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2章 魔功大成

作者:李凉

原来他在向小千诉诸倾慕爱意时,小千却避之不理,他仍不死心的百般献殷勤,想挽回小千,岂知楼弯、楼影兄妹却突然出,他认为是小千告的密,纵使不喜欢他,也不该用如此卑劣手段。

及至于后来,他伤在楼弯兄妹刀下,性命垂危,要求小千搭救,小千却置之不理,见死不救,逼得他伤心慾绝而跳崖自杀。

结果坠滚芦茸之中,得以保命,也觉醒了男人跟女人一样绝情绝义。

在全身伤重,又在楼弯楼影追杀之下,他只好再次回到多情楼,躲在多情夫人的庇护下了。

夫人贪得无厌,对他的回来,怀着战胜和鄙夷神情也接纳他。

一场夫妻之争方告结束。

他坐在夫人床头,夫人却要他吻他的嘴,认真的吻,他一脸冷漠木讷,嘴chún却微抖着。

“吻啊!柃花,你以前不是喜欢吻我吗?”夫人暧昧浪笑着。

她伸起双脚挟向李怜花,笑得更婬荡。李怜花未做声,像

狗一样的吻着她脚趾。几年前他就如此厌恶,现在却又要重演,他吻得浑身抖颤。

夫人见他抖颤着,更是放浪而婬荡,已伸脚搔向他的嘴脸:“你还像小孩子?我们都已经是常年夫妻了,你还如此紧张?”说完又咯咯浪笑。

干脆她已抱向李怜花,已呻吟起来:“吻啊!吻遍我全身!”

浪笑声中,她催迫着李伶花一寸寸吻向她脚趾,足踝,柔丰弹性的小腿肚,慢慢舔向膝关,丰浑大腿、臀部……

多情夫人开始呻吟,爱慾消魂般的蚀骨声音充斥着天地间,让它裹着浑身肌肤,毛孔,心灵,骨髓,思潮……

那呻吟更浪,更邪,更婬……还带着喘息声……

李怜花似也把持不住,狂拥着他,急喘着,这令人血脉贲张的一刻。

那声音传得好远,传向门外。

门外柳再银不知何时已立在那里,他换掉湿衣就赶来此,不知是要阻止,还是赶来看个究竟,毕竟他已立在此,也听见了那呻吟。

他也血脉贲张,从没有如此冲动过,然而里边的,却又是他母亲。

那勾魂的呻吟声:“不要……怜花……不要,呃……”

柳再银全身抖颤,猛然捏紧拳头,他听不了这声音,也无法忍受野男人在跟他母亲苟合,一脚已把门给踹开。

砰地一响,门扇敞开,一副春宫香艳图毕现无疑。

夫人仍在呻吟,她连眼皮都懒得张开,李伶花却紧张的揪起衣衫闪向床边。

瞧着他娘姿态撩人,柳再银*火冲心,他却得压制着。他冷道:“娘,你怎能可以跟其他男人乱来!”

多情夫人婬猥着:“他也是娘的丈夫,你怎可说这种话?你闯进来就太不应该了,还不快出去!”

柳再银嗔怒瞪着李怜花:“谁说的,娘只有一个丈夫,就是我爹!”

多情夫人*火正高涨,似乎不愿回答这问题:“娘有几个丈夫,你怎么知道?快退出去,去找她们消魂去!”转向李怜花,一脸饥渴:“怜花,快来啊……”她呻吟的又抱向李怜花。

柳再银更火了,喝向李怜花:“你敢,还不给我滚……”

欺身追向他,举掌就想揍人。

李怜花方才被震惊,*火全失,此时也正好逃开此处,一个闪身已飞身房外。

柳再银刚好取代李怜花位置,夫人也正好抱向他,那浑圆胸脯抵向他,使他身躯抖颤,*火更升。

多情夫人却微楞了一下,并未避开他,怨声道:“你怎能赶他走?”

“我为什么不能赶他走?他是野男人,凭什么跟你同床?你为什么那么贱?什么人也想要?”

多情夫人婬邪勾瞄他,喘口香气直送他脸颊,浪笑道:“你呢?娘能要你吗?”

柳再银似乎捺不住*火,伸手掴她——巴掌,厉吼骂道:“贱,你不是我娘!”

他扑向夫人,将她按在床上,猛捏她胸脯,咬着她肩头。

多情夫人呻吟而无力的挣扎:“再银,不可以,不行……”

“有什么不行?野男人都行,我为什么不行?”

柳再银双目喷张充血,身躯抖颤不已,从没有触过如此扣人心弦的女人,他捏她颈肩胸脯、腰身、臀腿妙处……终于他把持不住,撕毁衣衫,光躶躶的和夫人缠绵着。

多情夫人不断呻吟,浓糊的叫儿子不能如此,却深深沉婬在性慾之中。

“再银,不可以……啊……”

多情夫人突然尖叫,身躯*挛着,猛抓紧柳再银,猝然间,她身躯变得血红,好像所有血淤都冲向四肢百骸。

柳再银在此时也尖叫了,不是挣扎而是惨嚎,下体好似被毒蛇噬咬,元阳尽泄,他却无力阻止,不停挣扎着。

夫人紧紧抱住他,不让他走脱,血红的肌肤又转为明红,像朝阳升起那彩霞,似要透明了。

僵持十余分钟,柳再银终于不支倒了,——脸灰白,不断的轻颤着,像是中了羊癫疯。

夫人肌肤渐渐恢复原状,两眼却射出,骇人红光,很显然功力突然已大进。

不但如此,她似乎又年轻多了,头发也刹那间从肩头长至腰身。

这莫非是奇迹?

多情夫人已激动不已:“我练成了,终于练成绝世神功!再也没人是我对手了,哈哈哈……”狂笑不已。

“我终于想通原因在哪里?白费了我二十年,我千万人作过爱,原来是要……那个才行,哈哈哈……”

她笑得更狂,更得意,更开心。

听她所言,不难猜出,她如此婬荡,正和秋蓉所说,是在练一种功夫,而这种功夫非得和男人交媾,吸取对方元阳来熬练功夫的进展,后来却因不正常的gāo cháo才突破困境而神功大成。

“柳再银并非多情夫人亲生子。”

笑了一阵,她才注意柳再银已昏迷,马上将他摆正,只见下体小如婴儿,或许从此不能人道了。

夫人并不留恋那些,只一扬手,隔空三寸已打出一道红光,直照柳再银胸脯,替他保留元气。

这功夫似乎和武帝的“大挪月神吸力神功”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边运功恍然自得笑道:“我该想到练习神功最高境界了,若用以元阳来还归我体,这不就合了真经上所说。调元归阳,神体立成?以前一直以为要吸收足够男性的元阳才能凑功,没想到却是指精神与心理上的突破,而达到最高境界,真是白花了不少时间……”

瞧着柳再银,她有点感激,笑骂道:“你这小杂种,也敢乱来跟你娘胡扯?比你娘还大胆?不过若非如此,娘怎能练成神功?还真该谢你呢?”

对于刚才之事,她似乎觉得很平淡,一点也无自责愧疚,也许她并非为了练功才这么婬荡,而是天生的吧?

运功一阵,柳再银脸色较趋温和,夫人这才收手,起身穿了丝袍,免得和儿子见面,又动了邪念。

没多久,柳再银也醒来,张眼瞧向他娘,猝然想起方才之事,不禁窘困非常,赶忙抓向床边衣衫,遮掩着,性慾已消,再也没有那股冲动。困窘道:“娘,孩儿一时把持不住……”

多情夫人淡然一笑:“做都做了,以后小心些就可以了。”

柳再银见他娘并未责怪,还轻笑着,似乎有某种的认同,又见他娘浑身散发出蚀魂气息,一时也胆大了,伸手抱向他娘,亲昵道:“我不要,我要永远跟娘在一起。”

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元阳已空,再也不能人道,否则非得恨死他娘不可。

多情夫人并没拒绝他,娇嗔骂道:“你呀!也不怕人家说闲话?下次要来,可要避着人家,省得娘又罪加一等。”

柳再银撒娇道:“我才不管他们,你看起来就和我妻子差不多,怎会是我娘呢?”

多情夫人也搂紧他,笑骂道:“贫嘴,你哪来的妻子?”

“你啊!”

柳再银抱着她又滚向床上,极尽轻薄的调情,想梅开二度,却无能为力了。

调情一阵,柳再银仍是无法如愿以偿,也泄了气,嗔叫道:“都是你,方才把我弄得好痛,全身都乏力了。”

柳再银突有所觉:“娘您刚才为何如此?”

多情夫人想了一下,仍说了:“方才是娘的神功大成的一刻,你高兴吗?”

柳再银登时又得意又撒娇:“高兴,当然高兴,这都是我的功劳。”

多情夫人含笑道:“是啊!若没有你,娘不知还要练多久呢?”

柳再银撒娇道:“神功有多高强,您可要教我喔!”

“练成此功,将可天下第一。”

柳再银啊的一声,惊诧道:“这是什么功夫?真可天下第一?”

多情夫人含笑道:“什么功夫,娘暂时不告诉你,因为你知道,若露了口风,将破坏娘的大计划,至于此功夫的厉害,你不必感到怀疑。”

轻轻一掌挥出,无风似有风,丈余远的烛灯罩着玻璃都被扇熄,露了一手隔物取劲。突又一弹指,烛火又燃了,露这手“聚气凝火”更是骇人。

“聚气凝火”乃是将本身功力凝热,足可引火,然后再极速打出,借着空气磨擦,像流星坠殒般产生火花,再凝指某个目标以引然它,实是神奇无比。

这功夫只在传说中达摩点天灯出现过,没想到夫人也练至此境界,谁还敢说她不是天下第一?

柳再银见此情景,更是高兴:“娘,你一定要教我,学会了这功夫,就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

多情夫人含笑道:“前些日子,我不就传你基本的?只要你认真去练,终有一天会达到像娘这般境界。”

柳再银笑的更狂妄:“到时柳堤银刀就可以再扬名天下了!”

他陶醉在幻想中的美景中,却不知这代价是他一身元阳所换来的。

猝然间,内院已传来打斗声。金铁交鸣,似乎十分激烈。

多情夫人惊诧道:“不好,一定又是那小鬼出了毛病。”

顾不得柳再银,她已飞身穿窗而出,宛似一缕飘飞柳絮,任意飞游天空,无所不至。无所不达。

“娘,别让他给逃了!”

柳再银可恨小千入骨,岂能让他溜逃,胡乱的捉起衣裤套身,也追向后院。

原来小千在运气冲穴之下,正有进展时,李怜花已撞了进来。

他一指已先将秋蓉给点倒。

小千儿立时有所觉,猝见是他,已惊惶躲向后头:“是你别过来!”他摆出架势准备迎敌。

李伶花惊急道:“小声些,我是来救你的。”

他本该怨恨小千抛他而去,但方才在夫人房中,他又做了自己最认为龌龊恶心之事,让他心灵更加刀割,复又被柳再银赶出来,他也发现多情夫人乱伦之事,因而更加痛恨多情夫人。

他不禁又将寄托转往小千身上、只要小千能接纳他,其它的都已不重要了。

他甚至想,能死在小千手中,死也甘心。

小千怔愕道:“你要救我?”

李怜花颔首道:“夫人正在忙,我带你走!”

说着就想拉小千左手。

小千如被蛇咬着,唉呀的又往后缩,急叫道:“不必了,我还是留在这里,安全多了。”

李怜花闻言,心头一阵刺痛,泪水也快滚出来:“小千儿你就不能尝试接纳我吗?”

小千感到愧疚,干笑道:“不是我不接纳你,而是你太新潮了,男人跟男人在谈恋爱就已很严重。

你还要嫁给我,本是‘同性恋’,现在又更进一步,变成‘同性嫁’了。照这样子下去,咱们后代就没了,呵呵,所以为了后代着想,我只有拒绝你。”

李怜花怅然道:“我并非想嫁给你,只想跟你在一起……”

小千讪笑着:“那岂不变了‘同性同居’了?你很新潮喔,随时有东西发明。”

李怜花长叹道:“你把我当成女的不成么?”

小千感叹道:“纵使如此,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

小千已捉狭笑起来:“因为我把你当成女的,我也会把我当成女的,这样岂不变成女的同性恋?结果还是一样嘛!”

李伶花十分无奈的苦笑:“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你当成女的?”

小千叹道:“没办法,我如果看到女人的脸像你这样,我永远不会相信我是男的。”

说完他已嗤嗤笑起来。

李怜花被他逗得甚是无奈又伤感,长叹一声。道:“你再不走,要是夫人来了,谁也走不了。”

小千笑态一敛,问道:“你不恨我吗?上次我见死不救。”

李怜花叹声道:“恨,但见着你又狠不下心,毕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小千苦笑道:“这个友谊对我来说很不幸,你就干脆恨死我,不行吗?”

“我……我没办法……”

小千无奈苦笑道:“见死不救都无法让你恨我,你是不是小说看太多了,为什么那么痴情!”嗤嗤笑了几声:“可借你当的是‘女’主角,注定要悲剧收场,我现在告诉你……”正色道:“我根本不可能接受你,如若楼弯兄妹追杀你,我可能也不会救你。你现在想好,如果还要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魔功大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