你所说的‘倒转阴阳劫’,没得进展。”

怪老人急道:“你可有感到身体不适?”

小千瞄了几眼石壁,道:“别担心,武帝说阴阳劫是必然现象,害不了我的!有什么好紧张?”

怪老人仍焦急:“老夫可没听过练了阴阳劫……”

小千截口道:“这是武帝功夫异于常人的地方,他说你不了解所以会害怕,将来我冲破了玄关,你就会相信了。”

怪老人道:“为何练那么久还冲不破?”

“那是因为我没时间练习,俗事太多,害得我吃了不少亏。”

怪老人轻笑道:“所以你又回来想练功夫?”

小千戏谑道:“别自鸣得意,我可没说想请你指点,你的功夫比不上武帝的,要是被你乱点断了腿,那可糗大了。”

怪老人苦笑不已:“看来我可不能乱点,免得成了千古罪人。”停了一会儿,问道;“你该不会是专程进酒来向我道歉的吧?”

小千这才想及正事,不过他嘴巴仍精得很:“当然是来向你道歉了,如果你不接受,我们还能说什么?”

怪老人轻轻一笑道:“我喝了酒,难道还敢不接受?”

小千黠笑道:“所以我们才有另外的事要谈。”拿出白布,摊着:“是想请你解个剑招,不知你意下如何?”

“解剑招?”怪老人惊愕道:“解什么剑招?”

“在这里,你看看就明白了。”

小千正想递出布片时,才想到老人在石壁里边,这下可“碰了壁”,哭丧道:“你怎么又躲在里边?我看今天是白来了。”

怪老人道:“别急,你告诉我此招何名?”

小千看着白布,念道:“‘回天斩鬼会阴阳’!”

怪老人念了一遍,疑惑道;“武林中似乎没有这招式名称吧?”

“废话!”小千道:“这是新创的,否则又何须要你来解招?”

怪老人追问道:“是谁所创?”

小千道:“这两个人可赫赫有名,一个叫血刃,一个叫魔刀……”

“血刃魔刀?”怪老人惊诧万分:“他们两人不是早死了,怎会再出现武林?”

小千道:“我看你是闭关闭昏了头,老的死了,就没有年轻的?那两个是血刃、魔刀的传人,这样该可以出现武林了吧?”

“传人?他们几岁?”

“大约三十上下,一个像牛,一个像书生。”

“三十岁……”怪老人沉吟半晌道;“不可能,当时血刃魔刀坠崖时,他们只不过十岁左右,并未听及两人有传人。”

小千道:“以前没有传人,现在就不能收吗?”

怪老人道:“这更不可能,血刃魔刀坠崖而死,怎能再收徒弟?”

小千闭眼敲了几响石壁道:“落崖的老家伙,是不是带着红通通的血刃和青碧碧的魔刀?这玩意儿还可以削金断铁对不对?”

“没错!”

“当然没错!”小千讪谑道;“你终也猜到这两名年轻人是血刃魔刀的传人而说‘没错’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不是没关系,反正你说没错就没错。”小千叹息道:“老人家醒醒啊!削金断铁的血刃魔刀就在他们手上,你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啊!”

“这……”

“不必再犹豫,掉崖的人不一定会死,那两把刀可是千真万确的.我还挨了几刀呢!”

怪老人终于不说话了,小千虽灵狡,但他相信小千在节骨眼上绝不骗人。

他喃喃道:“这两个老家伙若还活着……岂不也近百岁了?……真是武林祸害……”突然想到拆解剑招,已凛起心神,问道:“布上的图案可是两个人?”

小千道:“没错,是斜摆着身子,出手时两人左右开攻,全掠在空中,然后旋飞的交错可把人斩成两段,最厉害是此招可以把人裹住,很难脱身。”

怪老人喃喃道:“这该是‘天罗夺命阴阳剑’的再化身……”他急道;“你伸出手指在石壁上照图描划,要弄出声音。”

小千怔愕:“这又是什么怪招?光划在外面,你就能看见?”

“老夫哪能看见?是‘听见’!”怪老人道:“要你划出声音,老夫可借此猜出图形模样,懂了没?”

小千恍然道:“说你怪还真怪,会弄些怪招?”

当下也照着老人指示,将图形描于石壁,不断以指甲刮出声音。此方法虽玄奇,但以练就深厚的听声辩位功力之人来说,并非难事。怪老人倾耳细听,渐渐勾出图案轮廓。

不久,小千已勾划完毕,笑道:“听见了没?”

怪老人稍沉吟,道:“你把剑式变化再划详细些。”

小千照旧举指划出,突又觉得效果不大,已道:“我说给你听好了!”

随即仔细说个清楚。

此时石室内已传来舞动招式声音,怪老人已演练起来。

小千笑道:“你慢慢解啊!我可要进补了!”

他已坐下,打开卤味牛肉、香肉,潇洒自得的摆起架势,准备学怪老人“隔物取物”的功夫,逼得满脸通红,美酒一滴也不减。

“吸!酒来——”

双手越逼越近,吸到最后,嘴巴已凑上酒坛,猛力一吸,方自吸出美酒,自嘲一笑:“还是我的方法管用,何必练上三十年三分钟就行了!”

笑的有点瘪心,只好闷声不响的猛吞香肉,把窝囊气全出在香肉上了。

过了半刻钟,怪老人突然叹息道:“好霸道精密的招式……”

小千闻言已瞧向石壁:“解出来没有?”

“很难……”怪老人有些倦声。

“解不开?”小千已黠笑道:“那么难吗?我教你解如何?”

“你会解?”

“不然你早就看不到我了!”小千得意道:“拿块大石往上丢,啥怪招也不管用了。”

“丢大石头?”怪老人苦笑道:“亏你想得出这方法?”

“不是想出来,是被逼出来的。”小千得意笑道。

“你跟血刃魔刀对过招?”

“岂只对过?早已从天南杀到地北,杀得见不了天日,呵呵,逃走的总是他们。”

“你没逃过?”

小千得意道:“我为什么要逃?”

“你为什么不逃?你武功比他们高?”

小千笑得更捉狭:“错了,因为我逃不走,所以不必逃。”

这话登时引来怪老人笑声:“你不逃的理由果然比别人突出。”

小千笑了笑,道:“胡扯归胡扯,这可是玩命的;你好好解招式,免得我下次又不必逃,他们宝刀已出鞘,我可不想永远逃不了。”

怪老人已沉吟起来:“想解此招,天下恐怕找不到人了……”

小千叫道:“你可别胡说,有个神眼天机生,他指定你解得了,你还怀疑什么?”

“天机生?”

“对呀!就是替天下武林排名的那贼老头,是他要我来找你的。”

怪老人苦笑道:“他恐怕抬举我了。”

小千道:“不管如何,你总该想个法子解开,解不开再胡弄几招半式,好让他去想上半年也可以。”

怪老人叹笑:“老夫再试试看。”

“不急,慢慢解,我有的是时间就在这里陪你练功。”

“也好。”对于小千能留下,怪老人似乎感到十分高兴。

小千也收拾一下酒坛,谁备练功夫,但比划两招,又想到什么,道:“老头,我看时下情势对我不大妙,我老是突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7章、霹雳雷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