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4章 月神教主西雨爹

作者:李凉

过了片刻后

小千已醒了过来,伤势已趋平稳,只要不用力过猛,已无大碍了,他要剑痴收功,然后起身耍了两招。

他呵呵地笑着道:“我真怀疑我自己将来老了,怎么办?”

剑痴不解地道:“你老了,又有何烦恼呢?”

小千作样叹声,道:“照这样下去,我永远也没办法死,你想想,一个老人死不掉,那多痛苦?”

明明是杞人忧天,他却当作真有那么回事,实惹得剑痴轻笑不已。

剑痴笑道:“那时候你就拿剑抹脖子,保证一抹就解决问题了。”

小千仍烦恼:“可是……我还是死不掉……”

剑痴诧然道:“怎么会呢,脖子一抹,气就断了,说不定还掉了头,怎会死不掉?”

“我知道!”

小千戚声道:“可是到那时,我老得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剑痴呵呵地笑出声来,突又敛惊起来:“看来你的烦恼,真是烦恼啊!”

这本不必烦恼之事,小千了把它当成真,愁眉苦脸的在想着,还好,他终于给想出了一个结果来。

“其实这事情本该不是我的烦恼才对,这该是你的烦恼。”

剑痴怔诧:“怎么又跑到我身上来了?”

小千黠笑道:“因为你比我老,烦恼也先落到你身上,我只要看看你的反应就行了,呵呵……”

他笑得更是捉狭了。

他想出的结果是

无法解决的烦恼,就丢给人家去解决,这也算是解决烦恼的一种,而且还是最有效的一种。

剑痴好端端的被塞了个烦恼,使他哭笑不得,一时也无法回答小千,楞在那苦笑着望着他。

小千黠笑道:“你好好想,想好了再告诉我。我等你的答案。”

这答案可得让剑痴想上半天,小千他可落得轻松愉快了。

此时大板牙见时机差不多,才唉呀呀地悠悠的醒了过来。

小千捉谑笑意已失,关切地道:“大板牙,你如何了?”

“头疼啊!”

“我帮你揉揉!”

小千急忙伸出手就揉。

这举止又引起三人窃笑不已。

大板牙的心中快笑断了肠,外表仍是忧心茫然一片:“小千儿,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

“不必说了,我相信你还有病,都是我不好,别把这件事搁在心上,你快,快将心情放松。”

小千又安慰又歉意又装笑的面对大板牙,揉得可是来劲得很。

大板牙一副感激样:“小千儿,你真好……”

小千笑道:“不对你好,要对谁好?”

大板牙感激一笑,曾几何时,小千对他如此温柔过?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他得好好的享受一番。

“我背好酸……”

“我帮你揉。”

“我的脚好像发了麻……”

“放松心情,我帮你揉揉。”

“我的肩头刚才碰伤了……”

“我帮你揉。”

小千此时真的像在侍候皇帝般,无微不至,只想弥补刚才对他的莽撞,以及让他心情轻松,早日复原。

天机生和剑痴可憋红着脸,又不敢笑出来,表情十分怪异。大板牙得寸进尺,浑身都要他给按摩,可舒服得很:“我的喉咙刚才喊得太厉害,有点疼,脖子也酸……”

“我帮你揉……”

大板牙已把脖子拉得高高的,头已往后仰,陶醉得可以。

小千小心翼翼的又替他按摩。

“嗯……再用力些……呃……”

大板牙一开口,突然似有东西吞入咽喉。

他登时大叫:“哎呀!安眠葯吞进去了!”

原来他把天机生塞在口中的安眠葯,在陶醉之时,不在意之中给吞入腹中。

他急忙转向天机生:“快帮我弄出来!”

然而比这事还严重的还在后头。

小千已觉得诧异:“安眠葯?你没有服下它?”

大板牙登时发现自己说溜了嘴,一脸惊俱,极力否认:“是……那是另一片……”

这岂能瞒过小千?

他已大喝一声:“原来你是在装病了!”

“我没有……”

小千不再听他解释,双手刚好在他脖子上,现在不是按摩,而是勒山猪般猛掐。

“我没有……放手……我有病……救命……”

大板牙被掐得眼睛翻白,舌头长吐,就快咽了气。

天机生哪能让小千真的把人勒死,赶忙欺身想拉开他:“小千儿,他真的有病……”

“有什么病?你也一样敢耍我……”

小千一手把他拖于地面,右脚再跨,挟在他腰际,和大板牙平摆地面,双手劈哩啪啦可揍得凶狠。

“妈的!这种事也敢开玩笑?这就是你们所付的代价。”

任两人挣扎,小千仍落手不停,可惜大板牙就是不发病。

代价马上出来了,头上肿瘤如释迦佛头,一脸青紫,宛似发包。

还是剑痴说了话:“小千儿,若非大板牙真的发病,我们也不会那么慢才赶来。”

小千闻言,突然住了手:“他真的有病?”

剑痴认真的点头:“真的。”

大板牙苦丧着脸:“被你整的那么惨,有病没病都一样了!”

话中含意乃指装了病还是被打,已没有必要再装病,也不必再以有病来欺瞒了。

小千有些儿信了,嗔骂道:“那你还敢搞这把戏来欺瞒我?”

大板牙苦笑道:“早知道结局是如此,我也不必耍这招了。”

小千显的得意:“凭你也想瞒我?还早呢!还有你!”

他敲了天机生一记响头,说道:“弄什么安眠葯?还说了大堆的废话,你实在是不想混了。”

天机生苦丧着脸:“这还不是为了大板牙,我也是牺牲者。”

小千揍了两人一顿,心情较为缓和,已有了笑意:“你牺牲了什么?”

天机生往头上肿瘤指去:“牺牲这些。”

小千见及凸出如卵的肿瘤,笑得更谑:“这哪是牺牲?这是‘获得’!”

天机生苦笑道:“得了太多,已经吃不消,你就放我一马吧!”

小千摸摸他脑袋大瘤,呵呵地笑道:“还真结实!好吧,看在此瘤的份上,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下次要敢再乱耍,小心我把你的瘤给挖了。”

他这才放开了两人。

大板牙心情一松懈,葯性也就发作,已显得昏昏沉沉的,苦笑不已:“小千儿,我现在真的发作了,请你不要误会才好。”

小千讪笑道:“误会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多几个瘤而已。”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又像刚才替我按摩,呵呵……”

大板牙到此时还有心情开玩笑?果真和小千是对搭档。

“去你的!你还敢挑我的糗事。”

小千欺身向前,又勒向大板牙脖子,勒得他哎哎大叫。

但想到方才的百般照顾大板牙的动作及表情,竟是被人耍着玩的,自己也觉得想笑而笑了起来。

这一笑,又和大板牙连上了心,两人倒在地上已笑个不停,童年那段美好时光就此又笼罩了两人,出点糗,又算得了什么!

天机生和剑痴也感受这股浓不可化的刎颈交情,就和他们和武帝,不也如此?两人也笑的真诚和感伤。

笑了不久,大板牙竟然睡着了。

小千打他两个巴掌,没反应,已笑骂道:“命可真好,想睡就睡。”

转向天机生:“想个办法把他弄醒吧!难道刚才按摩的还不够?要我再背他?”

天机生可有先见之明,背人的一定不会是小千,而是自己,马上说道:“没问题,安眠葯和蒙汗葯差不多,难不倒老夫。”

当下马上找出葯丸让大板牙服下,再催化它,盏茶功夫不到,大板牙已经清醒过来了呢!

大板牙抱怨着,不能舒舒服服的睡一顿。

小千却说,他睡醒后就要到南海普陀山去拜佛了——他准备把大板牙丢入水中,让他流走。

大板牙闻言,也不敢再卖乖了。

剑痴仍挂记着武帝的安危,好不容易才等到小千心平气和,遂道:“武帝被掳走已多日了,咱们得赶快想办法找到他。”

小千也想及此次的任务,只好先把多情夫人搁在一边,狠狠地骂道:“便宜她了!”

他想了想,说道:“我知道苏州飞星堂和月神教主有关,不过现在去,恐怕也是人去楼空,因为我们找到武帝被囚山洞的消息必定已传闻,他们也得躲起来,免得遭了殃。”

剑痴叹道:“要是当初直接赶去就行了。”

小千道:“都已过去的想也没用,还是另找办法吧!”

转向天机生又道:“你跟他那么久,该知道他另有巢穴吧!”

天机生苦笑道:“他老姦巨猾,连平常见面都未约定时间,而且也限制我不准出神秘谷,我没办法知道他哪里还有老巢。”

小千无奈道:“这就麻烦了!”

剑痴道:“不如咱们先赶去飞星堂,说不定会有所发现。”

小千点点头,说道:“好吧!不去,你们还真的没办法安心,若再没搞头,只有瞎摸的了。”

当下四人已返往苏州方向掠去。

奔行二十余里,已抵长江,雇了船,直放苏州。

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已达目的地。

然而,诚和小千所说,飞星堂早已红门紧闭,人去楼空了。

四人掠墙而入,搜寻一阵,仍无结果,感到十分的失望。

小千大大方方的坐在大厅那张虎皮太师椅上,笑了笑道:“没了线索,只好瞎摸了,现在该从何处开始?”

大板牙立时如小兵见将军般,施了一礼,道:“禀报门主,我们现在就可占据此地,为本门的总坛,不必从别处开始。”

小千呵呵笑道:“你倒是脑筋闪得快啊!马上就为本门立了大功?”

大板牙威风八面,耸耸肩头道:“哪里,是门主教导有方。”

小千道:“好吧!就暂且把此地当成本门老巢,本门主派你守在这里,一切事情自己解决。”

大板牙道:“还有什么事情?”

小千戏谑道:“多啦!光是扫地一样,从前院扫到后院,就得扫上半个月,其他挑水、劈材,那更不必说了。”

大板牙登时得意不起来,苦着脸道:“这些不是佣人做的?”

小千道:“没错啊!问题是本门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人,副门主是兼佣人的。”

大板牙苦笑道:“我看还是再找个地方吧!这里住过恶徒,对本门名誉有损害。”

小千讪笑道:“没关系,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定有办法重振本门声誉,三天就能独立把前后院扫得一干二净,成为天下第一大扫帚,为本门增光。”

大板牙瘪笑道:“这种事能增光吗?”

小千讪笑道:“不必怀疑,我支持你,而且扫帚是越扫越光的。”

大板牙苫笑道:“算了啦!叫我扫地,真是埋没人材,我放弃争取此地为本门总坛就是。”

小千这才瞪眼道:“尽说些废话,也不想想后果,要是月神教摸了回来,我看你多会扫?”

大板牙窘笑着,不敢再开口。

剑痴仍耽心武帝安危,叹声道:“此地已无法找到了,小千儿你可有办法?”

“这个嘛……”

小千笑了笑,说道:“我们找他不容易,他们找我们就容易多了。”

剑痴道:“话是不错,可是武帝仍在他们手中……”

小千无奈道:“这就是你的弱点,否则咱们何必那么辛苦?”

剑痴苦笑着。

小千无奈地笑了笑,又道:“也罢!我只有拿出最后的法宝了。”

“什么法宝?”

三人异口同声惊诧追问。

小千得意笑着:“看你们如此紧张兮兮的,当然是如何找月神教主的法宝了?不过这方法只能用一次,所以我们得特别小心。”

三人凝神摒气,早已够小心的在等待答案。

小千神秘地道:“方法说了就不灵了,咱们到了地头在说。”

天机生道:“到哪里?”

“回山洞。”

“回山洞?”

三人又诧楞了。

天机生道:“回武帝被困的山洞?”

小千点头道:“没错!”

三人实是想不透小千在弄何玄虚?武帝分明被掳走了,为何还要回山洞?

小千神秘笑道:“走吧!到时你们自然会明白了。”

他不再多说,三人也没得知,一脸纳闷的又跟着小千返回洛阳。

小千最后法宝又是什么?

令人费猜疑。

不到三天,四人又抵洛阳。

他们很快找到山洞。

一片粉红石壁都快被烧成灰墙了,手一扣就能粉去。柳再银那把火烧得可真狠。

众人重游旧地,各有心境,但只有小千开心得起来,因为三人来此,并未能解开心中之迷,闷得很。

大板牙抱怨道:“小千儿,闷了三天,现在该可以说了吧!”

小千笑道:“好啊!你想知道什么?”

“你还说,你带我们来这洞中干嘛?”

小千淡然笑道:“反正你们也没事干,在这里休息不是很好吗?”

“什么?”

大板牙诧异道:“你带我们回来,就是要我们休息?”

小千笑道:“来都来了,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 月神教主西雨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