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小千》

第06章 多情夫人

作者:李凉

书生本以为夫人遭了小千毒手,但见及小千领头往楼梯冲,疑虑也为之消失,赶忙也冲向二楼。

就在错身之际,小千右足微点楼梯扶手,一个倒惊己反射一楼地面,甩开了白衣书生,拉着大板牙已冲向一片得黑的屋外。

他急叫:“快逃,牛郎不好当啊!”

青衣女子也追向楼梯口,见及书生已急叫:“快逮住那两人,他们把夫人打伤了!”

书生脸色更变,凶相已露:“这畜牲!”

话未说完,从二楼已穿窗而出,凌空飞掠屋檐,想找寻小千逃逸方向。

两名青衣女子,也相继追去。

原来她们两在疑惹之余,才走入闺房,想瞧个究竟,终于被她两拆穿了真像,若逮不到小千和大板牙,她两可担待不起。

小千一冲出楼阁,四处还有不少厢房,一时不知秋芙在何处,尖叫几声,突见书生已掠出窗口,赶忙已塞向花丛暗处,暂时隐去了形迹。

白衣书生一时无法逮着,已追向一座厢房,大喝:“把那丫头肴好,别让她溜了!”

小千闻言已知秋芙身在何处,暗自盘算,也和大板牙潜向那座厢房。

然而他一潜到此厢房,已苦笑不已。

因为秋芙正茫然的被白衣书生扣住腕脉。

她知晓已生事,却不愿接受书生逼迫,喊出声音以引来小千。

她咬着牙,香汗却直淌,想必十分痛?

原想好好照顾她的小千,岂能见她受此痛苦,

他已苦笑的走出暗处:“牛郎兄,放了她!这事跟她无关。”

秋芙见及小千,更是焦急:“绿豆你快走……”

她虽诧异小千理了光头,但此时此景已容不待她品视一番,所关心的仍是小千的安危。

小千含笑道:“没什么事,一场误会而且,说外开了就结了。”

大板牙也现身,笑道:“他们不让我们走。硬要再接笔生意不可,我答应他们就是,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白衣书生冷笑道:“在这里,你们最好安份点!”

他见及两名青衣女子赶来,也放了秋芙。不怕小千能溜出自己手掌心。

秋芙焦切道;“绿豆儿你到底惹了什么事?”

小千笑道:“小事一件,你问问白衣牛郎就明白了。”

他已明瞄向书生,道:“老兄,夫人可还没吭话,要是弄个不好,小心我反咬你一口!”

书生登时有所悟,夫人有此癖好,他可明了得很,就算小千接了人,也得等她亲自问过再说,免得揽来一身腥味。

他道:“不错,是小事,只要两位师父不擅自离开就没事。”

小千瞧向秋芙,笑道:“听到了没?你先好好休息,明儿一早一定给你大好消息。”

秋芙虽担心,也无能为力,为了让小千安心,她也答应了,只希望小貂儿快点回来,以能帮助小千。

白衣书生要女婢带开秋芙,随后与青衣女子已押着小千和大板牙回到楼阁大厅。

书生冷笑:“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对夫人出手?”

小千嗤嗤笑道:“这你就不懂了,非常的人,要用非常的手段,才能得到非常的效果,亏你当牛郎,还混了那么久?”

青衣女子斥道:“你胡说,夫人明明是被你打昏的!”

小千瞪眼:“你懂什么?此昏非彼昏,非亲身体验,你怎会了解?”

大板牙由得笑道:“这是我们男人的秘密。你永远不会懂的!”

青衣女子怒斥:“伤了夫人还敢口出狂言,我非教训你们不可!”

纤手一提,已准备劈向小千。

突然一声“住手”已传出。

夫人不知何时已被上一层素红外衫,风姿绰约的立于楼梯口。

小千和大板牙吓得眼珠都快扭伤了,暗道这下老命可保不了,至少一顿打是免不了。

书生和两名女子赶忙拱手,必恭必敬道声“夫人。”

夫人脸容已恢复平静,不再有婬偎之态,反而有股高雅气息,她淡淡的说:“放开他们两人。”

这话又使在场者大为吃惊。

小千本以为要惨了,没想到夫人却意外的说出此话?

连他都无法接受,还以为听错了。

“大夫人,你有没有搞错?”小千愕然地说。

夫人含笑的望着他:“你不希望我放你吗?”

“这……我……”小千登时醒悟,急忙道:“想!想!我本来就无罪,该放,该放!我现在就走!”

说着他已和大板牙千拜万拜的掉头就想走。

书生和青衣女子没有夫人命令,也不敢阻拦。

只是一头雾水,摸不透夫人为何会如此。

夫人含笑道:“你们走错了方向吧。”

小千方想跨出一步,闻言,心头已沉了不少。

小千暗道:“我就知道没那么便宜……”瞥向夫人,干笑道:“不知夫人要我们往何处走……”

夫人含笑道:“刚才你不是在楼上吗?怎么迷了路?”

小千苦笑不已,却又无计可施;“夫人记忆真好……”

“你现在也该不差吧?”

“我们也记起来了……”

小千和大板牙对望一眼,苦笑不已。

看来又要落入火坑了!

两人已慢步走向楼梯,一步步往上爬。

夫人轻轻一笑,转向书生:“没事了,你们退下!”

说完她已返往二楼,笑声却更甜。

书生和青衣女子拱手道声“是”,不再为难小千和大板牙他们多少看得出,夫人表现的是喜悦而不是愤怒。

因而更不了解小千两人到底是用了何种手段?

难道非常之人要用非常之手段吗?

小千和大板牙已随夫人进了房。

仍是一片淡红,清香、温暖情人。

夫人躺回床上,才恢复那种女人应有的娇柔,嗲声道:“你们真没良心,把人打疼了,怎么可以一走了之?”

小千苦笑道:“难道你还想再挨揍?”

夫人感到兴奋,却现出楚楚传人模样,抓下长衫,露出肩头和酥胸:“都被你们打伤了,你们还如此对待人家?”

大板牙也搞不懂道:“我们打你,你还那么高兴?”

夫人嘴chún又在颤动。

似乎这话对她有多少刺激作用。

小千愕然造;“难道你有被虐待狂?”

夫人娇嗲道:“我不懂,我只要你们陪我……”

小千突然苦笑了:“看样子,我们是碰上怪人了……”

他道:“你很想再挨揍吗?”

夫人已闭上眼睛,开始呻吟:“快……过来……”

小千和大板牙看是错不了。

小千苦笑道:“走吧!有人欠揍,不揍她还安不了身,真瘪!”

两人依言走向床前,一方面是泄恨,一方面在实验,又打了夫人一顿,果然打得越重,夫人表情越沉迷。

终于在一阵最高峰,夫人又昏过去了。

小千和大板牙才嘘口气,跌坐床前,苦笑不已。

“什么嘛!第一次到中原就干起午夜牛郎?”大板牙抱怨说。

小千苦笑道:“这还没关系,竟然是犁田的牛,才够瘪。”

大板牙谈笑道:“也罢!总算保住贞操!否则可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小千白眼道:“都是你!说什么自愿?还拖我下水!”

大板牙也还了一眼:“是你还是我错了?要不是你说要化妆成和尚,哪会碰上这种事?”

小千干笑道:“我怎知天下会有这种女人?太可怕了!”

大板牙也摇头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代不如一代,稀奇古怪的事不知还有多少?”

“这有待你去发觉!”小千捉弄他说。

大板牙瞪眼道:“我可没你行,一次就吃不消了,那来第二次,准死无疑!”

小千虽有这个心愿,却也困不过目前的危机,长嘘短叹道:“代价是大了点,不过千万别再碰上这种事才好!妈的!午夜牛郎!”

两人想视又笑了一阵。

不久,大板牙道:“你总该想个法子吧?这地方不好呆,呆久了会要人命的!”

小千也沉思起来,过了半晌,他突然有了笑意道:“好吧!你有虐待狂,找可对你不客气了!”

他想定主意,和大板牙商讨一阵,已呵呵笑起来。

不知他俩想的又是何花招鬼主意?

折腾一阵,两人也着家累了,不知不觉中已和衣睡在地毯上。

直到两人清醒,已是第二天早晨。

夫人已失去踪迹,青衣女子却送来可口早餐。

两人正愁找不到夫人,一切计划都将落空,青衣女子则已传达夫人意思,要两人好好呆在此,黄昏过后,夫人将会回来。

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好。

除此之外,青衣女子再也不愿透露任何口风,问也是白问。

两人就此耗了一个白天。

近黄昏时分,夫人果然匆忙赶了回来。

一袭白衫罗裙,又怎是昨夜的荡妇?

一进楼,她已赶向闺房,似不愿让小千久等。

小千也摸透夫人性格,见她走来,已怒意横生,嗔道:“你去了哪里?干嘛这么晚才回来?”

他想,对夫人愈凶,可能形成愈“吃醋”的心理,也就是位想独自拥有人家,另一方面也可满足夫人之被虐待心态。

果然小千一生气,夫人反而矫笑起来:“看你?我只走了一下子,你就吃醋啦7别急,待会儿我会补偿你!”

小千仍绷着脸:“去哪里?”

“见个人,我们事先约好了……”

“那人是谁?”

夫人淡然一笑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放心!我还舍不得你们呢!”

她伸手勾向小千下巴,笑的甚是挑逗。

小千暗自骂道:“恶心!要是被你喜欢,那才叫惨!”

拖拖带带,小千和大板牙又被带往闺房。

夫人坦然的宽农解带,口中抱怨不已道:“那家伙一点也没用,我以后不想再理他,只有你们……”

瞥向两人,眼眸已迷成一线,笑的更甜了。

小千喘口气,懒散道:“老是玩这花招,多累啊!”

夫人突然睁大眼睛,希冀道:“你想如何……”

小千也瞄起狡黠眼神:“反正都是作爱,来点刺激的,不更有味道?”

夫人眼睛更亮了:“你说说看,如何刺激?”

小千道:“多啦!譬如说,不在床上,在屋顶、在庭院、在曲桥、水中,都嘛可以作爱!”

夫人登时有了兴趣。“对呀……我怎么没想过……”

大板牙道:“反正地方是你的,我们是生意人,随你怎么摆布都行。”

夫人含情媚笑道:“你们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小千咽口口水,装出贪婪色,又尽全力压抑着道:“我们只是你的玩物,那敢胡思乱想?”

“不!我对你是真心的!”夫人走前,又抚了小千一个下巴,含情道。“你跟其他男人不同!”

“这就是我最倒媚的地方。”

夫人闻言愕然遭:“你说什么?”

小千一时说溜了嘴,马上改口,笑道:“没什么!我是说,别人跟我比,只有倒媚的份了。”

夫人捏了他一个鼻子,娇笑道:“你呀!才十几岁就如此的油嘴,将来长大了,那还得了?”

小千也表现一股自得的笑态:“只要夫人不遗弃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要叫我夫人,我有个rǔ名,叫多情!”夫人含笑道:“你听了这名字,该放心了吧?我怎舍得你呢?”

小千一份自得:“那我可要改名‘多爱’了!天天爱着你!”

“少贫嘴!”多情夫人含笑道:“你还没说,该如何玩这游戏?”

小千也泛出兴趣:“我们一个逃一个捉,在那儿捉到就在那儿作爱!”

“好啊!”多情夫人双目露出光采;“谁逃?谁捉?”

小千道:“当然是你逃了,我们再用绳子套住你,捆住你,再一寸一寸把你剥光!”

多情夫人已一阵激情;“就这么说定!我该穿那件衣服……”

她转向床后方,一堆杂乱的衣衫,想挑一件合适的穿在身上。

小千见她快要上勾,心头就一份乐意:“最好是那种撕不破的,扯起来才过痛!”

多情夫人越想越痴醉。

果真选了一件似是冰蚕纱之类的丝饱套在身上,仍现出玲珑身躯。

她含笑道:“这件虽不是纯品的冰蚕丝袍,但也耐扯得很,若无利器,也很难将它扯破,你扯扯看,满不满意?”

小千伸手拉扯,只觉韧性甚大,频频点头,含有暗示作用的说:“嗯!我很满意!”

大板牙闻言,也轻笑不已。

多情夫人随手揽起腰带,娇柔的打了个结:“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小千点头道:“当然,不过你要先通知不必要的人躲开,免得扫了兴头!”

夫人含笑道:“我会的。”

“还有……”小千色迷迷道:“要是我捉不到你,届时你可要放意让我们捉到,否则今晚就没戏唱了!”

“这么没用!”

夫人娇喷一眼,也笑的甚甜。不用小千提醒,她可舍得虚渡春宵呢!

随后她已先行逃开,等待小千的追捕。

“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顺利!”大板牙道。

小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多情夫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偷小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