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59章 小千之死

作者:李凉

  天机生很快的找到地牢,方想救人,几名护卫已警觉而围了上来,然而他们武功平

平,三两下就已被放倒。

  赵真和狄向引马上窜出牢外,见及大枇人手来到,立时举剑猛攻。

  水月曾经和两人交过手,已冷喝欺前,拦下两人。

  水灵为了速战速决,也飞身加入,扬掌就扫攻,逼得两人节节败退。

  赵真、狄向引功夫虽不及水灵及水月,但水灵心存仁慈,下不了狠招,总想迫他们

就范即可。这一拖拉,月神教主己赶过来,当空罩向水灵,想来个偷袭。

  剑痴冷笑:“恶贼你休要得逞!”

  长剑抖出五朵剑花,快捷掠空而起已拦向教主,两人对了几招,各自飘落地面,复

又缠斗在一起。

  教主右手受伤,至今未复,功力未能全部发挥。剑痴上次也被血刃魔刀给划了不少

处伤口,尤其是背部两刀,尚未痊愈动上手亦难免生疼,功力也无法尽展,因而两人也

打得难分难解。

  天机生借此机会已溜进地牢,满以为可以先救出武帝,哪知玉翠和玉青已守在牢口,

见及有人闯入,马上举剑抗守。

  “妈的!人还真多。”

  天机生试图闯关,但因功夫不济,几次皆被逼了回来,不禁转向水灵,喝叫道:

“快分一个过来,收拾这两名丫环!”

  水灵立时要水月过去:“救人要紧,这里留给我!”

  水月当下掠身拔起,直扑玉翠、玉青。

  “罗刹幻手”幻化千道掌影,配合利剑,快捷抢攻,登时将两人给逼得节节败退。

  天机生有机可乘,又想往里边钻,然而仍未能如愿。

  随后赶来的柳再银已拦向他,冷笑道:“何方的糟老头也敢到多情楼来撒野?大爷

马上送你上西天。”

  银刀一闪,快捷的就往天机生小腹刺去。他虽年纪轻,但一身所学已尽得父亲真传,

银刀功夫自是不差,递招之间,频频显现杀招,暗露着一股狠劲。

  天机生可不敢轻尝,已想及小千所说的话,登时喝笑道:“没想到柳堤银刀之子,

会跟杀父仇人并肩作战,实是可悲!”

  柳再银微楞,斥道:“你休想找藉口,我爹是死在那小杂种手中……”

  天机生讪笑:“是吗?照你如此说,你爹不气得吐血才怪?别客气了!”

  伸手往关西独指去:“他就是月神教主,也是杀你爹的凶手,你我没过节,犯不着

跟我动手,快过去吧!”

  柳再银的心如被刀刺了一下,怔恨的瞧向关西独。

  昨夜为了争执而挨了他娘的巴掌之仇,他可记得清清楚楚的,如今又得知他就是杀

父仇人,已无心再辨认天机生所言是否属实,已欺身冲向关西独,厉吼:“凶手!还我

爹的命来……”

  银刀疾若天星,狠命地全落向关西独。

  关西独本想解释,但见及他已拚命,心知解释无望,遂冷言道,“凭你这小杂种,

也想替父报仇?再去吃几年奶再说吧!”

  柳再银恨怒填膺,一心只想手刃他,顾不得再怒骂反驳,趁他说话分神之际,一把

银刀急身而入,硬是在他腰际挑了一刀。

  关西独闷哼,身躯微向左倾,剑痴岂能放过此良机,长剑一探剌,刷地已刺穿他右

臂浓血已现。

  他忍着痛楚,马上施展“拂云仙步”,幻化数尊人影,颠晃躲闪,这才避了开去。

  还好是伤在右臂,它本就受了伤而未能使用,但觉疼痛,并未影响到攻招对敌。

  然而多了一名柳再银,他已穷于应付,时有危机出现。

  剑痴和柳再银更节节逼迫,不让他有喘息机会,以能手刃他。

  战局混乱之中,天机生已潜入地牢,猝见武帝皮开肉绽的被绑在墙上,经年累月的

关杯已使他不自禁的落下了两行热泪。

  “玉先生!玉先生!你还好吗?”

  欺向武帝,激动的唤抚他脸颊,希望他能酲过来。

  武帝似觉有人在唤他,己悠悠地张开了他疲惫的眼眸,喃喃道:“是谁……”

  “是我,你的好友天机生!你等等,我这就救你出来。”

  突见武帝并未死去,天机生悲切之心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一股兴奋激情。

  他马上解开绳索,放下武帝,治伤良葯金叶红莲子马上喂他服下三颗,又倒出金创

粉,涂抹胸前一大片红通通翻袭的伤口。

  葯粉沾及伤口,一阵清凉升起,痛楚全消,武帝也清醒了不少。张目往天机生望去,

荡然中似有所觉,“你是……”

  “天机生呵!咱们已十几年没见面了。”

  武帝顿时想起,苦笑道,“神眼先生,多谢你前来搭救……”

  “在下岂敢居功?来的可不只我一人,夫人也来了!”

  “水灵?”

  天机生含笑道:“水姥姥、剑痴、小千儿、天板牙都来了,咱们快走吧!外面还有

得拚呢!”

  扶着武帝就往牢外行去,眨眼已到了门口。

  白亮的阳光使得武帝眼晴刺痛,一时也未能看清来了些什么人?

  天机生已欣喜地叫道:“救出来了!快走!”

  此话一出,登时将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尤其是水灵和剑痴,激动得忘了攻招。

  关西独猝见武帝已被救出,自己又无法阻止,马上啸起声音,希望多情夫人能够及

时赶来。

  啸音未落,他已趁剑痴怔楞之际,举手击掌直劈其胸口。眼看剑痴就要遭击,天机

生骇然叫出,“剑先生,快躲!”

  然而情势过急,剑痴虽立时躲闪,却无法完全避开,左肩胸被扫了一掌,闷哼一声,

蹬蹬蹬连退了数步,一只左手已难以抬起。

  关西独得意忘形,冷笑不己,“这是你自找的!”

  岂知他在得意之时,却忘了还有一位要他命的柳再银已扑向了他,银刀更是猛狠的

截向背心,只差数寸就能得逞。

  关西独顿觉背心生寒,心知不妙,顾不得身份,一个“懒驴打滚”已滚向前头,又

将刀势避开。

  然而柳再银早有顾及此,“银刀三绝命”的绝招已施展开猝见银刀己出手,宛似光

流射飞,银河倾泻,比天流窜旋缩成一道光束,追快雷光的喷窜而出。

  嗤!地一声,银刀己截向关西独的背脊,而后弹飞前头厢廊木制红柱上。

  若非关西独滚身在地,背脊躬凸如驼子,从尾步方向穿射前头,把背脊划出伤口,

而非直接从背心截向心窝,否则得毙命当场。

  尽管如此,伤口亦有七寸长,两寸深,痛得也直往前滚撞,己起不了身。

  赵真、狄向引见状,顾不得水灵,已反扑柳再银,以能制止他再次截杀教主。

  柳再银哈哈大笑:“你们来也是送死!”

  右手推掌逼退赵真,一个回身避开狄向引长剑,已掠空而起,射向厢廊红柱,想取

回银刀。

  就在他手触银刀之际,他己狂笑起来:“今天就叫你们尝尝柳堤银刀的厉害!”

  话未说完,已化成惨叫,左手往下阴抓去,整个人已往花丛倒去。

  那声音有若猪嚎,把众人给惊住了!

  不知何时,秋蓉早就躲在暗处,她未再哭泣,双目泛红,状若疯子,她只想杀了柳

再银,这婬徒,这强姦自己、凌辱自己,害自己失手杀死母亲的恶魔。

  她握着那把杀害母亲的银刀,躲在暗处,要把这把刀截向柳再银的心窝,截断他的

婬根。

  老天有眼,银刀就射在她顶空,她己激动抽颤着,复仇的一刻将来临。果然柳再银

己狂虐纵身而来,复仇的炽火使她产生神力,奋不顾身的就出刀截向他的下体。

  她果然听到了猪嚎声,她并未放弃截杀,再砍、再剌,疯狂地吼着:“婬徒!婬

徒……还我娘命来……”

  她截断了柳再银的婬根,又截向他肚肠、心肝。是吗?坏人的心肝都是黑色的?为

何他的心肝仍是红色的?

  刀落,血喷、肠流,柳再银活生生的被秋蓉给肢解烂剁了。

  她满身是血,却仍未停手:“不停的骂着婬徒、恶魔……”

  众人为之震慑,想不出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为何如此的残忍?

  然而又有谁了解秋蓉内心的痛楚?

  他们全都僵住了!

  那边的小千儿可累得很。

  为了牵制多情夫人,他和大板牙可费尽了吃奶的力气,半挨半打的,总想缠久些,

以能让天机生他们救人。

  而姥姥早就自顾不暇,伤势颇为严重的退出大厅,在旁喘息着。

  猝闻后院传来啸声,多情夫人已知有变,当下大怒:“小贼种!你到底带了多少人

来了?”

  小千跌得鼻青眼肿,仍是死缠活打,谑笑道:“不多!不多!只不过是水灵宫上下,

加上九大门派掌门而已!”

  多情夫人大骇:“各派不是约斗西巫塔的人?怎会来此?”

  小千黠笑道:“那是障眼法,先救出武帝,再去斗西巫塔也不迟,我看你还是挟着

尾巴逃了比较顺利呢!”

  多情夫人脸色变了又变,突然怒道:“不行!决不能让武帝落入他们手中!”

  怒喝一声,魔功己展开,全身似已罩在橙白光影中,隐隐发出咻咻急促声,那似乎

带有魔鬼诅咒般不可抗拒的力量,随着光影运漩而泛出,经天动地的已扫向小千及大板

牙,好似卷入狂涛骇浪之中,只有任其拖带而无法自拔。

  小千皱眉苦笑:“真是妖功,我命休矣!”

  突然大吼:“姥姥快躲开啊!”

  姥姥惊诧,尚不知发生何事,小千已东奔西窜的跑个起劲而她正想拼老命的想和多

情夫人同归于尽,以救小千、大板牙脱困。丁

  岂知小千一抱青龙偃月刀不再砍向多情夫人,而是砍向楼阁石柱。

  他莫非想毁去楼阁?

  当他冲向多情楼,在九曲桥一刀砍下石礅时,他就已决定在无法牵制多情夫人时,

就来个大活埋。

  是以他先耍计,让多情夫人以为外边有陷阱而未敢出此厅然后就此死缠活拼,如今

夫人非走不可了,他只好进行活埋计划了。

  他天负“无双刃”,又得七星湖神秘光束力量,神力非比常人,挥出偃月刀有若火

雷破山海,叭地巨响,腰身粗石柱被他给用刀背给砸断。

  这还不够使楼阁倾倒,他又快速冲向左边一片墙,偃月刀又挥砸,薄薄七寸厚石墙

岂能挡得了?哗啦一声,全往外喷落湖水。

  楼阁已支持不了,轰地一声,已崩了一角。

  多情夫人见状,哪敢再追杀小千,已吓掉魂的拔腿就往外跳。

  小千这下可威风了,曾几何时换他追人?大叫一声“别逃”已追向前,呵呵谑笑不

已。

  又见多情夫人己快逃出大厅,小千阻拦已是不及,复又大喝,大关刀已脱手,直射

对角石柱。

  关刀飞身如陨石,以万钩力道,砰然一声,又将石柱砸断,楼阁因而支持不了,轰

啦啦一声,直如泰山崩塌,全压了下来。

  小千见效果达成,赶忙唤向大板牙:“快走!”

  两人已没命的窜窗而出,全往水中落去。

  可怜多情夫人想逃窜,却因她走的方向正是石柱断处,三层高楼又塌又倒,宛若倒

巨树,压的正是她前头,逼得她无处可逃。不得已,只好运起魔功,霎时身躯罩白茫,

形成护体罡气,想以此抵任何碎压而至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楼阁倾压而下,哗轰轰!瓦片、木片、石砾尘灰飞窜,宛似大地震般

全往湖中掉沉,溅起水柱高达数丈,似如海啸,吞天掠地猛窜高空。

  在后院众人先是被秋蓉疯狂的杀人所吸引,现在又被楼阁沉毁,水柱冲天给震慑—

—这莫非是天灾?

  谁又敢相信,小千敢耍此绝招?不但拆了楼,还差一点把自己给埋了!

  姥姥早已吓得落荒而逃,差点就从九曲桥上摔入水中,她哪能想到小千会如此拼命

法?

  而山区的秋芙早已想及,只有小千才会把整个楼阁给拆下,登时耽心他是否受了伤,

已急忙追赶过来,想瞧个究竟。

  楼阁己沉入水中,独留半截九曲桥,白森森跨在水上,特别显眼。

  蓦然间,水中已暴窜一黑影,正是多情夫人,她功夫果然了得,在三层楼阁崩塌下,

仍能活过来,这功夫实让人难以想像。

  或许是落于水中,消去了不少力道,她才能死里逃生,若是硬地面,再加上万钧石

瓦沉压,恐怕连金刚都得砸扁,何况是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9章 小千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