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0章 洞困小千儿

作者:李凉

两人追出雾区,差小千他们已有一个时辰——

若以奔驰速度,那就差得更远了。

天机生早已想着武帝可能会被带往别处,而且有小千,剑痴去救人,也该够了,自己当以隐秘行踪为重。

是以他们赶路皆走僻隐路线,速度就便慢了。

小千和剑痴连夜不停赶路。

一天一夜赶向神秘谷,却只花了一个夜晚赶回洛阳。

他们也赶向东南山区,找到山崖,叫了几声,并无回音。

双双掠入洞中,哪还有人在?

正如天机生所料,月神教主已把武帝给带走。

剑痴目光滞呆,整颗纠宿的心捏得紧紧,十余年未能谋面的好友,眼看就要救他出困,却又落了空。

悲怅恨怒之心,压得他快崩溃了,他仍不相信人已走了,喝吼着:“他没走,一定还在石壁中!”

欺身撞往内壁。

石壁被撞,轰地往右移开,里面一阵酸腐味冲扑鼻而来。

这就是武帝被囚了十余年的地方。

没床,没有器具,地面已被坐出黑亮凹痕,墙角堆积不少破布,已烂的焦黑,酸腐味就发自此物。

剑痴触景生情,两行热泪滚滚而落。十余年的日子,武帝就困在如此肮脏地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这日子是何等的清苦难挨?”

“玉先生你被关的好惨……”

这些囚困的痛楚,此时全落了剑痴心头,使得他已悲不自不胜而哆嗦直打。

小千也走进石壁内洞,摇头直骂:“月神教主这老贼太可恶了,竟敢如此对待我最崇拜的偶像?那天我得把你关进猪舍,让你遗臭万年!”

剑痴不忍的抚着这片两坪不到的石墙,一寸一寸都透着武帝的血汗,是如此熟悉亲昵。

小千也在摸、毕竟他和武帝曾在此混过不少日子,倒也生了感情。

突然间,他摸到了一环形东西。像手环一半嵌在壁上,咦了一声,更仔细察看,发现此为寒铁环,中间还发亮着。

他惊诧道;“难道武帝还被铁链锁着不成?”

不自觉的往铁环拉。铁环突然稍往外咔的一声轻响,外边石壁猝然轰然巨响,往回关闭。

小千叫声“不好”,和剑痴就想往回冲。

可惜连小貂都没来得及出去,石壁硬梆梆锁闭,黑暗已涌罩整座石洞。

两人赶往石壁扳扣、推打,仍是无法开启,小千复又反推铁环,但此时不论他如何推扣,终也开不了石壁。

他摊摊手,笑道:“没搞头了,现在换我们苦守寒窑十五年了。”

漆黑中,只能见两双眼睛晶亮,不能辨别身形。

剑痴自找寻良久,似乎也难寻开关。但他仍不死心,继续寻找。

小千则懒坐于地:“老头别找了,要是找得了开关,武帝早就溜了,何必在此等上十几年?休息一下吧?天机生不是说好随后赶来吗?等他们开门便是。”

剑痴叹道:“未能携带宝剑,否则将能击穿石壁。”

“既然没带就看开点,光想也不是办法,咱们能体会武帝被困的情境也是不错。”

说着他还当真坐在地面凹处,平平稳稳,倒也舒服。

剑痴没办法,也坐了下来。方闭上双目,武帝笑容浮现,亲切爽朗,正举着酒杯向他敬酒、一饮而尽,然后掷杯而笑,他两正把臂言欢。

谁知马上睁开眼睛,武帝笑影已渐,满脸恍惚,不禁无尽衰愁。暗叹不已。

小千则坐出了心得,想着前些日子,武帝那招喝酒方法,兴趣就来,突然已喝声舞动双手,往石壁粘去,喝道:“吸,酒来——”

这声叫得剑痴诧然不解:“你在吸什么?”

“喝酒啊!”

“喝酒?”剑痴诧然道:“这样就能喝到酒?”

“对呀!”剑痴想笑,才关不到几分钟,你就发神经啦!”

小千瞪眼道:“你不会懂的,以前武帝就曾如此喝过酒。”

剑痴道:“那是武帝的‘大挪月神吸力神功’才有办法,你别作梦了。”

“‘吸力神功’?”

小千这才想起来这怪老人为何知道自己武功是被动过手脚,原来他就是武帝,当然知道毛病出哪里了。

还纠正过自己弄反的“倒转阴阳劫”,再指点自己正确的运气方法,难怪照他方法一运气就百脉顺畅,功力大有进步。想着自己瞎打误撞,学了假的月神吸力神动。不但没走火入魔而又变成趁的神功,无意中学会了这天下人人梦寐以求的武功,实是欣喜若狂。

他有点语无伦次的骂着:“死老头,明明在教我武功,却不吭一声,害我出糗!”

想着自己为了“倒转阴阳劫?”之事,和怪老头大吵一架,拂袖而去,他就感到糗的很,明明是武帝的功夫,却内行的跟他争?

这不是跟着和尚争着——理光头是不对的一样吗?

虽然出了糗,却也带着点得意,毕竟自己当时争的可真凶,这并非武帝所能办得到的。

他笑着,突然已转向剑痴:“谁说我吸不着酒?武帝早就把功夫传给我了。”

剑痴楞道:“你学过真正的吸力神功?”

“废话,不然武帝的功夫如何发扬光大?”

剑痴忽有了一个念头。如果你真的学了,合你我二人之力,说不定可以震碎石壁呢!”

小千狐疑道:“能吗?武帝如此神通广大都不成。”

剑痴道:“此石壁厚有两尺,照理来说,武帝在正常状况下,多击几掌,该可震碎,而他在此困了十几年,说不定他又被其它链条给锁着,才会被困得无法脱身。”

小千道:“可是他慢慢打,十几年,总能打碎石壁吧?挖也要把它挖穿。”

剑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照此看来,也许是另外有枷锁使他无法挣脱,而石壁反而成了他对外的保护层,所以他才不想震碎石壁。”

小千频频点头:“这想法就合理多了。”当下已起身,揉拳擦掌道:“咱们就来试试。”

他们两人已合力运起功力。但觉双目暴射青光。同时喝声中出手,四掌全震向石壁。

轰地巨响,石壁抖晃,顶端屑石粉粉落下,并未被震碎,反弹劲流。扫得两人昏昏沉沉耳鸣不已。

小千直醒着头,自嘲一笑:“我的妈呀!掌力这么厉害?还可以洗脑啊?”

剑痴道:“你运功封住耳脉,就不会那么严重了。”

小千道:“怎么封?”

“你没练过?”

“现在才开始。”

剑痴轻轻一笑:“那你得学上三天才有效,要封耳脉,还得顾及耳膜,非一学就见效,你只好忍着点了。”

小千无奈道:“只有塞布团了。”

说着已撕下一小片衣角,塞往耳洞。

小貂儿也吱吱叫着,要塞布团。

小千瘪笑道:“你的老鼠耳怎么塞?

貂儿仍吵着要。

小千无奈,只好再撕下衣角。谑笑道:干脆我把你耳朵捆起来好了!”

说着已把小貂儿从耳颈部包起来,像粽子,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包妥后,小貂儿已躲向墙角,头肿得如拳头大,似乎还蛮重,走起路来晃个不停。

小千呵呵笑道:“如果不满意,再来个全包的,像浑球一样。”

小貂儿轻叫着,表示够了,再包下去会咽了气。

小千捉狭一笑,也暂且不再逗它,转向剑痴:“咱们再来吧!”

两人又合力运劲,提到十成.猛又往石壁上劈。

轰然数响,气流回荡,震声仍颤,不过有了布团,也就减弱不少威力,耳根也轻松多了不再那么疼。

劈过数掌,石壁虽已松动而现裂痕,但要震碎它,恐怕十分不易。

小千却又有了主意,笑道:“就这么打,打得山摇地动,就可以把关西晴兄妹引来!”

但上次练个“霹雳雷霆”,以一人之力就引来关西睛兄妹,现在合两人之力,自是威力更大了,引人来此,将更有可能。

当下他也施展“霹雳雷霆”配合着剑痴,猛往石壁劈击。

轰然之声暴如天雷,整座山峰早已地动山摇,像似火山暴发,群兽惊吼,飞禽天穹乱窜。

十里开外皆听及此雷轰声,不知者还以为是妖怪出土了呢?

果然这雷声也把人给引来。

不过来者竟会是小千儿的死对头,柳再银。

当他投靠母亲多情夫人时,小千却几个巴掌把他爹柳银刀给打死了。

这笔帐,他可记得清清楚楚,在母亲调教下,又学了不少武功,伤势也渐渐复原,报仇的烈火更炽。

他心想着关西晴和小千甚有交情,必定会来找他,到时自己就可抱仇了。

所以近半个月来,无时无刻皆潜在此附近,或是放耳目,或者是亲自守候,心想着至不清、不能逮到小千,也该和关西晴一决雌雄,以抱华山论剑之怨气,总不会因此两头都落空。

近几天,关西晴突然回来,他就知道事情有了变化,逐更殷勤探视。

当然夜间如此劳累的工作,他可不想干,改派人手一大早在洛阳城听及此山径声连天,心知有状况,马上就赶了过来。

他尚不敢确定在石洞的就是小千,已飘身下崖,落入洞口。

洞中轰隆声令耳根生疼,粘处石壁不断滚落细石粉灰,最里边那块更抖得厉害,他瞧一眼就知有人被困于此。

不想让自己洁净白衫弄脏,在洞外他已叫道:“里边是谁?”

小千、剑痴乍闻有人前来,立时停手欣喜不已。

可惜千干并不知来的是要命的对头,仍笑的得意:“我就知道此计大有功效!”已吊高嗓子:“喂!老兄,快把石壁打开,我闷得很!”

柳再银猝闻声音,已惊诧道:“你是绿小千?”

小千叫道:“不是我是谁,妈的,这鬼机关把我整惨了。”

柳再银突然哈哈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大仇家竟然会困在此?简直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小千听不惯他的笑声,斥道;“有什么好笑,石洞本来就是用来关人的,不相信你也进来看看。”

柳再银冷笑不已:“我是笑你不但要被关死,还要被火烧死!哼哼,一次烧不死你,这次可逃不了了。”

小千惊诧道:“你是不是关西晴?”

柳再银征笑道:“我是你祖宗,准备送你上西天的人!”

小千仔细听他声音,已有所觉,惊诧不已:“你是柳婬徒?”“哈哈哈……这可冤家路窄,今天就再叫你尝尝烈火焚身的滋味!”

狂笑声中,柳再银已掠向山崖顶,命令两名手下去收拾柴火,准备烧人。

小千整个脸已拉下来,苦笑不已:“怎么会是这天杀的?”

剑痴急惊道:“你不是说能引人来救我们?”

小千痛苦干笑:“凡事都有意外嘛!”凛起心神:“别光说风凉话,那家伙放火可是上了瘾的,咱们快把石壁震开,否则就惨了!”

当下两人又运起功力,猛推石壁。此次已拼了老命,震得更是猛烈。

柳再银也不慢,只半刻钟,就已弄了一大堆柴火。

和小千上次烧怪老人一样。堆在洞口,点燃柴火就烧。

霎时浓烟四起,火苗滔烈,全碗里边窜。

柳再银哈哈狂笑,几近疯狂的吼着:“绿小千,大火已烧起来啦;我看你这次如何消受?”

说完又哈哈大笑,已躲向洞口外凹岩块的外角,以免被火舌倒卷而受伤。

火起风生,呼冽冽全往洞中贯去。

内洞里虽有石壁阻挡于前,但此洞设计机关时,即留有通风之缝隙,否则困于此之人,必将无空气而死亡。

此时这些缝隙已渗入火热浓烟,呛得小千、剑痴干咳不已。”

连小貂儿都感到不妙,可惜它眼睛被蒙,反应有点迟钝,也因此帮不上忙,只好蹲回角落,吱吱直叫,希望小千赶快突围。

小千、剑痴哪还敢怠慢,双掌猛落不停,但震声中仍不见效果,急得两人恨不得多生十双手,一掌把整座山给震垮。

柳再银见火势已猛烈罩满洞口,那股报复得逞心理,使他整个人已陷入疯狂大笑之中。

火势越大,小千愈急了:“柳婬徒你这天杀的——还不快放我出去——”

柳再银更是得意,笑得脸飞目跳。

额头红通通,不知是火势烧烤,还是因激动而血液加速循环,已轻轻现上次被小千所划刀疤“我爱你”三个浅红牛眼大字迹。

“绿小千你死的心甘情愿些,这笔帐来生再算吧!”

愈笑愈狂,不过他仍担心小千那身古怪能耐.已掏出平常用来对付貌美女子的*葯,一大瓶的全丢向火堆,心想先迷倒他,以后什么事都没了。

小千劈得全身是汗,但觉石壁已被烧得发烫,从灰白变成褐棕,还冒着热气,触手生疼。

两人为了保命,可顾不得石壁发热,掌劲仍劈。

猝然间,小貂儿急叫,已闻出味道有异。小千听它叫声,更是心急:“不好.有*葯。”

话未说完,他和剑痴已感到昏昏沉沉。

小千更焦急:“拼啦……”

啊的大叫,毕生精力就此发展最高峰,只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章 洞困小千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