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1章 千儿被捉

作者:李凉

小千儿呢?

他早已被抓回多情楼。

夜灯如火,摇晃闪闪,投于静湖波澜,宛若万点寒星,分外优美。

这本是一个很美好宁静的夜晚,有了小千就变了样。

只见他双手被绑在腿粗木干上,拖向大厅。

柳再银可对他恩情不浅,到了地头才用上这一招。他存心要小千先舒服一下,再施以严酷报复。

小千儿心知已落入他手中,绝无被放生之理,心情反而平静得很,谈笑风生道:“柳婬徒,多谢你救我来这里,否则我晕倒在崖边,要是一不小心被山风吹落山崖,哪还有命在,你的大恩大德,让我毕生难报答。”

柳再银冷笑不已:“待会儿你多叫几声,就算是报答我了。”

“叫是没有问题,只要你喜欢听,我多叫你几声狗杂种也没关系嘛!”小千汕谑直笑着。

柳再银脸色顿变,厉道:“你敢骂我?”

小千装傻,茫然道:“奇怪了,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清楚,都已经骂了,你还敢不敢说?”

“你……”柳再银激怒的举拳就想打。

小千可面不改色:“难道还要再骂一遍狗杂种,你才认为我真敢?”

“你找死!”

柳再银怒不可遏,出拳就打向小千脸庞。

“呸!找屎(死)在地上!”

小千狡黠的呸声中,连带口水呸向柳再银拳头。柳再银哪想到小千会出此招?一个不留神,拳头已被呸个正着。他大骇的收手。

小千已邪笑道:“来不及啦!呸字出口,万无一失。”

柳再银一阵龌龈上心头,想擦也脏,不想擦更脏;就在犹豫之际,小千猛挥木头撞向他背部,砰地一响,打得他往前栽。小千借此机会往外逃,奔的可是又快又急。

柳再银大意被袭,撞跌数步,差点栽向窗外落水。当下怒不可遏,喝吼:“找死!”欺身举掌就往小千扑去。

然而小千心知奔向门口,有一排九曲桥,柳再银仍可追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跳窗落水,赶忙又往回撞向柳再银,奔的更急了。

柳再银身在空中,突又遭小千回撞,力道无法捏个准确,刹势又来不及。平白的让他从脚上窜过,怒得七窍生,却又奈何不了人家。等他弹向墙壁再反射直追之际,小千儿已撞向了窗口。

他得意笑道:“拜拜!咱们龙王殿见!”

趾高气扬的就往窗外跳去,还哈哈了两声。眼看就要跳入水中,岂知窗外还有两根支持二楼栏杆红柱子,他正好从中间穿过,哪知木头过长无法通过。

咔的一声,已挂在红柱上面,整个身子已悬空。

他作梦也没想到结局会那么惨。苦笑不已:“真他妈的,这下可要阎罗殿见了。”

银再柳追赶而来,乍见此情景,不禁也憋笑起来,实难想像世上有这种人?但笑声方起,他马上改为谑笑,以免让小千反嘲喜怒无常。

他骂道:“任你有天大的狡猾,也难逃我的手掌心。”

小千无可奈何的自嘲一笑:“你认为脱逃一定要逃得掉吗?”

“那当然,逃不掉,何必逃?”

小千嗤嗤淡笑:“你认为逃脱的乐趣不重要吗?”

除了他在逃命时,还有时间去注重乐趣。

他的问话,弄得柳再银差点又笑出来,冷斥道:“逃不掉就得死,谁跟你谈乐趣?”

“那是你的看法!”小千悠然自得:“逃得掉,逃不掉没关系,但我一向是注重乐趣的,就像现在……”

他甩晃着悬空双腿,真像那么回事的快乐。

事实上他现在无计可施,也只有苫中作乐。如此一来,何尝不是注重“快乐”?

柳再银冷笑不已:“待会儿就有你更乐的了。”

伸手就想扯他衣襟,把他给提上来。

岂知小千又突然大叫:“起床啦……”

声如劈雷,震得整座楼阁抖动,更把柳再银给吓着,深怕有变,赶忙又把手给缩回去。

小千喊此声,目的乃在于,单身落入他手中,倒不如引来大堆人,自己也好趁机寻找脱身机会。

果然他这一叫,后院已传出劈里叭啦的杂乱声,想必不久将有人会赶来。

然而柳再银被吓着,怒火又起:“你凭什么鬼叫?”

小千呵呵笑道,“凭的是一张嘴啊!难道你是从下面噗噗叫的吗?”

说完他已大笑。

柳再银气得两眼发胀,想塞住他嘴巴,都因他面向外,挂的又远,手臂不够长,硬是奈何不了他。

小千更捉谑道:“老兄,叫几声来听听看,你凭的是什么?该不会是凭番薯,没得吃,连屁都放不出来吧!”

柳再银怒火攻心,一巴掌已打向小千脑袋,叭的一响,打得他昏昏沉沉,现出四道指印。

小千沉痛中,仍不忘嘲汕:“果然连声音都没了!”

“你找死!”

柳再银怒气更甚,已欺身向前,上半身已探出窗口,准备左右开攻掴他巴掌。

岂知小千等的就是这一刻,猝然倒勾双脚,金蛟剪的扣住柳再银脑袋,喝笑道:“我屎(死)水中很多啦!”

赶忙倒拖,登时将柳再银给拖甩落水。自己再一个倒立,勾住窗槛,反吊的把自己吊起,露了一记浑实的腰力。

柳再银哇哇落水,湖水冷澈心肺,冻得他直打冷战,怒骂吼:“小杂种,我饶不了你!快来人啊!”

他深怕让小千逃了,顾不得再骂,反身已游向楼阁。

小千勾身上窗,谑笑道:“你上来,我再下去,这次斜着身准行!”

当下复往水中跳去,岂知身形方掠出不及三尺,突然已被揪了回来,唉呀一声,摔落红地毡。倒是四平八稳。

抬头一看,风情万种,媚态天生的多情夫人已含情而得意的瞧着他。夫人仍是披罩薄纱袍,酥胸隐现,体态撩人。

乍见小千,她惊讶道:“是你!”

小千心头直叫苦,干笑道:“嗨!你好,好久不见了。”

他叫的甚亲密,似乎上次掳人剃头一事,全然不干他似的。

夫人轻轻暧昧笑着:“是啊1好久不见,可想死人了。”

伸出沾白如玉脚趾,已往小千身上搔去,凉风吹拂柔纱袍,已掀向腰身,玉腿更是迷人。

小千急忙啊的尖叫,已闪拖向后方,像凸背虫一样,一勾勾地退去,急叫道:“你别乱来啊!”

夫人笑态更媚:“为什么不能乱来?难道怕我吃了你不成?”

“不怕那才怪事?”

夫人含笑欺向小千,一股甜香涌来,本是任多男人痴醉的,对小千却有莫大的压迫。她想带起小千,却故意立足不稳,唉呀的往小千身上压,那油滑的身躯带着勾魂的韵律轻颤,酥胸更是耸出薄纱,浑圆结实,不知要勾死多少少年魂,这些全要向着小千。

小千猝然挣扎:“别过来,你有病!”

多情夫人笑的更婬荡:“有啊!我有相思病。”

小千急忙道:“不是相思病,你跟李怜花乱搞过,会得爱死病。”

“爱死病?”多情夫人含情笑道:“作爱也会得病吗?”

“怎么不会?以前是花柳病,现在就是这种病。”

多情夫人一副殉情样:“既然能爱到死,得了这种病又有何关系?”

小千急道:“我可不想跟你爱到死。”

“那爱一次如何?”多情夫人已靠在他身上,极尽挑逗的触摸着。

小千挣扎啊啊尖叫:“不用一次,现在就完了。”

夫人仍不肯放手,己凑身想亲吻小千,逗得他连嘴也不敢张,呜呜直叫。

还好危急之际,柳再银已湿透全身的赶回来,见着母亲如此“逼迫”小千,以为是在惩罚他,急忙叫道:“娘,别把他弄死了。”

他岂能让小千如此便宜就死去?非得一寸寸分尸,才能消去心头之恨。

多情夫人虽放浪婬荡,但在儿子面前总得收敛些,已抿抿嘴角,她似不能亲吻小千而失望,娇柔百媚的站起来,转向柳再银,见他湿淋淋,惊讶道:“你怎会弄成这个样子?”

柳再银每次见着母亲薄纱罩体,那圆耸rǔ胸颤动,身躯柔滑如水,妙处隐现,一颗心总是砰然不已。只有移开目光,落向小千,怒意再又升起:“都是这小杂种,孩儿非活活把他给剁烂!”

小千为方才被逼之事嘘口大气,感激瞧向柳再银:“多谢你又救我一次,你真是我的大恩人,被你分尸,我也甘心。”

柳再银怒斥:“你等着瞧好了!”

小千呵呵笑道:“我现在就在等啊!”

多情夫人已瞧向他,媚笑一声:“是你把他弄到水里的?”

小千笑道:“这么冷的天气,难道是他会自己跳的不成?”

“你为什么要推他下水?”

小千晃动一下被绑缠的肩头,捉狭笑道:“你看我这样子能推人吗?我是把他给踢下去的!”

多情夫人嫣然一笑,实也想不出儿子怎会如此不济。问道:“他会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让你踢?”

小千谑笑道:“比这个还严重,他是把头伸出来让我踢的。”

多情夫人真的搞不懂了,儿子怎会笨到把头伸去给人踢?若要想通此事,恐怕非得三礼拜不可。

柳再银的确是把头伸了过去,虽然不是被踢,但效果是一样的。想解释都难以说清,厉吼,“你找死!”已欺向他,狠猛的踢小千两脚。

小千赶忙倾身让过臀部让他踹来,虽然疼痛,嘴巴仍不饶人:“你心灵不大正常喔!尽是偏好这个部位?”

这话含有把柳再银的头和他臀部相比,因为他踢的是头,不是臀部。

柳再银更怒:“你以为我不敢?”举脚就想踢向小千脑袋。

小千没动,因为他算准多情夫人一会出手阻止,也落个大方嘲笑着。

果然夫人已拦向他,急道:“再银不可!”

柳再银被拦,怒气无法发泄,恨得双目充血:“娘,他杀了爹,您要替爹报仇!”

多情夫人含笑道,“一脚踢死,未免太便宜他了,你不是要一寸寸分了他?”

柳再银这才又想到是不该如此便宜小千,一只脚也收了回来,见母亲并非护着他,心情也为之冷谑得意起来:“孩儿现在就剁了他。”

多情夫人轻轻一笑:“娘那笔帐也该一起算,这么急干嘛?至少也得带到你爹灵前再说。”

柳再银道:“我正想用他来祭爹的。”

小千闻及柳银刀已死,颇为意外,问道:“你爹翘了?”

柳再银厉道:“被你打死,你还想狡赖?”

小千呵呵笑道:“我不是狡赖,我觉得几个巴掌就打死他,不怎么过瘾,有点可惜。”

当时柳银刀病危,小千打了他几个巴掌,气就结了,难怪小千打得不过瘾。

“不过瘾,我就让你过瘾。”

柳再银厉吼着,欺身而下,一掌掌的就掴向小千耳光,叭叭脆响着。

夫人看他打了几响,才阻止他:“再银,先把他关起来,明天再祭了他。”

柳再银打了几掌,小千脸颊已红,怒意才宣泄不少,冷残道:“你明天就会知道我柳再银是什么角色了!”

小千啐出口角血迹,不屑道“还不是瘪三一个!”

柳再银想再发作,多情夫人却遏止他:“够了,明天再说。”

柳再银不敢违抗母亲,硬是将怒火给压下,狠狠的瞪着小千:“明天我就让你瞧瞧谁是瘪三!”

小千汕笑不已,以笑声来回答他。

多情夫人己将小千提起,轻笑道:“今晚你好好想个清楚,否则明天就惨了。”

小千扭闪着她,惊急道:“不要破坏我的纯洁,纯洁是我的第二生命!”说着也笑起来:“你要找午夜牛郎,就找你儿子好了!”

如若小千很“纯洁”,那天下再也找不出一个不纯洁的人了吧?一副鬼灵精怪,哪能“纯”得起来?

柳再银听得砰然心跳,脸已泛热,一掌又刮向小千:“我撕拦你嘴巴!”

多情夫人婬邪媚笑:“你怎能讲这种话?这岂不是乱伦了?”

小千汕笑道:“对你们来说,也差不了多少啦!呵呵,有其母,必有其子!”

“你还说!”柳再银打的更急。

小千突然大喝:“住手!”已把柳再银震住。他转向多情夫人,含笑道:“我考虑就是。”

他可不愿意被打着玩,能躲一劫算一劫,对付多情夫人要比柳再银更有利,他得先讨好夫人再说。

果然夫人已笑的更媚:“我说嘛!你会想通的,来,让我带你去洗个澡。”

说着就要带小千离去。

柳再银急了:“娘,他是爹的仇人,你怎能跟他……”

多情夫人含笑道:“放心,娘自有分寸,你先去换衣服吧!”

他含笑的已带小千步向后院。

小千转身讪笑不已:“拜拜,等明天,你就要叫我爸爸了!”故作叹息道:“唉,我想会有你这不孝儿啊!”

说完哈哈大笑,已闪入通道。

柳再银气得直发抖,原来对母亲放浪形骸就十分难以忍受,但他却一直忍着,毕竟他娘也是人,只要不听、不见,也就充耳不闻,可是现在他娘却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1章 千儿被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