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6章 祝寿贺礼

作者:李凉

小貂儿依然在吱吱地叫着。

小千这时已见着了关西雨,忙欺身扶向她:“关姑娘,你醒醒呀!”

天机生见她伤势甚重,叹道:“先探她的心脉,看看有无跳动。”

小千儿马上伸手探去,却感觉不出,更急道:“没了!”

天机生白他一眼,道:“你按的是那个地方?”

关西雨侧卧地面,小千但觉部位对了就按去,现在一看,竟是在西雨的胸脯上,登时收了手,干笑道:“她的部位很特殊,一不小心就按错了!”

大板牙忙追问:“你有没有异样的感觉?”

“去你的!”

小千笑骂扫出了一脚。逼得他往后跳退,嗔道:“我在治伤,少拿关姑娘开玩笑。”

大板牙也不好意思再小题大作,干笑的立在一旁。

天机生己蹲下,替西雨把脉,不久道:“气息本该断了,有人封了她数处要穴,以免元气耗尽,再加上服了治伤灵葯,勉强维持到现在。”

小千关心地道:“有没有救?”

天机生有点犹豫:“这……”

小千若有所悟,黠笑道:“是不是怕你的金叶红莲子又少了几颗?”

天机生苦着脸道:“已去了六颗……”

小千道:“怕什么?再采不就有了?”

“谈何容易,三年一颗啊!”

小千道:“葯是要用来治伤,你留着,一百颗也没用,那天我叫小貂儿找些灵葯补给你就是了。”

“当真?”

天机生己瞧向小貂儿。

小貂儿白了他一眼,吱吱叫着,一脸责罪样。

天机生问道:“它在说什么?”

小千道:“它说,难道它信用不够吗?”

天机生忙点头:“够了,够了,一定够,老夫不相信你,要相信谁?我这就替关姑娘治伤。”

如若小貂儿能帮他找葯,那可比红莲子来得珍贵。

他已想好十数种葯物,准备捞回本来,是以对关西雨也慷慨多了,一用就是三颗。

剑痴叹道:“没想到她爹竟会把她打成这个样子!”

小千道:“现在耽心的不是她的伤,而是她醒来以后,如何面对被砍去脑袋的哥哥!”

大板牙道:“关西晴也该死,敢瞒我们这么久?”

小千叹声道:“死都死了,还怪他干嘛!”

大板牙道:“不柽他,总可以知道你如何拆穿他阴谋的吧?”

小千又将如何从朱果想通阴谋,以及到后来的七星湖之事,以及今夜跟踪事情大略说了一遍。听得大板牙拍手叫绝,天机生和剑痴也佩服小千的智慧。

小千说完,又向少了人头的尸体瞧去,叹道:“不如把他埋了,省得关姑娘见着,那可会气逆心头,马上又摆平了。”

当下和大板牙把尸体搬到洞府外,找了地方埋妥,还立了木桩,省得将来无法和脑袋归位。

埋妥,两人返回时,关西雨已醒了过来。

小千急忙问道:“关姑娘,你觉得好些么?”

关西雨凄凉一笑,道:“谢谢你们救了我……”

小千笑道:“不必客气,以前我时常还不是打扰你?”

关西雨叹道:“唉!都已过去了,我哪知那是哥哥的阴谋,让人好生难过。”

小千安慰道:“你不是说已过去了!也不必强迫自己难过,反而是你哥哥已经死了,就把难过放在这件事上吧。”

“我哥哥……”

关西雨悲凄惊诧的瞧向小千。

小千只以深深的点头回答她。

关西雨笑的凄凉:“死了也好,否则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你呢?”

她表露的坚强,颇使小千感到意外。

轻叹几声,关西雨又问:“我爹呢!”

小千道:“走了!如果没有意外,他该还活着。”

关西雨想及自己父亲竟会是这种人,悲怅之下也落下泪,马上又被她擦去。

小千道:“今夜来的还有西巫塔人,你哥哥是死在他们手中,毁掉月神教的几名弟子也大部份出自他们刀下。我看你就跟我们走吧,免得又有人闯进来。”

关西雨长叹道:“我能吗?”

话中是如许的无奈。

小千也知道自己和她爹永无妥协,她夹在中间,自是十分为难,遂道:“不如我送你回知林居,至少那里还有人住,总不会像这儿死了那么的人,阴气森森的。”

关西雨伥然一叹,默默地点头。

小千道:“那我们走吧!”

说着就抱起她,准备离去。

西雨本可感受小千温馨,那是她曾经幻想已久的,如今却更使她悲切喟叹了。

剑痴虽是惦记武帝,趁杌又问:“关姑娘可曾见过你爹囚着一名和他相貌相仿的花甲老人?”

关西雨怅然道:“我不清楚……我爹的一切,我现在才明白……”

剑痴叹声又道:“你可知道你爹另有住处?”

小千截口道:“唉呀!剑老头,你急什么?教主他落荒而逃,哪敢再回到老巢,如果是秘巢,关姑娘哪能知道?问个问题也不想清楚些。”

剑痴感到困窘:“我是耽心武帝现在的处境……”

小千道:“谁不担心?不过要摸对路,光急有什么用?现在先送关姑娘回去,然后咱们好好疔伤,再想对策也不迟,以你现在的伤势,你能再挨几刀?”

剑痴苦笑了,和血刃、魔刀交手,虽然自己对剑术老练,但对那两把宝刀,实也无可奈何,大小刀伤至少挨了十余处,尤其背部两刀更是火辣辣的,想再尽全力施展功夫都有所不便,又怎能随心所慾的救人?

他默许小千的意思了。

随后他们已走过通道,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再赶回知林居时,已是清晨时分,安顿好关西雨,也不便再留此,遂告退离去。

他们进了洛阳城,四人找一处早食的面摊,囫囵吞食一顿,随后又走出城外,选择一处较僻静的溪谷,四人开始休息、疗伤。

小千以内伤居重,遂打坐起来,幸好有红莲子,得以减去不少伤势,经过两个肘辰。终予觉得血脉己顺畅无阻,心知伤势有大大起色,遂宽心不少。

大板牙、剑痴和天机生,受的是刀创,只要弄清伤口敷下金创粉即可,大不了再裹上布条就行了。

他们都等着小千得以进展而讨论事情。

好不容易才见小千有了反应。

天机生马上道:“小千儿,我们是去救人的,一定要弄成这样你才甘心么?”

小千干瘪一笑,这事本可暗中逮个人,追问武带下落即可,他却嘴巴痒,叫个“有人在家吗?”倒把所有的人都给弄出来,灰头土脸那是必然现象。

他干笑道:“我觉得人生老是太无聊了,总该来点gāo cháo,所以……”

天机生哭笑不得:“所以你就拿小命来开玩笑。”

小千道:“也不尽然,我觉得娱乐还是很重要的……”

大板牙频频头:“我赞减小千儿的看法。”

说完呵呵地笑着。

天机生无奈,摇头直笑:“你们这些亡命徙,真不知道是怎么生下来的?奇怪的品种!”

小千呵呵笑道:“像我这品种不多吧?”

天机生道:“多了还得了?天下武林马上变成疯疯癫癫的了。”

小千笑道:“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天机生无奈直笑,“不跟你扯了,永远没完没了,现在武帝还在他们手里,你看怎么办才好?”

剑痴焦急道:“光月神教主很可能因儿子丧命而气愤杀了他。”

小千笑道:“放心,他很生气要杀武帝,一定会找我们去看,因为他要报复的对象是我们,让我们看了以后痛不慾生,如果不来找我去,那就表示,他憋下了这口气,仍想以武帝为人质来威胁我们,咱们有啥好怕的?”

剑痴道:“可是……”

“你还是怕,对不对?”

小千轻笑道:“信心不够,需要多加磨练,我现在就是给你有磨练的机会!”

剑痴苦笑道:“练了十几年还不够吗?”

小千道:“就快了,这是最后阶段,练成了,也不必去救武帝了。”

剑痴诧然道:“为何练成了就不必去救武帝?难道对方会放人?”

小千笑道:“你练成了信心,到那时你就跟我一样。会相信武帝不会死,那还要去救他吗?”

剑痴登时哭笑不得,实拿小千没办法。

小千笑道:“我现在就感觉到武帝在我身边,自由自在,还会说笑唱歌呢!”

只有他这种信心过火的人,才会有此丰富的梦想力,人还在牢里,他已幻想成和他饮酒作乐了。

天机生无奈苦笑:“我们实在无法听到武帝歌声,还请你想个办法吧!让我们也分享你的快乐。”

小千轻轻一笑:“也罢,这种事岂是人人能够享受的!”

心神一凛,较为正经地道:“月神教主己惨败,他有可能躲上一阵,也有可能马上找助手替他报仇。躲起来比较麻烦,不过现在再加上西巫塔的人,正热闹着,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他该会伺机报复才对。”

天杌生道:“那该如何?他已难以对付,再加上西巫塔,咱们情况并不乐观。”

小千道:“还有什么办法,只有拼或逃两种办法而已,赞成拚的请举手……”

剑痴和天机生很快把手举起来。

大板牙瞄向小千,犹豫不决,小千突然也举手,他马上跟进。

小千已呵呵笑道:“很好,全数通过拚命逃,咱们快逃吧!”

说着就想起身逃逸。

剑痴、天机生霎时感到惊诧:“你不是说要拚?怎么会变成拚命逃了?”

小千装迷糊道:“是啊!我也感到奇怪?不过反正有个‘拚’,字也就够了,其他的等到逃了以后咱们还可以再商量。”

大板牙呵呵笑道:“我同意这个看法,总该拚出一个效果才是最佳的选择。”

剑痴和天机生哭笑不得。天机生道:“难道救人会没有效果?”

小千道:“这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逃命一定会有效果,你不觉得我的选择很明智吗?”

剑痴、天机生两人已轻叹不已。

剑痴感伤地道:“小千儿,你机智过人,老夫才倚你重任,可惜你却童心未泯,老是让人哭笑不得,你要走就走吧,救人之事就由我们去办好了。”

小千闻言也僵了笑容,毕竟他见不得别人的感伤难过,虽然自己的选择可能是正确的,但被剑痴如此一说,心灵也不甚好受。

他干瘪道:“不是我不去救人,而是咱们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避开一阵不是很好!”

剑痴凛声道:“为故友而战死,死亦无憾。”

小千白他一眼:“世上就是太多你们这种笨英雄,谁不知道有的朋友很值得你拚命,但总得选个好方法,像这样瞎闯乱撞,你拿什么去跟人家拚命?月神教主或许还能拚,但欢喜神佛那身功夫,还跟他拼个鸟?”

剑痴道:“救人该跟欢喜神佛无关。”

“本是无关,现在关系可大了。”

小千道:“你只知救人,也不想想事情,欢喜神佛忌讳的也只是武帝一人而已。昨夜那场打斗,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我们在救武帝,你想欢喜神佛会放弃这个机会?说不定人一救出来,又被给他们抓走或宰了,那还救个屁。”

小千早就把要对付的最主要敌人列为欢喜神佛,难怪他想避避风头。

剑痴蓦有所觉,自己一味只想救人,以为打败月神教主就可把武帝救出,如今被小千一说,突觉得自己所逞的已近于匹夫之勇,欢喜神佛那身武功,在昨夜对仗之下自己深知万万不是敌手,找他拚命无异以卵击石?

然而想及武帝囚困贼人手中,命在旦夕,他一颗心又彷徨了。

小千无奈道:“好吧!拚就拚吧!我看不拚,你还死得不怎么快活。”

剑痴叹息道:“老夫实不能一日见及武帝受难……”

“说这个没什么用,既然要拚了,就豁出去了,俺绿豆门主也不是好惹的。”

小千行事倒也干脆,豁开来想,照样很带劲的。

大板牙威风八面道:“俺副门主也不落人后,杀得他片甲不留。”

剑痴心神一凛,暂且把悲切抛开,道:“多谢两位援手……”

小千道:“两个怎么够?要拚就拚多人一点,反正水姥姥她们也没事干,找来凑凑人数也好。”

剑痴立时颔首:“为了武帝,姥姥她们将义不容辞。”

小千瘪笑道:“不过那得由你去请,水灵宫差点被我淹……不好意思……”

剑痴道:“你不回去向她们解释误会?”

小千余悸犹存:“如果她们好说话,我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剑痴淡然一笑:“那是因为你身份未明,难免会如此。自宫主让你离开水灵宫时,那些事都迎刃而解了,何况你朋友秋芙还在宫里等你。”

“阿菜?”

小千这才想起好几天未见人影的秋芙,不知变得何模样?无奈道:“好吧!总该去看看她。免得让水姥姥给整惨了。”

剑痴道:“其实姥姥心地仍善良。她不会对秋姑娘如何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祝寿贺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