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3章 怜花多情

作者:李凉

小千暗自黠笑:“我偏不信逃不掉?”

他已转向众人,双手往外扇:“让开让开,别挡住我发展功力。”

众人以为小千想行出足够的距离,再往前冲刺,以达到招式威力,在夫人默许下,已退自两旁。

小千大摇大摆地走着,顿觉距离已够,赶忙拔腿就跑,黠笑道:“此时不逃,尚待何时?”

他凌空掠向秋蓉,一手抱起她,就往飞檐掠去,开溜了。

多情夫人媚态等着小千来攻,没想到他却调头就跑,怔愕之下,也升怒意:“小和尚你敢耍老娘!”

身躯未见动过,已飘浮空中,好似飞雪随风轻送,射了过去。

李怜花可不愿小千有所受损,马上也追前。

小千本以为可以顺利脱逃,但人算不如天算。

才掠过飞檐之际,柳再银已从暗处冲出,银刀闪闪就要割人,冷笑不已:“小杂种,你休想逃走。”

小千手中有秋蓉,行动本就较为不便而迟滞,又怕她受了伤,眼看柳再银杀性过重,出招狠毒,只得先抛开秋蓉,再回身以“霹雳雷霆”劈打他。

心念已定,马上抛开秋蓉,吓得她脸色泛白,眼眸也闭上了。

小千冷冷笑道:“咱们的账有得算了。”

招式推出,掌影幢幢,化作一排巨墙,倾压而下。

柳再银也许元阳已空,想发展刀势威力,已觉头晕目眩,力不从心。

交掌之际,拍啦连响,眼睛一花,银刀已落入小千手中,再往自己身上划来,急得他尖叫,哪还有心恋战,赶忙躲闪。

小千可饶不了他,刀掌尽逼,但为了还要接回空中的秋蓉,不得再欺身罩打,只好劈出劲流直扫柳再银陶腹,银刀也砸了出去。

柳再银气势己弱,勉强应敌,然而小千掌劲过强,又有要命利刀噬来,有形者总比无形的威胁大。

他拼命地避开银刀,却被掌风打中肩胸,哇地吐血倒喷,身形下坠,又挡上银刀截中左大腿,虽不深,却也够他受的。

小千一招得逞,冷笑道:

“凭你也想接得住‘霹雳雷霆’!”

笑声中,凌空扭身,又往秋蓉抓去。

岂料多情夫人的身形不可思议地飘来,两袖宛若仙舞彩带轻柔无比的将秋蓉卷入腰际,嗔斥道:“你敢伤我儿!”

一掌挥出,看似平淡无奇,却暗藏无比威力。

小千吃过亏,又见掌风扑来,不敢相迎,曛嘿黠笑,转身落地,以避开掌劲。

“你打,我就逃。”

千斤坠使出,急坠地面。

本以为轻而易举可以避开。

岂知夫人功力快得实在匪夷所思,相差近丈七八之遥。

就在小千方往地上下坠,身躯将动几寸之际,那掌风有若迸裂火葯般突然炸开,砰地打向小千的胸口,使他啊呀一声尖叫。

四平八稳的跌摔在地面。

又是一声叭响,摔得小千臀部疼痛,头冒金星,嘴角也挂上了血丝,已受了内伤。

还好是他耐打功夫到了家,否则要是换个别人,非得五脏移位,重伤不起。

他甩甩头道:“我的妈呀,这还是人的功夫吗?”

多情夫人已飘近他,冷冷笑道:“这只是开始,还有更厉害的。”

话末说完,一掌劈出,又是不见流风,但闻淡淡咻咻声,这声音又急又短又快、好似火炮撞裂石片纷飞那种咻咻声,足让人起鸡皮疙瘩。

小千可还在迷糊中甩头,哪知掌劲会如此快速又逼近。

眼看就要再挨掌,斜侧又掠出一心为小千拚命的李怜花,他吼着:“小千儿快躲。”

不等小千有何反应,歉身一扑,把他推向斜侧。却因而空门大露,又刚好取代小千位置,夫人那掌就落在他背上。

砰然一声,他怒喷鲜血,溅满白石地上,人也往前栽滚跟斗,撞向花丛,久久不能爬起,显然受伤极重。

小千惊惶急叫李怜花,想欺身瞧他伤势,毕竟他是为救自己而受伤,岂能置他于不顾呢?

然而迷茫中,行动并未能迅捷,方欺向前不及三尺,受伤的柳再银已冲撞而至,手握银刀又准又狠的刺向小千左肋。

小千啊呀地急忙躲闪,但却避之不及,肋腰被划出三寸长伤口,痛得他冷颤直打不停。

柳再银一刀得逞,冷笑不已:“小杂种,我现在就剁了你。”

猛又扑身,银刀就截小千肩背。

小千椋惶中直后退,未能反击,只想避开再说。

然而小千那声尖叫,又驱动倒卧花丛的李怜花起,猝见小千被追杀,不知哪来的神力,突然扑向柳再银,一手揪住他受伤左腿,急吼道:“快走……”

柳再银被拖及,也无不宰杀小千气得咆哮怒吼,怒火全落在李怜花身上,利刃猛切其手臂。

他厉吼了一声:“你敢不放手?”

银刀一切,李怜花左手已现出七寸长伤口,痛得他尖叫不已。

小千心神一凛,实是不忍,想欺身救他,狂叫着“李怜花!”

“快走……别管我……”

李怜花厉吼着。

柳再银狠厉咆哮,银刀又挥,硬将李怜花左臂给切下。

李怜花痛叫震天,仍是吼出:“小千儿快走……”

看样子他是准备豁了这条性命,不顾已臂,更猛烈的欺向,柳再银将他抱得紧紧。

小千难忍悲伤,己落下泪来,虽然他不正常,但对自己的感情却是真诚的。

柳再银怒不可遏,银刀猛往他的背部落去,一刀一血痕,一刀一窟窿,好不骇人。

李怜花只惦记着小千生死,厉吼:“再不走。你我都要死在这里。”

小千忙说道:“不会,我认输就是。”

他不忍看下,只想向多情夫人求情,放李怜花一条生路便是。

岂知李怜花已甩开了柳再银,撞向了小千儿:“快走快走……”

硬是把他撞向丈余远的墙头。

柳再银怒火更炽,大吼一声:“你在找死。”

银刀又截向李怜花背心,这一刀准是直抵心窝。

站立不动的多情夫人猝见小千滚脱甚远,冷冷地笑道:“你甭想走脱。”

身形平飞而起,又往小千扑去。

李怜花见状,神力又生,霎时电射而起,一只右手紧紧地抓住她左踝,把她紧紧地拖住了。

也因而他的掠起而避开柳再银背心致命的一刀。

多情夫人始终挟着秋蓉,以免他被小千劫走,是以不能腾出另一只手来扫劈李伶花,而被他拖住了。

这时她怒意更生,反掌已打向李怜花的胸口,想一掌将他给震死,冷冷地喝道:“你还不放手?”

一掌劈了过去。

但李怜花仍不放手。

再打两掌、三掌

李怜花鲜血狂吐,已昏死过去了,但那只手始终抓着不放。

“李怜花……”

小千见状,悲从中来,泪涌如泉,已知他可能活活的被打死,无法再救他,才含着悲怅掠逃而去。

柳再银岂能让小千逃了,怒喝出口,已提刀就追,只可惜是一拐一拐的,像缺了一条腿。

多情夫人已喝住了他:“不必追了,你根本追不上的。”

柳再银这才末甘心的驻足,想跺一脚都没资格,差一点摔跌,不禁更恨:“娘你就让他如此逃了?”

多情夫人轻轻地笑道:“不放他走行吗,你已受伤娘又给他缠住了。”

柳再银瞪向李怜花全身是血的躯体,怒道:“我砍了他右手,您现在追去还来得及。”

多情夫人一笑,道:“那你就太小看小千他了,今夜他会栽的那么惨,是因为没料到娘的武功会那么高出他意料之外,再加上他有意带走秋蓉,难免受制。他接我一掌之后,就知大事不妙而想开溜了,现在就算是追对了方向,恐怕也很难找到他。”

“可是他受了伤!”

多情夫人道:“他哪次不受伤?而且受伤只会提高他的警觉性。”

柳再银恨得牙痒痒的,道:“难道真的就让他这样走了不成?他可是我费尽心思才逮回来的。”

多情夫人含笑道:“不要多说了,娘自有主张。”

柳再银也不敢抗命,憋得满肚子怨气却无处发泻,银刀叭叭地直砍着身旁那棵桂树。

多情夫人这时已放下了秋蓉,柳再银突见她,已恨声暴戾道:“一定是这小贱人放他走的,娘!我们可以用她来逼迫小杂种。”

秋蓉着实为小千捏了一挹冷汗,但她身在夫人肋中,自不可显出逃脱的意图,只好闷声不响。

现在闻及柳再银言语,已惊惶道:“师父!不要……”

多情夫人似乎对秋蓉甚是疼爱,含笑说道:“别急!别急!师父怎舍得你?别把他的话当真了。”

柳再银急道:“娘!分明是她……”

“不必多说了!”

多情夫人道:“她是娘的徒儿,娘岂能让她冒险?何况绿小千对她本就不满,以她来作要胁,何来功效可言?”

秋蓉闻言,方自安了心,夫人并没有发现她的意图。

柳再银一脸的委屈和不高兴,却也不敢再发作,银刀又叭叭地砍在那棵桂树,以泻怒火。

多情夫人安慰他道:“你也别愤恨难消,秋蓉对你练功大有帮助,你该试着接纳她才是。”

柳再银厉声吼道:“贱!千人骑、万人厌的婬贱妓女!”

多情夫人冷喝道:“给我住口!你在骂谁?”

如若秋蓉真是如此,那多情夫人更不必说了。

柳再银登时闭了口,也想及自己触犯了夫人的禁忌,一时也不敢再骂下去,一把银刀几乎把桂树给砍光了。

多情夫人见他不再斥言,怒火也渐渐消逝,含笑道:“银儿,娘可舍不得你,别再惹娘生气好么!”

说话间,身躯又摆騒态,露出爱慾表情,足可让天下的男人痴醉和冲动。

柳再银见着此举,已经砰然心跳,恨不得将抱入怀中搂得紧紧的,哪还会有怒意存在呢!

多情夫人满意他的反应,已呵呵婬笑起来:“别急,先把你的伤治好了再说。伤得重不重?”

柳再银婬邪一笑:“不重,只要几天就能痊愈。”

他往左腿瞧了瞧,开始治伤,见及伤口,不禁又骂了小千几句。

多情夫人也含笑转向秋蓉:“来!帮师父把他给移开。”

本来只她一个人就能够移开李怜花,她却装出柔弱娇态,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仙子般。

秋蓉走过去帮忙,触及他身躯,双手也抖了起来,一身是血的尸体,总令人毛骨悚然的。

突然她发现在抖的不只是她自己,李怜花似也在抽动。咦了一声,已探向他鼻息,惊诧道:“他还活着,还有热气。”

多情夫人甚感意外,李怜花中了自己一掌,伤得如此的重,怎可能还活着?

她马上伸手把他的脉,仍有微息,惊诧道:“奇怪!怎会活着?难道他不想死?还是服有灵葯?”

她所说“不想死”,乃在于人的求生慾望十分的强烈,也会出现此种状况,也就是生命潜力的发挥,这力量往往使不少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而多情夫人却对他是否有服过什么灵葯,或练过其它的功夫而感到好奇,于是伸手去救他。

柳再银看他被自己砍去一臂,又挨了数刀,心头已有报复得逞的快感,也没有再坚持要杀他。

但他还是冷冷地道:“留这个废人,真是弱了多情楼的名声。”

多情夫人含笑道:“他怎能代表多情楼?再说等娘问完话他就不重要了,到时候随便你要怎么处置。”

柳再银这才不说话,重重地哼了一声,他已想好了,要将李怜花当一条狗来戏耍。

随后秋蓉替李怜花包扎止血。

从她知道李怜花和小千是一路也还拼死一救小千,她就对他崇敬有加,能治好他,岂不也是对他一种报答恩情。

在她动手中,多情夫人巳发现她似乎已无功力,忙问道:“你的功夫怎么了?”

说着已伸手抓向她手腕脉门,测探着。

秋蓉怔仲不安,道:“被绿小千制住了。”

多情夫人测脉一阵,惊诧道:“是武帝的‘截穴阴阳流脉’手法,这小鬼何时学会了这点穴手法?”

当下带着惊切神情,替她解穴。

然而从其表情,不难看出夫人对武帝的点穴手法也甚忌讳,并无完全的把握可以解开穴。

过了半晌。

多情夫人失望而嗔叫不已:“这小子简直是乱搞,哪有人一次封掉两百多穴?简直是要废了人家嘛!”

除了小千,谁会搞上这玩意儿?

点了这么多的穴,他曾说过:“若不懂方法,足足可以解上半年。”

看来他的封穴手法,可说是万无一失的了。

不知多情夫人对这“半年”有何感想?

她又好气又好笑,直骂着小千乱搞。

秋蓉反而显得心安,至少暂时不必耽心穴道被解,而又沦为婬荡之人。

多情夫人虽一时无法解开,仍安慰着她,道:“别耽心,师父会另外想办法,这难不倒师父的。”

秋蓉附和着道声:“是”,心头却叫着解不了最好。

随后夫人也暂时放弃解穴工作,转治李怜花,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3章 怜花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