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7章 小千的贺礼

作者:李凉

大厅前。

姥姥己坐在软柔狐皮大椅,上了妆,倒也难得能看出雍容神情,比起方才的村妇模样可差的甚多。

水灵坐于左侧,看似和姥姥平坐,但剑痴坐于右侧,姥姥就显得尊贵多了。

水仙、水月、水柔,也妆扮得花枝招展,手捧礼物,准备献寿。

她们都张眼门外,等待“伟大”的小千。

终于——

秋芙奔进门,蹲身为礼:“姥姥,小千儿他们来了。”

姥姥含叫一笑,未及得开口,小千和大板牙己奔至。

“姥姥久等了,小千儿对不住,因为画图……”

小千在说话,眼睛却瞧着秋芙。

他自幼长在小乡村,哪见过如此蹲身之礼节?现在瞧秋芙如此施礼,心头已怪瘪起来:“怎么寿礼是如此拜法?”

他把“蹲身”之礼,当成寿礼,心下瘪笑,却又莫可奈何,虽然觉得娘娘腔,他还是照着做,双手把握,置于右腰,蹲了下去。

大板牙见他如此做,也跟着如此做。

两人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女性化的蹲拜为礼,连声音都变柔了:“姥姥久等了……”

这举止霎时引起她们楞眼怔住,而后笑了起来,对小千此举实在无可奈何又爱意有加。

秋芙见他也学了样,自己都红了脸,急道:“小千儿,你不能蹲。”

小千不解道:“我们不是要来拜寿吗?怎么不能蹲?”

秋芙急道:“这是女子礼节,你是男人,不能如此,快起来!”

顾不得,她已起身趋前,把小千和大板牙拉了起来。

小千、大板牙似知道出了糗,对望一眼,瘪笑不已。

“你怎么不早说?”

秋芙道:“我哪知你不清楚……”

“你又如何知道?我们都是从月江村来的?”

水仙笑道:“是我教她的……呵呵……这几天都要拜见我娘和姥姥,她就学会啦!呵呵……”

想及小千蹲身为礼,她就难忍笑意。

大板牙瞪眼道:“都是你,害我也跟着出糗。”

小千瘪笑道:“我哪知施个礼,还有这么多诡计?反正糗都出了,不笑白不笑,让大家高兴一下有什么不好?”

大板牙也笑起来:“跟着你,迟早会变女人。”

小千干笑道:“有时候当女人反而比男人有用,就像现在,如果我们是女人,就不会出糗了。”

自嘲笑声中,小千也勉强指却窘境,朝姥姥再拜礼:“只要姥姥高兴,我们也开心,那是误差,请别放在心上。”

笑意仍足的姥姥,此时也压抑下来,免得失了庄严,含笑道:“以后小心些,免得又失礼了。”

三人这才再拜礼后,走近水仙。

水仙瞧向小千,露出欣喜笑容:“小千儿没关系,以后我教你的,到时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尴尬了。”

小千处之泰然道:“我没有尴尬呵!我不是跟你们一样很开心。”

水仙一时也答不上来。小千是笑得甚为开心,窘困样早已不见了。

大板牙奚落笑着:“这有个新名称,叫脸皮厚了。”

说完这话,又引起众人的轻笑。

小千笑骂一声:“去你的!”己敲了大板牙一个响头,笑骂道:“我脸皮厚,你是不要脸。”

两人又拉扯起来。

秋芙窘困急道:“小千儿,今天是姥姥寿辰……”

她拉向小千衣角,倒也把他给拉醒,下再任意为所慾为,和大板牙憋着笑意,退至一旁。

姥姥含笑道:“没关系,都是小孩嘛!”

难得她今天如此慈祥,连说话都充满关怀。

众人稍静默下来。烛光闪闪生辉,一片祥和。

只见水灵道:“我们就此为姥姥祝寿吧!”

水仙最是高兴而激动:“好呵!我先来。”

抱礼物就往姥姥行去。跪于地面,叩拜着:“恭祝姥姥福如东海,寿此南山,奉上礼物一份,请姥姥收下。”

姥姥笑眯了眼:“乖,水仙啊!姥姥老一岁。你就大一岁,以后可不能太顽皮喔!”

“是!姥姥!水仙最乖了!”

“好!好!快起来,让姥姥瞧瞧!”

水仙马上再拜礼,随后撒娇地往姥姥靠去。姥姥则爱护有加的抚她的秀发,频频赞许她乖巧听话。

小千见还要下跪,最可怕的还是要让姥姥摸头,暗自苦笑不已:“真是没事找事干!来这里三叩九拜?还要让人家当孙子般摸头。”

他正烦恼着,瞄向了大板牙,两人表情差不多。皆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苦瘪笑着。

还好接下来的水月,水柔拜礼,并没有跪地叩拜,而是蹲身为礼,倒让两人松口大气。才知道除了水仙,其他人并无须下跪拜礼,如此拜起就轻松自在多了!

轮到两人,全以拱手为礼,小千还特地躬身及膝,引得姥姥笑不合口,直夸小千乖巧多了。

拜礼完毕,该是拆礼物了。

水仙娇笑道:“我先拆,姥姥您猜我送您什么?”

姥姥含笑道:“水仙不说出来,姥姥怎么知道!”

“我送姥姥的是您最喜欢的凤凰啊!是水仙花好久好久功夫刻出来的哟!”

绢布拆开,红色玉盒闪亮生辉,掀开盖子,一支白色木凤凰呈现眼帘,振翅慾飞,栩栩如生。

姥姥不禁地动容,心灵中对凤凰之寄情似乎己占据了她大半生命,如今又见着此物,少女憧憬美梦一一再次浮现。

她抚着凤凰,清滑中带着冰凉,让人好生舒畅,手指不觉地已抽动。

水仙有点紧张:“姥姥,您不喜欢?”

姥姥闻言,这才从回忆中惊醒,登时含笑道:“姥姥怎会不喜欢,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才忘了向你道谢,水仙最了解姥姥的心意了,姥姥好喜欢它……”

水仙笑颜顿展:“只要姥姥喜欢。水仙就高兴,您戴着它就能活到一百岁,一千岁,一万岁,永远都不会老的。”

姥姥笑得更是慈祥:“水仙愈来愈会说话了,姥姥想不疼都不行。”

水仙撒娇赖着姥姥身边:“人家是真心的嘛!水仙要姥姥永远在水仙身边,姥姥一定会长生不老的。”

“好!好!姥姥听你的话,永远都在你身边。”

姥姥笑得更开心了。

岂知小千竟笑得比她还“开心”。呵呵笑声传出,已把众人眼光给引了过来。

水仙含笑道:“小千儿你也高兴姥姥留在我身边吗?看你笑成那个样子!”

众目睽睽,小千也窃了笑声,但笑意仍十分捉狭,嘲惹道:“不是的,我是觉得你很会拍马屁喔!”

这话可把众人听得十分困窘,尤其是水仙,一个姑娘家被人说成了“拍马屁”,够她羞窘得想找地洞钴。

“小千儿,你怎能说我很会拍……”

水仙嫩脸更红,再也开不了口。

小千笑道:“不管你会不会拍,只要有人听了会高兴就好,反正马屁人人爱吃嘛!”

这话可又拐弯抹角的说到了姥姥身上,逼得她老脸有些挂不住。就快要拉下脸来了。

秋芙可又紧张了:“小千儿,今天是姥姥寿辰,你怎么乱说话?”

小千这才注意到姥姥的脸容已变,也未敢再调侃瞎扯,马上给姥姥拍个马屁,笑道:“当然啦,像姥姥这样的人,岂能随便就让人拍?水仙讲的是‘希望’,我们大家也都希望姥姥长生不老,永远能跟大家在一起,对不对?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姥姥可别生气喔!”

经过这番解释,姥姥听得就顺耳多了,也不便再拉下脸。轻轻一笑,道:“你就是喜欢乱说话,可把水仙给说窘了,下次可不得如此,知道吗?”

小千笑道:“知道了。”

水仙这时才去了窘意,含笑道:“小千儿,我下次会很小心,免得你会错意。”

小千黠笑着:“对!应该小心些,我没关系,要是姥姥听得不顺耳而会错意,那就不好了。”

他话中,表面上是指水仙说话要当心,别让姥姥误会了,暗地里却指水仙拍马屁要小心的不露痕迹,如此功夫就更到家了。

除了大板牙,谁也没想透他话申的含意,透着喜寿气息,众人也就一笑了之。

接下来水月献寿,礼物是一对玉镯子,水柔则以精致的绣花鞋为礼,水灵送给姥姥一件丝绸类似冰蚕甲,能夏凉冬暖的衣甲,剑痴与姥姥属平辈而又来得匆匆,也未及时准备礼物,只好以祝词为礼。秋芙仍以刺绣为礼。

她们都献出了礼物,也说了些吉祥祝寿的话,剩下小千和大板牙,见及众人礼物都不错,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迟迟也献不出来。

水仙已含笑道:“小千儿,听秋姐姐说,你们要送画给姥姥,能不能让我瞧瞧呢?”

秋芙更期待着他这幅“会动”的画。

大板牙瞄向小千,窘困道:“糗大了……”

小千虽也困窘,但只一下就定了神,笑道:“反正来都来了,没礼物怎么成了咱们是礼轻意重,献啦!你先来,我的画很少人看得懂。”

大板牙无奈,厚着脸皮把画推开,干笑道:“在下送上太阳名画一幅,还请姥姥笑纳。”

众人见着画纸上只画了两座并排的山,再甩上六颗“太阳”,从右侧甩向左侧,不禁怔愕而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水仙笑道:“这是忏么画?好像鸭子踩在上面似的,山都黑黑的?呵呵呵……”

大板牙笑得更僵,这幅画竟会被人以“鸭脚踩的”来形容?

他尴尬道:“这是剑山,不是你所说的鸭脚山,临时匆匆,难免省略了许多,请多多包涵。”

姥姥笑态更掬:“那太阳呢?怎会有六颗?”

大板牙僵笑道:“小千儿说盘古开天有九颗太阳……我只画了六颗……”

水仙追问:“剩下的呢?”

大板牙瞧向小千,希望他能找个理由来解释。

小千灵机一动,马上有了答案:“剩下三颗还在洗澡,呵呵!它得好好洗刷一番。”

“洗澡?”

众人感到讶异而想笑。

水仙不解而憋笑着:“太阳怎会想洗澡呢?”

小千笑了笑,道:“因为升起来那六颗没洗澡,一身黑漆漆的,其它三颗见着了,觉得很没面子,所以非得洗干净再出来,各位只好慢慢等了。”

虽是歪理,却解释得很让人无话可说而想发笑。

水仙笑僵了嘴,又问:“太阳怎会是黑色的?它们怎么弄脏的?”

小千道:“这不是脏,而是姥姥最近火气很大,再照上金光闪闪的太阳那还得了?所以它们自愿把脸涂黑,免得遭了殃。”

姥姥听得自己被形容得火气很大,心头不是滋味但想及往常对待小千的确是如此,而今又已前嫌尽弃自不便再兴师问罪,只好来个充耳不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就算了。

小千的解释,又引得众人一阵莫可奈何的笑意。

大板牙则红着脸,送过去也不是,楞在当场也够窘,己瞄向了小千,希望他能想个法子解决。

小千笑道:“一次弄了六颗太阳,本领倒也不小啦,只不知姥姥接不接受?”

转向姥姥,含笑道:“姥姥,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画出这些,虽然不怎么样,可也是诚心诚意、尽了心力了。”

姥姥慈祥笑道:“亏你们有这份心,姥姥怎会不接受?快拿过来,让姥姥瞧瞧六颗黑太阳生得何种模样?”

大板牙松了一口气,已递过图画:“请姥姥笑纳。”

姥姥接过手,不好意思一下给丢在一边,也装成欣赏模样,瞧了几眼,赞许道:“虽然见不出山水、但水墨用得很均匀,尤其是六颗太阳,更是干诤俐落,一气呵成,花了不少时间吧?”

这是小千一笔甩出来的,姥姥竟然在此大作文章,逗得大板牙和小千内心快笑岔了气。

小千轻笑道:“也没什么啦!只是十数年功夫而已,

姥姥含笑道:“真是难得!那你的呢?又画个什么给姥姥?”

小千神秘一笑:“我的画……是要有很丰富想像力的人才看得懂的。”

水仙急问道:“哪会是什么画?是抽象画?”

小千道:“不,比抽象画还抽象,是会动的。”

这又是什么画?

众人搞不懂了,惊诧而又好奇道:“会动的画?”

小千道:“怎么?没见过?好,现在就让她们大开眼界。”

他装模做样,摊的极是小心,好似啥宝物般,吊足了众人的味口,才威势凌人的将宣纸摊开。

画面晶洁,白光刺眼,亮晶晶的,当真是会游动?瞧得人诧讶地啊了一声。

这竟然是一张晶亮亮的白宣纸,白得连一滴墨,一条细线都没有。

这画竟然是会动的?

小千抖着它,果然有点在动,波浪般的起伏着。

众人诧讶道:“这就是会动的画?”

小千含笑道:“不错,没看过吧!”

水仙娇嗔道:“小千儿,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手一直抖说它是会动的画!”

“你错了,不抖,它还是会动。”

小千抓直双手,不再抖动,黠笑道:“看到了没有?”

水仙摇头道:“白白一片,怎能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7章 小千的贺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