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5章 神佛乍现

作者:李凉

关西雨身躯微颤着,没想到父亲和哥哥竟会如此阴险,甚至连她都给瞒了。

小千道:“后来我带回酒肉,也就喝了起来,然后又借着时间还早,就窝在火堆旁休息,你哥哥就趁机在火堆下了*葯,不但想把我给迷倒,他为了事后有藉口,连自己也一起迷倒,睡得可真舒服啊!”

关西晴脸色又变,他突然想起小千当时就曾讲过这句话,自己却仍感到得意?被人耍了还不自知。

也难怪小千在教主被光束击中时,他能及时醒来了原来是早有防备。

小千笑道:“当然啦,我是不可能被迷倒的,后来你爹受伤,被我扯出真面目,剑痴又赶来,他不往别处逃,却往返七星湖逃,这分明不合理,原来他是想以儿子当人质,也好走个顺利。你哥哥当然是支持到底了,跟你爹走了大半天,才又大珠小汗、惊惊慌慌的赶回来,结果是平安无事。”

关西雨实不敢相信:“哥哥你为什么那么卑鄙?”

关西晴冷冷地道:“你胡说什么?我是替爹办事,岂能让你乱说哥哥的不是。”

关西雨强硬道:“不管是谁,计算人家就是不对。”

教主冷喝道:“住嘴!绿小千还不是在计算你爹,你怎么不说他不对?”

关西雨斥道:“那是因为你们一开始都在耍他……他是在折穿你的阴谋!”

“你胡说!”

教主怒斥,一巴掌打向西雨,打得她粉脸见指痕。

关西雨未再说话,两眼更是充满不服,接近了仇视的意味。

小千好似也不忍让她挨打,算算时间,天机生他们也该赶来,该可动手了。

轻轻地一笑,又道:“我说大教主啊!打一个女人算不了什么英雄好汉吧!我让你打,你觉得怎么样?”

他斜伸着嘴巴,往教主送去,笑的甚为捉谑。

他本以为教主不至于伸手打他,岂知这次他失算了。教主怒火更炽,顾不得身份,一掌就劈向小千。

“啪”地一声脆响,打得小千怔楞着,“你竟敢打我?”

手抚着脸儿,还真是疼。

教主一掌得手,冷憋的想笑出声来:“打你又如何?老夫想多打几掌呢!”

小千抚着脸,瘪笑不已,自嘲着道:“好端端的送给人挨挨打!这是什么世界?”

笑着,左脸又推给教主:“拜托你再打一掌如何?”

“你以为老夫不敢?”

教主冷喝,快捷无比又掴出一掌,“叭!”地一声,小千竟然没有躲开,硬是再挨了他一掌。

这是什么世界?竟然有人自愿让敌人连劈两掌?还让人打得津津有味?

这个人竟然是聪明绝顶,翻江倒海的绿小千!

这举止登时把教主慑呆了,他以为小千会躲,结果他却没躲?呆楞楞立在那里,两眼惊诧直瞪小千。

不但教主怔住,所有在场诸人,一样怔诧不已,有的甚至已笑出声音。

小千难道真的那么笨,以挨揍为乐?

那倒未必,他是另有目的,他就是要制造无法想像震惊,好让他突袭。

只见他叫声,“打得好!”趁众人呆若木鸡之际,一个箭步已冲向教主,双手扬起左右开攻。

刹时,只听啪啪数响,已刮回数个耳光,呵呵笑道,“打得好,利息马上就赚回来了,呵呵!”

教主哪知小千的诡计,硬是被打个正着,两颊十数道红指印清清楚楚的,还痛的辣,哪敢再发怔呆?赶忙欺掌反攻,直切小千门面。

小千早有计划,在刮完利息之际,顿时倒掠筋斗,轻巧如燕,反罩数名惊诧着的黑衣人,双掌劈下,“霹雳雷霆”,掌风如狂涛骇浪卷撞两名黑衣人。

只一触近,啪啪两响、黑农人惨叫,登时倒地不起。

小千可未放松,马上抓走两人长剑,一挥一耍,又攻向其他黑衣人,谑笑道:“这就是看人挨巴掌的代价。”

双剑猛挥,又有数名受了伤,仓惶退逃。

教主见状,心知不妙,马上喝道:“退开!再攻击!”

只要能退开,就可得到喘息,然后再反击,就不会显得如此慌张。

为了让手下能得到喘息的机会,教主已欺身罩向小千,虽是一手受伤,但一只手的威力已足以让他发挥。

武帝的功夫早已冠烁武林,他能冒充,自然也学得不差了,出手之际,又将小千给逼住了。

黑衣人滚退数尺,一个回向,心神已定,出剑攻招已转犀利。

小千老是觉得长剑太轻,耍不出威风,劈挑之下,甚不顺手,再加上教主介入,马上已落下风,处处被制着走,困境毕现。

“奶奶的!扮的是假武帝,攻夫却不假!”

小千苦笑着,喝叫道:“快来哦!打起来了。”

他认为剑痴他们该到达此地,可能在外面等候消息,才出声音,希望能引他们进来。

教主登时觉得不妙,“快拿下他,省得夜长梦多。”

出招更是凌厉。

关西雨大为紧张,马上欺前:“爹!你不能一错再错!”

她想拦向她爹,以助小千脱困。

岂知关西晴己拦向了她,冷冷地道:“西雨!你不助爹一臂之力也罢,岂能再助别人呢?”

关西雨斥道:“我是在帮爹赎罪,快让开!”

“不能让!绿小千一日不除,后患无穷。”

关西雨见他不肯让,己发掌攻了出去,两人登时缠在一处。

此时通道已传出大板牙的声音,宛若将军征讨般威风,“杀啦!该杀的就杀,不必客气!”

话声未落,大板牙、天机生、剑痴和小貂儿已冲杀过来,后面还追了三数名黑农人,但那些人已起不了作用了。

教主见有追兵赶来,心头大骇:“绿小千!你敢引人来此?”

小千笑道:“笑话,你以为你是我老子?要我处处让着你,听你的!”

教主斥道:“你到底引了多少人?”

小千笑道:“多啦!多得可以将这座山塞满,那时你就不会寂寞了。”

此时大板牙已赶到,捧着剑,威风八面道:“小千儿,哪一个要先杀?马上见效,看看本猎手的厉害!”

小千连看都没看,随便一指:“那家伙好了。”

大板牙朝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面墙,不禁憋笑:“你叫我去撞墙?”

小千瞧了一眼,倒也想笑:“唉呀!撞就撞,你又不是没撞过?我挨了两个巴掌,马上放倒两人,你还客气什么?”

被教主打得险象环生,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实也胆大无比。

大板牙苦笑道:“撞就撞吧!”

他当真撞往墙头,身形一靠,叭然一声,撞得可是用力,然而他早有防范,撞的无关紧要,却藉此反弹,电射一名黑衣人,以前训练的剑术已派上用场,一剑笔准的就截中那人喉咙,登时毙命。

他得意笑着:“宝剑未老嘛!”

教主见状大骇:“西晴!快拦住他。”

西晴顾不得再和妹妹缠,马上捡拾地面落剑反攻大板牙。

别看他一脸书生文弱样,此时施展剑术却也威凌锐利,造诣之深,实让人出乎意料之外,一对上了手,大板牙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赶来的剑痴和天机生早就被赵真和狄向引以及数名黑衣教徒拦下。

剑痴自无话可说,但天机生可就不管用了,只有摇头呐喊的份,若非小貂儿跟他共同对敌,那还容得他耀武扬威?

他有意逼近教主,冷喝道:“老贼,你把武帝藏在哪里?”

教主厉笑道:“你竟敢出卖我,老夫会废了武帝,让你白费数年功夫!”

天机生冷笑道:“恐怕你没有机会了。”

“就凭你们几人?”

教主想纵声大笑。

然而小千可让他笑不出来:“凭我就够了。”

他已找出教主弱点就在于那只右手,他必须不时避着它,只要猛往那里攻,保证奏效。

果然一悬双剑,左右劈扫,逼住了教主左手,一剑已砍其右手。

剑势又快又狠,好似流光暴闪,就在一点丁细小得再不能细小的空隙上,利剑突穿防线而走,就往右手落去。

教主大骇,顾不得再拦阻,只有掠退,然而情势又急又快避得了斩手,避不了裂肉,硬是被划出七寸长伤口。

从小臂刺向关肘,白纱掀落不少,红肉立现,痛得他把手臂直抽搐。

小千一剑得手,更形得意:“老贼你好好享受,上次来个火烤,现在来个生切!”

剑势再逼,霸气更凌人、招招扣招,威猛无比。

教主硬咬牙关,忍住痛楚,厉吼道:“小子你找死!”

左手一扬,黑暗中红雾乍现,随着掌势飞动,宛似移动彩虹,忽明忽弱,忽远忽近,绵延如江河滔浪,一波波滚滚来。

月神吸力神功也让他发挥淋漓尽致。

小千学的也是此功,只是火候差多,但他天生似有神力,反宫骨、无双刃更使他运臂灵活,也抖耍起来。

“你有光,我也有光,”

挥招之际,也能见及淡红光影,未能弱退一步的罩撞冲前。

一强一弱红光在空中交会,叭咧咧的暴出星花,红光更炽,映得周围通红,如放烟火般。

猝已唉呀呀一声,小千倒撞而退,双手已空,叭然摔往地面,跌得臀部生疼,双手猛抓,啧啧叫痛。

教主也好不到那儿去,以内劲震断长剑,却被断落的剑身刮刺三道伤口,左手已染血迹,功力为之大打折扣。

小千儿苦叫几声,可不甘被击退,然而自己本就伤于多情夫人掌下,此时用力过猛,胸口又开始作痛。

他为了避免伤势复发,只好来个胡乱打,双手抓向地面石砖、碎石,已狠命地往教主打去。

他还谑笑道:“我是专打落水狗的!”

教主双手已伤,人又刚落地,石块己如雨淋般射来,逼得他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再次挥掌劈打碎石,显得十分的狼狈。

一旁的关西雨见状又不忍心,急叫道:“小千儿,你放过我爹好么?”

“不行!”

小千笑道:“该是他放过我,而不是我放他,你别搞错了!”

关西雨已挡在她爹的面前,封了小千石块,更有急急逼近之势。

小千不得不凛起心神:“你来真的?”

关西雨道:“我爹已受了伤……”

“受伤还会杀人,那才厉害!”

小千摆摆手道:“你闪开,他杀了我娘,我不可能放过他!”

关西雨仍想祈求,教主却得到了喘息,已嗔道:“西雨,给我让开,爹来收拾他!”

“不!”

话未说完,教主突然把她推向前头,跌得踉跄,撞向小千。

小千惊诧叫道:“关姑娘……”

伸手想去扶住她。

就在这时候,教主窜身冲过西雨,一掌劈向小千胸口,又快又急,让人难以躲闪。

小千突遭暗袭,又近在身前,想避已是不及,猛一咬牙,运功于掌,准备硬接,还喝出声音,以能慑住教主心灵。朝其后方喊道:“快宰了他!”

声音又急又响,逼得教主疑神疑鬼,马上收了三成功力,准备对付背后的偷袭者。尽是如此,掌势仍锐不可挡,已对上小千双掌。

叭然一响,小千但觉双手像要炸开,灌入热流使他胸口一痛,闷呃一声,已摔滚数丈远。

教主末敢追击,直觉背后有劲风逼来,反掌就拍。

岂知这人正是被他推倒的女儿西雨,正赶着去救小千,哪知父亲如此之狠,推了她又劈掌打她?在全无防备之下,硬被打个正着。

哇地一声,怒血喷得她爹满脸鲜红,宛似杀人魔王,整个人已喷撞丈余远的墙壁,怒血撒得雪白墙壁扬花点点,已奄奄一息。

教主大骇,悲恸不已!自己竟然是伤害女儿的凶手?

他恸叫一声“西雨”,赶忙奔前,扶着女儿直唤不停:“西雨!你快醒来,爹不是有意的!”

西雨悠悠中醒来,眼神焕散,就快断了气,方开口,又涌出大量血迹:“爹……放开小千儿……”

只说出这几个字,又已昏厥。

“西雨!西雨!振作点!”

教主可急得哽咽悲恸,马上截点西雨数处穴道,还塞了颗葯丸让她服下,希望能保她的性命。

然而更让他惊骇的事情可还没结束。

当小千被击滚而退时,正好是滚向和大板牙动手的关西晴。他见着小千受伤在身,而且又跌撞于地,想趁此机会补他一剑。

遂掠身追前,冷笑不已:“绿小千,可怨不得我了!”

一剑剌出,直取小千背心。

大板牙岂能让他伤了小千?身隔丈余,本是无法拦剑救人,但临急时,突有一股为小千拚命之神力产生似的。无法及时趋前,长剑却脱手射出,快如流星坠光,直打关西晴三尺青锋。

刹时,关西晴只觉虎口裂痛,长剑握之不了,业已飞出,虽感惊愕,但他认为机会实在难得,仍自改截指劲,想点向小千死穴。

大板牙可慌了心,大吼:“脸绿绿快躲啊!”

人也扑过去。

小千是有所觉,但不知危急来自何处,反正已滚得昏昏沉沉,也只有再加劲的滚退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5章 神佛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