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8章 月神教主假武帝

作者:李凉

西雨急道;“不必了,小千儿说不能离开这岩石。”

“他是叫我们轮流看守,去一个没关系。”

“可是……山区危险。”

“我只在湖边附近捡拾,没什么关系的。”

西雨无奈道:“那你小心些。”

西晴含笑点点头,已奔向附近山区。

他对此山亦也有所畏惧,再加上小千如影随形的渲染,更让他提心吊胆。走的不远,还好此山少人前来捡拾枯柴,转个身,已抱回不少枯枝。

在岩石旁已燃起枯枝,暖和多了。

只这一折腾,小千已赶回来。抱了两坛酒,一大包东西浩浩荡荡的出现在远处湖畔。

“来啦!来啦!全是山珍美肉!”

欣喜而自得叫嚷,马上掠回岩石,朝西晴、西雨道:“很冷是不是?喝点烧刀子,再来辣炒山羌、山鹿、山兔,嘿嘿这可是月江村长的一个月伙食,我全包了。”

临时光顾小村,哪有大鱼大肉?这些全是村长炒腌腊肉,准备长久食用,小千一上手就全给抱了回来,还带了两坛酒,不过他也留下了几两银子,免得村长大半年都难过了。

他摊开炒肉,香辣味马上扑鼻,忍不住就先抓一块,张嘴就啃。

西晴、西雨也着实饿了,遂也吃起来。肉味不算顶可口,但在空腹下仍吃的津津有味。可是烧刀子就呛喉了,西雨喝了两口,也不敢再喝。

小千也不喝了,已有了想法:“这酒要在得到宝藏,庆祝时再喝,现在不能喝的太过瘾,否则那时就不过瘾了。”

说着已把一坛半的酒置于岩石角下。

西晴、西雨对这酒并无所好,倒乐意看它被藏起来,免得小千喝上瘾,又灌上他两几口,若再误事那就更惨了。

抓着肉,小千大块的吃,笑道;“吃辣肉也能御寒,尽量吃,多的是。”

足足有半锅,三人吃上一天都可能吃不完。

在小千催促下,西晴、西雨可吃得够饱了,小千方将剩下三分之二收起来,留作庆祝时下酒用。

看着月色,只初更左右,离三更还长得很,围着火堆,小千一边注意七星湖变化,一边又瞎扯得意事。

也许是吃得过饱,又在温暖火堆旁,三人竟然已沉沉慾睡,终于靠在岩石睡着了。

这未免太巧合了吧?三人皆一同睡着?而这又在这紧张时刻?事实确是如此,任谁也得相信。

难道他们遭了人家暗算?

直到火势奄奄慾熄,三更天将至,才有了变化。

黝黑山峰中已飘出一名黑衣蒙面人,左胸绣有黯红弯月标志,难到会是月神教主?

他小心翼翼的潜向三人,观察一阵,但觉三人皆熟睡,才低沉冷笑一笑:“绿小千,要得到你这个秘密,竟然要等上半年?你也够狡猾;可惜今夜你仍得认栽了。”

他是谁?为何会算计小千这鲜为人知的秘密?而且在半年前就已布施诡计?这人心计深沉,恐怕少有敌手了。

他慢慢拔动小子衣衫,在搜寻那面铜镜。他很快在胸口中搜出。

望着铜镜,他黠笑不已:“能获得神秘宝藏,天下就是我的了!”

冷黠笑着,不停抚弄着这块不起眼的铜镜,不敢怠慢的已踏向小千所划的足印,黠笑道:“这小子设想的倒周到得很、一踩了事?”

含有钦佩的反瞄小千一眼,随即转望天空。

明月如洗,晶亮挂于墨碧夜空。

若是小千梦中有知,该是想着;来一朵乌云以蔽月那该多好?

可惜他猜的很准,今夜天朗无云,是取宝的好佳时。

黑衣人算算时间已差不多三更子时,不敢大意,马上抓紧铜镜,算好角度,准备照反月于湖中月亮。

见他举止,全和小千所说完全相符,想必他早已潜伏附近而听见小千所言。否则岂会如此一丝不差?

明月渐移向正空,缓慢,却在移动。

黑衣人心中起伏不定,甚为紧张。

就在一刹那间——

天空明月突如下坠般吐出银光,闪亮生辉,直落湖心,正好与湖中倒映月亮形成直线,淡白光束冲霄而起,又圆又直,好似孙悟空如意金箍棒猛胀又胀,捣穿天地,甚而发出沉浑的咻声,沉又闷,闷压得让人血气翻腾。

黑衣人已被此情景摄震心扉,还好他定力过人,马上又惊醒。铜镜已往月亮照去,取得反光又往湖面月形投去。

就在此时,正如小千所言,月亮和倒映湖中月形及铜镜形成三角光束,白亮亮的挂在夜空,宛似大玻璃。

黑衣人大喜:“果然没错!”

话来说完,奇迹却发生了。

只见光束突然啸声,好似全往铜镜撞来,那光又快又急又准,无法想像的就射向铜镜。

叭的一响,光束已穿破铜镜而打向黑衣人手身。

黑衣人哪知会遭此变,想躲闪已是不及,硬是被打着,呃的闷哼,已往后跌撞。右手似被打得焦黑。

此时昏睡的小千猝然电射而起,直欺黑衣人,谑笑道:“老贼看你往哪里躲?”

十指如虎爪,又勾又掠的往黑衣人面巾抓去。

黑衣人已知自己中了小千诡计,右手又受伤,哪还敢再战?

怒喝一声,劈出掌劲直冲小千面门,借着倒撞力道,更急的往后撞去,硬是撞往岩地而后忍痛逃掠山峰。

小千没想到他会出此下策,平白被他给脱溜爪势范围,扑了个空。

他岂能甘心,大喝“别逃”,当下施展绝顶轻功,直追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眨眼已消逝山林。

火堆旁,关西睛和西雨仍不知已发生事情而昏睡不起。

黑衣人受伤似乎不轻,奔逃之际,脚步甚为不稳。

不到二十里追逐,小千已逼近不及丈二三,冷笑道:“你逃不掉了!”

话声未落,折枝叶已往黑衣人背心打去,追得他非得回掌自救。

小千冷喝,拔高七尺,飞转三个筋斗,已扑向黑衣人,当头罩下,让他无处可躲。

黑衣人心知无法逃脱,已挥出左手,不闪不避,直打小千面门。冷笑道:“绿小千你是找死!”

双方一触,啪然一响,小千身躯已被逼退,倒退五尺.黑衣人则左手发麻,步伐迫退两步。满是惊骇小千功力如此增进。

小千倒身落地,又自欺身发掌,谑笑道:“老贼你今天输定了!”

“霹雳雷霆”已展开,霎时啸风大作,这极具威力的一招,此刻正派上用场。

黑衣人顿觉劲气逼人,自己有伤在身,实是没把握接下,只得脚踩奇形步,闪缩退后,左掌凝气护胸,以防有变。

小千当头罩下,威猛一招霎时将人卷入漩涡,双掌前推,左掌粘向他左掌,另一掌斜往下方捣向其小腹,占尽了双手之利。

黑衣人但觉小千手掌粘来,气势万钧,遍体生寒,硬碰不得,掌劲马上转硬为柔,借着粘手之利,倒往后退,散去小千不少掌力。

尽是如此,小千追逼更急,伸掌又吐劲,已打向他掌腹,打得黑衣人闷呃搂腹往后撞退。

小千一招得手,更形泼辣:“老贼你真功夫怎么不用呢?

再又掠身,霹雳雷霆上下其手,裹个紧密。

黑衣人似知无法避免,已旋腿倒飞,身形闪晃不定,惊险万分逃出小千掌力范围。

小千冷笑:“好一个拂云仙步!我也会!”

只见他脚踩虚空,身形也飘飞而起,好似纸人跳动,如影随形追赶黑衣人.一有机会就递招。

黑衣人被逼向一崖壁,无路可走,突然返身厉笑:“绿小千可怪不得我了!”

左掌突作游龙,不定形飞掠,连人带身反撞小千。

掌影已化失,劲风却啸急大作。

小千知道对方已下重手,有心想卯对以试“霹雳雷霆”威力,也全力施展,霎时掌影裹身,再一突窜,宛如江河奔浪,涌冲而去。

两道劲风拖带,林木呼啦大作,气势非常。

只见一青一黑人影相互对撞,叭叭之声不绝于耳,随后暴开。

小千一屁股跌坐于地,胸口起伏.双掌热疼,毕竟功力差人不少。无法占到便宜。

黑衣人也好不到那儿去,蹬蹬连退数步,若非有石壁靠身,想必也得跌坐于地。

他呼吸沉浊,目光涣散,似也受了内伤。

小千慢慢站起,瞄着黑衣人.一时未再发动攻击,心想“霹雳雷霆”奈何不了人家,挖出骨头也奈何不了人家。

纵是如此,他仍笑的得意而促狭。

“好一招月神吸力神掌!”小千谑笑道:“我该叫你月神教主,还是武帝呢了”

黑衣人冷笑道:“你别得意太早,老夫此时照样有办法收拾你!”

“像你这种人,当然有用之不尽的贼办法!”小千蔑笑道:“我不是得意,我只是不想让你当傻瓜,耍得团团转而已。”

他笑得更捉狭:“玉先生.武帝大侠,别来可好?久仰了。”

黑衣人冷笑道:“凭你也想探出老夫身份?”

“我不用探,我用瞧的就可以。“小千眼光邪蔑。直瞟黑衣人,笑的捉谑:“你以为蒙着脸,我就瞧不清你的真面目?”

黑衣人不屑冷哼:“你长得通天眼,可透视面巾,看穿我的面貌?”“不错.我看的清清楚楚。”小千笑声更捉谑。

黑衣人鄙笑不已,习惯的伸手往面巾摸去,方触及面巾,猝然大骇,不知何时面巾已撕下一大半,露出鼻嘴,胡须尽现,那还能掩去面目?

小千哈哈大笑:“玉先生你不会说胡子也是刚粘上去的吧?”

方才过招,小千除了应招之外,最重要仍在于抓他面巾,然而武帝功夫过高,未能尽数扯下,还好也抓了差不多,足以辨认。

武帝大孩不已,自己忙于应付小千.没想到他还有暇出手抓扯面巾。

如今身份已露,杀机立现,双目暴出森森寒光,左掌也提起,但突然又撤去功力。毕竟自己受伤不轻,小千一副耐打骨头,岂是一时间可收拾?

他扯下全部面巾,果然露出清慈容貌.左眉刀疤清楚,正是武帝。

小千这时才嘘口气:“老狐狸,你终于把尾巴给露出来了。”

武帝不再惊惶,恢复以往的冷静,淡笑道:“小千儿,现在我说什么,你恐怕都不会相信了吧?”

“不错!”小千冷笑:“你根本就是假的武帝,我被你耍得好苦,你也该被我耍一次,呆子你也能当。”

武帝淡笑道:“你如何认定我不是武帝?”

“因为武帝没你那么阴险!”

武帝轻轻一笑道:“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原因吧?”

“多啦!”小千谑笑道:“你耍的花招都是有原因。”

“我又耍了何花招?”

小千黠谑道:“事实上你根本就是月神教主,也是假武帝。”

月神教主淡淡一笑:“奇怪,我们不是共同在竹轩与月神教主对过手?”

小千冷笑道:“那是你一手计划,想制造出你双重的身份。”

月神教主轻笑道:“怎么说呢?”

小千黠笑不已:“当初被你骗得好惨,现在想起来,全是你搞的鬼。”

他说道:“当时我和剑痴纠缠,要捉他报父仇时,水灵宫主赶来把他给救走,我不甘心再去找他算帐,后来却因水姥姥赶来,我只好逃离。

在山溪边喝水时,你故意在上游制造残杀教徒,以鲜血流入溪中引我上勾,然后你再引我到一古宅,和柳银刀商讨对付我的计划,还故意透露你教主的身份对不对?”

月神教主淡淡笑着,脸容却显得生硬。

小千冷黠一笑,继续道:“当时你订计划于藏峰山北麓的‘落鹰峡’,正好是在竹轩附近,说是引我方便,事实上却是让你自己行动方便。”顿了顿又道:“后来你叫手下装扮作入侵竹轩,才造成你我共同敌对教主的机会。哼哼,你花招果然高明。”

月神教主道:“可是当时你我已商讨要将计就计擒下教主,还要我假扮他,我如此做该是正确,你不该会怀疑。”

“当时我若怀疑,你还能有花招可耍?”

小千已把落鹰峡事件说个清楚。

“那时你部下装扮的假教生出现,和我们对了几招就败走,为了你能冒充教主的计划,所以你就追向假教主、如此你可以顺利在中途调头赶回来,而我则故意被他们引到落鹰峡以对抗他们。当时我并未知道你找的对象是柳银刀,是以在碰面时,本是十个蒙面人,却变成十一个,而以为他就是教主,也杀了起来。后来你赶来拆穿柳银刀面目,却不一拳打死他,说是仁慈,却是想让他说出这是一件阴谋,以达你制造一个武帝和一个月神教主的假象对不对?”

小千又冷笑道:“最后我先离开,你又再以教生身份撒了化骨粉,将所有尸体化掉,以掩灭证据;这事我已找机会去落鹰峡看过了,你敢不承认?”

月神教主苦笑着,他默认了一切。

小千得意笑着:“当初猜测教主是在脱嫌疑,没想到脱嫌疑的人就是你,好一个脱了嫌疑又制造假象,手段高明的叫我佩服。”

月神教主笑的僵:“可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月神教主假武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