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49章 剑痴认错

作者:李凉

剑痴一剑虽得手,但若想制服对方要差了些,不禁大怒,喝吼:“哪里逃!”也举剑追去。

小千见到赶来只是剑痴,心头也宽慰不少,要是水姥姥来了,那可就不好玩。有人代打,他也落个轻松,放慢脚步,正想休息,突又想及教主为何要往回奔?

但见远处那火堆,才想到还有关西晴兄妹。登时焦切万分:“糟了!”马上已急追,喝吼:“快拦住他!”

然而为时已过慢。

月神教主已欺向关西晴,左手一探,将他扣起,猛一运劲,带向身边,马上朝剑痴大喝:“不准过来!”

他已点了关西晴数处穴道,昏迷的他也为之惊醒,但仍是未能了解当前情势。

剑痴可不管教主以关西晴为人质,一把利剑笔直往他刺去。

教主冷森喝道:“再过来,我就震断他心脉!”

抱着关西晴想去挡剑痴剑锋,关西晴顿时已知身在险境,想挣扎,却发现穴道受制,无法使力,急得惊叫:“放开我!”

教主哪能放开人质,抓得更紧,还往前送。

剑痴不知是剑法够准,还是不将关西晴放在心上,利剑仍准准的刺去,一点也不闪掉关西晴。

这利剑够长也够利,一次刺穿西人心窝决无问题。

小千可不愿关西晴丧了命,背后撞来,提声就叫;“快住手!刺不得!”

“老夫先杀了他再说!”

剑痴仍自猛刺。剑尖就决抵向关西晴咽喉。

“你疯了不成?”

小千眼看无法喝止.往前一扑,抱向他腰际,双手抱紧,他因冲力过大,双双摔往前方。

月神教主见机不可失,马上扶起关西晴,纵往山区,眨眼消失无踪。

剑痴被搂,无法杀人,不禁瞪向小千,嗔道:“你为什么抱我?”

小千反驳道:“你为什么让我抱?”

剑痴嗔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抱,杀他的机会就失去了?”

小千轻笑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一抱,救人的机会就来了!”

剑痴哭笑不得,却又不愿平白失去这机会,突然举掌打他一个响头:“你欠揍!”

打得小千昏头楞脑,他已挣脱小千,奋力追前。

可惜已是大山茫茫,不见蛛迹。

小千诧楞不已,醒了几次头,方告唤回心神:“妈的,你竟敢揩油我的头!”

拔起身子,也猛追前去。

他可追得甚慢,而且方向也胡撞一通,岂是在追剑痴?

然而他却有妙招,只大声叫道:“别逃!在这里!”然后就驻足不动了。

果然剑痴马上追风掠来,一脸紧张:“人在哪里?”

“在这里!”

小千可不愿意失去大好机会,欺身就往他脑袋敲去,手掌一翻,还是短棍,咔的脆响,打得他呃呃痛叫,差点晕了。

小千这才得意笑道:“我欠揍,你欠捶,咱们嗜好都差不多。不过你胃口比较重些!”

说着就想在敲。

剑痴哪敢再吃这一记?马上闪躲,喝道:“你是什么意思?”

小千呵呵邪笑起来:“木棒在手,你难道着不懂吗?还是被我敲昏了?”

剑痴嗔道:“我是问你为何放走那贼魔!”

“哦……你要讲清楚嘛,免得产生误会。”小千笑的捉狭,随后道:“他挟持我的朋友;不放他行吗?”

“你知不知道,放走他,以后要逮就难了!”

小千瞪眼道:“你知不拥道,被你刺中咽喉,要活过来就难了?”

“你知我会刺中他?”剑痴嗔道。

“你的剑法烂得很,当然会刺中了。”

“既然是烂剑法,又怎会刺中?”

小千呵呵笑道:“那是因为你想故意耍虚招刺向我朋友,好让他偏开,再刺向教主,可是你的剑法太烂了,包准还没让我朋友避开就刺中他。这不是烂剑法,是什么?”

剑痴愣了一下,当时他确有此想法,没想到小千也看出端倪,而怕自己误伤关西晴,才抱向自己。

人已走远,他也懒得再争,苦笑不已:“老夫用剑数十年,哪曾失手过?你太多虑了。”

小千讪笑道:“我也从未失过手,不信你可以试试看!”以木棒当剑,就想刺出去。

剑痴赶忙仰后躲开:“小千儿你别乱刺!”

“你太多虑了,我不会失手的!”小千谑笑:“只是时常误杀而已。”

剑痴避开木棒,苦笑不已,他实在拿小千没办法。

想想平白机会就如此失去,觉得无限可惜,剑痴轻叹不已。

小千白眼道:“有何好叹气?要杀人,怎么不早点来?还躲在暗处瞎摸?”

剑痴苦笑道:“七星山山势古怪,一个大意则有危险可能,老夫不得不小心。”

“既然要小心,就少叹气,你的人生哪来这么麻烦?”小千瞪了几眼才再问道:“你怎么来的?”

剑痴怪异一笑,道:“你大闹水灵宫后,我得到消息就赶回去,觉得气愤,想教训你,结果发现你往苗疆行来,心知有异,所以就赶来了,还好你终于相信我们的话了。”

小千嗔道:“要是不相信呢?你待如何?”

他拉出架势。准备大干一场,坚指横眉,倒是吓人。

剑痴赶忙干笑道:“都已过去了,何必谈它?”

“过去?这么简单?”小千嗔道;“我还没跟你算大帐,就想混过去?”

“我们有何大帐?”

“嘿嘿,你倒忘得真快?说,你干嘛要水灵弄个假浮印,冒充我娘?”

剑痴登时抽了心,这事可不小,他得好好应付,否则后果有得瞧。淡然一笑,道:“如果不如此,怎能逼出月神教主?”

“这么说你是故意要逼我的喽?”

剑痴哪敢承认?急忙道:“没有这回事,我们只想让你去试探月神教主,他不是偷了宝衣?那已足以证明他是假的武帝,只是你后来又相信他,才会演变成如此……”

小千冷嗔道:“若不是你们用假的滴血浮印,怎么变成如此?”

剑痴一楞,也为之语拙,毕竟这是事实,又出自他计策,想解释。谈何容易?

“答不出来喔?”小千捉狭笑着:“你认不认错?”

“我……”

“连宫主都认错了,你还有何话说?”

剑痴想及宫主那无奈愁容,也无话可说了,道:“我认错便是。”

小千见他认错,已转了起来,耸肩闪眼,笑个不停:“认了罪就该受罚,你该如何处置你自己?”

剑痴眉头皱了皱,已道:“老夫接你三掌不还手。”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讲话不算数?”小千邪笑着。

“绝不食言。”

“好吧!过来……”

小千手指一勾,极尽黠谑.好像女人卖弄风騒在勾引男人一样。

剑痴见他模样,心头就发酸,暗自叫苦,但为了守诺,只好走前。

“三掌……我得好好利用……第一掌该打哪里?”小千想着上次踢过姥姥、水月、水柔臀部,岂能漏了他?马上谑笑道:“把背面转向我。”

剑痴征愕:“你不是要我挨三掌?”

通常挨掌,皆打在胸口,他也如此想,摸不清小千为何要来个“背向他”?

小千轻笑道:“挨掌一定要面对面吗?面对背不行吗?”

“可是照习惯……”

“照习惯还是面对背。”小千谑笑:“你没看过母亲打小孩时,都是打向屁股的?”

剑痴霎时窘困而红了脸:“你要打我屁股?”

“你有何好怀疑?”

“这……这……这是小孩的玩意儿……”

小千瞄眼讪笑:“你难道看不出我是小孩吗?”笑的更谑:“转过去,转过去;你自幼缺少母爱,才会不正常的要人家乱收儿子,让我来补偿你,以共享天伦之乐!”

“堂堂一个武林前辈,现在要像小孩一样被“他娘”爱的教诲打屁股?

剑痴可糗大了,憋笑不已,老脸更红,虽百般不愿,但为了诺言,不自禁的转背,又想躲闪.“小千儿能不能换个方式?”

“能!”

剑痴登时松了一口气:“什么方式?”

“就是右手换左手。”

趁着剑痴松懈之际,左手猛挥,狠命的就往其臀部拍去,笑声也就传了出来。

剑痴啊呀惊叫,一个不察,臀部挨了大掌,叭地又脆又响,打得他直往前栽。

也因松懈之际已撤去不少功力,被打得又辣又疼,差点栽撞地面。还好右手一拦,扣住了林木,才免于栽地。

小千呵呵谑笑不已:“虽然是重了些,但慈母总是出于爱意,你要能体会才好,这爱意得来不易啊!”

剑痴忍着麻辣臀部,活了六七十岁,被打得那么瘪又那么痛,这还是第一遭,而且还发作不得。纵横江湖的大侠,此时也得俯首称臣了,除了困窘,就是脸红,实是瘪心。

“乖宝宝,原谅娘,娘是打在手里,疼在心里呵!”小千笑的捉狭:“你要是忍不住就哭出来没关系,娘了解你的痛苦。”

剑痴已咬牙硬憋下心,转身走回来:“还有两掌,一起算!”

他摆好姿势,准备再挨两掌。

小千却不打了,爱怜有加:“唉呀,一掌已打疼你了,娘怎么在忍心打你两掌?我看还是留在以后吧!等你做错时再打好吗?”

话虽如此,但可有意留着剩下两掌,等待最佳时机再拿来侍候剑痴——至少也得等他辣疼过后再说。

剑痴怔愕;“你想拖延?”

小千一脸不忍:“别误会娘的意思,娘只想让你好走些,一连三掌,你岂能吃得消?”

“我会运功……”

“那就更打不得了。”小千轻笑道:“你屁股硬起来,娘的手岂不弄疼了?”

“你……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剑痴想发作,却硬是发作不得,恨得猛跺了一脚。

小千呵呵笑着,他似也不愿再为难剑痴,眼神转正,笑道:“别急,打疼了你,我真的是于心不忍,所以下面两掌就免了吗!省得你说我不够人情。”

剑痴又迷惑了,诧然道:“你不再打我?”

“若打你,你可以再揍回来,这样你该相信了吧!”

剑痴露了笑容,也把凸出的臀部收回,转正身躯,终于过了一关,心头仍忐忑不安,道;“难得你行为大悖常理……”

小千黠笑道:“饶了你,也不是没有代价;我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剑痴笑容又失,心想小千不知又再耍何花招,不安追问:“什么问题?”

小千笑得黠谑:“别紧张,对你是小问题,对我可就大问题。”

他问道:“你跟武帝这么久,真的没见过我爹绿江漓么?”

这关系着小千身世,他必须要弄清。

剑痴听及他所言,一颗心方定下来。这种事,小千岂会开玩笑?才确定他已不再追究那两掌。

他正色道:“不错。老夫不但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过。”

小千一脸迷惑:“可是我娘却说我爹是去找武帝,才一去不回头的……月神教主会撒谎,我娘总不会骗人吧?”

若非他娘所言,他可不愿相信月神教主的话,而认为绿江漓不是他爹……

剑痴也有此想法,遂道:“说不定你爹另有其名,绿江漓只是他化名的另一种。”

“那……你可知有谁也姓绿?”

剑痴沉吟半晌,摇头苦笑:“也没有。”

小千感到失望:“看来只有回去问问天机生了。”轻轻一叹,当下不谈起父亲之事。道:“我们回去吧!还有一人在湖边,带着她,也好回中原。”

两人已调头往回路掠去,眨眼已掠回湖畔。

远远的,关西晴早已被放了回来,他也弄醒西雨。见着小千回来,已欣喜若狂挥手直叫。

小千也召唤着奔回。

及数支,关西晴已惊俱道:“门主,这到底是什么事?”

小千瞧向他,眼光甚是邪,笑的也邪:“这就是宝藏。”

关西晴惊诧:“宝藏?……”突有所悟:“你是说那人是为夺宝藏而来?”

“也可以这么说啦!”小千笑道:“你平安的回来就好,被他这么一搅,宝藏出土又得等上一年了。”

他并不愿意将月神教主的事告知关西晴,因为他认为西晴与此事无啥关系,说了反而牵连上他。

关西晴露出惋惜眼神,苦笑道:“白费心机了。”

小千神秘笑道:“也不尽然,至少我知道另一种开启宝藏的方法,事出突然、今天只有叫你失望,改天再弄个大宝藏给你。”

关西晴已困窘。道:“小弟不敢……只是未见着神迹,感到遗憾而已。”

“神迹多着啦!你往湖中一跳,马上就有了。”小千笑道:“否则你找个十五月圆,照我的方法照向月亮也行,保证你很过瘾。”

关西晴惧意犹生:“小弟不敢,七星山太过神秘了。”

“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像那人一样,烧焦了一双手而已。”小千逗笑着。

关西睛红着脸,不知如何回答。

从开始到现在都在昏迷的西雨,可不知己发生了大事,一脸迷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千邪笑道:“有人来相亲,结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9章 剑痴认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