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5章 绿豆和尚

作者:李凉

三更已过。

火也熄了,人也散了,只留下一堆黯红木炭仍发着红光,绕吐阵阵飞烟。

终于,连红炭也化成灰黑,似乎就要理归于尘土了。

突如其来的锦衣老人。

突如其来的赌娥奔月玉佩,以及小于他娘的离家出走,以至于后来被杀身亡。

这之间又埋藏了何种关系?

又是谁伤了绿娘?还要了她的命?

这似乎有某种的深仇大恨。否则又何须下此毒手?

小千他爹为何会接到玉佩而一去不返?

看来绿娘隐身于此,似乎在逃避什么?

这些重重秘密,似乎全落在小千身上,他又将如何解开?

还是遵照他娘遗言—一隐姓埋名,永远不能暴露身份?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

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

洞庭之湖,吞长江水,洁浩荡荡,烟波浩渺,一望无垠无涯。

湖光水色,潭影波光,沙鸥翔集,锦鲤浮跃,岗烟横生,何处不成画?千古绝唱皆由此而吟生了

尤其是名闻天下的岳阳楼,也是集天下騒人墨客于一炉。

或且未必人人风雅,却保证热闹不减京城。

小千和秋芙以及大桥牙顺着湘江,又躲又藏的溜到洞庭湖附近,这已是第七天以后的事了。

经过几日折腾,也被中原种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所吸引,三人悲戚的心情已减了不少

想报仇,谈何容易?

为今之计只有保住小命才是最佳上策。

小千抓着老爹留下的那件个破软甲,实是不怎么顺眼,又不忍丢弃,只好裹在身上;

别看这软甲粗毛如麻袋,穿在身上却满舒服,小千也吁了一口气,总算解决了个棘手问题。

他们已躲在岳阳楼左侧一处林园区。

两个衣衫破碎如乞丐,一个生着阴阳脸,在这讲求吟诗弄句的地方,自无法引人注意。

同为和他们一样的—一乞食者并不少,尤其此处又是丐帮老总坛的据点,引人注意的,反而是乞丐对乞丐—一不知哪里冒出界的叫花子?

小千瞄向了一大堆人群,老老少少,红男绿女……瞧之不尽。

他却想着他人可能不知他的面目,但那仇家—一至少那锦袍老人见过自己,为了安全,还是隐起真面目较为保险。

他道:“大板牙,你想我们该代成何种身份才好?”

大板牙眉头直皱:“我想我化作任何身份也没有用……”

小千不解这:“为什么?”

大板牙自嘲地指着自己牙齿道:“你忘了我的外号?”

“这……”小千也想笑而笑起来:“看样子,只有把你的大门牙给拔下来才成了!”

大板牙急忙畏缩而退:“不行术行!拔了就长不出来,以后讲话可就没人听得懂了!”

秋芙手中抚着小貂儿,她也轻轻一笑道:“板牙大哥,你再装副假牙不就成了?”

大板牙急道:“要是如此,你就不能叫我‘板牙哥’了!”

秋芙谈笑着,没再答话。

小千瞄了又瞄大板牙几眼道:“我还是看得不太顺眼……”

大板牙惊慌急道:“你看顺不顺眼,关我什么事?”

小千邪笑道:“你不觉得友情比牙齿重要吗?”

大板牙被他说得哭笑不得:“友情又怎么扯上牙齿了呢?”

小千道:“因为我看到大门牙,心情会不好,心情不好,情绪就不稳,这样下去,对我们的友情伤害很大。”

大板牙又好气又好笑:“你就不能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非要拔掉我牙齿不可?”

“这个嘛……”小千沉思一阵,突然欣然一笑道:“有是有不过须要你的配合。”

大板牙苦笑道:“你说说着,只要不拔掉就行!”

“打磨的!把突出来的部分磨平。”小千嗤嗤笑道:“这个方法不错吧!”

“很差!”大板牙白眼的说:“牙齿不是长在你嘴上,你当然什么也不错。”

小千回答的也甚绝:“这是人类的通病,你很了解,若你同意了,那就更了解了!”

大板牙长嘘短叹道:“没想到我长了二十几年的牙齿,还是拗不过你的眼睛,我娘地下有知,恐怕要骂我无路用了!”

小千截口道:“你错了,你娘是一不留意让你长出大门牙,她无时无刻想美化你,我是替你娘完成心愿。

世上的母亲,又有谁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长得英俊掰洒呢?”

大板牙干笑道:“我觉得……我现在满满洒的嘛!”

小千嗤嗤笑道:“哪是你自我陶醉的看法,潇洒是要让别人看的,自己说的,那算得了数?放心,我会把你磨得漂亮更出色!”

大板牙无奈的摸着门牙,想到要磨,牙龈就发酸:“能不能磨少一点,我尽量闭上嘴巴就是……”

小千嗤嗤笑道:“到时再说吧!说不定想妥了扮相,牙齿反而有用了,像吸血鬼!啊—~”

他装出吸血鬼模样、掐得她尖痒而惊笑直叫,

秋芙急忙逃开,小貂儿也钻向小千背部,想凑兴搔着痒。

小千一手已抓住它,得意笑道:“还早着呢!我全身只有一处会痒,那就是心,你搔不到的。”

小貂吱吱叫着,没趣地再跳回秋芙手中,指指点点,好像要秋芙去搔他的心。

秋往也笑得甚开心,更爱煞了这只通灵的小怪物。

小千这才转向大板牙,道;“我想过了,只有扮成一种人,敌人才不可能发现我们。”

大极牙问:“什么人?”

“和尚!”小千说完也嗤嗤的笑起来。

大板牙惊愕道:“理光头当和尚?”

小千笑道:“有问不可?你都如此吃惊,我们的敌人更料想不到,不对吗?”

这倒是实话,然而大板牙仍觉得怪怪地道:“理个大光头,多别扭?”

小千笑道:“为了老命,将就点吧!何况和尚可吃遍四方,不像现在,一大堆乞丐和我们大眼瞪小眼,一副贼样,深怕我们抢他地盘似的。”

大板牙瞄向四周不少乞丐,不再多说:“和尚就和尚,和尚总是吃斋的,比较仁慈些。”

小千频频笑着,转向秋芙,笑的甚邪:“阿莱啊!你要不要理个头?”

秋芙虽沉默寡言,但闻及此,也急红了脸道:“我不要……当了和尚多难为情……”

“不是和尚,你是尼姑!”小千嗤嗤笑了一阵,似不忍见她太过于困窘,遂改口道:“也罢,若是和尚和尼姑走在一起,不让人指指点点才怪,你就当老本行。做小跟班就行了。”

秋芙马上点头,深伯小千变了卦。

其实和尚跟小姑娘,仍会引人注意,但小千已想过,秋芙长得并不漂亮,又瘦瘦干干,并不吸引他人。

自然而然对于和尚带女孩一事,反应自然较为平和,最主要的是他不能丢下秋芙不管,也只有如此了。

大板牙道:“和尚是当定了,总得弄点袈裟什么的吧?”

小千点头道:“这当然!待会儿上接买……”

突然他发现口袋空,遂干笑起来,瞄向大板牙。

大板牙苦笑道:“你没钱,我可富不起来,这事已流传三四年了,你该个会忘记吧?”

“糟糕!”小千明知秋芙不可能有钱,仍习惯的望向她,害得秋芙也困窘的低下头。

小千不忍,马上改口笑道:“糟糕得很,乞丐当然是没钱,有啥好烦的?待会儿到庙里分些零头,至少借个袈裟不成问题吧?”

大板牙道:“是借还是偷……”

“偷你的头!”小千给他一个响头,骂道:“在阿菜面前,你怎么可以破坏我的形象呢?”

大板牙立时干笑道:“是是是,是‘借’不是‘偷’,此事纯属误会,阿莱你可别误会了。”

阿莱淡然一笑,也显得戚戚然道:“没关系,以前肚子实在太饿了,我也会偷吃东西,我没办法……”

小千无奈一叹:“本来也不会这么落魄,现在为了躲仇家,连赌场都不能去,只有干吃瘪的份,阿菜你忍着点,只要过了今天,咱们就好过了!”

秋芙淡笑道:“跟你在一起,再怎么苦,也比家中好过多!”

小千道:“所以我才不能让你再受苦。”

秋芙来不及回答,小貂儿已吱咕叫着,似乎它很有办法。

小千瞄它一眼,笑骂道:“你这家伙,伤了不少人不说,还敢明日张胆要威风?也不怕把我老命给卖了?省着点吧!做些小本生意就行了,以后少溜出来,免得惹祸上身。”

小貂儿吱吱叫了几声,也翻起白眼瞪向小千,似在骂他不识货,这举动更逗得秋芙更爱煞了它,禁不住已抓向脸腮亲抚着。

小千骂道:“敢白眼?好!哪天就叫你偷个够,让你叫不敢!”

他是自言自语斥叫着自我发威一番,随后已转向大板牙:“咱们找庙寺去吧!”

三人一行已朝人群较少的偏僻小径,无目标的行着,总希望能找到寺庙,以送计划。

果然,凭着直觉,小千三人很快找到一间靠近山丘的小寺院,再走近,才见着古旧门顶嵌着一石匾,题有“静心寺”三字。

三人躲在围墙右侧草丛。

大板牙已皱起眉头道:“这么烂的寺庙,会有好袈裟吗?”

小千自得一笑道:“袈裟越旧,道行越高,咱们可不能装个菜和尚,那是会被人吃定的,姜是老的辣,凑和点就行了。”

大板牙干笑道:“我是说,他们不知有没有多余的袈裟……”

小千道:“如果没有,佛像的也行,反正只借用几天,没啥关系的!”

秋芙含笑道:“你不怕如来怫找你算帐?”

小千笑得更邪道:“你放心,如来佛光着身子,是不敢乱跑的,这点我很有把握!”

秋芙为之困窘,也笑得甚开心。

小千回答,总是让人哭笑不得而回味无穷。

大板牙无奈道:“走吧!给如来佛洗澡去!”

小千用力点头,一副邪样道:“是干洗,日光浴也行!”

两人一搭一唱,已翻过九尺高围墙,准备盗取袈裟。

寺院似已荒废甚久,杂草长得齐膝,殿内已布满灰尘,两人走了一遭,并没碰上任何僧人。

小千苦笑道:“看样子,非干洗不可了。”

大板牙瞧向神案深处那几尊大佛像,也嗤嗤笑起来道:“佛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看他们还在笑,看样子是答应了!”

他瞧的正是一尊笑口常开的弥勒佛,就算千百年来看,那张嘴还是合不拢的。

小千已下跪拜了三拜,虔诚的说:“袈裟乃身外之物,老佛神留着也没用,就让我们凡人渡化渡化吧!祝您功德无量!”

大板牙也下跑拜见下,嗤嗤直笑着。

小千瞪眼道:“佛门庄严事,你笑个什么劲?”

大板牙憋不了笑意,道:“我是想……要是佛像剥光了,不知有没有那玩意儿……”

“去你的!”小千敲他一个脑袋:“专想这些馊问题!”

然而禁不了好奇,他也瞧向韦阳尊者的下档,黠弄的笑道:“我想很快就能证明。”

大板牙憋红了脸:“要是有呢?”

“那就留一条内裤给他吧!”小千嗤嗤笑着。

大板牙憋笑道:“也只好如此……”

两人笑意盈脸,已爬向神案,剥起如来佛左右两边静立的韦陀尊者身上已褪色的旧袈裟。

大板牙特别注意尊者下档,乍看之下,已惊诧叫道:“没有也!奇怪!”

小千却镇定道:“有什么好奇怪?佛陀是不须要用到这玩意的!”

大板牙皱眉怪样一笑:“可是少了这玩意,总不大像男人……”

“唉呀!你懂什么?佛跟人总该有点差别,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你对他还有什么好要求的?”

小千白了几眼道:“你懂不懂什么叫‘英华内敛’?一点佛门常理都没有!”

大板牙恍然遭:“原来是‘英华内敛’……呵呵……我看还是替他留条内裤才好……省得他突然掉出来……那可惊世骇俗啊!呵呵……”

小千又劈他一记屁股,笑骂道:“专想馊问题,小心犯了天条!死了都不能安宁。”

“我是在替他们着想嘛!”

两人笑声不断,已伸手剥下两尊佛像袈裟。

随后又撕下了一小块,挂在佛像下挡。

不挂尚好,这一挂,反而更惹眼—一蛮荒地区的野人,很多都是如此装束。

两人见之则笑不绝口。

小千笑红了脸:“没办法,情势所追,迫不得已,两位就将就点吧!”

跳下神案,两人开始穿着。

大板了还好,挺合身。

但小千身躯虽高大,比起魁梧的神像总是矮些,瘦些,穿的袈裟如罩蚊帐般宽松。

小千边弄边笑耍道:“这像什么?跑龙套的?”

大板牙戏笑道:“忍着点穿,这么大,足够你穿十年不必换,我就没这个福气了!”

小千瞪眼道:“你想当十年和尚,我这件就留给你,一张嘴光会叫,再找一件!”

大板牙轻笑罢,也随着小千再寻佛像,希望能找到一件合适的。

然而小庙寺,佛像不及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绿豆和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